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習近平憂全球追責? 多方批評下世衛遷怒台灣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1日訊】【熱點互動】習近平憂全球追責? 多方批評下世衛遷怒台灣

習近平近日在中共高層會議上,罕見提到要「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準備」。外界解讀中共意識到接下來會面對的國際追責與孤立。另一方面,在外界對世衛此次應對疫情不當批評聲浪高漲之時,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日前痛罵台灣對其種族性攻擊。台灣當局嚴正抗議並要求世衛道歉。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
獨立時評人士:吳建民先生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4月10日星期五。本期節目我們首先來聊一聊習近平近日在中共高層會議上,罕見的提到要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準備,這話是什麼意思?那麼接著我們來聊一聊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在遭到多方批評之後遷怒台灣,稱台灣對其種族性攻擊。那麼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獨立時評人士吳建民先生,吳建民先生您好。

吳建民:主持人好,觀眾們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如果我們沒有時間讀您的評論,我們會把它貼在我們的視頻下方。唐靖遠先生我們先來談談習近平最近講的這個話,他在中共4月8日這樣一個政治局常委的會議上提到了這段話,那這段話被很多媒體,受到很多媒體的關注。他說面對嚴峻複雜的國際疫情和世界經濟形勢,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

這個一向中共一貫的話就比較拗口,但是我想通俗話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解讀,您怎麼解讀習近平這個話?

唐靖遠:我覺得他這句話裡面重點可以說就是三個關鍵詞,第一個就是他提到的「較長時間」,這個較長時間其實它說明現在中共已經意識到,他們必須做出一些戰略性的調整,這種調整是國策性質的,是長時間的,是不可逆的一種調整。因為我們知道所謂戰略性和戰術性的它的區別,戰略性的和一般的長期的,就是不可逆的。那麼戰術性的一些就是局部的、政策的,這種是臨時的,它是可逆的。

所以我覺得習近平這句話,其實體現出來中共高層整體上應該意識到,和整個國際社會的關係惡化已經是不可逆轉、不可避免。而且是會要長期持續的,所以他們不得不為此要做好一個長期準備,這個是第一個關鍵詞。那麼第二個關鍵詞就是他提到的「外部環境的變化」,其實我覺得他說的比較含蓄,照我看法,他真正想說的是外部環境的惡化,應該是這個意思。

而且這個惡化它主要是包括在幾個方面,首先第一個就是外交環境惡化,這個就不用說了,我們看見中共的一系列的所謂戰狼外交,什麼潑婦外交,包括什麼甩鍋外交啊等等。其實一系列的動作,可以說是徹底摧毀了中共在國際社會的,以前辛辛苦苦靠用錢也好、靠騙也好,建立起來的所謂大國形象。所以這個外交環境是處在一個空前孤立、空前惡化這麼一個狀態。

第二個就是經濟環境的惡化,就是我們看到的這個產業鏈的轉移,包括高技術的這種脫鉤。還有很可能面臨著,其實不是很可能,我覺得幾乎是必然要發生的。就是國際社會整體的一個索賠,針對這次隱瞞疫情這個責任的追責這個索賠,這個也是一個巨大的經濟負擔,對中共來說,這個是經濟環境的外部的這種惡化。

那麼第三個惡化就是他的地緣政治這個角度的,地緣戰略這種環境的惡化。因為我們看到現在包括印度也好,越南也好,紛紛都在向美國出口重要的醫療物資,其實他們是藉這次防疫,藉著跟美國合作防疫的機會,已經跟美國結成了一種隱形的聯手,這麼一種態勢。而且在中共周邊的這些國家,不管是盟國,甚至是包括中共過去吹噓關係很好的俄羅斯,現在都在開始大批的驅趕中國人,直接的強制的遣返,都已經造成這樣一種態勢。

更不用說現在跟西方主要的這些大國,因為隱瞞疫情的原因,因為趁火打劫,因為甩鍋,因為很多這些動作,跟這些國家整體的這種戰略環境,也是一種空前的惡化了。那麼第三個關鍵詞就是,他一開頭提到的說要堅持「底線思維」。

主持人:對。

唐靖遠:就是我的這個底線思維的理解,我是這麼看的,其實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著說,就是不惜一切代價保黨,保住政權不倒。因為這種外部環境,對內來說已經有這個瘟疫的打擊,大批的失業、大批的企業的倒閉,這個本身就已經慘重,再加上外部環境空前的這種惡化,很有可能使真的像他自己說的,是中共面臨著從建政以來,最危急的這麼一種狀態,最危險的這麼一種狀態,那麼他所謂的底線是什麼呢?就是不論犧牲多少人,無論付出多大代價,盡量保住這個政權不倒。

