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平:《中共病毒》

<一>從血洗台灣、留島不留人、到中共p4實驗室病毒泄漏

中共毛時代的解放軍司令員陳毅喊出:"血洗台灣"……

二零一九年習近平出席〈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週年紀念講話。蔡英文總統強硬回應習近平"兩制"台灣方案……

武統台灣己是中共由來已久!

解放軍中將王洪光宣稱:"六種戰法,三天拿下台灣!"

之後,又有"二十四小時內拿下台灣!"、

更有"留島不留人!"……

二零一九年九月中共在武漢天河機場的病毒模擬演練;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一張武漢市健委的內部通知在網絡上流傳,稱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聲稱初步確定"新型冠狀病毒"為此次疫情病原……

武漢疫情大爆發、宣布武漢"封城"後,越來越多的訊息顯示,證明中共在武漢進行一項病毒實驗……

於是,武漢P4實驗室負責任人之一石麗珍站出來甩鍋,先說是華南野生動物市場,繼之又說雲南山洞蝙蝠……

中國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中將進駐武漢p4實驗室,這是中共派陳薇給武漢p4實驗室送來"定心丸",表示武漢p4實驗室有黨國……

<二>中共為何物?

一九二零年馬林被派到中國迠立第三國際支部,命名為中國共產黨(簡稱中共或共匪)。中共是馬列共產孵化的紅色邪惡怪胎,當時稱自己的祖國是蘇維埃(蘇聯),拋棄了有五千年文明的優秀傳統文化道德,變成馬列共產邪教包裝的匪劫團伙。

中共最早的根據地是湖南與江西交界的井岡山,此山風景佳麗,易守難攻。中共之前,此山是綠林軍頭目袁文才和王佐的所在地。中共殺了袁文才和王佐之後,井岡山成了中共最早的紅色共產"革命"根據地。

從此在中華民族這塊古老的土地上留下禍根,給中國人不斷帶來災難,尤其是占中國人口百分之八十的農民失去了安逸、和諧的田園生活。

中共在中國大陸建政後,農民的土地都被沒收了變成農奴,而且他們的戶口被捆綁在農村裡,屬於中國二等公民。

中共經濟改革後農民進城打工找生活,卻被扣上一個"農民工"的頭銜,不能享受城市居民的待遇,被歧視為低端人口。農民進城打工還要花錢買暫住證(不是房租費)、他們沒有穩定的工作、工資低、不享受勞保待遇、十幾個人合租偏避區簡陋小屋或工棚蟻居。這群農民工的生存條件,比起當年老舍筆下北京籠須溝窮人要苦十倍。可在獨裁政權下誰也不敢報道社會上的黑暗腐敗面,輕者被吊銷執照、重者被失蹤或蹲牢房。中共在群眾中心裡是個殺人惡魔,今日的中國大陸已經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三>讓真實的歷史說話

一九二七年三月毛澤東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問世後,引起了廣泛的關注,人們特別反感共匪掀動的小股懶漢等社會渣子造反一一搶劫鄉間土豪家的行徑,群眾怒罵是痞子運動。毛澤東卻稱:"我這次考察湖南農運動得到最重要的成果,即流氓地痞向來為社會最被唾棄之輩,實為農村革命最勇敢、最徹底、最堅決者。"(毛澤東原話)。

我們湘南許多鄉間老人稱毛澤東是紅毛子、流氓頭子;指共產黨是匪賊、紅禍災星、紅色魔鬼。

中國農民是最早,也是最大受群體!中囯人已被中共魔鬼禍害了幾十年,如今中共魔鬼已禍及全球!下面是我記錄中共魔鬼近百年來,在中國大陸造成萬劫不復的災難。

(l)民國十七年(一九二八年)的打土豪分田地,讓湘南百姓談虎變色。

一九二八年元月,朱德與陳毅在湘南武裝暴動,占據了耒陽、永興、郴州、宜章等六個縣。中共將農村裡的地痞流氓、小偷小摸、懶漢旡賴等社會渣子組織農民協會(簡稱農會),掛出打土豪分田地的牌子,湘南特委對農會的指令是:

殺、殺、殺,殺盡土豪反革命!

