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于非:美借台灣佐證 追責世衛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9日訊】美國總統川普日前宣布暫停資助世界衛生組織,並指責世衛處理此次中共肺炎疫情「嚴重失當而且隱瞞」。對此網名「于非」的香港YouTuber王陽翎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正值美國中共肺炎疫情大爆發,造成重大傷亡之際,川普藉助台灣提出的有力佐證,清算世衛隱匿疫情。

「我想川普乃至美國朝野,都在等待一個對的時機,現在時機對了。」于非說,台灣於去年底通知世衛病毒有人傳人的風險,但世衛置之不理,美國藉此有力證據,追究世衛責任。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日前無端指控台灣歧視後,又辯稱台灣去年底發給世衛的電郵並沒有提到「人傳人」的危險。4月11日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公開信函,反擊世衛。

此外,美國是世衛最大的贊助國,世衛卻在此次疫情危機處理上,傾向中共,聯手隱瞞疫情,誤導全球防疫,因此也惹怒了美國。于非說:「它(美國)要追究下去,是很正常的。」

于非表示,譚德塞可能私下收受不少中共利益,尤其中共近5至10年裡,以「一帶一路」戰略控制非洲資源,霸佔非洲投資建設,「那裡屬於譚德塞的家鄉,到底他有沒有各方面的私心,當然我們負責任的指控一些人時,就要有更多的證據。」

而譚德塞指控台灣對他進行種族歧視的言論攻擊,于非則認為,中共眼見因防疫問題,大陸排斥、歧視非裔人士的苗頭已起,於是在爆發之前,利用譚德塞轉移焦點。

他表示,中共官方在此前已收到,零零星星很多非裔黑人表示被歧視對待的不滿聲音,於是就在爆發「排非潮」前,「串聯譚德塞挑起說台灣歧視他,把整件事緊捂著,把任何不利於中共、這次歧視黑人的議題,扔給世衛,(讓它跟)台灣爭辯,轉移視線。」

于非說,中共只重視跟非洲國家、跟非洲的領導人合作投資,獲得利益,但中國大陸民間卻是歧視非裔黑人。譚德塞發言後,中共發動網軍帶動輿論方向,將焦點轉移到譚德塞被歧視問題上。

而近來泰國男星奇瓦雷(Bright)的女友「Weetaya」在網路上因提及自己的穿著是「台灣女孩風格」,隨即遭到中共網軍攻擊是「台獨」言論,不過在泰國網友加入戰局後,中共網軍節節「潰敗」。

于非說,中共網軍往往炒作民族主義,但當它斥罵泰國政府、王室時,泰國網友根本不在意,「人家都沒有你那種無謂的民族自尊,是你要捍衛中國是好的,中國是強大的,民族是威風的。」

于非形容說,泰國網友沒有具體要捍衛的東西,是「無形」的,而中共網軍往往建立一個「有形」的東西再進行攻擊,「所以『有形』和『無形』碰在一起時,你就輸了,『上善若水』,人家沒有什麼事,你打不到他。只要將視線勾回去中共網軍自己民族的本身,他們就痛了,他們就介意被人羞辱。」

另外,他也提及中共在香港的網軍會假扮成香港本地的憤青、抗爭者,分化港人,「中共的對抗就是分化敵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中共永遠用這樣的戰略來增強自己的板塊。」

他提醒港人要包容彼此,謹慎以對,不要被分化,「如果你不能夠兼容,最後會變成『碎片』、變成弱勢,因此更加要保持包容思潮,不可以讓對方壯大(中共)它的板塊。」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美國借台灣有力佐證 清算世衛隱瞞疫情

記者:川普總統剛剛宣布暫停撥款給世衛,怎麼看未來世衛的角色?