那麼在這種思想下,我們看見了他其實實質上做的行動,採取的行動,可以說是一種新型新版本的一個備戰、備荒。我們都知道過去在毛澤東那個時代,就長時間的在喊的口號「備戰、備荒、為人民」。他現在所謂的備荒,我們看見的其實就是他不是已經通過中央統一的部署,在對糧食的儲備等等這些方面,其實在開始有所動作,包括剛剛才撤換了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的副局長,其實是主要的操盤手,那麼明顯是在加快了這方面的動作。

另外一方面,這個備戰其實他在這段講話裡面,有提到一個詞,就是防疫的常態化,這個防疫常態化。其實我們以前有簡單的討論過,就是實際上無論從人力、物力,還是從他這個政治的因素來考慮。從經濟的因素來考慮,他已經即使這個瘟疫在中國發生二次爆發,他也已經沒有能力能夠再次像武漢,或者像湖北這樣的大規模的徹底的一刀切式的這種封鎖封閉,已經是做不到了。

所以他這種所謂的常態化,其實就相當於說白了,放棄這種一刀切式的大規模的封城,甚至是封省,那他很可能就是把這種封閉,把它打散,化整為零,把它打散之後。就哪個地方爆發,我就封鎖哪個地方,然後至於說這個瘟疫是不是能夠長期的能夠得到控制住,他現在已經顧不上了。但是這種所謂的防疫常態化會帶來一種狀態,就是幾乎只要是有疫情爆發的地方,他其實基本上就處在一種半軍事化管制的這種狀態。

再加上我們看見中共現在開始不斷的在渲染所謂外患,進行比較低調的進行國防動員等等,有很多這樣一些動作,那麼顯示出來其實是有點潛在的在備戰,當然他這個備戰我覺得他最主要的目標是瞄準國內,防止國內出現大亂。其實國際社會覺得可能還不至於說是爆發戰爭啊等等,我是這麼看。

主持人:是,好的,謝謝。吳建民先生也請您來談一談,您怎麼解讀習近平這次講話中的這些信息?

吳建民:對於習近平的這個講話,我覺得唐靖遠先生剛才的分析,我覺得已經分析的非常到位了。那麼我跟他很多觀點都是基本一致的。所謂習近平他感覺到外部的壓力,當然,這個外部的壓力中國實際上是長期存在的,因為中共他知道他們對人家國外的技術產品,長期來採取盜竊和搶劫的手法,要嘛偷竊人家的知識產權,要嘛強制技術轉讓。用這種盜搶的方式是持續不了多長時間,中美貿易戰事實上,就一再是對習近平他領導的這個長期中共他對外這個政策一個沉重的打擊。

那麼這種打擊對習近平來講,只是要講叫傷筋動骨,但是沒有動搖國本。也就是他這個黨他仍然能堅持,這個國家還有巨大的經濟實力,還可以能夠維持。那麼去年又發生反送中的運動以後,也就是在香港局部地區產生了一定的,對中共這個集權專制相當不滿的這種挑戰,專制挑戰他們強權的這種做法,這個對於習近平來講,還是免不了受到一些威脅,黨內受到一些挑戰。但是他不認為他的國本受到動搖,他認為沒問題。

但是這次疫情來就不一樣了,這次疫情來以後,中共它是給全球造成了兩次傷害,第一次傷害是中共隱瞞疫情以後,導致了整個疫情的擴大。這個擴大是先從中國擴散到中國周邊的地區的國家,然後擴散到歐洲,最後從歐洲流傳到美國,也就造成了全球的大爆發。義大利的死人和美國的死人和西班牙這三個國家的死人的人數,從現在公布的數據上來講,已經超過了中共公布的數據,當然我們都知道中共的數據肯定是造假的了。

就是說目前來講,我們看到國際社會所看到的數據,也就是美國現在已經有40多萬人受感染了,美國死亡率人數已經是兩個珍珠港、兩個911。911和珍珠港每次死人大致都在3千左右,3千不到一點,所以兩個加起來也不到6千人,這個也就是說他double一下也不到1萬3千,現在美國死的人遠遠不止1萬3千了。那麼美國作為一個和平時期的國家,那麼大的死亡的威脅,死亡的災難,毫無疑問來講都是中共,因為他的病毒輸出,導致了全球的受災,那麼這是第一層傷害。

第二層傷害就是在全球國際社會都在緊急應付自己國家災難的時候,由於醫療產品嚴重不足,嚴重不足的原因是本來這些醫療產品,很多醫療產品他都是一些比較低端的產品,像口罩、測試盒、防護服,它都是屬於勞動密集型的、大規模的這種生產型的生化產品,這種產品它由於汙染相當厲害,所以當中國加入WTO以後,成為全球工廠以後,西方發達國家基本上都把這些比較低端的,生產的產值也不大的,而且汙染很嚴重的產品都拿到中國去了。