燒、燒、燒,燒盡他們的巢穴!

干、干、干,干(原文我已記不清楚,其意是說睡土豪的小妾與小姐)!

儘管這次在我家鄉只停留了四個月,但影響極壞。農會裡的流氓地痞等社會渣子,尤其是梭標隊殺人放火心狠心手毒干盡壞事。整個安寧的農村被折騰天翻地覆、社會被攪亂得惶恐不安,中共魔鬼竄逃回井岡山後,農村裡仍是一片淒涼!

在打土豪分田地的活動中,我們這棟祖宅三次被判處了"死刑"。我們的這棟老祖宅,是我們的曾祖父兄弟倆滿清末年為自己的子孫迠造的。

民國十七年(公元一九二八年)祖宅裡住著自己血脈子孫七戶。芳字輩老四李芳輔被農會劃為土豪家庭;名字輩長兄李名孝也被農會劃為土豪家庭,這兩戶都上了農會殺頭的名單。祖宅裡其餘五戶雖都是貧下中農,但沒有人加入農會。

第一次把我們祖宅判處"死刑",是農會殺土豪後的階段一一即是要實施點火燒盡土豪巢穴。農會要執行點火燒祖宅裡兩個土豪家的房子,我們祖宅是整體結構,一但點火整個祖宅都會被燒毀,這等於對整個祖宅判處了死刑。(有附圖)

情急之下,五戶貧困家庭寫了一封懇求信,並打上五個貧農家成員的手模,讓我爸將信連夜送到黃克誠的兄弟家(白水黃家村距我們下廊水村只有三十華裡,當時黃克誠是永興縣蘇維埃政府的領導幹部),在黃克誠的過問下,我們祖宅撞過了第一次劫難

第二次是中共為了保護蘇維埃政權安穩,竟要燒毀民房。

一九二八年四月,湘南蘇維埃特委下達命令,要將從耒陽到坪石公路兩旁十五華裡內的房子全部燒毀,使國軍打來時沒有房子住,可以阻止國軍的進攻(這是黃克誠〈回憶錄〉中的原文)。我們下廊水李家村正在公旁,看來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我們永興縣馬田圩正在公路上,而且附近全是大村子人口相當密集。原本當地農民對打土豪分田地的做法就非常反感,得知要燒毀公路十五里內民房消息後,實在是忍旡可忍了。勇敢的馬田農民首先扯起白旗反水了。在震天動地的口號聲感召下,沿公路兩旁的農民組織了反水隊。頃刻附近農民紛紛響應,像乾柴被火星點燃了似的,暴發熊熊的烈火。荒唐的燒房命令在永興地段未能執行下去,使我們老祖宅逃過了第二次劫難。但耒陽與郴州兩個縣燒房子的行動早,使公路兩旁千千萬萬的農民變成了旡家可歸的流浪者。

第三次是因為超生戶差點毀了祖宅。七十年代強制實行一對夫妻一個孩,對於超生夫妻除了罰款、抄家、還有更荒唐的拆毀房子的懲罰。大隊對超生戶李蘭山家,下達了拆房子的懲罰決定。李蘭山家的房子拆毀時,整棟樓房都有被震動倒塌的危險,這簡直是太恐怖了!住在祖宅裡的人,不論是祖宅自己的血脈子孫,或是享受中共"恩賜"的外來戶都很恐懼,可是又都不敢碰撞計劃生育的政策。

後來,是自家子孫李丙光一家挺身站出來了,李丙光之妻劉丙彩出拿定主意,把大隊幹部請到自己家裡來,在酒桌上以理以情懇求幹部收回"呈命",才算讓我們這棟一百多年前的老祖宅,第三次逃過劫難!

