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海外友城紛紛切割 中共外交遇挫

最近,中共隱瞞疫情,發起信息戰,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反感和質疑,一些國家在經濟和政治上開始與中共脫鉤,解除「友好城市」關係便是一種有力的舉措。

澳洲、瑞典和捷克對中共「友城」說「不」

澳洲廣播公司ABC中文網報導,4月14日晚,澳洲新南威爾士州最大的內陸城市沃加沃加(Wagga Wagga)市議會投票表決,決定斷絕與中國昆明友好城市的關係(註:兩市於1988年締結友好城市)。

推動此議項的市議員保羅·芬內爾(Paul Funnell)表示,友城關係存在於兩個市政府之間,「這與中國人民無關。這與在哪裡沒關係。你又不在中國,你又沒和那裡的人民打交道。」「你實際上是在和共產黨政權的統治當局打交道。」「我不想和共產主義政權有關係。」

芬內爾說,「以謊言、託詞和掩飾為樂的中國共產黨政府」「用新冠(中共)病毒給世界帶來了死亡和毀滅」。

4月22日,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宣布,不續簽其與上海的雙城協議。此前,瑞典的林雪平市和廣州,厄勒布魯和西安、瓦斯特拉斯和濟南、博勒厄和武漢等也都解除了友好城市關係。在兩國的友城當中,哥德堡和上海的關係層級最高、互動規模最大。這一消息被外媒廣泛報導。

瑞典政府最新年度報告指出,「中國(中共)是對瑞典利益傷害最大的國家」,特別警告中共利用網路間諜與特務人員,強化經濟與軍事實力、竊取研究技術,公然破壞瑞典民主與人權。

今年2月,林雪平市長拉爾什·威肯對瑞典《今日社會報》(Dagens Samhalle)表示,由於中共大使館威脅瑞典政府,他們決定斷絕與中國的所有政治聯繫。瓦斯特拉斯市的市長塔里耶別克告訴《金融時報》,停止和中國城市合作是因為「在過去的幾年裡,中國(中共)打壓加劇」。

向中共「友城」說「不」,捷克布拉格市率先行動。2019年10月7日,布拉格市政府通過了一項解除與北京姊妹城市關係的議案。提出此議案的市議員瑪爾凡諾娃(Hana Kordová Marvanová)認為,姐妹城市協定中不應帶有政治立場宣言,承認「一中原則」的條款因此不合規定;此外,布拉格也不應該用這種方式支持獨裁政權。

布拉格與北京締結友好城市,是捷克和中方在2016年3月簽署的協定,該協定第三條寫有:布拉格承諾遵守「一個中國原則」。

2019年1月起,布拉格新任市長賀瑞普(Zdeněk Hřib)呼籲北京從「姐妹城市」協議中刪除「一中條款」,遭到中共反對。在隨後半年裡,中方接連取消了布拉格多個樂團前往中國的演出,引起捷克政界和文化界的不滿。捷克文化部長曾為此召見中共駐捷克大使張建敏,提出批評,他對於中共為了令外界接受自己的政治觀點而無所不用其極感到驚愕。

2020年1月13日,布拉格與台北正式締結姐妹城市關係,令外界矚目。

中共的「友好城市」是張什麼牌?

據中共官方數據,從1973年至2015年2月10日,中共已和133個國家的473個省(州、縣、大區、道等)及1450個城市建立了2154對友好城市(省州)關係。

中共利用這些雙城關係輸出共產意識形態,散布中共宣傳謊言和虛假信息,加強對外滲透和攫取經濟利益。例如,「一中原則」本只適用於兩國政府間,根本不涉及和影響城市間的往來,但是,中共卻強加於人,並以此在文化等領域進行要挾。

自2008年起,中共每兩年舉辦一屆國際友好城市大會,在首屆會議上,時任中共對外友好協會會長明確提出了「城市外交」概念,強調城市外交要服從和服務於總體外交。其後,國際友好城市被中共高層視為城市外交的主渠道。2013年9月,廣州市成立了第一家城市外交協會。

2016年2月2日,大陸《國際展望》雜誌發表了題為「中國城市外交的若干理論問題」的論文,文章寫道,「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外辦和友協都建立了龐大的人才隊伍,而且承擔著繁重的外交外事任務」,這些任務有些來自於中央政府和外交部,也有來自企業和社會,更多的來自地方黨委、政府的授命。

2016年12月28日,中共中紀委監察網站發表了《中共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黨組關於巡視整改情況的通報》,標題即凸顯黨的領導。通報聲稱,「民間外交要更好地服務於黨和國家中心工作」,「提高政治站位,加強戰略謀劃,統籌推進民間外交、城市外交和公共外交深入發展……」「在城市外交工作方面,以中國國際友好城市工作為基礎,發揮地方政府交流在增進國家關係、服務經濟社會發展上的重要作用」云云。

2017年9月15日,武漢官媒刊登了《武漢市國際友好城市交流工作概述》一文,文章稱,「國際友城工作成為對外宣傳武漢的重要陣地」,「我們在友城工作中堅持講政治、講大局,積極為國家總體外交服務。我市部分友城如烏克蘭基輔、羅馬尼亞加拉茨、蘇丹喀土穆就是我市當時為服務於國家總體外交而結好的。」

2018年11月15~16日,中共在湖北武漢舉行了又一屆國際友好城市大會,主題為「共享發展機遇、深化互利合作」。其實,說白了,所謂的「共享」、「互利」、「合作」都是為了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務,因為「友好城市」的建立和互動都屬於中共政治部署的大棋局。

非常有諷刺意味的是,一年後,2019年底,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向全國和全球傳播,標靶即是中共及其因素。武漢在法國的友好城市波爾多首先被病毒攻入,北京的友好城市紐約成為美國的「震中」。事實表明:與中共交好,厄運即至。

結語

目前,許多國家在防疫的同時,開始向中共追責和索賠。中共的「戰狼外交」、「口罩外交」接連受挫,它不僅在經濟上面臨生產鏈的斷裂,政治上也陷於被譴責、被調查的窘境。

捷克、瑞典和澳洲的一些城市果斷地與中共斷絕友好關係,便是斬斷了被中共滲透和牽制的一根鏈條,這不是種族歧視,而是擺脫邪惡束縛的明智選擇。這種跨國、跨黨派的行動將推動全球抗共浪潮,激勵更多國家、城市和民眾向中共說「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