那麼中國生產出最初級的產品以後,海外會把它採購回來以後,進行深加工,把它加工程比較高檔的產品以後,可能還會再賣給中國,中國一直基本上就是這麼一個低區管。但是這個低區管導致了什麼,導致了全球醫護產品的初級的產業鏈,最低級的產業鏈在中國。中國控制了這個產業以後,就變成了美國也好,歐洲也好,即使有工廠可以加工,但原材料沒有,就最初級的原材料在中國。所以說大家都沒有原產品,沒有產品怎麼辦,只好跟中國進口。

中國就把他那些垃圾的生產的,那些假冒偽劣的產品全部拉到了歐美,基本上歐洲每個國家受到的傷害都很大,像今天我就再次又看到了芬蘭,看到了荷蘭,這幾個國家對中國進行了控訴,就是他們給人家拉過去的產品,不但是假冒偽劣,而且這些產品根本沒有防護作用,導致了當地的醫護人員使用了中國的這些防護產品以後,他們沒有防護作用,也就他們變成很快就感染上了。感染上了以後,就大量的導致了醫護人員的傷亡。

而醫護人員的傷亡,缺崗缺位,就更加的導致了病人沒有人救治,這樣就給整個歐洲和美國的疫情極大的增加了他們的擴散。也就是說中共通過這兩次對全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這個傷害已經達到什麼地步,達到了英國查爾斯王子,就是國家的王位繼承人和國家的首相約翰遜,他們兩個人都分別因為受到中共病毒的感染,兩人都分別他們檢測是陽性。查爾斯王子經過短暫的休息以後,經過幾天的恢復以後,基本上算是康復,他現在還在一個調整階段。

而約翰遜首相一度的進入了ICU,可以講叫生命垂危,一位很多人進入了ICU是很難活著出來的嘛,而約翰遜首相他可以,一是他的運氣好,第二個是什麼,川普總統給他的大量的幫助、救治。川普總統在第一時間就在美國派出了最高級的專家團隊飛到倫敦,緊急搶救約翰遜首相的生命。那麼約翰遜首相轉危為安,已經從ICU裡面出來,回到了普通病房了,這是非常好的事。我相信他在死亡前走過這麼一遭以後,他對中共清算的決心是絕對他可以講更加增強了。

主持人:大家都這麼看。

吳建民:那麼所以說美國川普總統也好,約翰遜首相也好,因為一定要歐美聯合,光美國打擊中共是絕對不夠的,這個世界不光是美國和中國兩個國家,還有一個巨大的,一個產生巨大的實力的就是歐洲。歐洲如果跟美國能夠統一步調,亞洲的國家沒什麼問題,就像日本、印度、韓國,包括澳洲和加拿大,就是西方工業七國這些國家,美國基本上可以講他們都是跟隨著美國,簡單講叫五眼聯盟,肯定是跟隨著美國的。

但是歐洲就不同,因為歐洲我們講的西方工業七國的話,歐洲是英法德義。而英法德義裡面你看,法國的馬克宏和德國的莫克爾,這兩個人跟中共兩人是一向是眉來眼去的,這麼多年來,他們這兩個人是很難跟美國步調一致去制裁中共的。儘管這一次法國和德國受傷都很大,傷亡都很大,但是他們仍然沒有下定制裁中共的決心。但是我覺得這不是個別領導人的問題,是他們國家的人民怎麼看。

你像英國現在的民調和美國的民調,現在都顯示到美國人民和英國人民都堅決要求他們國家的政府,代表他們人民去問責中共,中共首先是要給予賠償,賠償這是第一步,是跑不掉的。那麼賠償之後,是不是對中共還要進行更加更進一步的清算,那是美國人民和英國人民等於是更高的一個要求,那麼美國怎麼做?我們看美國怎麼做,納瓦羅,就是川普總統他的白宮團隊裡面最重要的白宮顧問。

納瓦羅在昨天已經宣布,美國政府要求美國所有的企業,在中國大陸的企業,必須在2020年全部撤回美國。你們撤回來的所有的撤離費用,美國政府為你承擔。也就是納瓦羅適時上接受福克斯電視台的訪問的時候,他講得已經非常非常清楚了,包括庫德勒。納瓦羅和庫德勒都有這方面的表述,他們就說你們就撤,把關鍵的技術產品給我們帶回來,至於你們投資那些產品,有的東西你不好帶,或者中共政府刁難不給你們帶,就不要了。

你們只要把人給我帶回來,把技術給我帶回來,從中國大陸撤回來,你們的撤離費用政府給你們買單了,也就是2020年美國要撤。緊接著安倍首相也宣布,日本籌20億美金,把整個日本在中國的產業連根拔起,通通撤回來。如果美國撤、日本撤,這兩個國家撤回來是什麼,你看看川普的做法。蓬佩奧就講在40天之內,已經發布公告請美國在海外的公民,已經有5萬多人已經回到了美國。也就是美國撤僑、撤回公民、撤回企業。