啊!老祖宅!您曾三次被荒唐判處"死刑",三次撞險境。您見證了一個披著"國家政治外衣土匪的邪惡,您一定是在等待迎接曙光的到來!

(2).長春餓殍戰,餓死長春城內六十五萬老百姓,中共承認只餓死了十二萬人。

我在撫順冶金公司的一位同事,也是一位不錯的朋友遲秀花,她是當年困長春時的倖存者,她說她們家是糧食商店,所以沒有被餓死。從她對困長春的所見所聞描述中,聽得讓人很震驚!中共的基因非常狠毒,毫無人性!

中共動用了十萬人馬,將長春城團團圍住,時間是從1948年5月到10月,在這近半年的時間裡不允許老百姓出城。國軍可依靠飛機空投糧食生存,而城市居民家中能有多少糧食?當時長春市有七十萬居民,他們完全與外界隔絕了只有挨餓等死,其慘狀可想而知!中共最拿手戲是間碟工作,每個國軍軍中都隱藏著數名間碟,專門做策反思想工作。最後由朱德給城內國軍的60軍軍長曾澤生寫親筆信,曾澤生被策動起義了!曽澤生勸鄭國洞起義,黃浦軍校畢業的鄭國洞寧死不降拔搶自戕,被身邊的士兵(間碟)阻止。

中共對長春城實施餓殍戰略,在長達近半年的時間裡,竟然讓六十五萬百姓被活活餓死,被餓的百姓比日軍南京大屠殺三十萬百姓,還要多三十五萬人。其手段比日軍的南京大屠更殘忍、更恐怖!中共這群地痞流氓,為了奪取長春城,竟然活活讓六十五萬居民餓死,用心何其狠毒!

(3) 五十年代,中共暴力土改殺害地主四百萬、還沒收全部農民的耕地

台灣<中華民國>政府為完成孫中山耕者有其田遺願,實施和平土改後經濟騰飛,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

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暴力土改 ,殺害地主(富裕農民)四百萬以上,所有的地主裔被戴上"黑五類"帽子,過著非人的日子長達三十年。一九七九中共宣布摘掉黑帽子時,倖存的"黑五類"裔己寥寥旡幾。一九五八年所謂的人民公社化,中共沒收了所有農民的土地,大陸的農民變成了沒有土地的農奴,致今中國大陸的農民仍是屬於中國的二等公民一一他們的戶口被捆綁在農村裡,子孫後永遠是農村戶口,而且沒有屬於自己的土地。

(4).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運動,是為了消滅有獨立思考的知識精英。

中共當年高舉旡產階級"革命旗幟",用為窮人打天下的口號欺編工農群眾為他們打天下,大批有自由民主意識的知識人士都投奔中共。中共建政後對有獨立思考的文人下殺手了,因為自由民主是中共獨裁政權的威脅!

中國大概有五百多萬知識分子,當時中共說劃了五十五萬多右派分子,但據維基解密有三百一十七萬八千多人,被劃成各種類型的右派分子。年齡最大的是上海前清的冒廣生,當年八十五歲;年齡最小的是四川達縣的張克錦年僅十二歲。右派分子基本上是各條戰線上的精英,中共連國家棟梁級別的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以及從國外回來的尖端科學人才,如哥倫比亞大學博士畢業水利專家傅作恭、哈佛醫學博士畢業董堅毅……都未能逃過這一劫難。對這個右派群體雖沒有被直接殺頭,但其遭遇也是很悲慘的。例如酒泉夾邊溝右派勞教農場,一九八五年初這裡有三千一百名右派分子,他們這群往日文質彬彬的學者文人,每天要勞動十二個小時以上,若沒完成分配的話還要扣飯。既累又餓,有時只能在地上爬行回宿舎。到一九六零年十一月中旬轉移時,只有三百餘人了,像傅作恭、董堅毅這樣的高科技人才,也葬送在夾邊溝勞教農場了。

