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中共為何強硬發起對美信息戰?習近平在豪賭什麼?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8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3月17日星期二。很高興又和大家見面了。

前兩次和朋友們聊到了一些有關中國文化的話題,不少朋友都很有興趣參與了討論,因為文化是一個民族的根。同時,文化是一個非常龐大的話題,我這裡也只不過是拋磚引玉,涉及到非常膚淺的一小點而已。至於中共是如何系統破壞、甚至是毀滅中國文化的,這個大家可能見仁見智,我們以後可能會找時間繼續這個話題,這樣我們可以討論的更深入,也更廣泛。

今天我還是想回到當前比較熱點的新聞事件來和大家討論,就是中美爆發的外交戰。

上週末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中,我們其實已經有談到這個話題,今天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和大家聊聊,中共究竟為什麼要以這種可以說是犯眾怒的方式,來甩鍋,來發起一場信息戰?它們是否有可能達成它們的目的?

當然,我們都知道,自古以來人世間就有邪不勝正這個理,這可以說是一條宇宙真理,我們都相信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從這個角度說,中共的嫁禍行動註定會失敗,不過,我今天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討論一下中共失敗的必然。因為在我看來,大陸的疫情緩和只是假象,這個病毒本身已經有非常多跡象顯示出很大的特殊性,註定了這場瘟疫不可能是當年非典的翻版。

也就是說,下一波瘟疫爆發高峰,將很可能再次出現在大陸,而這將徹底打碎中共當局的算盤,因為它們現在的計劃,本身就是一場豪賭,前提就是大陸疫情可以得到完全的數據控制。注意,我這裡說的是數據控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疫情控制,中共現在所有工作重點,是放在數據控制,而不是疫情控制。

好的,不羅嗦了,我們直接進入話題,先從這場外交戰的標誌性事件,趙立堅的推文說起。趙立堅的推文12號發出來,迄今已經5天時間,而引發的風波正在愈演愈烈。最新的情況,是川普總統在推特上直接稱呼中國病毒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抗議說這是污名化,而川普完全沒有在乎這個抗議,今天早上發推繼續使用中國病毒這個詞。當然,就我個人來看,我覺得使用中共病毒其實更準確,不過就這件事本身來說,使用武漢病毒還是中共病毒不是重點,重點是中共正在有組織、有計劃的發動信息戰,而這場戰爭的目的和走向是什麼?這才是重點。

首先,趙立堅的推文不是個人行為是基本可以肯定的,為什麼,因為我們看到至少已經有中共駐南非、法國、伊朗、約旦、菲律賓等國家的使館或大使都轉發了趙立堅的推文,而駐孟加拉大使館還因為轉發一條相同內容的報導被臉書直接判定為假新聞並發出通告。

法國一家左派報紙叫做《十字架報》的,還發表一份調查報告,說他們獲得一份中共政府文件,明確要求中共駐外使館和相關人員,要統一口徑,堅決否認病毒來自中國。當然我們現在沒有看到這封報告的原文,但起碼我們看到中共駐外使館的行為,的確和這個說法一致。

正是基於這些原因,我們才可以肯定的說,趙立堅的甩鍋推文,並非他個人意見,而是中共有計劃有組織進行嫁禍的行動的一環。

中共甩鍋的目的何在?最直接的答案很簡單,大家都知道它是為了推卸瘟疫爆發的責任。但其實它們的目的還不至於此。上週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中我們說過,中共的信息戰,已經從防守轉入進攻,從單純的為自己洗地,變成主動的嫁禍他人,這是性質完全不同的事情。尤其嫁禍的對象還是美國,這當然不是簡單的事情,這直接涉及到中共高層的戰略轉變問題。因為這場外交戰打下去,最糟糕的結果很可能導致與美國全面交惡,因為沒有哪個國家可以忍受中共這種明目張膽的栽贓行為。

在瘟疫爆發初期,我們看到中共還主動最早向美國通報疫情,一個月前還拘留了說病毒是美國生化武器的網友,說他散佈謠言。川普也多次讚揚習近平工作很努力,說明雙方並不想徹底翻臉。但現在突然180度轉彎了,官方主動開始散佈這個謠言,所以這是一個明顯的跡象,顯示中共在積極主動的挑釁,在主動尋求和美國翻臉,這就很不尋常,因為這說明中共高層的戰略可能發生了改變。

如果我們回顧一下,就可以看到,這種改變是在一個背景下發生的,就是:國內外疫情的巨大變化。在國內,客觀上說,從武漢封城到全國各地的封路封村,客觀上的確緩解了疫情上升的勢頭,總體上進入了一個相對平緩的時期。而更主要的是,中共利用修改診斷標準和行政干預的方式,人為製造了一個疫情受控的假象。