全部撤回幹什麼?全部撤回的目的就是不能讓這些人淪為中共的人質。完了以後,美國就可以對中共打擊了。這個打擊大家總認為好像,唉呀,現在再發生一次世界大戰不太會啊,哪那麼容易發生世界大戰,哪那麼容易發生熱兵器戰,航空母艦開過去。我覺得根本不需要開航母,美國也不需派一兵一卒到大陸。可以講這個蘇萊曼尼的例子就放在這個,美國的無人機去就可以了。

美國的無人機只要斬殺掉中央政治局常委,他們那幾個決定整個中國國策的和中央軍委的幾個領導人,只要有一到兩個,基本他們就報廢了,可以講馬鄧毛的案例就是習近平的案例,所以我覺得這個對中國的清算已經是歐美,現在已經是放在案頭上,馬上就要執行的,無非現在大家要講究個策略,怎麼執行法。

主持人:是,所以您認為中共已經清醒的看到了國際的這個形勢,對他是極其不利的。唐靖遠先生也請您談一談,因為剛才吳建民先生提到的這個美國和日本,確實他們接連發出很明確的信息,讓企業回來,然後都是說我們可以把這個企業遷回本國的這個費用全部都幫你承擔。另外還有一個消息就是說,谷歌公司最近在建海底的電纜,之前他要跟香港那邊連這個電纜,然後一直不被美國政府批准。

現在他改為從台灣來連這個電纜,馬上就被美國政府批准,所以您怎麼看這些事情,它表示一個什麼樣的動向呢?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就是產業鏈的轉移,這個本身它在經濟層面上對中共發動了這種孤立了,因為我們都知道過去中共其實是在一直用欺騙也好,用這種收買的手段也好,把自己打扮成為一個所謂負責任的大國,或者就是用這種利益收買,讓很多國家的,雖然知道中共不好,但是迫於這種利益,也還是願意聽從中共的一些指揮。那麼現在其實經過這次瘟疫以後,我們可以發現它一個造成最直接的結果就是,由於中共隱瞞疫情,他其實已經徹底的毀壞了自己的這個所謂的伙伴的形象。

他不是和很多國家說我們是伙伴嗎是吧,戰略合作的伙伴,那麼由於他的這種恩將仇報,這種趁火打劫,尤其是剛才吳先生提到法國的那個例子,就是說他本來法國是想要購買口罩的,結果他。

主持人:拿華為來交換。

唐靖遠:對,拿華為進行綑綁,這種其實是非常典型的這種叫做趁火打劫的方式,其實是在尤其在西方自由社會,這個國家他們是非常不能接受這種方式的,這是一種變相的要脅嘛。所以這個其實相當於破壞了中共他過去,就是他你即使用利益收買,讓這些國家意識到也是不可靠的,我即使能短期得到一點利益,遲早要被你卡脖子的,所以它帶來的必然結果,就是這個產業鏈的轉移。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有差距,所以您覺得像這些事情,它代表的是一種趨勢,就是國際社會孤立中共的趨勢,而不是只是簡單的個別事件。

唐靖遠:對,就是它是一個大的這種,整個國際社會一個大的動向。這麼說吧,之前其實我們也討論過這個問題,在貿易戰的時候,其實美國,包括一些歐洲的國家,也有些企業開始撤離,產業鏈撤離,這個是企業的自發行為,它是非強制性的。那麼現在我們看見其實是由政府來主導的,美國也好還是日本也好,是非常明確的,甚至是已經有一種半強制的,帶有一種急迫性在裡面。

主持人:真的是半強制的。

唐靖遠:這種政府來主導的,這種廣度和力度,是這種企業自發的這種撤離是完全不能比的。我覺得可以把它理解為是一種硬脫鉤了,過去可以稱為是一種漸進性的軟脫鉤,現在可以說視為一種快速性的硬脫鉤,它是這麼一個關係了。那麼這樣一來,它造成的這種後效應其實是非常嚴重的。

比如說剛才妳提到的香港這個例子,是吧,海底電纜,谷歌這個例子,其實這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為什麼呢?它同意跟台灣連通而不能跟香港連通,其實這已經就說明香港的地位是岌岌可危了。說明美國在非常認真重新考慮香港的地位,那麼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其實是非常關鍵的一張牌。我們過去也多次的分析過,是吧,中國至少是60%到70%的外資是從香港進入的。如果說美國把這張牌廢掉,中國得到外資的輸血可以說會出現斷崖式的、腰斬式的打擊,這對中共的經濟來說可以是雪上加霜,在我看來,它其實最主要代表的是這麼一個含意。當然,為什麼美國暫時沒有明確表示要對香港進行評估,因為它已經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是規定每年要進行評估的,現在美國還沒有正式把這件事情提上議事日程跟第一階段的貿易談判,或者是跟第一階段協議的執行情況我覺得是有直接關係。所以川普可能還在留一點機會、還在觀察,我是這麼看。

