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麗最新研究與冰島「雙病毒」病例隱藏重大信息!舉國撐武漢,「厲害」背後伏危機

舉國撐武漢,「厲害」背後伏危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08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4月7號星期二,歡迎大家關注我們的節目。在上一期節目中,我們重點討論了中國大陸爆發新一波疫情的可能性,原因是這個病毒實在是有太多遠超一般人想像的能力,而且不少都是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

有朋友留言說,你怎麼老是討論中國的問題,現在美國疫情這麼嚴重,你怎麼不說說美國,這不是在選擇性針對中國嗎?還有你為什麼老是稱呼中共病毒,是否因為仇恨中共的洩憤之語等等。這些問題,其實涉及到中國很多複雜的問題,我會在以後的時間來和大家討論,因為這關係到我們如何從最本質的層面來認識這個病毒。

好的,不羅嗦了,我們直接進入正題,接著上次的話題先把這部分討論完整。

首先,我們為什麼說大陸爆發新一波高峰只是時間問題,其主要原因,除了上次跟大家討論到的病毒的低死亡率、高傳染率以及大量無症狀感染者的存在之外,還有幾個重量級的病毒特徵,決定了當前的防疫模式具有極大局限性,也註定了這次瘟疫爆發不會就這麼簡單完事。如果沒有神蹟、奇蹟的出現,這個病毒將淘汰掉很多很多人,當前種種防疫措施的常態化重複化,將是板上釘釘無可避免的。

我們先盡量簡潔明了和大家繼續討論一下這幾個病毒特徵,然後再討論我們將面臨一個什麼樣的局面。

中共病毒當前最大的一個問題,是兩條新聞曝出來的消息。一條是紐約布朗克斯動物園發現4隻老虎和3隻非洲獅子出現乾咳症狀,工作人員對症狀最嚴重的一隻4歲大的雌性馬來虎實施麻醉後進行了檢測,結果確診其感染了中共病毒。而感染的途徑被認為很可能是一個照顧它們的管理員傳染的,這個管理員是一個無症狀感染者。

另一條消息來自中國大陸,最近堪稱風雲人物的武漢病毒石正麗團隊在武漢收集了中共病毒暴發後的102份貓血清樣本和暴發前的39份貓血清樣本。檢測發現,暴發後收集的102份貓血清中有15份(14.7%)對中共病毒的受體結合域呈陽性。

此前在3月初還有一條消息,當時沒怎麼引起關注,就是香港確診患者周巧兒的寵物犬,經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兩次病毒測試,發現其口腔及鼻腔樣本呈弱陽性反應。

這幾條消息合併一起說明了什麼呢?第一,這證實了中共病毒可以直接從人傳染給貓科動物和犬科動物。第二,這證實了中共病毒具有非常強大的跨物種感染能力,因為我們現在都知道,中共病毒感染人體的通道就是通過結合細胞中的ACE2受體,這個受體在很多動物中也有,但老虎體內的ACE2受體和狗體內的ACE2受體,和人類差異是比較大的。所以,這幾條消息沒有被明確說出來的潛台詞就是:中共病毒很大概率將演變成為人畜共患的病毒,這意味著人類將會長時間、甚至可以說永久與這個病毒共存。

儘管官方發布這些新聞的時候都強調,說目前只能證實人可以傳染給動物,還沒有證據證明這些貓啊狗啊可以傳染給人。但不要忘了,還在2月份的時候,世界衛生組織就曾經公開結論說,沒有證據顯示貓、狗等陪伴型動物或寵物會感染中共病毒。

所以,專家現在說沒有證據顯示這些動物可以傳染給人,其實這句話也可以用另一種方式來表述,就是同樣沒有證據能證明,貓狗這些動物不會將病毒傳染給人。

第二大問題,是來自冰島的一項研究。這條新聞可能很多人都早就看到過了,但不一定明白這背後的意義所在。根據冰島國家廣播公司網站:冰島德科德基因公司的主管卡里向媒體宣布,該公司對冰島中共肺炎檢測中發現了大約40種中共病毒變體,通過基因測序發現有一人同時感染了兩種病毒變體。而且其中一種是帶有某種特定變異的病毒,另一種是沒有這種變異的病毒,而這個人感染的其他人都只感染了帶有特定變異的病毒。

然後這個卡里說了一句話,他說:「這可能只是巧合,但也可能意味著帶有特定變異的病毒比沒有變異的病毒更致命,我們現在不能確定是哪種情況。」

卡里是非常專業的人員,他這樣說當然是有原因的。他這話其實等於說出來兩種可能性,一種是這個人同時感染了兩種亞型的病毒,其中帶有特定變異的病毒可能更加致命,而且這病毒非常聰明,可以挑選這種更危險的亞型去傳染他人。而另一種可能性他只說了一半,說這可能只是巧合。

