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逾百成員染疫 沙特王室為何遭重創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7日訊】中東國家沙特,在席捲全球的中共病毒疫情中,也遭受重創。截止4月上旬,沙特就有一百多名王室成員確診。下面一起來了解,沙特在近年來,與中共的關係。

截至4月22號,沙特境內中共肺炎確診病例12772例、死亡114例。

《紐約時報》4月8號引述沙特醫護消息披露,有多達150名的沙特王室成員感染中共病毒。沙特國王薩勒曼的侄子、利雅得省省長,費薩爾.本.本達爾親王(Prince Faisal bin Bandar bin Abdulaziz Al Saud)因感染正接受重症監護。

2月2號,沙特外交大臣費薩爾親王表示,在防控疫情方面沙特和中共站在一起。

沙特國王薩勒曼6號表示,堅定支持中共抗疫。

3月27號,薩勒曼再次高度讚賞中共成功控制疫情,並稱沙中是「患難」之交。

而中共由於隱瞞疫情造成嚴重後果,目前正陷入全球的追責制裁聲浪。

《大紀元時報》的特稿指出,此次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分析認為,沙特王室的有關言論,實為中共站台。這或許也是沙特在此次中共病毒疫情中招禍的重要原因之一。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表示,中東國家沙特跟伊朗,和中共是全方位的合作關係。中共疫情爆發後,這兩個國家遭受的損失也是巨大的。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它們關係非常密切,這兩個國家也從中共這得到巨大的好處。在中共的人權迫害方面它們從來是不發聲的,而且當中共在鎮壓人權當中,它們也是為中共站台。」

除了贊賞中共不干涉沙特對待本國異議人士的做法,沙特王室也對中共迫害人權視而不見。

沙特王儲穆罕默德去年公開表示,中共有權為維護所謂的國家安全,採取反恐和去極端化舉措。外界認為,這番表述容易讓人聯想他在維護中共建立新疆「再教育營」的舉動。

邢天行:「去年的時候,有一個新疆在海外的醫生揭露,像阿拉伯人,尤其像沙特、伊朗,對於中共的器官移植是非常需要的。在韓國拍攝的有一部關於活摘器官的紀錄片,叫《殺了才能活》也提到過,中東,沙特這樣的國家,他們就是在使館去交易。所以他們對於中共人權迫害是不支聲的。這種罪惡加在一起,就會導致它,應了那句話,善惡必報。現在就是時辰到了的時候。」

由於人權記錄、伊朗核計劃、也門戰爭等因素,沙特和西方盟友關係不斷降溫,更加主動的投向中共。2016年沙特和中共宣布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中共還是沙特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沙特則是全球第一大石油出口國。雙方各得其利。

沙特國王薩勒曼2017年3月訪華,與中共簽下650億美元大單。

去年11月,沙中舉行聯合海軍演習。

雖然沙特並未簽署「一帶一路」協議,但沙特表示,該國的2030經濟改革計劃要與中共「一帶一路」掛鉤。它成為中共在中東推行「一帶一路」的關鍵性支點國家。

中國能建西北電建公司,去年中標沙特道路監控施工項目。

同年2月,沙中簽署第二輪的產能與投資合作重點項目諒解備忘錄。

同期,沙特石油公司沙特阿美亞太最大科研投資落戶中國石油。沙特阿美還和中企計劃籌建多家合資企業。

去年4月,中國港灣中標並簽約沙特布蓋格東部路橋項目。

就連在巴基斯坦的投資,沙特也是以「一帶一路」為藍本,把中共開發的瓜達爾港作為重點。沙特大型投資項目落戶該港。

此外,沙特還和有中共軍方背景的華為合作。沙特電信(STC)去年與華為簽署5G Aspiration項目合同。

沙特三大電信運營商之一的Zain,利用華為5G網絡在沙特全國範圍推出5G服務和解決方案。

沙特衛生部也與華為簽署智能醫療合作。

此次感染中共病毒的費薩爾親王,是沙特首都利雅得省的省長。而利雅得據信是華為在中東最大的據點。

另外,中共在海外進行文化層面的滲透、蒐集情報等,孔子學院是重要一環。2019年,沙特加入了8個首次設立中共孔子學院的國家行列。

邢天行表示,瘟疫發生之前,沙特就一再替中共宣傳。如今瘟疫發生,可以說是上天的一種懲罰,值得引起反思。這也證明,跟中共走得越近,危險越大,反過來,這也是中共自我毀滅的危機。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
/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