主持人:好的。吳建民先生,在您看來國際社會因為這次中共疫情中的表現是不是真的在開始…或者說中共會受到國際社會的孤立?也有很多人說這次疫情過後,整個世界的格局會發生很大的改觀,所以結合起來,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吳建民:我覺得美國一直想重塑世界格局的,只是在他重塑世界格局的時候,過去僅僅用貿易戰的方式打不成功。為什麼呢?當美國在追求你的利益的時候,相反,歐盟很多利益就受損了,美國放棄點利益,歐盟就會把這個窟窿補上。所以歐盟和美國在中國的問題上面是三心二意的,它是跟美國有一個跟中國互相勾兌、互相爭搶利益的關係。所以在利益上來講,美國過去一直想重塑整個世界格局,它沒有完成,而這次這個疫情讓美國和歐盟就空前團結了。可以講歐洲所有的國家它們已經正式認識到跟中共之間再多的貿易,獲得的各種利益關係是維持不長久的,因為中共最終就是要你的命。

所以歐洲已經想明白了,當他們有那麼多慘痛的教訓,義大利有那麼多人死掉以後,我相信歐洲的政治家們絕對能夠認識到,中共才是製造世界人類災難的毒瘤,這個毒瘤是要剷除的。那麼歐美對中國都要清算,顯然習近平心裡面是非常清楚的,他之所以在常委會上反覆強調要長期做好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戰鬥準備,他這個所謂工作準備就是戰鬥準備,長期做好…他就知道跟歐洲的翻臉、美國的翻臉已經不可能隨隨便便就可以度過劫難,我們這個事就過去了,過不去。因為這次給世界造成的災難,我個人是把它定義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因為可以講符合世界所有世界大戰裡面所有的要素,也就是說習近平很清楚會長期。

第二個所謂外部,中共從來不在乎草民造反,這麼多年來共產黨從來沒把人民的命當回事,老百姓怎麼樣,它覺得你也翻不了天,我們有那麼強大的維穩能力,我們有那麼多的軍隊,我們有那麼高的經費。所以,它們認為它們對國內控制民變、控制草民造反不是很擔心,它們幹什麼?它們連天安門廣場都敢可以把坦克車、機關槍開上去,它們什麼地方不敢啊。但是外部,它們過去一致認為只要用利益去綑綁整個歐洲和美國的主要政治家,以及跟它們之間在外貿、貿易利益方面,中國能夠和他們達成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共同要…講白了就是歐洲人也好、美國人也好,你們跟我中共的勾兌,最終就是我們一起去壓榨我中國14億草民。我們這有的是油水,榨取的油水分你們歐洲、分你們美國一杯嘛,所以過去就是這麼一個利益關係。

但是現在可以講,當歐洲人、美國人都認清中共這種狼子野心,它們最終是要搞什麼罪惡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它們是要用病毒去陷害全世界,它們是要用病毒去綑綁了全球以後,用生化武器戰略方式去毀滅人類。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歐洲也好、美國也好,他們會回歸他們自然的政治的價值觀。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已經完全意識到當外部的壓力巨大的時候,當中國因為美國沒有訂單,因為人家把產業全部撤掉,因為大量的外企撤還,再加上沒有外貿訂單的時候,國內的那些中小企業也沒有生產的話,也就是說中國的失業人數是巨高的,中共不跟你公布它的失業人數,但事實上可以大致的估出來。

美國現在有1,200萬失業人數,按照美國3億多人口有1,200萬失業人數,中國最起碼失業人數在3個億。也就是說中國那麼多的失業人數,大家都沒有收入,但是你知道城市居民要扛房貸,對不對?大家每個月都有巨大的房貸要還,這個房子共產黨賣給你70年的使用期,你是靠付了首付,月月要去還的。你還不上怎麼辦?還不上銀行就把房子收掉,作為老百姓來講,當他的錢已經到了吃飯都吃不了,他哪有錢去還房貸呢?對不對?

再加上因為供應緊張,因為大的災難導致糧食收成很差,糧食收成很差物價就必然上漲。國務院把2個糧食副局長撤掉不就是因為去清查糧庫以後,裡面全是假帳嗎?中國只要是糧庫出問題,一律是哪個糧庫被燒掉了,還不知道要燒掉多少個糧庫,所以帳本子上的糧和糧庫裡面實際對出來的糧是完全數字不符。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知道當外部的壓力到,當國內的老百姓沒飯吃的時候,這時候不是什麼民變不民變、你控制不控制的問題。是所有老百姓就站在馬路上面,至少可以發生銀行擠兌,大家都要到銀行去拿錢,然後當大規模的銀行擠兌、民眾上街,共產黨的政權就是重演香港的反送中,在中國大陸氾濫,我覺得這一點在今年,庚子年很可能爆發。

主持人:是,我覺得吳建民先生講話影射出很多人的擔心,很多人擔心下一步中國會不會因為各方面的危機,中共就把它真的閉關鎖國?甚至發生二次文革這樣的事件。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您覺得今天的中國還有沒有發生二次文革這樣的基礎和社會環境呢?