(5).毛皇帝為了造原子彈稱霸世界,餓斃四千五百萬老百姓(學術界評估)。

一九五八年中共的所謂三大法寶即社會主義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而"大躍進"的實質就是狂妄症,中共是典型的狂妄症候群,妄想以武力征服世界各國,稱霸世界,成為全球最高獨裁者。

中共推動"大躍進"運動,號召人人要有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革命"精神!為了實現鋼鐵方面超英趕美目標,大力開展全民煉鋼活動,農村公社建"鋼鐵廠",農民動手建造"土高爐",提出大發鋼鐵"衛星"的口號。

這年春耕尚未結束,中共命令在農村公社建"鋼鐵廠",全國各一池掀起全民大煉鋼鐵的狂潮,農村裡主要勞動力被抽調去建"土高爐"。

當年我是湖南永興縣的中學教師,春耕時經常領著學生幫助附近生產隊幹農活。春耕結束後,生產隊只有老幼病殘看家,全部男女都去"土高爐"參加大煉鋼鐵運動。到十月份學校全部放假替生產隊收割。我帶領一個班的學生下到棗子公社,替雞沖和柴沖兩個生產隊秋收。我們到生產隊時由於收割季節已過,學生的勞動力也弱,許多水稻稿枯倒入水中很難顆粒歸倉、紅薯受凍也不能收藏,油茶菓也掉落在深深的雜草叢中……農村的老人們仰天長嘆:"我們來年吃什麼?"

之後,我又被校長尹聲偉安排去馬田公社"鋼鐵廠",我們學校裡負責一個"土高爐"的煉鋼鐵任務,陳老師領著一個班學生煉了一個月,"土高爐"未煉出真正鐵錠,卻把陳老師累倒了。

我奉命到馬田公社"鋼鐵廠",站在我們學校的"土高爐"前面,看到坐在高爐旁邊木板上的陳老師真嚇了一跳!他是個三十來歲的青年教師,才一個月怎麼會折騰這個模樣了?不但整個人痩了一圍,連眼睛都深陷了,真像大病一場之後。學生說他已經一個月未去宿舍睡覺,實在睏極了也只在這木板上閉閉眼……

陳老師從他那個印有"為人民服務"的背包裡,取出永興縣委翻印的"煉鋼鐵小手冊"交給我,很難過的說:"其實我們每一個步驟都是按這本書裡認真操作的,可是我們的土高爐就是發不出衛星,我給學校丟臉了……"我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他是個老實人,思想壓力很大,我只是盡力安慰他。

這個所謂"土高爐"的外殻是用紅磚砌的煙囪模樣,底座約三米多直徑,約三米高,裡面貼了一層耐火磚,下面留有小孔連接地面凹槽,這就是"土高爐"主體。在主體兩旁還有個附件,一側即上料台,所有用料從上料台填入"土高爐",最底層是木炭、旡煙煤、鐵礦石、小青碎石蓋頂;另一側是個人力風箱連接著主體,點燃火後由兩人拚命拉動風箱。按規定時間拉開下方小孔,讓液體流入地面凹槽,這便是整個的煉鋼鐵過程。不過待液體冷卻取出後,卻是廢品。約取出是真正的鐵錠,便抬去報喜,稱為是發了鋼鐵"衛星",每次評比便以發鋼鐵"衛星"多少評定名次。

當時的鋼鐵廠是一個生產隊負責一個"土高爐",為了能抬出真正的鐵錠發鋼鐵"衛星",基層農民幹部便強行將群眾家裡鐵炊具、農具、武器,凡是鐵製品,統統填入"土高爐"熔化冷覺後抬去報喜發"衛星"了!我所在馬田公社"鋼鐵廠",以馬田鎮的"土高爐"發的"鋼鐵"衛星"最多,因為馬田鎮有個生鐵鍋鑄造廠,只有他們才具備發鋼鐵"衛星"的條件。這就當年中國的"土高爐"發的鋼鐵"衛星"的祕密,其實也是公開的祕密。幹部為迎合上面的口味,做這樣荒唐而敗家的事情,老百姓恨得咬牙也不敢反對。

一九五八年末中共下命令農村公社"土高爐"滅火,要求農民又拆除幾個月前建成的"鋼鐵廠",各自回生產隊。

一九五九年全國各地發生糧食饑荒,中國大陸的農民真可憐!一九五八年為超英趕美"發鋼鐵"衛星"折騰了半年多,回到生產隊又要開始餓肚子了!