這話什麼意思呢?其實意思就是這個人在感染中共病毒後,病毒在他體內發生了某種特異性突變,變成了致命性和傳染性更高的病毒,而這總非常低概率的例子剛好被他們檢測到了。

這就不是一件小事。因為這個例子很可能證明了病毒正在不斷向高級演化,而造成的第一個結果就是,當前疫苗的研發很可能武功盡廢。

我們都知道,疫苗的開發至少需要一年到一年半左右的時間,而病毒從武漢1月中下旬集中爆發到現在,還不到3個月的時間,就已經出現顯著變異而且可以同時感染人體。等到今年底明年初疫苗出來的時候,還能夠對多少人有實際的效果,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此外,冰島這個病例還有一個巨大的風險,就是這個人體內很可能出現了ADE效應,也叫做「抗體依賴增強效應」。

按照比較正式的定義,這個ADE效應是指,特異性抗體是針對病毒表面蛋白加以阻止抑制,來使病毒失去感染細胞的能力,就像酸鹼中和一樣。然而在有些情況下,抗體在病毒感染過程中卻會發揮相反的作用:它們協助病毒進入靶細胞,提高感染率,這一現象就是抗體依賴性增強作用。

我們舉個例子,大家就容易明白這段比較繞口的描述意味著什麼。比如說,如果一個人感染了A病毒治療痊癒,或者注射了針對A病毒研發的疫苗,體內就有了A型抗體。但這種A型抗體對B病毒絲毫無效,而且其不但沒有抵抗作用,反而還會倒過來增強B型病毒的毒性,充當B型病毒的幫兇,讓B型病毒繞過人體免疫系統感染更多細胞,這會導致病毒的感染力和致死力呈現數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加。

也就是說,B病毒不但不怕A抗體,而且具有把A抗體收編成自己的小兵,從而具備更強大的攻城略地的能力。這個病毒的智能化,就可以達到這種程度。那很多人可能就會想,當人類千辛萬苦再次研發出針對B病毒的疫苗的時候,病毒有沒有可能已經演化出C病毒、D病毒?從理論上說,這是完全可能的,因為流感病毒就是這樣。所以很多人每年打流感疫苗,其真實效果很有限,原因就在這裡。當然,往好的一面預期,病毒也有可能在多次變異後成為毒力更弱亞型,真的成為像現在的流感一樣的疾病,但在正常情況下,那要在經歷了一次空前的大流行大淘汰之後才會發生。

這就是冰島這個病例背後蘊含的意義所在。

剛才花了不少時間和大家討論這個病毒的特徵,就是想說明一個問題,我們如何能夠清醒認識到自身的真實處境有多麼艱難。我們都知道,中共官方從去年初就不斷在重複一個詞:百年變局。當然,中共說這話的本意,是幻想中共獲得了百年難遇的機會,有可能彎道超車碾壓美國成為世界老大,然後實現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的中國夢。

但其實走到今天我們會發現,真正意義的百年變局,甚至可以說千年變局,已經開始發生,而絕大多數人還沒有完全意識到,這個變局的含義,可能是徹底改變人類現在的生活。

什麼意思呢,我們看到當前海內外主流輿論,尤其是中國大陸的輿論,基本都是一個聲音,告訴你現在是防疫的非常時期,只要咬咬牙,挺過這段時間,生活將照舊進行,經濟將很快恢復,人們會報復性的消費,黨將帶領全國人民繼續奔小康等等。

但是,有沒有人冷靜想過,如果過去大家習以為常的一切,都已經不可能再回來了,或者至少在相當長一段時間之內回不來了,我們的生活,整個社會的存在形態將發生永久的改變了,你該怎麼辦?

我們知道,很多人在盼著疫情盡快過去,然後人們可以正常恢復工作去努力彌補損失,然後一切都恢復正常,馬照跑,舞照跳。那麼多買了高價機票趕回中國躲避瘟疫的人也都在等著這一波爆發結束後,可以回到各個國家,繼續自己的留學生涯或旅居海外的生活。

但一個非常現實而又嚴峻的可能是,這一切很有可能都不會再發生,不會再繼續了。因為這場波及全世界的大爆發,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永久改變了世界。斷航、封城、居家令這些極端的抗疫方式,將極可能在相當長時間內反覆出現,成為一種常態。疫情滯留地區人們的生活都將退縮到只滿足於生存基本需求的底線。

