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抗體療法與疫苗獲重大突破?也許有你不知道的真相

影響第二波疫情的一個關鍵因素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20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5月19號星期二,我是唐靖遠,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我們的頻道。

今天想和大家討論的話題,是最近有關防治中共病毒領域出現的兩個重大進展,這兩個進展的價值如何,究竟是爲了商業噱頭的嘩衆取寵,還是貨真價實的科學進步。此外,這個進展還直接涉及到一個最近越來越受關注的話題,就是大陸疫情最近開始抬頭,這種現象無疑引發了民眾極大憂慮,都在擔心這是否第二波疫情已經開始,第二波疫情如果到來,會比第一波更強還是更弱?每個人未來的生活是否還能像以前那樣正常繼續下去等等。我們今天就來和大家一起探討這些話題。

首先,我們先聊聊剛才提到的兩個重大進展,我們先給大家簡要介紹一下相關的情況。

第一個進展是前兩天中英文媒體都在競相報導的一條爆炸性新聞:加州索倫托公司宣布中共肺炎治療取得重大突破,他們發現了一種抗體,可以在4天內清除中共病毒而且100%有效。這無疑是一個非常驚人的好消息,一出來就引發該公司股價在美股迅速大幅上漲,最高漲幅一度達到340%,最後收盤有所回落其漲幅仍有158%。

這個療法的原理是什麼呢?我們都知道被病毒感染的人康復後血清中通常含有抗體,根據報導,這個索倫托公司在過去10年中採集了數十億份抗體樣本。科研人員在這些樣本中找到了12種可能對中共病毒有效的抗體,於是他們就與紐約西奈山醫學院合作,思路就是想要研發一個多種抗體相組合的新版「雞尾酒療法」方案。

經過初步測試後,他們發現一種叫STI-1499的抗體在實驗室培養皿中可以100%阻斷中共病毒侵入健康人體細胞。其作用機理就是這種抗體可以和中共病毒的S蛋白結合,從而阻止病毒進入人體細胞。這個S蛋白我們過去講過,它相當於病毒打開細胞門鎖的鑰匙,這個STI-1499抗體可以和這把鑰匙結合,這樣就造成一種假像,讓病毒以為自己正在開鎖,其實開的不是細胞房門的鎖,而是一把假鎖,這樣一來,病毒就不會進入細胞,也就達到了阻斷的目的。這就是為什麼把其叫做中和抗體的由來。

我不懷疑這個消息的真實性,但就目前能夠看到的所有相關資訊而言,要說這個方案能夠拯救人類那基本就是忽悠。因為這個方案目前只是一個半成品,甚至可以說只是1/4成品或1/8成品,這就存在著大問題。

什麼問題呢?我們客觀的說,這種療法的原理沒問題,索倫托公司的實驗資料也沒問題。但索倫托公司發佈的新聞公報中明確說了,這個方案是「臨床前研究」的結果。這個「臨床前研究」就特別重要,因為這意味著目前這個方案僅僅局限在體外細胞實驗,不要說沒有任何臨床試驗,連動物實驗都沒有。

我們都知道,人體活體與體外試驗的差別非常大,一種抗體體外殺傷力達到100%,在活體可能是無效的。過去有的動物實驗已經做到靈長類,也就是在猴類身上有效,但在人體仍然無效。原因就在於,人與動物的生理系統差別巨大,一種抗體治療,從小白鼠到狗到猴最後到人,這本身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即便到了人體實驗,因為個體差異,要控制好副作用等安全問題,就存在更多不確定性了。

而且,中和抗體療法並非索倫托公司獨創,在此之前,僅僅5月份之內,就有美國、義大利、以色列等國家至少6個團隊都在體外獲得了中和抗體,全球加起來已經有幾十款中和抗體被發現了,但截至目前,還沒有任何一款進入臨床試驗。所以,這個索倫托公司的療法並非獨門祕笈。打個比方,如果把這個專案視為登月工程,現在索倫托只不過剛發射成功了第一枚火箭而已,距離最終的目標還有很長很長的路。

接下來我們說說第二個進展,這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重大進展,就是波士頓那家全球率先進入疫苗人體實驗的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在昨天發佈了第一期45名人體實驗的結果報告,這45人分為3組,每組15人,分別接受25、100和250微克劑量的疫苗注射,結果顯示:1、所有45位志願者都產生了中共病毒抗體;2、在第43天或注射第二劑後兩週,25微克組的抗體水準與感染康復者的血液樣本中的水準大致相同。

而更加令人鼓舞的消息是,絕大部分實驗對象 的耐受性表現良好,幾乎沒有不良反應,只有注射250毫克組有3名志願者在注射第二劑後出現了全身反應,但也沒有生命危險。現在Moderna公司正在準備對600名志願者進行第二階段人體實驗,如果順利的話,這款全球最先問世的疫苗將在明年初投放市場。

