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瘟疫重擊能讓英國醒來嗎?

中共病毒(武漢瘟疫)肆虐英國。不僅王儲查爾斯王子染疾、首相約翰遜進ICU,有近700年傳統英國議會被關閉(4月21日將首次以視頻會議的形式重啟),而且全國死傷慘重,截至4月16日,累計確診病例超10萬例,死亡逾13,000例,而英國人口也就6,665萬。

英國不得不開始反思了。例如,4月16日,據《金融時報》報導,英國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表示,中共當局必須回答全世界,這場疫情究竟如何爆發;拉布也說,疫情過後,英、中雙方的關係毫無疑問的是「回不去了」。

英國官方的這個表態非同尋常。眾所周知,英國是第一個資本主義國家,曾經的日不落帝國,現在仍是世界五強之一。但是,這個相當頑固、保守的老牌帝國,偏偏卻被中共死死吃定了。

例如,儘管英美是「特殊關係」,但中共剛剛竊國,英國就忙不迭的來承認(1950年1月6日),成為首個承認中共政權的歐洲國家,1954年中英「半建交」創了世界首例;相對而言,中美建交用了30年。英國積極與中共建交的苦果之一,就是1967年發生的火燒英國代辦處事件。顯然,這個苦果並沒使英國清醒。

總體來說,英國雖然外交手段老練,但被綏靖的精神滲透著。20世紀30年代是向納粹德國玩曖昧,50年代之後則是向中共獻殷勤。80年代前期的中英香港問題談判,那時的中英實力對比英國大有優勢,談判中英國也有堅持,中共卻仍得遂其願。

雖然,1984年中英簽署的《聯合聲明》,明確香港本身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雖然,《聯合聲明》作為雙邊條約在聯合國登記;然而,2017年6月3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公然聲稱:「《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之後,也一再重申。英國竟無強烈反擊。

之前的2014年,香港發生佔領中環及其衍生之雨傘革命。英國下議院外交委員會成員準備前往香港調查《中英聯合聲明》落實情況,卻被中共拒絕入境,中共還反誣英國干涉中國內政。中共真是把英國玩於股掌之間。

2019年6月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爆發以來,中共的邪惡目共睹,全世界義憤填膺,英國的反應也是無力的。英國外交部只是象徵性的傳召中共駐英大使,指有關言論是「不可接受的」。

縱觀中英關係,長期以來英國被虛幻的利益所誘惑。2004年,中英兩國從「全面夥伴關係」升級入「全面戰略夥伴關係」。2015年,中共黨魁訪英,中英雙方宣稱中英關係開啟「黃金時代」。此後,中共還提出,要提升中英關係「黃金時代」戰略性、增強中英關係「黃金時代」務實性、拓展中英關係「黃金時代」全球性、促進中英關係「黃金時代」包容性,等等。

的確,英國在西方大國中第一個發行人民幣主權債券;第一個申請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不顧美國反對);第一個同中國共同發布科技創新合作戰略;2019年6月開通的滬倫通,開創了中國與境外資本市場互聯互通的先河; 英國脫離歐盟後,擬跟中共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等等。

某種程度上,英國成為中共撬動世界的一個支點,用中共駐英大使劉曉明的話說, 「中英在東西方合作中一直發揮先行和引領作用」。

中共對英的滲透也達到了空前的程度。例如,中共主導建造的位於英格蘭東部艾塞克斯郡的欣克利角C核電項目(HPC項目),造價約20億英鎊,這是西方世界第一座由中方設計的核電廠。又如,目前在英國有孔子學院30所、孔子學堂162所,數量均居歐洲國家之首;2014年以來,英國先後從中國引進數學教師和數學教材,等等。

英國現任首相約翰遜,2019年上任伊始,在接受香港鳳凰衛視採訪時表示,英國政府將非常「親華」(其實是親共),對「一帶一路」倡議非常熱情。

現在,中共病毒(武漢瘟疫)重創英國,人民親身體驗到了中共的危害,約翰遜首相也到鬼門關兜了一圈,英國是該痛定思痛了。

改弦易轍,與中共揮別,此其時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