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桑普:中共是反人類邪惡政權 妄圖顛覆世界秩序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03日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疫情延燒至今,全球傷亡慘重,近期歐美多國領袖、政要紛紛發聲向中共究責。香港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桑普接受《珍言真語》節目專訪時表示,中共是反人類的邪惡政權,輸出謊言加暴力的中國模式,妄圖顛覆世界秩序。這場疫情將促使世界各國與中共切割,「美國將與世界主要國家結盟,形成自由民主陣營。」

中共在「甩鍋」病毒來源後,近期展開「口罩外交」、「大外宣」宣傳攻勢,企圖打造防疫有成、援助它國抗疫的形象。

桑普表示,中共的「口罩外交」適得其反,是做不下去了。以高價倒賣它國的捐贈物資、出售劣質不堪使用的醫療用品,暴露了中共道德無下限的政治手段、共產黨治下人心崩壞的社會景況於國際,「在外國人眼中他們是什麼樣人?謊言已成日常,滲染到中國每一角落,製造的產品都蓋上了『假、偽、劣』的烙印。」

中共吹捧自我的大外宣策略,在桑普眼中更是大失敗,「中國共產黨算錯了數,以為全世界經過這次大外宣,個個都會忌憚共產黨三分,甚至會受它洗腦,不會的!我們有自由的資訊,我們有真相的調查,不會的!」

桑普說,中共是反人類的邪惡政權,喪心病狂地將病毒散播到全世界,顛覆世界秩序,「輸出這種所謂的中國模式,是一種獨裁、專制、謊言加暴力的模式去全世界。」

桑普說,這場瘟疫令中共種種邪惡行徑曝光於國際社會,遭致西方國家切割與厭惡,促使歐盟五眼聯盟(美、英、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結成更加緊密的關係,「包括日本、韓國、台灣慢慢與美國連成一線,主要國家都會站在自由民主陣營的這一邊。」另外,他也預測,美國與歐洲企業將撤出中國。桑普還語帶嘲諷地說,這些正是中共在這場疫情中,幫川普(特朗普)總統完成近四年來做不了的事情。

他還表示,這場瘟疫將使美國國力增強,加速中共崩解。他說,中共在滅亡前勢必做垂死掙扎,加大「野蠻的力度、騙人的力度、暴力的力度」,人們要在當前的病毒威脅下保存性命,樂觀面對中共崩解那天的到來。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中國製防疫品不合格 全世界不敢用

記者:中共的「抗疫外交」遭遇 退貨潮,「口罩外交」遇到瓶頸了?

桑普:一定是了,現在情況是「口罩外交」辦不下去了。因為無論是測試盒或者口罩,甚至一些測溫的儀器,很多都是造假的。

例如測試盒,它(中共)這個外交就是想免費或平價,或以高價去賣一些測試盒給一些國家,菲律賓也好、捷克、西班牙、土耳其也好,它的合格率大概只是20%至40%。菲律賓衛生部的助理部長曾說:(測試盒)準確度只有40%。(中共)即時給中共駐菲律賓大使作出警告,跟他說不可以這樣說的。接著很多菲律賓外交部的人員出來說:「是我們錯了,你們所有東西都是準確的,那些測試的儀器是民間私人基金會給我們的,不是你們的貨品」,這樣造假,這些謠言,繼續甚囂塵上。

說說口罩,口罩才是大問題。口罩首先的引爆點是荷蘭。荷蘭有130萬個口罩由中國進口,叫KN95口罩FFP2型號。這一批口罩是給醫護人員用、做手術用,處理病患的時候用,這些口罩要很嚴格,要很貼臉的,而且其濾罩必須可發揮功能,這些全部都不合格。(荷蘭)首先驗出60萬個不行,接著驗出全部都不合格,醫院就將它封存,變成了一個法庭的證據,沒有到貨的就拒收。就著這一點,荷蘭當局說所有中國進口的都要重新再檢驗過,無論是口罩、防護衣、呼吸機。

幾天之前耿爽還大言不慚地說:「中國製造的東西,如果你認為有病毒的話,你認為口罩、防護衣、呼吸機都有病毒,你就不要用了」,現在真是不用了,搞到全世界都不想用這些物件,為什麼?因為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謊言已經成為日常,人們的日常生活裡,滲染到整個中國每一個角落,它們製造的產品都蓋上了「假、偽、劣」的烙印。還不止這一點,法國也遇到這樣的問題,甚至加拿大的(總理)杜魯多都出來說:加拿大要嚴格把關,不可以給防護衣、口罩,假的東西進入加拿大,這一點是相當嚴峻的。