這當然是目前最重大的利好消息,而且這不僅僅是一個事關眾多人生命健康的問題,還是一個事關中美新冷戰的重大戰略競爭問題。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此前的節目中我們討論過一個觀點,就是這場瘟疫大流行表面上看是一次公共衛生危機,但其實際效果已經和一次世界大戰沒有什麼差別,無論人命損失的數量和經濟打擊的程度,都已經和戰爭一樣,事實上現在全球都處在一場生化戰爭的狀態中。

這場戰爭對中美兩國都造成了嚴重打擊,也使得雙方走向了事實上的敵對狀態。既然是戰爭,那麼雙方博弈競爭就是全方位的,包括了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等等,我們看到現在美國是頻頻出手,政治上孤立中共,升級美台關係,經濟上驅逐紅色資本,切斷輸血管道,促成產業鏈轉移,軍事上南海軍演,不斷展示先進武器,變相拉開軍備競賽,科技上點殺華為,全面清理中共各類在美人員竊取技術情報等等。這些都是重要的,但大家想一想,如果說現在全世界面臨的是一場生化戰爭,最重要的戰略資源是什麼?當然就是疫苗。

前兩天川普總統在推特發佈了一條短視頻,視頻畫面取自好萊塢有名的電影《獨立日》的經典片段,就是美國總統即將發起反攻時的演講,而這個演員總統的頭像被合成替換成了川普。這視頻當然有點搞笑成分,但視頻中總統發表的演講內容卻很耐人尋味。因為裡面有一句很關鍵的演說詞,大意是說,我們今天要再次為自由而戰,不是因為迫害或壓迫,而是為了生存。

在我看來,這其實是很重要的資訊,也很應景,因為當前這場正在進行的生化戰爭,對整個人類來說,面臨的就是生存問題。誰能生存下來,誰將面臨淘汰,對捲入這場戰爭的國家來說,不需要動槍動炮,只要能確保生存下來就是勝利。

也就是說,中共一直在試圖利用這場瘟疫打垮美國然後一舉奪取領導世界的地位,重建世界新秩序,一個美國疲弱不堪陷入大衰退,自動讓出世界頭把交椅的新秩序。而美國同樣在力圖重建世界新秩序,一個中共政權實力大幅削弱甚至崩潰解體的新秩序。

大家看到了吧,這場新秩序領導權之爭的最關鍵,根本不在於你有多少核彈頭,而在於誰能真正控制疫情,或者說成功避開下一波大爆發。站在國家安全的角度,疫苗就成為這場生化戰爭中具有與核彈一樣的威懾力的戰略武器。或者說,疫苗就是能防止再次遭到生化核彈攻擊的生物反導系統。

那是不是說,誰有了疫苗就萬事大吉可以高枕無憂了呢?當然不是。因為就截止目前我們對中共病毒的瞭解程度來說,疫苗的保護作用是非常有限的,在很大程度上,疫苗的效果仍然取決於病毒的情況,這個主動權一直牢牢掌握在病毒手中。

要討論清楚這個問題,就必然涉及到一個大家一直很關心的問題,就是是否會有第二波疫情大爆發?如果有,會在什麼時候?規模會如何?

關於第一個問題,我們過去的節目已經有過討論,這裡就不多重複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回顧一下。今天我只是簡單借用一下美國首席傳染病專家福奇博士的說法,他在上個月不止一次公開指出,他幾乎確定中共病毒還會回來,而且第二波很可能在今年秋冬季爆發。

福奇博士這個判斷其實已經基本上成為傳染病學界的共識,而且很多專家都比較肯定,第二波爆發不但規模會遠大於第一波,而且其殺傷力會更強。

我們先簡單討論一下規模問題。

大家先看一張圖,這張圖是西班牙大流感三波爆發的死亡資料曲線,可以看到,第二波的爆發出現了大量死亡,而且死者絕大部分都是青壯年,和第一波明顯不同。西班牙流感可以說是對本次中共肺炎最具價值的參考案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都是造成了全世界大流行的RNA病毒,傳染力強且容易變異。

為什麼西班牙流感第二波的殺傷力和易感人群與第一波相比出現了明顯差異,現在的專家回溯過去的資料,普遍認為就是因為出現了病毒變異,而且很可能發生了ADE效應。而且這種變異和ADE效應是建立在第一波基礎之上的,所以才會出現一個超級感染高峰。這個ADE效應我們以前的節目也提到過,稍後我們再討論,我們先繼續討論感染規模的問題。

大家都知道武漢這幾天正在進行全民大檢測,這個決策的可笑和荒唐我們這裡就不討論了。我們只說一個事實,就是為什麼會出來這麼一個拍腦袋決策呢,一個主要原因是財新網報導說武漢在4月份曾經進行過1.1萬人的血清流行病學抽樣調查,結果發現有5-6%的取樣者出現抗體陽性。按照這個比例,武漢1100萬常駐人口,就至少有55萬至66萬的感染者,而官方公佈武漢的感染病例只有5萬出頭,換言之起碼有90%的感染者根本就沒有進入官方統計。

