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遭中共滲透 巴西成重災國

巴西疫情急劇惡化,連日來,巴西是全球確診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病例第二多、單日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飽受疫情打擊的巴西受到世界矚目。

最近在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上,包括巴西在內的194個國家提出了獨立調查中共病毒起源的決議案。但在巴西,針對問責中共的態度,各界表現不一,引發人們就中共對巴西在政治、經濟、媒體、國家主權等方面滲透的關注。

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一文已經指出關鍵所在:受中共利誘的國家和地區在與中共加強往來的同時,卻不知災厄也隨之而來,就像這一次的「中共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巴西疫情日趨嚴重

5月28日,巴西在24小時內報告了26,417例新確診病例,衛生部在同一時期記錄了1,156例新死亡病例,使死亡總數為26,754例,確診病例總數為438,238例。

進入5月份,巴西感染人數一路飆升,接連幾天,單日死亡數字超過千人。巴西成為拉美國家中染疫最重國家。

疫情面前,巴西國內危機四伏,細細觀察,原因離不開中共對巴西的長期滲透影響。巴西經濟低迷、政界腐敗,導致政黨紛爭,政客為利益屈服於中共,引來中共病毒伺機侵入。

總統遇挑戰:政界腐敗 內部倒戈

巴西總統雅伊爾·梅西亞斯·博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2018年當選,競選時曾經將中共這個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描繪成「想要主宰其經濟關鍵部門的掠奪者」,並表示在外交政策中趨於拉近與美國的關係,遠離中共,增強與其它國家的聯繫。他也是第一位訪問台灣的巴西總統候選人。

2019年1月1日,博索納羅正式上任。上任1年後遇到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

在政治上,總統博索納羅不僅要面對親共的左翼聯盟的反對,同時,還要接受有著軍方背景的巴西副總統漢密爾頓·莫里奥(Hamilton Mourão)以及政治家奧古斯托·赫勒諾(Augusto Heleno)的挑戰。

據澳洲民族台SBS報導,2019年,巴西副總統莫里奥宣布該國正在建設5G網絡,且不會對華為實施禁令。同時,他還強調不會與中共的關係「降級」,巴西應該選擇「靈活和務實」的立場。

全球中共病毒大流行,博索納羅致力於保護本國經濟,不支持鎖國封州戒嚴,避免可能出現的國內「大混亂」、「洗劫」和「公民抗命」等情況。他的說法有人支持,同時也遭到多州州長的質疑。

多位州長反對總統 三州長染疫

聖保羅州州長若昂·多里亞(João Doria)是最主要反對者之一,同時,他也是富有的商人。2019年8月,多里亞訪問了中國,他形容中國之行「富有顯著成果」,並表示,聖保羅州有義務和責任在各層級上繼續保持與中國良好的夥伴關係。4月6日,由中共舉辦的「上海—聖保羅抗擊新冠肺炎經驗交流視頻會」後,聖保羅疫情持續躥升。

聖保羅州與里約熱內盧州是巴西疫情最嚴重的兩個州。

曾經的政治盟友、里約熱內盧州州長威爾遜·維澤爾(Wilson Witzel)也拒絕聽從總統命令,絕不放棄「社交距離」措施,並暗示應該將總統博索納羅送上海牙的國際刑事法庭接受審判。4月14日下午,維澤爾在推特上表示自己的中共病毒測試呈陽性。

禍不單行,Aljazeera網站報導,5月26日,巴西聯邦警察突襲了里約熱內盧州州長維澤爾的住所。聯邦警察的聲明表示,搜查令是其涉嫌腐敗調查的一部分。

另有兩位州長也感染了中共病毒,他們是帕拉州州長埃爾德·巴爾巴略(Helder Barbalho),阿拉戈斯州州長雷南·菲略(Renan Filho)。

總統之子遭遇中共戰狼式圍剿

3月19日,博索納羅總統之子、參議員愛德華多(Eduardo Bolsonaro)發表推文,直指中共是「獨裁政權」,他表示,「再一次,獨裁政權選擇隱藏一些嚴肅事宜、而不是披露事實,而事實原本可以挽救無數生命。中國(中共)應該被譴責,民主才是解決方案。」「全球大流行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帶著一個名字:中國共產黨。」