唐靖遠:這個社會基礎和社會環境我覺得是有一定的基礎存在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我們都知道文革其實從本質上說就是一場大規模的迫害運動,摧毀社會道德這樣一場運動。它最主要的一個特徵就是一個領袖,帶領全國人對某一特定人群進行大規模迫害,這是它最突出的一個特點。如果要從這樣的角度、這個內涵去定義、理解這個文革的話,其實我們可以說這個文革已經發生不只一次了。在我看來至少已經發生兩次了,一次是毛澤東帶領的文革,一次是江澤民對法輪功進行大規模的鎮壓,其實可以說就是一次文革行動,為什麼呢?

剛才我們提到了,它也是…你看對法輪功大規模的鎮壓是對一個特定的人群、一個全國範圍之內的大規模的迫害和鎮壓,而且也是上升到以鎮壓為綱,可以這麼說,是吧,那時候鎮壓的高峰時期真的是所有的事情都要為這個讓路的。這個跟毛澤東當年發動的文革是很相似的,文革當時也是以階級鬥爭為綱,一切都要給階級鬥爭讓路。所以大規模的迫害、屠殺這個特點是非常符合文革特徵,而且對法輪功學員大規模的迫害還導致了一個最惡劣的結果,就是讓中共在經過多年的政治運動到鎮壓法輪功以後獲得了一種經驗,就是如何在保證表面上維持住整個社會不致於崩潰的狀態下,可以對一個龐大的人群進行迫害。

我們後來可以看到迫害法輪功的這些手法、經驗已經被運用在對待維族人身上,再後來又被運用到香港人身上。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它是具備這種制度基礎的,我們可以這麼說,其實已經形成一種制度化了,就是這種迫害的經驗已經成為一種制度,還不僅僅是一種經驗了。還有一種基礎就是它的誘發的政治因素的基礎,什麼意思呢?我們知道習近平現在的處境其實和毛澤東當年是有一點相似的,就是由於一連串的、重大的政治失誤導致自己在黨內的地位受到懷疑、質疑,那他有一個保自己這個權利的這樣的動機。

第二因素就是我們都知道當年這個薄熙來那個時候是吧,是用這個「唱紅打黑」。這也就是說政治上的極左,其實經濟上極右。那麼才用這種方式想要來謀反。那麼其實我們看見習近平上台,有他為了保障他的權力,為了集權,其實很相似的這樣的路子。「唱紅」就是政治上極左,向這個毛澤東時代回歸。然後「打黑」當然是他其實是換了一種名字「反腐」。

主持人:「反腐」。

唐靖遠:對,是用這種方式。也就是說薄熙來是用這種手段謀反,他是用這種手段鎮壓謀反。所以毛澤東所利用的發動文革,其實利用的是階級對立。那麼他現在其實在利用的是貧富的對立。所以尤其是中國,我們現在看現在這貧富的對立是非常非常的可怕的程度。所以因為薄熙來其實當初為什麼要「唱紅打黑」,其實就是利用這一點。他的「打黑」打的全都是民營企業家,其實說白了就是針對民營企業家去搶奪他們的財產,是這麼一個關係。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覺得從這種誘發的因素我們可以說它是具備的。但是當然可能有很多人都會覺得,現在畢竟是網路時代。

主持人:群眾基礎有嗎?

唐靖遠:這種毛澤東當年是封閉的閉關鎖國的一種狀態,對民眾可以進行徹底的洗腦啊,這個個人崇拜啊等等。那麼現在不具備這些因素。其實我覺得我們可以這麼說,在網絡時代其實可以反過來說。尤其是有防火牆的存在,它其實使中共獲得了更加比毛澤東時代還要更加可怕的洗腦的能力。因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們看見至少是三次: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事件、到這次瘟疫大流行疫情事件。我們看見中共的文宣系統,其實是成功的3次都製造了一個平行時空。讓國內老百姓大批,絕大多數的老百姓,告訴他們對這三個事件的認識和了解,和國際社會的這種透明信息環境下所認識的,是完全不同截然相反的。它確實能夠做到這一點,所以不要以為在網絡時代,它就不能夠愚弄你,不能夠操縱你的思想。在網絡時代它要操縱你的思想,甚至某種程度上說,比毛澤東時代效率是更高的,我是這麼看。

主持人:是,其實二位描述的都是相當於在瘟疫的大環境下,中國下一步的走向。如果讓中共按這個模式走下去,其實對人民是相當危險的。好的那我們今天有關習近平講話先談論到這裡。

下面還有一點時間,我也想問一下二位有關世衛的最近時間這個熱點。吳建民先生世界衛生組織最近成為國際的熱點。在川普總統對這個世衛直接批評之後呢,世衛開始反擊。世衛的總幹事譚德塞他就回擊說,美國把這個疫情政治化。他甚至說,帶點威脅的說:「如果你不想有更多的裹屍袋的話,你就不要把病毒政治化」。然後呢他最近又罵臺灣,說臺灣對他進行種族性的攻擊。您怎麼看譚德塞的一連串的指責?