這個改變首先衝擊到的就是中國社會。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中國不僅僅是疫情反覆出現,一直處於活躍狀態,更關鍵的是,中共當局所有的防疫措施,都建立在一個重要前提之上,就是成功控制疫情,沒有第二次爆發。或者換句話說,中共當局所有的防疫措施,仍然是在重複上次非典防治的模式,他們也仍然是在把這次爆發當作一次放大版的非典爆發來對待。

中共的非典模式是什麼,其實說到底,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的滅絕式封閉、大型集中收治、外加數據造假維穩。

這是一場豪賭,也是一個致命的錯誤。

為什麼,因為這系列手段對非典也許有效,但中共病毒完全是另一回事。僅僅就我們現在對這個病毒非常有限的了解,中共病毒已經具備了至少3大利器來突破這種非典模式:1、無症狀感染可以達到史無前例的隱形傳播;2、全能的傳播途徑和對人體全系統的攻擊能力,它可以通過空氣、觸摸、飲食、甚至母嬰傳;它可以攻擊人體所有重要臟器而任何藥物都不可能在所有臟器中達到相同的藥物濃度;3、多重變異導致病毒長期潛伏,也就是病毒流感化、乙肝化。最後,還有尚未得到進一步證實但可能性很大的多重跨物種感染能力。

我們上次節目討論過一個觀點,就是新一波爆發的到來只是時間早晚問題。如果這一天真的到來,那麼有一點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就是會呈現多中心集中爆發,會有多個武漢的出現。因為現在有大批無症狀感染者在自由流動。按照南華早報披露取得的政府內部文件說法,早在2月份的時候無症狀感染者已經有4.3萬之多。那個時候官方對這樣的數量級可以完全避而不提,但現在官方已經顧不得面子受損也不得不開始公佈無症狀感染者數據,說明了什麼?我想對中共慣性操作稍有了解的朋友,都不難明白這些動作背後的真實含義是什麼。

也就是說,中共的數據造假,其實是導致疫情擴散無法控制的最主要助推器,這是體制痼疾,根本無藥可醫。

此外,我們都知道,武漢實施了堪稱有史以來最嚴厲的封城措施,其時間跨度長達76天,超過了5倍病毒潛伏期,幾乎把隔離措施做到了極端,但疫情仍然只是得到了緩解而沒有被控制,這本身就是其效果有限的證據。

還有,武漢封城湖北封省,中共官方一直在大力渲染動用了舉國之力進行支援,動用了軍方幾乎所有型號的運輸設備,其中包括首次在非軍事行動中使用的運-20這樣的「大國重器」,美國如何膽寒了,日本如何嚇尿了等等。

這些比較低級紅的內容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宣傳其實釋放了一個關鍵點信息,就是中共的確是差不多以舉國之力在支援武漢和湖北,其力度相當於一次中型戰爭動員。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如果新一波爆發真的出現多個武漢這樣的情況,當局能夠有多少人力物力來支撐同時爆發的幾場戰爭動員?

所以,在我看來,武漢模式的確是不可複制的,如果真的出現新一波爆發,當局幾乎不可能再把多個城市或省份都重演一遍武漢模式,這是當局無法承受的重負。

所以,當局唯一可行之道,唯一可抄的作業,就是美國這樣的模式,因為美國是唯一一個國家規模足夠大,而且全境爆發大流行,紐約這個局部也經歷了武漢那樣的火山噴發式感染的過程,而且又沒有使用一刀切式強制封閉的國家。如果美國能夠最終控制住疫情,這個模式可以說對未來的中國是最有參考價值的模板。

但這就必然帶來一個巨大的問題,美國模式,是和美國的社會制度密不可分的。美國的快速檢測、家庭隔離治療和非強制性的居家令,是和美國各州、各醫療系統和民間組織相當大的自由權以及整個社會的整體契約精神相輔相成的。中共敢這麼放手嗎?就像美國無法抄中共的作業一樣,中共恐怕也很難抄美國的作業。

所以,這場瘟疫將成為中共巨大的政治負擔,巨大的經濟負擔以及巨大的國際關係負擔。

更何況,中共還面臨著國際社會集體追責與國內經濟遭受二次打擊的巨大壓力。所以,對所有人來說,中共體制還能撐多久,就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需要我們關注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直接、間接的涉及到幾乎所有人。

好了,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暫時沒法討論更多,我現在能夠給予朋友們的一點建議,就是一句話:做好長期防疫準備,遠離中共。因為這個龐然大物一旦倒塌,和它的距離越近的人,處境將是越危險的。

以後我們會進一步來討論中國的局勢,今天我們就暫時聊到這裡,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明軒)

唐靖遠推特:https://twitter.com/tangjingyuan99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