儘管一九五九農村裡己開始糧食饑荒,中共政治設計院仍堅持出口糧食換外匯,向國外購買製造原子彈的器材。中共毛皇帝說:"原子仗還沒有經驗,不知要死多少人,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

為了用糧食換外匯,購買製造原子彈材料,強制向農村生產隊徵購糧食,生產隊的幹部為了執行上面命令,把農民的救命糧都上交給政府。全國各地的饑荒都非常嚴重,一些農民夜裡偷偷將未成熟的莊稼也偷回家填肚子,導致連續三年的大饑荒。

一九六零年中共的原子彈試驗成功了!但從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中國大陸餓斃四千五百萬老百姓,農村餓殍遍野。一些地方還出現"人相食"。

(6)."文革"殺人狂潮永遠統計不了,還有毛骨悚然的人肉"筵席。

葉劍英元帥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共工作會議閉幕式說:"中央經過兩年多全面調查,文革死了兩千多萬人,受迫害超過一億人……"

一九八零年鄧小平回答意大利記者法拉奇說:"永遠也統計不了,因為死的原因各種各樣,中國那麼大,總之人死了很多……"

"文革"期間我還住在撫順市,一九六六年末至一九六七年武裝鬥爭最嚴重,全國各大城市的情況大致差不多,有時竟有解放軍穿便裝參加武鬥隊伍。雙方都是使用除飛機以外的現代化武器,武鬥沒有固定戰場和時間,老百姓更可悲!例如撫聯派與造反派爭奪滴台火藥庫一戰,一顆手榴誤落農家小平房屋頂。這家八口人坐在火炕上吃餃子,結果只倖存一人。在武鬥最嚴重時,學校停課、政府以及廠礦關門,商店只在下午營業兩小時。一些居民去農村避戰禍,在城裡居民害怕子彈不長眼睛竟用棉被卦在窗口上……

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人肉"筵席"真讓人毛骨悚然! 宋永毅說,廣西"文革"期間人吃人的事件發生於一九六七年到一九六八年期間。在他主編的〈廣西文革機密案〉中,廣西有名有姓的非正死亡者十五萬人、旡名旡姓的三萬人、失蹤三萬多人。其中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被殺害,被迫害致死的。宋永毅說,在這些非正常死亡者中有一批人是被"革命群眾"吃掉的。廣西民間學者有一個縣統計四百二十人被吃掉。吃人的事件遍布二十七個縣,也有人披露廣西有三十一縣發生吃人的事情。

宋永毅舉例武裝部長指揮殺人的腥血事件:一九六六年十月中旬,廣西上思縣一個公社的武裝部長叫王昭騰公開殺人。他指揮武裝民兵把五個階級敵人開腹取肝煮熟了一起吃。第二天他又殺了四個人,剖腹取肝,然後把這些人的肝分別送到生產隊去,讓大家每人嘗口,說以示共同的群眾專政。他們是政權,是國家機器的代表,他們吃人,就是政權吃人。群眾稱是是人肉"筵席"。

 (7).〈六四大屠城〉一一中共用機槍掃射手無寸鐵靜坐大學生和北京市民。

我們與丈夫在家裡,從電視屏幕上出現北京大學生靜坐、絕食,以及北京市民自發援助的畫面,讓我們驚呆了!因為我們的女兒和兒子都是在校的大學生,中共是殺人的魔鬼,這些孩子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我們夫妻再也坐不住了,因為丈夫在上班又不敢去請假,讓我獨前往學校把自家的一對兒女拉回家來。我立刻起程,從湘潭大學靜坐學生的隊伍中找到兒子。說服他隨同我去北京清華大學,找他的姐姐。

