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竹:譚得塞可悲的角色

人世間就是一台戲,如果沒有一個出色的演員,這場戲就不會達到很好的效果。

中美貿易戰到這次的中共病毒,在全世界湧現出了許多政府、組織、企業及個人甘願為中共馬首是瞻。這是為什麼?難道他們不知道中共的邪惡嗎?難道他們不知道中共是不講信用的流氓嗎?當然知道,可是人卻抵擋不住利益的誘惑,被利益迷住了雙眼,使人難以分辨善與惡,好與壞。

中共自從進入世貿組織以後,全世界幾乎所有發達的國家都在向中國投資,使得中共逐漸壯大,財大氣粗後,開始用金錢向全世界滲透,收買人心。

中美貿易戰中我們可以看到,有多少美國企業聯名寫信給川普,阻止這場貿易戰。又有多少發達國家在貿易戰期間依然是我行我素,繼續在為中共輸著血。

在這次中共病毒在全世界的肆虐中,表現最為突出的就是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為什麼會這樣?中國有句老話:得人錢財,與人消災。我們目前無法確定譚德塞得到了中共多少好處,但是,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譚德塞能為中共隱瞞疫情,而不顧一切的為中共開脫,這背後一都是有原因的。

據新聞看點說到:世衛組織誤導世界,總的來說有4個關鍵的時間點。最早的關鍵點是12月31日,當時台灣疾管局第一次向世衛示警,病毒存在著「人傳人」的跡象。而且台灣從示警當天開始了登機檢疫。

但是世衛組織對台灣的示警聽而不聞,在1月14日發推說,「中國(中共)當局初步調查未發現人傳人明確證據。」從而淡化疫情的嚴重性。

第二個關鍵點是1月21日。中共在疫情壓不住之下,1月20日扭扭捏捏地承認了「人傳人」。這一巴掌打得「譚書記」措手不及,慌忙在21日改口附和「可能持續人傳人」。

在世界對中國疫情一無所知時,譚書記每次亮相大讚中方的「透明度」,淡化疫情的嚴重性。

第三個關鍵點是世衛組織討論是否把疫情列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這是1月22日、23日。譚書記力排眾議「不可以」。

1月28日,譚德塞還專程去了北京,當面誇讚中國防疫努力。但是1月30日,世衛組織承認了「錯估疫情」,宣布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但譚書記仍然「不建議限制貿易與人員流動」。

第四個關鍵點是2月3日,譚書記反對各國對中國實施旅遊禁令。他說,「根本沒有理由採取不必要的措施,來干擾國際旅行和貿易。呼籲所有國家基於證據來執行一致決定。」

當天世衛組織還發出新聞稿,其中引用譚書記的話說「這場疫情是可以控制的」。

這四個時間點,每個都非常重要,但是一次一次的被世衛組織和譚書記給欺騙過去了。有多少國家、多少人被誤導?由於世衛和譚書記的欺騙,損失了多少生命?從這一點,大家可以看出這個譚書記充當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同時也可以看到中共在世衛組織的影響力有多大?其實何止世衛組織,全世界有多少這樣的組織被中共收買了?

中國有句古話叫相生相剋。雖然譚德塞的所作所為給全世界造成巨大的損失,但是我們從另一方面來看,由於譚德塞的行為讓全世界更加看清了:中共在全世界的滲透有多麼的可怕。譚德塞只是中共的一個傀儡,這樣的傀儡在全世界又有多少?而真正的幕後黑手就是中共,中共才是真正危害人類的魔鬼。

一旦人們認清了中共這個魔鬼時,人們就會遠離它,唾棄它。因為金錢再重要也沒有人的生命重要啊!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想一想,當人們的思想一轉變,這個疫情是不是就會發生變化,那樣是不是會有更多的人得救呢?這是不是又變成了一件好事呢?

在宗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一條永遠都不可改變的天理。當人們明白和認識到這一切時,那些惡人們的報應就會到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誰又能逃脫得了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