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病毒假新聞vs媒體的力量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nald J. Rychlak撰文/周美玉編譯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2日訊】全球已經有大量筆墨花在指責傳播中共肺炎病毒的始作俑者。 儘管現在大多數人都知道,中共病毒起源於中國武漢,但關於它是來自生物實驗室還是「海鮮市場」仍存在爭議。

關於病毒的起源,早期的困惑大多可追溯自(中國的)政府報告。該報告旨在最大程度地降低病毒明顯的影響並否認對此病毒應付的責任。 正如《洛杉磯時報》引述的那樣,歐盟委員會發言人彼得·斯塔諾(Peter Stano)稱這些早期不準確的報導是「錯誤信息和虛假信息的信息傳染病」。

那些影響深遠的關於該病毒的「假新聞」大部分來自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等政府控制的媒體。 這些國家不為新聞自由提供任何保護,而不保障新聞自由的結果,新聞媒體就淪為政府的宣傳工具,真實可信的新聞就消失了。

現在,全世界親眼目睹了沒有獨立新聞報導所衍生的後果。

最重大和最具破壞性的錯誤信息來自中國共產黨政權。從中共病毒在武漢剛剛出現就開始流傳了。 中共政權資助的Twitter帳戶很快就鼓吹陰謀論,同時當局從社交媒體上刪除那些使用包含諸如「未知的武漢肺炎」或「新武漢流感」之類敏感用語的帖子。

任何人擅自撰寫未經批准的內情或報導都將以「散布謠言」和煽動「社會動盪」的罪名而受到懲罰。

如許多讀者熟悉的中國的「吹哨人」眼科醫生李文亮,就是因為發出關於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早期警告受而到中共政權的壓制。 這位34歲的醫生在1月初試圖警告他人有關病毒的消息時,因「散布謠言」受到當地政府的懲罰。 他於2月份死於與病毒感染有關的併發症。

到那時,疫情已經奪去了數百人的生命。

初期,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 就是將病毒稱為「武漢病毒」或「中國病毒」的人之一,並且在1月下旬開始嚴格限制從中國來的旅客。

美國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稱:「唐納德·川普應該放棄歇斯底里的仇外心理,運用科學而不是根據民眾的恐慌心理進行決策。」中國官員立即介入,支持這種批評。 官方控制的媒體甚至暗示該病毒是由美國軍方運動員帶到武漢的,或是起源於意大利。

3月中旬,中共認為光控制國內媒體還不夠。 它開始驅逐在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外國記者,更進一步地剝奪了中國人民和世界其它地區民眾了解病毒相關的真實信息以及病毒對中國造成的影響。 從那時起,(全球)對疫情的判斷就基於高度可疑的授權信息以及偶爾通過審查的消息片段。

俄羅斯還被指控(針對疫情)進行虛假宣傳,根據歐盟的歐洲對外行動服務機構(EEAS)的調查,俄羅斯宣傳使用了「自相矛盾,製造混亂和惡意的報告」,這使得西方政府很難有效及時地傳達政府對危機的反應, 這引起了(西方國家民眾的)恐慌和猜疑。

根據路透社報導,歐洲對外行動服務機構寫道:「克里姆林宮使用虛假信息的首要目的是加劇西方國家的公共衛生危機……與克里姆林宮試圖顛覆歐洲社會的一貫策略一致。」

俄羅斯新聞通訊社Sputnik 宣稱是拉脫維亞的生物學家和藥劑師發明了這種病毒。親近克里姆林宮的人士則提出它是由英國軍方研製的觀點。

俄羅斯立法委員授權克里姆林宮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規定對散布有關中共病毒假新聞的人處以長期監禁。 換句話說,就像在中國一樣,發布任何未經政府批准的報導和統計數據的人都可能被判入獄。 根據《國家評論》報導,已經有人僅因在社交媒體上討論有關中共病毒的謠言而受罰。

在起訴其公民並誤導世界的同時,俄羅斯還通過向意大利提供人道援助來樹立形象,但正如EU vs Disinf(歐盟成立的專門調查俄羅斯散布假新聞的工作小組)所解釋的那樣,俄羅斯在此過程中提出了許多虛假聲明。

俄羅斯媒體表示,意大利對俄羅斯比歐盟對俄羅斯更友善,而波蘭則在干涉援助的提供。 根據媒體La Stamp and .Coda,俄羅斯還在意大利開展了一項影響力行動,「這在正常情況下是無法想像的」。

俄羅斯確實表演得很好,在俄羅斯電視上經常播放的一段視頻中(但現在似乎已經不能在互聯網上播放)顯示,一名意大利男子放下了一面歐盟旗幟,然後舉起了一面俄羅斯旗幟,旗幟上寫著:「謝謝普京。 謝謝俄羅斯。」

飽受中共病毒打擊的伊朗指責美國和以色列製造病毒。 伊朗革命衛隊頭目聲稱,美國正在對伊朗進行生物攻擊。 (伊朗還譴責俄羅斯,不是製造危機,而是在該國需要援助時未能提供幫助。)

(其事實是)在事情變得不可收拾之前,伊朗領導人為了鞏固其政權的合法性,還鼓勵民眾舉行大規模的公眾集會,完全置公共健康安全於不顧。 後來,隨著這些災難性決定的結果開始顯現,該政權拒絕了美國和其它國家提供的人道援助。 顯然,在伊朗政府看來,寧願讓人民遭受痛苦和死亡,也不願意承認早先的失誤。

隨著中共病毒在伊朗蔓延,伊朗領導人壓制了有關病毒的信息。 國家當局囚禁了數十名伊朗人僅僅因為他們說出了疫情爆發的真相。 3月下旬,伊朗以病毒傳播為由,禁止印刷所有報紙。

不幸的是,伊朗民眾對政府和新聞界失去了太多信心,以致於民間開始流傳有關飲用工業酒精可以預防病毒的謠言。 現在這謠言已成為危機,導致數百人死亡,甚至引發更多的疾病。

許多人,包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都指責中國、俄羅斯和伊朗故意傳播虛假信息。 但是從技術上講,虛假信息是由議程驅動的假新聞植入可信的媒體中而推展開來的。這些(虛假)故事出現在國家控制的媒體中卻不符合標準。

正如(美國)國務院指出的,「(美國)媒體應該對中俄傳播誤導公眾的宣傳有更深入的了解而不是去相信它。」

來自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的新聞媒體是政府的宣傳工具,難以令人信服其報導的正確性。 他們散布宣傳、錯誤信息和假新聞,以支持其政府自身的利益。 西方媒體應該知道不能依據他們闡述的信息(進行報導)。

大紀元(Epoch Times)是由一群華裔美國人於2000年創立的, 以應對中國的審查制度和國際社會缺乏對北京政權鎮壓宗教和精神信仰的了解。 大紀元決定將新冠病毒(COVID-19)稱為中共病毒是因為中共對疫情的掩蓋和管理不當導致該病毒在中國傳播,還殃及全球。

這不是種族主義或仇外心理; 只是一個盡責的新聞業者應該做的事,準確地歸咎於應付的責任方。

原文 Disinformation, COVID-19, and the Power of the Pres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作者簡介:

隆納·J·里希萊克(Ronald J. Rychlak)是密西西比大學法律和政府部門的Jamie L. Whitten主席。 他是多本著作的作者,其中包括《希特勒,戰爭與教宗》(Hitler, the War, and the Pope),《虛假信息》(Disinformation)(與伊恩·米海·佩斯帕合著),和《對中東基督徒的迫害與種族滅絕》(The Persecution and Genocide of Christians in the Middle East)(和簡·阿道夫合編)。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