吳建民:譚德賽的這個講話,我覺得譚德塞是深思熟慮的,不要認為譚德塞是隨口說說。譚德塞對川普的威脅就說:「你不想看到更多的裹屍袋,你就不要政治化」。他講這個話的主要目的,他實際上就是說。譚德塞他自己一直在政治化,是因為譚德塞按照中共的指揮報,按照中共的要求,他始終在幫助中共隱瞞全球。然後把瘟疫造成全球造成極大的擴散,給美國帶來沉重的傷亡。那麼到了這個時候譚德塞很清楚,國際社會一定會追究,而且一定會追究世衛組織在這個裡面它指導性的失職。

我們可以看到譚德塞他基本上在整個中國疫情發生的時候,他所有的講話都是維護著中共的立場,都跟中共一個腔調的。他都是幫助中共來欺騙國際社會的,他知道他講的這些話收不回的,就是到時事實一來對應的時候,譚德塞基本上就是構成了謊言和欺騙。如果要追究他,他自己不要甩鍋嗎?他這個鍋往哪甩?他首先是往臺灣頭上甩,他成功的去找到,他認為他可以挑起臺灣和中國大陸之間的矛盾。

你看他明裡面講,是臺灣人對他的人身攻擊。但是他在臺灣人身攻擊的時候,他就把他引出了「他是黑人」,人家為什麼攻擊他?人家攻擊「他是黑人」,然後他就挑起種族矛盾。這是譚德塞他自己最無恥、最惡劣的一項。就是他既把這個鍋甩到臺灣頭上,說是臺灣攻擊他,對他發出死亡威脅,之所以威脅他是「威脅他是黑人」,說「他是黑皮膚」。所以實際上是挑起種族矛盾,他希望黑人來幫助和保護他。

主持人:是!

吳建民:這是他一箭雙雕,當然他的目的肯定是達不到了。第一,臺灣在公開場合尤其是臺灣的官員和臺灣的世衛組織,和臺灣的衛生官員。他們從來沒有在公開場合對譚德塞有過任何指責他的皮膚膚色的問題。人家所有臺灣民眾對譚德塞的不配合,也僅僅是羞。也僅僅是覺得譚德塞所領導的世衛組織,它們去孤立了臺灣。它們沒有給臺灣應有的在整個防疫裡面,應有的臺灣的參與和應有的數據的共享。而沒有人隨隨便便去罵過譚德塞所謂黑人。譚德塞這個講黑人完全是他自己杜撰的,他挑起這個黑人矛盾。他就是希望用種族的方式來保護自己,可以講他已經是黔驢技窮。他用把自己當做黑人,要用種族矛盾的方式來挑唆。

他的目的就是希望就是所有的黑人來給他幫助。我在我的節目裡面曾經講過,譚德塞正是由於他隱瞞疫情,導致了美國疫情的擴大。美國有好幾個黑人比例比較高的州,最後黑人死亡的人數達到了70%。可以講黑人最終是要清算譚德塞的。沒有哪一個黑人,或者是沒有哪一個人去指責過譚德塞的皮膚黑,說他什麼黑人不黑人。譚德塞不是臉黑,不是皮黑,是心黑。所以譚德塞這個人才是標標準準的無恥的。他跟著共產黨這麼去做,幫助共產黨去為虎作倀,最終譚德塞一定是跟習近平一塊下地獄的。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我們看到譚德塞這個突然大罵臺灣,激起了很多臺灣人的憤慨。我們看到網上像有這樣的視頻,臺灣的一個在英國的學生,她學傳染病的,她都出面錄了一段話,就是要求譚德塞道歉。當然臺灣的外交部也是表示抗議。但是您覺得譚德塞為什麼突然憑空的指責臺灣?而且在世界紛紛指責世衛的時候,其實臺灣一直可以說是比較謙謙有禮的,只是說你應該包括臺灣,還不像說美國這方面對世衛是直接的批評。

唐靖遠:所以說我覺得我是這麼來看,譚德塞在飽受質疑的對他這個瀆職的。剛才我比較贊同吳建民提到了非常關鍵的話題,他其實是在偷換概念。就是把國際社會對他瀆職的這個指責質疑,他偷換成對他的種族的這個攻擊。所以這種手法跟中共一貫使用的,動不動就是「我們傷害了十四億中國人民的感情」這種說法是一樣的。進行了種族的這種捆綁。我覺得他為什麼要揀這個臺灣來進行動手,來攻擊這個臺灣。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臺灣是連觀察員都不是,不是屬於被國際社會正式承認。到目前為止不是被正式承認的一員,那麼他覺得臺灣可能是一個軟杮子。