回答:我想川普乃至美國朝野,都在等待一個對的時機,去批判或清算世衛隱瞞疫情的問題。現在時機對了,因為連台灣都越來越氣憤。現在美台的關係挺好,尤其中共把他們逼得越來越近,它(美國)始終要保住台灣在亞洲的戰略地位,就算不採取什麼嚴厲的措施去攻擊中共,但(台灣)也是一個很好的聯盟夥伴。

最近台灣和譚德賽正面開火,說有些代表台灣的官員歧視譚德塞是黑人諸如此類,結果台灣揭出一些黑材料,就說在1月14日之前,已經明示了有人傳人的風險,一定要世衛關注武漢肺炎病毒(中共病毒)的問題。當時世衛大概在1月14日仍堅持公開貼文說未見有明確的人傳人跡象,沒有任何的警告發出來。

現在有了這個證據,令美國不但可以完全停對世衛的資助,甚至有美國議員說要進一步具體的調查,到底譚德賽有什麼問題,是不是真有更多的內幕,證明他協助中共隱瞞疫情。

整個政治意義在哪裡?美國如果只是針對中共隱瞞疫情,他的牙力(說服力)是不夠的。因為從國際政治上大家會這樣看,之前你一直跟中國在貿易戰上互相角力,本來就不滿中國,但人家說疫情沒什麼你就相信它了,人家1月3日不斷通報美國說只有一點點疫情,就算它有一點造假的信息,說「不用那麼緊張,沒什麼的我們在觀察,中國控疫是很好的」。如果人家說這樣的話,美國本不應相信的,要相信自己CIA的調查或者其它。

其實2月美國內部已經在積極的調查。所以如果它只是在外交上宣示,不停去批評中共隱瞞疫情是不夠力的,按道理你是不會真心相信中共講的東西。至於,世衛的責任就極大,因為全世界包括美國正常來說這麼多年來對世衛的專業、中立程度,對它的口碑、信譽,都認為是可信的,彼此都是合作良好的。

這次歐美疫情的擴散問題上,本來大家是相信世衛譚德賽的一些講法和疫情的判斷,什麼時候會大流行,是不是要預先做一些防疫措施,是不是要封關等等,他們不相信中國,因為相信你(世衛),但這時候,原來你在背後是不是有各種利益的輸送,以後如果找到證據查到銀行戶口或其它的調查發現了一些黑幕,世衛罪行是遠遠超過中國的。因為在防疫上它可以說是有凌駕性的角色,它是聯合組織,有不同的成員國參與,如中國、美國。

美國給大量的金錢來支助這個組織,所以美國對世衛和譚德賽的震怒是非常正常的,而且是應該的。令譚德賽受到史無前例的壓力,就算我們用一個現實的態度,不用專業的角度,說世衛不應該撒謊,因為各國有這麼多專家去合作,世衛是代表這麼多的專家,應該如實的去報導疫情,防疫機制是要透明、公正的。如果用比較市井一點(的角度來看),餵給你最多錢,支撐著你的是美國,美國之前扣了一點點錢作為懲罰,也都比中國投入更多的錢去支撐你,當時美國不像現在說要停了你的資助。我覺得就算以全世界的職場關係來看,都會覺得世衛很耍賴,作為世衛的總幹事這樣去處事,還對真正給最多錢的老闆不忠誠。所以這就是現在越演越烈的原因。(川普)看中了時機,有了台灣的證據,加上美國的疫情大爆發幾十萬人受感染和越來越多人死去,他要追究下去,是很正常的。所以我們看到近日這個爆炸點出現了。

中共利用政治真空 投資非洲控制資源

記者:世衛雖然從美國手裡拿了很多錢,但背後可能還有其他人給它更加多的錢?

回答:私底下這就是一個很陰暗的政治手段,不是一個公開資源的問題,是他(譚德賽)有可能私下收受了不少利益,尤其是中國在近5至10年裡,對于非洲的發展,作了很積極的投資,那裡屬於譚德塞的家鄉,到底他有沒有各方面的私心,就要具體作調查,但是我們覺得從這個方向來看,一定是有些問題的,但當然我們負責任的指控一些人時,就要有更多的證據。

記者:非洲和中國之間的關係是否起了變化,我們以前看到中共滲透聯合國就是針對非洲國家,但最近非洲黑人在廣州被驅逐,是不是預示了兩個之間的關係發生了變化?