推文發出後,中共大使楊萬明立即發推反擊,各大中共媒體集體齊聲跟進,實施輿論壓力、謾罵攻勢。楊萬明稱巴西總統父子訪美回國後感染了「精神病毒」。他還轉發了一條推文稱「博索納羅家族是這個國家的『巨毒』」。

同時,中共環球網以巴西媒體人士的名義稱,博索納羅對其子愛德華多日前發表針對中國的不友好議論也感到不滿,並對其進行了斥責。值得注意的是文章中並沒有給出那位巴西媒體人士的名字,以及來自哪家媒體。

接下來,該文又稱,近幾天來,巴西參議長、眾議長代表巴西國會向中國(中共)政府和人民致歉,批評愛德華多的不當言辭同巴中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重要性相悖。隨後又列舉了巴西副總統、兩位前總統以及擁有二百多名成員的巴西眾議院巴中議員陣線和三百多名成員的農貿業議員陣線、參議院巴中友好小組以及巴西主要政黨領袖、十多名州長、工商界代表、知名學者、資深評論員、智庫和大量網民等紛紛以公告、信函、發帖等形式譴責愛德華多的荒謬言辭,聲援中方立場,強調中國抗擊疫情舉措有力、成效顯著,並積極幫助國際社會聯防聯控,是巴西和國際社會學習的榜樣……

事無巨細,環球網似乎在告知天下,中共在巴西已經發起了一場「巴西文革」,煽動仇恨,對愛德華多群起攻之,將中共的地毯式批判做到了極致。

接著,巴西一些政要也積極響應。據巴西「metropoles」網站報導,因彈劾下台的前巴西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批評愛德華多為「不公平、荒謬和屈從於沮喪的駐美大使候選人」。

羅塞夫於2000年加入巴西勞工黨,2010年獲得左翼聯盟的支持,打敗右翼後當選總統。2016年,她遭到彈劾。BBC中文網報導,羅塞夫受到彈劾的原因是被控非法操縱預算以隱藏日益增加的財政赤字。巴西勞工黨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政黨,也是具有馬克思主義背景的左翼政黨。

巴西眾議院議長羅德里戈·馬亞(Rodrigo Maia)也為愛德華多的「輕率言論」向中共表示道歉。2019年8月,巴西聯邦警察發現了與羅德里戈·馬亞有關的腐敗和洗錢的證據。聯邦警察向最高法院發送了關於調查的最後報告。

另一位因愛德華多推文,向中共道歉的巴西參議院議長奧爾科倫布勒(Davi Alcolumbre)稱讚中共抗疫起到了樣板作用。奧爾科倫布勒本人在18日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

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清理中共及其因素。對於所有國家、組織和個人而言,其對中共的態度與疫情輕重呈現正比。

巴西經濟過度依賴中國

巴西人口2.15億,國土面積位居世界第五,是拉美國家人口最多、國土面積最大、國民生產總值最高的國家,也是世界第八大經濟體、美洲第二大經濟體。

巴西有著豐厚的自然資源和充足的勞動力,這也是中共覬覦巴西的主要原因。巴西是中共主導的金磚五國的重要成員,也是拉美國家中中共的第一大商貿合作夥伴國。巴西嚴重依賴原材料出口來發展經濟,有專家認為這與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的努力,同時大量使用大宗商品相吻合。巴西傾向於從大陸購買成品,埃信華邁(IHS Markit)數據顯示,電信和電氣設備是巴西最大的進口領域之一。

拉美季刊刊登的自由撰稿人理查德·拉普(Richard Lapper)的文章中寫道:總統博索納羅警告說,中國對巴西的鎳礦控制度過高,巴西占據世界85%以上的儲備。他表示,如果得到適當的利用,巴西將成為世界上最繁榮的國家之一。然而,他又發現將鎳和其它大宗商品從中共的嚴格控制中分離出來是相當困難的。