當時北京的氣氛很緊張,中共己開始調軍隊進城戒嚴,群眾自發的維護靜坐的學生。我們走出火車站後,一輛黃包車送我與兒子到清華大學靜坐區,而且堅決不肯收車費,還說了不少感人的話……

女兒把我安排住在她們清華大學女生宿舍裡,而她與弟弟仍到天安門學生區靜坐。六月三日下午他們姐弟倆回學校看我時,發現我感冒發高燒暫時留下陪護。

就在三日夜間,聽到槍聲。吃藥後我的病情有所緩解,便與孩子一同離開宿舍下樓了。校園裡聚集眾多的人群,有學校職工、家屬,也有從外面回來的學生。從而得知當局下命令,對學生實行武力清場。軍隊出動坦克和裝甲車沖向天安門廣場,沿途遭受民眾自發的阻欄,而荷槍實彈的軍隊對手旡寸鐵的群眾和學生開槍掃射。北京城徹夜槍聲不斷血流遍地,天安門廣場血流成河,這就是震驚世界的〈六四大屠城〉!

六月四日凌晨,槍聲停止後,清華大學校園響起悲涼的哀樂聲、到處卦著祭奠的輓聯;整個北京城都是一片淒涼,很多的店鋪都沒開門……

六月五日說服孩子暫回湖南家中休息,避開眼下的風頭。沒有想到南下的火車暫停,我只好領著兩個孩子從赤峰繞道去撫順市,因為我們夫妻曾在撫順工作很長的時間,先到過去的老朋友家裡暫時避難。

到撫順市的第二天,竟然電視屏幕上顯示學生與"暴民"的畫面一一學生與"暴民"殘酷殺害解放軍……

黑白顛倒、欺騙、造謠生事是中共的拿手戲,但我絕沒想到中共竟會編導如此荒謬絕倫的故事欺騙觀眾,真是卑鄙旡恥到了極點!也看出中共這伙流氓愚笨到了極點!你們用電視屏幕能暫時欺騙國人的眼球。但又怎能封住親歷者,和當晚在北京眾多人的嘴呢?

中共這惡魔是世界上最卑鄙旡恥的,它被清算的時間已經日漸近了!

  ( 8).活摘器管,天理不容!

我來美國,第一次在華人報紙上看到刊登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文章時,心裡不太相信,認為中共再壞也不至於壞到這種程度,這必竟是件太邪惡、太殘忍的事情,遠遠超出做人的底線。

隨著中共權斗激烈許多高層醜惡的事件爆光,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國家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等高官的倒台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管販賣利益鏈,被媒體連續披露。這時我才確信中共是古今中外聞所未聞的最殘暴黑社會組織,已經完全喪失了人性,它們是這地球上最凶殘的惡狼。

二零一五年,前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對鳳凰衛視說:"周永康是大老虎,是中共中央紀委書記、政治局常委,周落馬才打破器管移植的利益鏈……"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州民主化論壇理事長費良勇先生表示道:黃潔夫的話證實中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買賣器官罪行的存在,這是最高層的機密,完全喪失人性。一個政權這樣做的話,是不應該存在的,比起當年納粹屠殺六百萬猶太人還要令人髮指。

加拿大著名的國際人權律師大衛·葵塔斯對中共活摘器官進行八年研究,並和大衛·喬高共同出版〈血腥的活摘器官〉書。他們呼籲囯際上都要抵制利用"孔子學院"進行意識形態滲透和人權侵犯;要加強醫師的職業道德。活摘器官是毀滅性的國際人權問題,需要共同採取用行動來制止這種罪惡事件。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以"呼聲表決"(Voice Vote)的方式一致通過三四三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和良心犯的罪行,一些獨立研究機構進行追查,歐美一些主要煤體進行聽證會。活摘人體器官牟利是人類地球上聞所未聞的暴政,令世人震驚!它證明中共到了窮凶極凶的頂端!