回答:你問得非常好,這是不容易講得清楚的。因為中國是一個很矛盾的國家,它是以利益為依歸的。它在非洲的投資是因為一帶一路整個總戰略,它要控制很多非洲的資源,另外因美國在非洲出現了一個政治真空,非洲在中國和美國之間,中國要填補這個政治真空。因為美國經常都不理會非洲,主要來說,(美國)只做一些公益的事情,例如派一些防疫專家去(非洲),但(非洲的)投資建設方面,全被中國霸佔了。我有一本書已經面世了,遲一些可詳細的說說有關中國如何入侵非洲資源的理論。

譚德塞說中國反歧視 實際非常歧視黑人

中國出現了很多人歧視非洲黑人的現象,包括最近在廣州和其它地方將非洲黑人掃地出門,覺得他們好像都有問題,他們染疫了,間接引申出歧視問題。包括中非聯婚的人,同住的夫婦,只檢測那個非洲黑人,不檢測同住的其他的中國親屬,這種近來很受注目的歧視問題,其實一直都有,在社會上一直都有,這就是一個文化的歧視,它(中共)只重視跟非洲國家、跟非洲的領導人合作投資(做生意),因為中共可獲得利益。這種民間的歧視,根本是類似於一種信仰,它覺得其實中國人慢慢崛起來富起來了,它經常說白人或者歐美的人在過去傳統100年裡,在歷史上侵略中國、歧視中國人,但其實它們自己也有一種位階的觀念,認為非洲的國力從來都是低的,都是被人侵擾的,中國人其實是挺看不起非洲人的。

甚至澳洲發生了一些事件,有些中國老闆拒絕聘請當地的非洲黑人,或者叫非裔的澳洲人,結果引起訴訟和很大的控訴,後來這個老闆才驚覺是一個問題,就是中國人一直歧視非洲人,在民間、在社會上、乃至移民到世界各地的中國人都會歧視非洲人,在他們眼中以為不是一個問題,他突然才發覺在澳洲做生意,原來不聘請黑人,可能被人控告歧視罪。可見多年來,中國人一直都在歧視非洲黑人,這樣的事曝光出來就更加可讓人看見,中國人對外的政治文宣和實際表現出來的落差有多大,它一向反歧視,譚德塞又幫中國講,中國又沒有歧視他,是台灣人歧視他,不斷就是說,中國是反歧視的,中國是追求平等的,所以中國也都是經常去申訴於它在歷史上,各種被人歧視的屈辱,實際上這幾十年來,我們看到,他們自己就經常歧視非裔的黑人。

記者:現在他們是不是用這個民族主義要開始轉移視線,將世界對於中共的矛頭轉到歧視方面?轉到不同族群之間的矛盾上?

答:是的。境內它不是這樣做,而是境內發現了投訴。最近見到非洲那些協會,在中國聯署聲明,說在境內因防疫的事件,發生了一些諸如此類的歧視問題,於是外交部王毅那些人,包括一個重要的成員就收到了(投訴),這是近來發生的事,即是說中國的官方單位,在之前已收到零零星星很多非裔的黑人表示不滿,它們是已經知道的,那它(中共)就在沒有爆發大事,沒有聲明之前,我認為是串聯譚德塞挑起,說台灣歧視他,把整件事緊捂著,把任何不利於中共、這次歧視黑人的議題,扔給世衛,(讓它跟)台灣爭辯,整個的確就是轉移視線。

而且它是非常醒目的,對於這些文宣戰,聞到一股氣味後,零零星星的已經在做了,而它們根本在心裡是認同這些做法的,所以不會按著,它明知有人將那些非洲人掃地出門的,它不會派一些武警,派其他人叫你不要亂來,說「我們社會是不歧視的」,它不會做這些事,就讓歧視繼續出現,之後,它聞到氣味就開始成為一個有組織的控訴,然後就首先轉移了(焦點)。現在已經是罵了一番,很多網軍網戰和譚德塞挑起台灣歧視的問題,而現在出來的什麼協會,說中共防疫歧視,但可能相對關注的人已少了一點,現在大家變成只看著世衛了。

罵世衛譚德塞 YouTube視為敏感議題

記者:上一次我們都談到了YouTube的黃標事件,你高度懷疑是世衛給了他們壓力,事情發展到現在,世衛施壓的角色還在不在?