這當然只是冰山一角了,舉這個例子的目的,就是想說明第一波爆發高峰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在中國留下了至少百萬級別的輕症感染,隱形感染以及二次感染人群。這種現象當然在其他國家也會存在,但因為美國、德國等檢測面很廣,這個數據相對會低很多。

那麼在大陸這麼一個龐大的感染人群的存在,就相當於一座隨時可能爆發的活火山,而且其爆發範圍肯定不會只局限在一個城市或一個省。大家看到現在東北疫情已經出現這個苗頭,整個東三省已經都各自有大城市進入封城或半封城狀態。

這個感染人群的存在還可能帶來一個更可怕的問題,就是剛才提到的ADE效應。因為可能不少朋友都是第一次看我們的節目,也可能有朋友不一定每期都看,所以我這裡還是需要簡單說明一下什麼是ADE效應。

這個ADE效應用中文表達叫做「抗體依賴增強效應」,其含義是指:病毒通過效應不夠的抗體獲得了更強的感染效果。用大白話來解釋,就是抗體本來應該成為抵抗病毒的先鋒,但由於某些原因,比如病毒變異等,抗體不但放棄了抵抗,反而成為「帶路黨」和幫兇,讓病毒擁有更強大感染力和殺傷力,而這種效應可以達到增強超幾百倍的程度。

可能有朋友會問,這個ADE效應聽上去挺可怕的,那這種效應是否會在這次中共肺炎疫情中出現呢?現在看起來,這種風險是非常高的。

為什麼這麼說?至少有三個理由存在:1、剛才已經提到的,西班牙大流感第二波爆發高峰出現明顯的異常情況,是一個極具價值的參照;2、在此前的薩斯流行,和中東肺炎綜合征的流行中,都已經證實出現了ADE現象,而這兩種病原體和本次中共肺炎一樣,都是冠狀病毒;3、這次紐約疫情爆發後,有不少年輕人出現異常情況,很多年輕人都是走著進急診室, 大概在12-24小時內,病情就急劇惡化,需要使用呼吸機,甚至發生多器官功能障礙。這已經引起傳染病專家的高度警覺,懷疑就是ADE效應所導致的。

還有一個例子是昨天上海公佈了一個湖北前往上海求職的病例,患者15號被發現血清學檢測陽性,也即是說他已經有了抗體,說明其過去有過感染,在隔離觀察過程中他開始出現症狀,17號的時候檢測核酸陽性,於是正式確診。

這個病例說明什麼呢?這個人過去顯然是隱性感染,而他在體內還有抗體的情況下依然核酸陽性,說明極有可能是二次感染,其抗體沒有起作用,並且還出現了症狀加重。

當然,由於大陸資訊不透明,很多具體資訊難以得到確認,但這個病例是否出現了ADE效應這樣的情況,這個可能性是肯定不能排除的。

這就必然帶來一個重大問題,剛才說了,僅武漢就至少有五、六十萬的感染者,那麼湖北省有多少?全國又有多少,這個已有感染的人群基數至少是數百萬級,一旦病毒發生變異爆發第二波流行,ADE效應大範圍出現基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為什麼很多專家都很擔憂第二波爆發,都在說第二波可能比第一波更可怕更艱難,主要原因就在這裡。

這樣一來,很多人可能就聯想到一個問題了。我們都知道疫苗的原理,就是通過接種滅活或減毒的病原體來激發體內產生抗體,這種抗體有沒有可能誘發ADE效應呢?答案是肯定的,只要病毒發生了足夠的變異,抗體就可能從救命變成奪命。

討論到這裡,我想大家應該對我們開頭提到的疫苗有了不同的理解了吧。對中共病毒這類非常容易變異的病毒來說,一款疫苗很可能只對其中一個毒株有效,對另一個毒株不但無效還可能加強其毒性。同時,即便有效的毒株,其抗體提供的保護能夠持續多長時間,也是一個未知數。因為現在從治癒患者身上發現的抗體水準,普遍只能維持幾個月。

不管怎麼說,疫苗的作用是肯定的,但我們也不能盲目樂觀,而是需要更客觀的看待它。現在距離美國這款最早的疫苗普及,還有半年左右,而這段空窗期恰恰極有可能正是第二波的爆發高峰。所以,對整個世界來說,今年的下半年極其重要,這段時間將成為無數人命運的轉捩點,一個巨變的時代已經到來,誰也不可能迴避了。

好的,今天就討論到這裡,謝謝各位,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明軒)

唐靖遠推特:https://twitter.com/TAGNJINGYUAN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