關於《活摘十年調查》,一個中國軍醫汪志遠和追查國際團隊經個十年調查出活摘器官的真相有完整錄音。〈活摘〉影片獲皮博迪大獎。

 9)只有解體中共,人類才有安寧!

早在一九五八年中共發動"大躍進"開展全民煉鋼鐵,妄想用土高爐發鋼鐵"衛星",在鋼鐵方面超英趕美,製造(複製)原子彈實現稱霸世界之夢!

中共荒唐的土法煉鋼鐵,不但把農村搞得烏煙瘴氣,使國民經濟受到重創,人為的造成了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的三年大饑荒,餓斃四千五百萬中國大陸百姓,是人類歷史上空前最慘烈的災難,是南京大屠殺三十萬的一百多倍;是希特勒屠殺六百萬猶太人的七倍多。如此慘絕人寰的災難竟然謊稱是三年自然災害,並寫進歷史教材裡,欺騙了外國人和自己的炎皇子孫。中共的騙術玩得真"高明",世界上獨一旡二!

一九六二年元月十一日至二月七日,中共在北京召開七千大會。這次會議對"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的教訓進行總結,承認盲目推行一九五八年的"三面紅旗"。對於全國性的大饑荒,且餓死那麼多人的事只是輕描淡寫一帶而過,視百姓的生命如草芥。七千人大會閉幕時,毛澤東同意退居二線,由劉少奇、鄧小平主持日常工作。

中共黨魁毛澤東是權力狂妄者,不甘心退居二線:

一九六六年毛澤東親自發動"文化大革命",在這場黨內權力鬥爭中毛整死了政敵劉少奇等元老們,可他自己也一病嗚呼,鄧小平卻命硬倖存下來了!

七十年代末,中共宣布"改革開放",僅僅是在經濟上的改革。鄧小平仍是毛澤東五十年代時的老套路一一把超英趕美式的"大躍進"變成GDP式的"大躍進"。中共又是不顧一切、不顧後果的向自然資源強取豪奪。地大物博的中華大地,成為中共推動經濟發展的"靈丹妙藥"!

世界各國都是實施可持續性發展一一即在發展經濟的同時採取對有限的生存資源合理利用,讓人們有個安全舒適的生活環境,讓子孫後代不致於面臨沒有生存資源的絕境。北美洲、歐洲許多資本主義國家,以及台灣等亞洲一些國家,他們都是堅持著可持續性發展,所以這些國家的環境就沒有遭受到嚴重污染。

中共不計後果只求高速增長,對有限生存資源進行掠奪式開發,使這片土地生忑環境瀕臨崩潰!如今大陸環境己全面惡化,近年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超標污染指數驚人,許多城市被霧霾籠罩著。這種糟糕生態環境對人體健康是極大的損害。中共不想改變中國大陸的生態環境,因為中共的野心是稱霸世界,成為世界的霸主。所以,他們榨取中國的財富,都轉移到世界各國的銀行。

習近平更狂妄,不但要成中國"一尊",還妄想變成世界上一尊!他以大撒幣外交手段實現個人願望!"一帶一路"是習近平的皇帝夢、紅色帝國之夢、軍國主義之夢、稱霸世界之夢!世界領袖之夢!

習近平很想在他任內實現武統台灣,以顯示他個人威風!

解放軍中將王洪光宣稱:六種戰法,三天拿下台灣!

還有人說:二十四小時拿下台灣!

更有人 叫囂:留島不留人!

上個世紀中共為了製造(複製)原子彈爭霸世界,造成人為大饑荒餓死四千五百萬平民百姓。中共之所以放出"留島不留人"如此危言聳聽的話語?有人猜想中共想用原子彈毀滅台灣三千二百萬同胞?我認為儘管中共有惡狼之心,也不敢有惡狼之膽!要是太明目張膽會引發國際公憤,中共會死得更快!