歐洲贈送56噸物資 中共高價倒賣回歐洲

記者:華春瑩說:「你們說我們的口罩質量不好,你們外國捐獻的物資都有些不合格的啊!」

桑普:這些就叫做沒搞好邏輯啦。今天如果你認為外國的物資不合格,那你就揭發出來呀。但華春瑩不是這樣,她說「收到的,當是善意」。各位這不是重點。外國給你的東西,哪些不好你說出來給大家聽。我記得無論是英國和法國、還是歐洲、歐盟在2月,歐洲疫情沒有爆發的時候,運送了56噸的物資給中國,有口罩、呼吸機、防護衣,那時候差不多是無償捐助的。中國是怎樣呢?積極捐來的,當然歡迎啦,不捐來的,就低價買進。到3月的時候,高價倒賣給這些國家,記住呀這些不是捐給別國的,很多都是倒賣回去,還要高幾倍的價錢,還在飛機的標籤上寫著「馳援」,就是星夜馳援,就是說我支援你意大利的,這是多離譜啊!整批貨都是意大利用真金白銀付錢買的,將別人付錢買的東西,視為送給別人的東西。

東莞商人稱愛國造假探熱槍 人類可悲代表

桑普:還不止這些,捷克政府打開一個倉庫,發現有一個中國的僑商叫做周靈健,他的公司專門收中國「馳援」意大利的這一批物資,原來他將中國賣給意大利,意大利付了錢的這批物資偷了放在倉庫裡面,再在捷克以(高出)幾倍的價錢去倒賣。周靈健是捷克的中國和平統一會副會長,也是中共黨媒布拉格時報的社長,大家想一想他做的是什麼事?全部中國共產黨的官員與他們的爪牙都是偷別人的東西,搶別人的東西,倒賣別人的東西。在外國人眼中他們是什麼人?

一個姓張的人,在東莞開了一家顥峰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做一些所謂探熱槍。之前探熱槍都有一個定價,但現在熱賣,不止醫院要用、學校要用、小區要用、商場都要用。他製造這些探熱槍的時候,故意造假,他在微博上寫說,「明明是達到35,39度,就顯示36.5度,專門給美國用的,美國的醫生拿了這些東西便以為是陰性,以為是沒有發燒,其實就有發燒」,被人揭穿了,這位姓張的老闆說,基於他的愛國情懷,才說這樣的話。這是什麼愛國情懷?這些是魔鬼的心靈,這些是完全沒有真善美的價值,完全將人的生命視如草芥的想法。

不論哪一個國家的人,有怎樣的民族認同,都不可以這樣糟蹋生靈,所以我覺得,現在的情況很危險,這個張懸東老闆根本是人類一個相當可悲的代表。

英美政界呼籲與中共切割

桑普:歐洲面對疫情,大家都開始發聲了,英國、法國、美國史無前例地發聲。英國的首相Boris Johnson(約翰遜)染了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在他自己的首相府裡居家隔離。他內閣很多成員也都已經確診,他很氣憤。

英國的3月29日有一份叫做《週日郵報》(Mail on Sunday)說,「約翰遜和他的團隊……」我想肯定包括了外交大臣Dominic Raab(藍韜文)和他的首席科學顧問Sir Patrick Vallance(帕特里克·瓦朗斯爵士),他們一定都相當氣憤,他說「疫情過後,必定究責」。究誰的責?就是中國共產黨隱瞞疫情,中國共產黨假報數字,不將真實的疫情規模以及感染的威力講出來,甚至打壓一些講真話的人,這一點講得很清楚。

英國史無前例地這樣說,接著他還講了一些數字,根據他們的科學家講,現在很多人在用美國的數字和中國的數字比較,比如中國數字8萬多宗確診,美國數字已超過20萬宗確診,將近3倍。說美國多嚴重,但是不要忘記,(美國有)100萬人已經進行了測試,中國有多少人做了測試我不知道。美國是言論自由,可以充分的把資訊給大家看,中國有嗎?接著這個英國科學家講,中國現在真實的確診數字,比官方公布的至少多出15到40倍。換言之,現在看到8萬多這個數字,乘15到40就是真實的數字;死亡的數字,他不知道。

中共官方公布現在全中國只有3,000多人死亡,但是自由亞洲電台已經調查過,在武漢一個城市,武漢的火葬場有4萬2,000具屍體。那麼想一下死亡的數字是差不多接近15到40倍,是肯定,是起碼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外國、美國的一些傳媒,不斷地在比較中國數字和美國的數字的情況,其實一個假的數字和一個真實的數字比較,有什麼意思呢?英文不是說「apple to apple,蘋果對蘋果之間的比較」,不是,是orange(橙)to apple,是不相稱的比較。