答:還有一些的,它內部的一些政策對疫情可能有所放鬆了,但是如果發現你正面的講疫情、病毒,或正面的去講譚德塞和世衛的問題,同樣有黃標的風險,但無可否認,它在不同的講者,和一些不同題材的篩選、選擇上,已多給了很多綠標,但它對它認為有問題的視頻仍然有保留,太多因素了,很難清楚知道是哪一部分(出現了)問題,但如果有黃標,很明顯就是,你罵譚德塞或者你批評世衛,涉及到其中一個敏感的議題,可見YouTube其實對世衛(的態度),是不會跟國際的形勢(而改變的),它不會因現在川普總統罵世衛,它那個尺度就會跟隨川普總統去攻擊世衛,它可能比較傾斜於這些世界性的組織,在YouTube出現連帶保護譚德塞名聲的現象。

記者:是啊,我們的視頻如果一講到了譚德塞,就會被黃標的了。

答:是啊,或者比較容易被黃標。你當體諒它,或者相信它,它說審核視頻的人手不夠,就算它最後給你綠標,以前大概24小時內就會處理,現在拖到48小時之後,才給你綠標,現在就有這樣的現象。

記者:錯過了最火熱的48小時,減低了視頻的影響力?

答:影響力是不是真是減低了,很難說,但收益就變成,跟沒有解決黃標事件之前差不多,因為如果過了(48小時),它才給你綠標,其實你(的收益)都沒有什麼增長,因為完了,和之前從來都不給你綠標差不多,即是說,現在它起碼叫做在定位上,說你的視頻,其實是沒有問題的,它改善了作了一點點的修正,但是對於之前有些YouTuber認為有收益連帶,用這個工具感受到的一些壓力,那個核心還沒有完全解決。

中共輸出民族主義 網軍被泰網民擊敗

記者:我補充一點點,我都雖然是變了綠標,但是沒有廣告的,遲些都要去YouTube那邊申訴。話說回來,中共網軍最近就著很多事件而發動輿論戰,包括泰國男星的女友事件。中共網軍的戰術、手法有沒有改變?

答:改變不是很明顯,連帶的一個效應,就是由於,我認為它背後跟譚德塞有一點點的串通,指控了台灣歧視(譚德塞),而最近泰國的網民和中國的網軍開戰,都是跟台灣有關。因為一個泰國的網紅,她突然在網上留言解釋說自己以前在一幅舊相片中的造型,像台灣女孩般可愛,她這樣講,因為最近針對台灣的言論很熱烈,中共和世衛連成一線,一牽扯到台灣,那些網軍就來清算,覺得泰國的人民不是站在中國這邊,縱容台灣歧視別人,你是不是支持台獨,就牽連了很多其它的事。

這件事,我覺得並不是精心的部署,但是它有一個連帶的效應,也就是譚德塞跟台灣吵架的效應,因為,它勾起了台灣,變成吵到最後,中共的網軍輸了,他們就很洩氣了,他們輸的關鍵,就是中共網軍太激動了。你(中共)是有形的,人家是無形的,什麼意思呢?就是泰國的人民是不介意罵自己的政府,你講到泰國政府多爛,泰皇怎樣,他們說「我平日都在罵,不用你罵,我同意,是啊是啊,一起罵吧」,你就沒有東西可以建立,中共的網軍背後其實是為了要擊破你建立的東西,然後間接令世人以為中國是好的,是有特色的,是強大的,要你認同它,那就變了你是有形了,人們就可以一起罵,是啊,泰國都不好,你又不好,你中共又不好,個個都不好,那你就很傷心了。