當然,中共造假的程度有多深,不是今天話題的重點。重點是在大陸出現的所謂疫情受控,和國際上各國開始進入爆發期,形成了一個對照。這本身並不奇怪,任何傳染病在一個新的地方只要進入社區傳播階段,都會出現這樣的高速爆發期,這是客觀規律決定的。但中共覺得看到了一個機會,就是把本來正常的病毒傳播規律的表現,作為擺脫罪責,甚至是打擊民主體制,為極權體制尋找合法性的一個機會。

我們都知道,中共擅長喪事喜辦,擅長把壞事變好事,他們對這一套已經駕馭的非常熟練。所以,海外疫情出現爆發,它們就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可以達到一箭雙雕的目的。這是中共整體戰略發生大轉變的一個主要原因。

我們看到中共突然步調一致發動一波宣傳高峰說病毒來自美軍,然後又公開威脅說將考慮禁止所有醫藥產品出口美國,包括今天剛宣布的,對等報復美國,要求5家在中國的美媒必須申報人員、財務和活動等等,都是在美國疫情迅速上升之後出現的。所以,這是很清楚的一個戰略,36計裡面叫做趁火打劫。

這個舉動說明,在中共眼中,瘟疫的爆發,已經從一個單純的公共衛生問題,演變成中美博弈的焦點問題。中共可以利用這個問題削弱、打擊美國,打擊川普。

我們都知道,從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直到雙方第一階段協議簽字,可以說中共就憋了一肚子的氣,因為貿易戰本身一直被動挨打處於下風,最後還不得不到華盛頓去簽檢討書,這是中共數十年來遭遇的最大挫敗。隨後中共又在香港問題上被美國的香港民主人權法案捆住手腳,沒敢放開手腳公開屠殺鎮壓。這兩次挫敗,可以說沉重打擊了中共高層的威信。

現在美國疫情爆發,中共不但可以趁機落井下石——剛才提到中共準備禁止相關藥物出口美國,就是一個例子,這可以說是釜底抽薪之計。因為這些藥物大多數都是美國公司生產。——治療中共肺炎,不僅僅靠個別有效的抗病毒藥,同時也需要大量的輔助性藥物,比如抗生素、對症治療的基礎藥物以及支持治療的藥物等等。而生產這些藥物的美國公司幾乎都搬到了中國。這裡說句題外話,這也是美國過去的政府養癰貽患的惡果,現在川普政府不得不來亡羊補牢,所以我們才看到納瓦羅公開說,很快白宮就會出台政令,要求美國醫療領域的公司都搬回美國。

就是說,中共現在已經不再把肺炎疫情看成一個公共衛生危機,而是看成中美新冷戰的一個籌碼,從而主動為這次疫情賦予了政治博弈的內涵,並作為當前的國家戰略來開始執行。這就是我們看到中共為什麼主動嫁禍美國的深層次原因。

此前我們有一期節目,曾經分析過習近平進行17萬人大會的目的,他是在為自己成就抗疫成功,救黨成功的大功勞做鋪墊。正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中共開始了大規模的,系統有步驟的,改寫當前歷史的行為。

我們討論過,習近平上台以來,除了反腐積累了一些政治資本外,其實並沒有太大功勞。他要擁有終身一尊的地位,享有比肩毛澤東的尊榮,這就是一塊巨大的短板。這次瘟疫的爆發,不僅僅可以讓他獲得挽救黨,挽救危機的功勞,甚至還可能讓他有機會打擊美國,扳回此前接連失利的局面。如果能夠借用瘟疫的爆發,打擊美國經濟,說不定還可能給川普的連任選舉製造一個巨大麻煩。如果真的見效了,這對他來說,可以說是不世之大功,這當然是值得一試的。

所以我們就看到,儘管中共明知這種毫無廉恥底線的甩鍋吃相難看,也很可能激發眾怒,但他們覺得實際的收益要遠大於名譽上的損失,反正中共這麼多年的名聲也早就臭了,只要能撈到實際的好處,道德上的形象如何他們並不在乎。

中共這次有組織的甩鍋,是從內外兩個層面進行的。對內,它們採取的是嚴控信息,策略就是四個字:「做而不說」。無論真實的疫情是什麼樣,甚至某些地方已經出現局部爆發,但官方就是不公佈,新增病例始終為零,表面上形勢一片大好,然後暗地裡轉移病人,或新建各種隱性的方艙,只要疫情沒有出現集中大爆發,就盡可能隱瞞下去。