主持人:而且他覺得中共可以在背後支持他。

唐靖遠:對,這是一個最關鍵的原因。他其實是通過這種方式其實是在間接的祈求中共給他幫助。就表示你看我的立場你們是一樣的,我是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他就是隱含了這麼一層意思在裡面。再加上台灣我們就知道,這一次臺灣的防疫其實是非常出色的。而我們看見世衛組織,從頭到尾到現在為止,對臺灣如此出色的這個防疫成績,從來都沒有提過一句話。所以其實臺灣相當於是用他的行動用他的事實,可以這麼說打了他的臉。

主持人:打臉。

唐靖遠:對,這個對他來說,他覺得對臺灣其實是有。就是說心裡是隔著一個東西在的,我是這麼看的。

主持人:對,而且就是很快提一下,就是臺灣這次說,不但沒有發現譚德塞所說的所謂的攻擊他的,或者對他發表的種族歧視性言論。反而發現,在這兩天出現了很多可能是中國大陸的水軍冒充台灣人。然後呢就是說向譚德塞表示道歉,後來人家發現之後呢,這些大陸的水軍居然還理直氣壯的說:「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我們中國人可以代表臺灣」,您怎麼看這個插曲?

唐靖遠:這個邏輯首先我覺得是非常荒謬的一種邏輯。就是這些很多大陸的五毛,他們冒充臺灣的,這是已經被抓到實質證據的,對吧,就是很多人尤其是最先是一個叫做ZOE的一個帳戶,他們先出一個帖子,所謂道歉。然後就有一系列的五毛的,叫做什麼自由徐州電台,反正都是類似的這種名稱。他還直接就是說:「我這個是做為模版可以拷貝,然後你們注意偽裝的像一點,不要被他們識破了」等等。所以這個很明顯的,他就是中共網軍所採取的一個行動。從另一個角度上來講,如果說你是中國人,就可以代表臺灣來向譚德塞道歉。那我們可以反過來說,臺灣向這個國際社會去贈送這個口罩,然後把中共是排除在外的。你是不是可以反過來,代表台灣可以代表中國去這個向國際社會進行援助捐贈口罩呢?臺灣完全也可以代表。從這個邏輯上講,我覺得他自己是有自相矛盾的。

主持人:還有一點時間也請吳建民先生點評一下, 就是也有人說,世衛有可能得到非洲國家、中共、包括一些中東國家的支持。所以西方要求世衛改組可能不容易,也許最終只能另起爐灶,您怎麼看呢?

吳建民:這個可以這樣講,譚德塞他講這個話的目的,就是挑起中國大陸和臺灣的矛盾。他知道他緊緊的貼靠中國,他事實上中共就可以講,他把它當祖宗來領賞。因為他覺得他在整個疫情發生後,他一直是維護中共的利益。然後他維護中共利益,他就自然得罪了一些人。得罪人以後現在就說,別人對他譴責以後,他希望中共能做為他最大的靠山來支持。所以他挑起大陸網軍和臺灣之間的口水之爭,以及他把黑人種族的皮膚拿出來。就像唐靖遠剛才講的,他是轉移話題。也就別人批評他失職的問題,他卻把他變成說是攻擊他黑皮膚的問題。

那麼他是必然是會拉住中共和非洲和一些支持他的國家,來希望堅持他自己的這種錯誤立場。那麼國際社會是不可能有這麼多時間和精力,來跟譚德塞去打這種口水戰。包括譚德塞對川普進行威脅,什麼「你不願意看到更多的裹屍袋,你就不要政治化」。川普已經沒有這個心情,因為英國下議院的議員已經提出要改組世衛組織。這個世衛組織我們不一定馬上就去改它,因為沒有這個精力,我們另起爐灶,我們成立一個二十國的衛生委員會,這個衛生委員會它包含二十個國家。這二十個國家首先他給出的標準就是,第一,要有誠信,第二,對國際社會要有責任,第三,能夠信息共享,第四,當一個傳染病到來時,這二十國家任何一個國家發生這個問題,就意謂著這幾大國都要眾志成城。

這個很類似於北約軍事集團,也就是北約盟軍。他在正式成立北約的時候就是說:北約一個國家受到傷害,就意謂著北約其他盟國都受到傷害,都是戰爭。所以說英國提出的這個另起爐灶的方案,實際上就是我們剛才講的世界格局的重建。世界格局的重建絕不簡簡單單是某一個組織,絕不是一個世衛組織。因為全世界裡的國際組織基本上都給中共滲透了,尤其是聯合國這一類。因此美國他有重組整個世界其他國際組織的這種願望。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我們今天節目的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