二零二零年元月二十三日,當局宣布武漢封城後,網絡上紛紛都在議論武漢p4實驗室泄漏病毒事件,開始大家稱為冠狀病毒或武漢病毒;後來國內國外眾人稱是中共病毒,因為是中共製造的。有人說是中共製造的生化武器,是研究人員技術操作失誤泄漏了病毒。但從許多方面表明,是中共正在研發該病毒的疫苗和解藥時洩漏了病毒。我認為這也許就是天意,是病毒的外逃!如果再延後若干時間,待中共把疫苗和病毒的解藥祕密研發成功了,全球人類的命運就更慘了!

中共不但是怪胎,更是個變異的壞胎。武漢封城滿月這天,即二零二零二月二十三日,中共在大陸召開了十七萬人電視會議。不由得讓人想起一九六二年元月十一日至二月七日,在北京召開的七千人大會,那次會議背景是在,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的情況下召開的,黨魁毛澤東還是很不成願的作了檢查;這次十七萬人電視會議的背景,是中共的武漢p4實驗室病毒泄漏,疫情迅速擴散全國、蔓延全球造成慘烈災難、甚至人類面臨毀滅性威脅!中共黨魁習近平不但沒有絲毫懺悔與憐憫之心,毫旡羞恥的為自己塗脂抹粉,甚至用歌功誦德的語言把自己裝飾成"救世主"!可見習比毛更瘋狂旡恥,引發有良知人們的憤怒,各國都紛紛要把中共告上法庭,承擔法律責任、要求中共對造成疫情的經濟索賠。

這次疫情在全球擴散的最大責任者是潭得塞,他是助紂為虐的邦凶。如果疫情早期採取嚴格的防疫措施,決不會在世界各國嚴重的爆發,今日台灣對疫情的控制情況就是鐵的證明。譚得賽是助紂為虐的邦凶,應該受到法律制裁。

共慘黨是個"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邪惡怪胎,給我們這個有幾千年文明史的中華民族造成萬劫不復的災難!近百年來這塊土地的人們再也沒有安寧過日子一一民國十七年(1928年)殺人放火的湘南爆動;為了奪取長春城餓死六十五萬居民;暴力土改殺害地主四百萬以上,之後還沒收了全部農民的土地;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運動,把中國的知識精英們幾乎都收拾光了;一九五八年為了超英趕美、造原子彈,餓斃四千五百萬民眾;一九六六年黨魁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的黨內奪權鬥爭死人旡數,更有讓人毛骨悚然的人肉"筵宴";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大屠城〉,中共調軍隊用裝甲車、坦克槍殺手旡寸鐵的大學生和北京市民;活摘人體器官謀利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天理不容;今日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給人類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世人們!中共是個最邪惡、心狠手辣的殺人魔鬼,大家只有團結起來,徹底消滅共產這個殺人惡魔,人類才會有安寧的日子!

中共這個邪惡的怪胎,在我們中華民族這塊神聖的土地上存活了近百年,受災難最深的是農民。我是個農民的女兒,我是個歷經九死一生的倖存者!我把自己〈回憶錄〉中一個章節作個歷史見證。我記錄近幾年來先後三位母親殺死親生骨肉,與之共赴黃泉的例證。我也有過用農藥毒死三個親生骨肉後,一家五口人共赴黃泉的惡夢!這一切是中國母親的心毒,還是中國人的旡奈?請大家評論。

在此我要感謝美國,若不是來到美國我決不可能活到今天的!

中國的污毛們,你們應該分清楚中共與中國,國家與政黨是有明確的定義。政黨只不過是少數人的組織,只代表他們少人願望和利益。幾千萬共產黨員的組織怎麼能凌駕在十幾億人的大國之上?何況共匪還是個邪惡的帕來品!你們不應該為了幾個小錢助紂為虐,不要再認賊作父,幫助邪惡的中共毀滅中國!醒醒吧!

老嫗李和平2020年4月26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