那篇《發哨人》的採訪報導被空前力度封殺,其實釋放的就是要對疫情真相徹底封殺的信號,因為只有嚴密隱瞞疫情,中共才有底氣去攻擊美國等國家的防疫措施如何錯誤混亂,才有理由去攻擊民主制度遠不如獨裁體制高效。

對外呢,通過嫁禍擺脫病毒來源這個大問題,只要擺脫了這個,中共立即就從加害者變成受害者角色,各國瘟疫蔓延的責任就變成各國自己的事情。

而中共受害者形象一旦建立起來,中共拯救者的形象必然跟隨。這就是我們看到中共在甩鍋的同時,不斷炒作如何付出巨大犧牲,如何世界欠中國一個感謝的原因。而且,中共是正反兩面同時做,一方面嫁禍美國,把美國渲染成全世界的罪人,另一方面又裝扮救世主,派遣醫療隊到其他國家去輸出中國式抗疫。要知道,中國式抗疫和中共極權體制其實是相輔相成捆綁一起的。一旦成功輸出了中共抗疫模式,其實就等於證明了中共極權體制的成功,和民主制度的失敗。習近平不但不用承擔瘟疫防控失策的責任,反而擁有了前所未有的豐功偉績。中共所謂援助的背後,是有這樣的算盤在的。

那本大國戰疫的書,就是在這樣的算盤中出台的。雖然因為反對聲音太大而暫時下架了,但只要中共壞事變好事的戲碼成功,這本書就必將成為習近平大功蓋棺論定的標誌上架發行。

其實民主制度下成功防疫的例子現成的就不少,台灣、香港和蒙古等,都緊挨著大陸,但卻控制的非常好,新西蘭總理就公開宣布要抄台灣的作業。但這些例子在大陸顯然不會看到任何報導。

可能不少朋友已經看到一個關鍵問題,就是中共這套戲碼要想成功,一個最為關鍵的前提,就是國內的疫情能夠得到數據上完全控制。如果國內疫情再度大爆發,達到想要封殺也封不住的程度,那麼中共所有這一切算盤都會徹底落空。所以,問題來了,中共有可能做到嗎?

我覺得並不樂觀。原因很簡單,你對這個病毒了解越多,就會發現,要控制這個病毒的難度越大。

現在官方已經公開承認,病毒至少可以分為S型和L型兩種亞型,而這是從症狀輕重表現程度來劃分的。實際上,病毒分型的依據可以有多種,如果按照病毒主要攻擊的器官出現的症狀,可以分為肺型、胃腸型、腎型和腦型,而從病毒潛伏期長短和首發症狀的有無,同樣可以分為不同的亞型。

舉這些例子的目的,是想說明,這個病毒其實非常全能,不但可以進入全身幾乎所有重要臟器,而且不同的亞型,其對藥物敏感性,治療方案等等,都是不同的。這就帶來一個大家都非常關心的問題:中共病毒的乙肝化。

什麼意思呢?我們已經看到很多報導,已經檢測陰性出院的病人,很快又復發了。而且這種病人體內沒有檢測到抗體的存在,這就是為什麼官方公開宣布說,檢測陰性出院的病人,也要至少隔離兩週的原因。病人體內沒有抗體,說明病人對病毒沒有免疫力,完全可能再次感染,也說明病毒很可能一直躲藏在身體某個部位,等待合適的時候再發病。

剛才我們提到了,這個病毒可以進入所有重要臟器,而治療的藥物不可能在所有臟器中都達到足夠的血藥濃度,也就是說,病毒基本上不可能徹底清除,病人是否會再度發病,全看他的命運。這點就很像乙型肝炎,病人可能終身帶毒,說不好什麼時候就會發作,而且隨時都可能具備傳染性。

這會帶來一個什麼結果呢,就是防控疫情的巨大複雜性和難度,因為你事實上不可能把所有曾經患病的人都終身隔離,哪怕只有那麼幾個傳染源存在,都隨時可能在什麼地方引發一次爆發流行。

為什麼中共的御用專家、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也公開說,中共肺炎將像流感一樣長期存在,大家要學會習慣與之共處,我想大家就不難理解了。

所以,習近平的這次豪賭,其實風險是非常高的,也許他在賭夏天來了疫情就消失,但卻沒看到新加坡、澳洲、泰國這些氣候炎熱的國家疫情照樣在上升,而一旦疫情再次大爆發,他所謂的體制優勢將徹底破產。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能否真正擺脫中共肺炎這個夢魘,需要畫上一個巨大的問號。

好了,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