武漢中心醫院數十醫護已感染 衞健委仍稱「未發現」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2日訊】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所任職的武漢市中心醫院,在武漢新冠狀病毒疫情中受到重創,數百醫護人員被感染。該院醫生對陸媒披露,疫情爆發初期,醫護人員被要求不能公開疫情、不能戴口罩,以免引起恐慌。從1月11日到16日該院已收到26例職工疑似感染的報告,但市衞健委1月15日仍對外通報稱「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之死,引發中國民眾對官方早期蓄意隱瞞導致疫情急劇大規模爆發的強烈質疑,武漢市中心醫院也因此而突然成為了輿論界關注的一個焦點。這所醫院的醫護人員和職工們,也在這場疫情中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據陸媒披露,迄今為止,擁有4000多名職工的武漢中心醫院已有4名醫生殉職外,另有4名醫生瀕危,超過230醫護確診感染了新冠病毒。該院的醫務人員感染比例和死亡人數,在所有武漢市醫院中居於首位。

武漢市中心醫院一線醫生楊珥日前接受陸媒《南方週末》的採訪時披露,該院目前還有4位醫生因感染了新冠病毒而瀕危。這4人分別是副院長王萍、倫理委員會劉勵(該院肝膽外科蔡常春主任的妻子)、胸外科副主任醫師易凡、泌外科副主任胡衞峰。

「我說的是瀕危,不是病重。」楊珥強調,這4位命懸一線的醫生都是包括呼吸衰竭在內的多器官衰竭,並伴有各種不良併發癥,「有的全憑外部醫療手段支持、維持生命」。

他回憶說,在去年12月底,武漢市「不明肺炎」的病例已頻繁上報之後,院領導並未向醫院的職工發出任何示警,甚至有科室負責人戴著口罩去開會還遭到了批評:「大驚小怪,擾亂軍心。」

報導稱,該院的甲狀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學慶1月上旬戴口罩去開會時被院領導責罵,此後他就不常戴口罩,但幾天後江學慶就被病毒感染,之後確診、一步步衰竭,直至死亡。

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也是因率先披露疫情遭到院方約談、警方訓誡,後來不幸染疫於2月7日去世。

楊珥還披露,早在今年1月初已經發現了很多患者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但有了臨床癥狀和影像學依據,而且還陸續有醫護人員在接觸患者後出現了同樣癥狀。他說:「這就是人傳人的直接證據。」

但是當時有關病情的上報卻受到院方的嚴厲管控。醫生們被要求在病人的病歷上不得填寫「不明原因肺炎」乃至「病毒性肺炎」,只能寫「肺部感染」。

報導指出,實際上從1月11日到16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已經收到26例職工疑似感染的報告。但武漢市衞健委1月15日對外發布的通報仍然強調,「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

中心醫院的另一名醫生陳小寧則告訴《南方週末》,早期院裏統一要求「不能說,不能戴口罩,怕引起恐慌。」疫情開始後,院裏所有中層緊急開會,口頭傳達,不得對外提起「冠狀病毒」字眼,「管住自己,管住自己的家人。」

兩名接受採訪的醫務人員出示的微信群組對話截圖顯示,2019年12月30日該院各科室微信群裏曾經收到轉發自武漢市衞健委的警告稱:不要隨意對外發布關於不明原因肺炎的通知及相關信息,否則市衞健委將嚴肅查處。

中心醫院一位在醫學影像科室工作的醫生也告訴陸媒,今年1月初,該院被叫去談話的醫務人員遠不止李文亮和艾主任。他說:「我們醫院很多人被院方叫去談話,說不能發什麼。」其中包括訓誡、談話、被要求刪除發布內容、被電話提醒不能發布有關消息等。

大陸財新網此前曾報導稱,早在去年12月底之前,已有至少9例武漢的不明肺炎武漢病例樣本完成基因組測序,顯示為「類SARS冠狀病毒」,並陸續上報衞健委和疾控中心。但湖北省衞健委及國家衞健委分別在1月1日和1月3日要求銷毀已有樣本,還下令不得擅自對外透露訊息,從而錯失了防疫先機。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