大家要知道,美國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也罵美國的很多傳媒不應該做這個比較。而最主要的一點就是,英國說「華為想著沒有5G了」,簡單來說,他以後要重新審視英國和中國所有的商貿關係,包括不給華為這些國家(機構)去控制英國5G市場。前一陣子約翰遜仍希望華為參與。

美國更厲害,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也說了同樣的一番話,「我們攜手合作抗疫,等到我們疫情舒緩,經濟開始復甦的時候,一定追究責任。」而這一點,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首席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他也講得很清楚,「中共撒謊、講大話,中美關係此情不再,一定要重新檢視所有的東西。」他講了很多數字,意思是疫情之所以爆發得這麼厲害,是因為中共隱瞞了很多事情。中共衛健委一直講「人不傳人,可防可控」,由12月31日講到1月底,整整三個禮拜以上的時間,如果能夠早早揭發,疫情可以減少95%,而這件事為什麼導致全球大爆發,就是因為中共造成的。

所以無論是川普總統的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phen K. Bannon)、麥考爾,甚至從很多事情上都可以看到,整個美國的鐘擺轉到這一邊。而且,美國一個很出名的共和黨的眾議員班克斯(Jim Banks),他是印第安納州選出來的,他說「一定要追溯賠款,可以通過中國以後減免美國的美債,或者要求中共給美國關稅的方式,成立基金去援助經濟和病人」。另外湯姆·科頓(Tom Cotton)等人也提出了一個議案,就是所有和藥物有關的供應鏈,一定要和中國切割,希望製造口罩、藥物、醫療器材的公司、美國企業離開中國,不要和中共站在一起,這個很重要。

輸出中國模式 顛覆世界秩序

記者:這個病毒是中共製造出來,中共製造這個病毒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桑普:這個病毒,有的講法是自然產生的,有的講法是人工製造的,我們以前在節目中都講過這個P4實驗室的可能性。

這個病毒之所以威力這麼大,傳染得這麼厲害,肯定目的就是,它可以這麼大規模的散播到全世界,就是希望顛覆整個世界的秩序。中共是一個反人類的邪惡政權,正是因為它有這樣的特徵,它使全世界都染病。它隱瞞自己所有的疫情,搞到全世界都著了魔一樣。現在意大利已經超過10萬宗確診,法國、西班牙、英國、瑞士、德國每一個都受它的感染,它希望shake the world,就是說去顛覆這個世界原有的秩序,輸出這種所謂的中國模式,其實是一種獨裁、專制、謊言加暴力的模式去全世界。它根本上是去到一種喪心病狂的地步。比如中國竟然有一些愚民不斷的載歌載舞,寫一個標語「我愛中國,反抗美國,恭喜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過10萬例」。

現已2億人失業 以極權手段圈養著人民

記者:好像火神山醫院都在慶祝。

桑普:沒錯,火神山醫院也在載歌載舞,不戴口罩。甚至最近習近平去浙江,去安吉縣也好,舟山港也好,很多時間都不戴口罩。你想一想,如果用香港林鄭月娥的標準,已經可以抓他了,定額罰款2,000元。因為他距離其他人不到兩米,這個兩米誰說的,是鍾南山講的。另外群聚起來超過4個人,應該全部抓起來了。

而他(習近平)講,調查中國工廠有沒有復工復產。但是中國哪裡真的可以復工復產?供應鏈斷裂,真的能夠一時一刻修復?就算修復了,外需呢?沒有人買你的東西,現在哪裡有人?哪有市場?哪有客戶去買中國的貨物?

在微博上有一個很勇敢的中國人,他做了一個統計,他說現在中國失業人口達到了1億8,500萬,接近2億人失業。14億中國人有七分之一的人失業,不是七分之一,已經是低估了,因為很多人不是就業人口,將老年人和少年人排除之後,很可能有四分之一人失業,這樣(中共)怎麼還能控制得了,是靠暴力、靠軍警、靠健康碼:綠碼、黃碼、紅碼,分配人民到不同的地方,用一種恐怖的手段來維持人民之間所謂被圈養的狀態,這就是最邪惡的地方。

所以我看到,這個疫情之後,就連法國也會加把勁對抗中共,第一,他說「美國始終都是我的盟友」;第二,他對意大利講,「記住要小心中共與俄羅斯對你意大利這種錯誤宣傳的這種毒害」,用了這個字眼。他說在這個期間,法國和德國捐了差不多幾百萬的口罩,二百萬的口罩和幾百、幾十萬的防護服給意大利,但中共不斷宣傳說最有利於意大利的是中共,這種錯誤的假消息、假宣傳正是中共的重點。