中共網軍就奇怪,為什麼你泰國人不傷心,因為他們尚算有言論基本自由,可以攻擊自己的政府,人家當然就不覺得不傷心,人家都沒有你那種無謂的民族自尊,是你要捍衛中國是好的,中國是強大的,民族是威風的,所以有形和無形碰在一起時,你就輸了,上善若水,人家沒有什麼事,你打我,很舒服,你其實打不到他,因為他沒有東西要捍衛。

記者:錯判民情,他不知道泰國人是怎麼想的,他們其實很想你罵泰王,因為泰王在疫情下帶著妃嬪出去避疫,他們都很不滿,變成中共網軍幫了忙

答:是的,所以一切東西都不及無形厲害,只要將視線永遠勾回去中共網軍自己民族的本身,他們就痛了,他們就介意被人羞辱,因為他們是一個單一不開放,受到思想教育一定要捍衛這些東西,覺得這些很重要,但對於21世紀對於未來民族主義是過時的,已不重要了,大家已經開始視自己為世界公民,而現在中國竟然在21世紀還灌輸落後的民族主義觀念,所以為什麼那些有智慧的人會讓這幫人出醜。

記者:上一次香港電台記者問了一個台灣問題,使邱騰華出來反駁,但在網絡上打不成這場戰爭,原因是什麼?

答:原因是那件事不明顯,因為港台節目主持是很中性的問台灣(防疫方面)做成怎樣,要抓她的錯處或上綱上線都很難,所以最後既然有官員出來說話,網軍的角色就會淡化了,如果民間沒那麼多人介入的話,它(中共)就用力去推波助瀾,尤其是現在一個新的它很重視的事件出現了,就是非洲歧視事件被炒起,所以它與港台的情況是不一樣的。

香港網軍偽裝抗爭者 防分化對抗輿論戰

記者:你覺得它們(中共)對香港的輿論是怎麼操控的?

答:中共一直都在操控著香港的輿論,在反修例風波之後,中共的策略,它知道對於愛國的言論,香港人已經免疫了,香港人知道怎麼回應,能抓到你(中共網軍)背後的網上戶口是真是假,是否有心對話或留言,所以那些中共網軍現在的角色變化成很模糊,比如背後多了中聯辦教它們一些策略,香港網軍就會假裝成一些本地很激憤的憤青,假裝成不是真的網軍,然後就上綱上線,什麼都說成是為民主好或為抗爭好,因為是假裝的,所以它會說抗爭,但其實它會不斷要求隱形或非理性的,超出了我們所謂和勇不分的大板塊模式,突然冒出一些零星的小圈子,講一些就算去到最高層次對抗都不會做的事,因為對方假裝,使這場運動有多荒謬就多荒謬,就是想讓一些人認同,而使你很難去批評它,因為它不是擺出一個中共五毛的樣子,而是抗爭者的身分,然後挑剔你們哪做的不好,說你們當中不夠純淨,沒我們純淨,我們這幫人才是對的,你不同意我,我就罵你,罵到你們怕,罵到你們大部分主流香港人同意我為止,它就可以透過這些分化的手段來達到目的。大家要留意這些,同時要有共識才可以對抗這種輿論戰,因為它們在轉化著。

記者:它們對香港用了分化的策略?

答:是的,永遠都是這樣的,中共的對抗就是分化敵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中共永遠用這樣的戰略來增強自己的板塊。我的朋友邀請我分享未來社區選舉策略,我都會說如果對方知道分化你是這麼重要的,知道壯大自己板塊這樣重要,那你就一定要有方法去壯大自己的板塊,或是分化對方,所以你不可能將自己的圈子越縮越小,平日不去認同某些思潮,小小的差異也不行,其實他們根本不是敵人,你如果不能夠兼容,最後你會變成碎片、變成弱勢,對方就可以反咬你。既然在反修例風暴的時候大家形成這麼相對大的板塊,反過來現在藍絲那邊已經是弱勢,他們都對於政府的失誤感灰心和不滿,你就更加要保持包容思潮,不可以讓對方壯大它的板塊。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