前段時間趙立堅還說病毒是由美軍帶來的,他說每個人都要感激中國。但問題是現在連續二十多天了,趙立堅都沒露過臉,只是在推特上放了日本櫻花的相片,轉發華春瑩和耿爽的一些推文,趙立堅消失了。現在共產黨在做什麼,特別是川普與習近平通話後,我想川普有效的拿走了趙立堅,使習近平暫時將趙立堅先歸一邊,接著宣傳說中共是個大救星,中共救助全世界,給你們所有人防護資源、如口罩等,它用「口罩外交」來做(宣傳)。

我再重申一次,口罩是中共低價搜購回來,再高價轉售出去,中間還有很多人中飽私囊,這個叫「口罩外交」?簡直豈有此理,令人憤怒。

記者:中共說自己是生產口罩的大國,2月份生產的口罩是平時的12倍。但香港很多大陸來的口罩,那個質量覺得如何?

桑普:質量相當差。可以看到很多口罩是透光的,甚至聞上去有一股味道,因為中國製造口罩,是把一種化學物質塗在口罩上,要放兩、三個星期,等它揮發,其實這是一個很危險的手法。如果要「多、快、好、省」去生產出一大堆口罩,它不管多少天揮發,它馬上拿去出售。你吸進了這些化學物質都不知道,可能是無色無臭,這樣大家的健康是否會受損呢?就算沒有那些化學物質,那個過濾功能是不行的。

我剛才說中共賣給荷蘭的KN95口罩,那個濾膜是不行的,不貼臉的,這種情況是不行的。所以對我來講,我使用的口罩很多是台灣的朋友、親友給我的,而且因為我是那裡的公民,所以可以拿到一些口罩。我第一批用的口罩是日本來的口罩,這些口罩一戴上去是舒服的。但朋友給我的中國口罩,我試過戴上去感覺不行,第一我說不了話,戴上去的時候整個貼著臉,尤其是濕了水搭在臉上很難受。所以我覺得耿爽說得對,「你如果認為中國口罩有毒的話就不要用中國口罩」,這是對的。因為中國口罩可能有毒的,不要說有沒有毒,如果沒有效果戴上去也會對健康有害,你不知道危險在什麼地方來的。

共產黨計錯數 疫情反助川普

桑普:剛才講這個病毒由中共傳出去,導致全世界有個顛簸,但總體來說我覺得中國共產黨算錯了數,它以為全世界經過這次大外宣,個個都會忌憚共產黨三分,甚至會受它洗腦,各位,不會的!我們有自由的資訊,我們有真相的調查,不會的!

川普連續四年做不了的兩件事,這次疫情幫他做到了。第一,與歐盟與五眼聯盟結成更加緊密的關係。法國史無前例的向美國靠攏,英國本來說5G會找華為,但現在不要了。所以歐美同盟,這種同盟國的想法,包括日本、韓國、台灣,慢慢就會與美國連成一線,可能歐洲只剩下幾個個別國家,但主要國家都會站在自由民主陣營的那一邊。

第二,美國與歐洲的企業要撤出中國。這次疫情令大家對「全球化」三個字有一個反思,我們的邊界是否是一個強大邊界,防止非法入境的人,必要時要封關,不封關就像香港那樣,要封家門,所以要封關,國家的重要性很重要。另外關鍵的產業要本土化,包括一些電信、AI,一些口罩、醫療各方面的產業,一定要本土生產,甚至到可信靠的一些印太國家Indo-Pacific國家生產。我相信未來從印度到越南一直到泰國,台灣、韓國,日本的經濟在未來十年有大幅度增長。

第三,所有有數據的地方會取代人力,失業會產生,結構性轉型會開始。因為很多都是在家工作,很多時候不需要那麼大的辦公室,每個地方都會根據自己的道德去做一些事,所以每個人的自律精神要加強。

第四,很重要的是歐洲與中國的國力會貶損,尤其是中國的國力會貶損,而美國與他們的國力差距拉大的時候,中共潰爛的速度會加劇,去到某個位置會崩解,會讓中共的崩解會提速。

大家知道,人之將死,他的蠻力無窮,所以我想共產黨在未來幾年,在它死之前,它發出來那種所謂野蠻的力度、騙人的力度、暴力的力度會加強,所以大家要保存自己的性命,但同時要樂觀面對很快會來到的將來,這個是我對大家審慎樂觀的預測。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