占巴西鎳產量大部分的巴西金屬公司(CBMM),依賴於對國際鋼鐵公司的出口。該公司首席執行官愛德華多·裡貝羅(Eduardo Ribeiro)表示,無法離開中國這一主要市場。CBMM由巴西的莫雷拉·薩萊斯家族擁有,占有主要的控股權,但是2011年,五家中國鋼鐵企業寶鋼、中信金屬、鞍鋼、首鋼和太原鋼鐵收購了這家公司15%的股份。

博索納羅也曾強烈批評這筆交易。報導中還提到,巴西哲學家奧拉沃·德卡瓦略(Olavo de Carvalho)認為,與中國和睦相處是更廣泛的「文化馬克思主義」趨勢的一部分。14年的勞工黨統治使巴西脫離了國內和外交政策中民眾所信奉的保守價值觀。

在競選期間,博索納羅指中共具有掠奪性,他認為北京方面「不是在巴西購買東西,他們是要收購巴西!」他對中共的強硬態度贏得了早已厭惡巴西左翼勞工黨長期腐敗治國的民眾的心。

在博索納羅的一直堅持下,巴西沒有與中共簽訂「一帶一路」的合作協議,但是,早在2015年左翼勞工黨執政期間,巴西就簽署了中國國家電力網以22億美元建設從亞馬遜的貝洛蒙特大壩到里約熱內盧長達2千5百公里的輸電線路的投資合同。專家認為這是等同於中共「一帶一路」作用的「全球能源互聯網」中的一部分。

中共方面認為巴西擁有大量的可再生能源資源,巴西電能的83%來自水電、風電、太陽能等。而中共不惜花費高額費用,從長遠利益出發,建立全球能源互聯網,也是為獨霸全球,達成全球經濟共同體的目的。

有消息人士稱,博索納羅有計劃尋求將韓國和日本作為替代夥伴,並建立更緊密的關係。同時,他也將與美國政府方面就大宗商品出口和基礎設施投資達成協議,以遏制中共的「不正當競爭」。

另外,因中美貿易戰,中共大量購買了巴西等國的大豆。有人質疑博索納羅政府對中共政權的態度,巴西外交部長埃內斯托·阿拉霍(Ernesto Araújo)表示,「我們想出售大豆和鐵礦石,但我們不會出賣我們的靈魂。」

中共大外宣催生華人離奇行徑

而在巴西疫情嚴重、缺失醫療應對能力、醫治物資藥品短缺的情況下,在巴西的華人社會中卻出現了偷盜醫療用品的犯罪事件,主導者竟然是巴西上海同鄉會長鄭小雲。

4月11日,巴西警方突擊搜查上海同鄉總會,查出價值約為400萬雷亞爾(約76萬美元)的醫療物資,有1萬5000個病毒測試盒和200萬件醫療物品,其中包括口罩、手套、帽子、工作服、酒精凝膠、溫度計等。警方透露,這些醫療用品是巴西幾家私立醫院的訂單。

4月9日,巴西瓜魯柳斯(Guarulhos)的昆畢卡國際機場(Cumbica airport)發生竊盜案。警方這次的出擊是來自線人的消息,讓當地警察用釣魚方式將鄭小雲一夥逮個正著。有分析指出,巴西華人僑領鄭小雲僱人盜竊醫療防護器材事件動機可疑,目的諱莫如深。

長期以來,在巴西的華人社會中,特別是在僑界、商界裡,中共滲透由來已久。中共大外宣透過中文媒體、網絡以及建立孔子學院等形式洗腦、鉗制華人的思想意識。例如出現在巴西中國商會網站的巴西新聞中,躍入眼簾的都是報導巴西政府對中共控制疫情的讚譽和支持,絕無不同的聲音。

巴西面臨抉擇:棄共還是親共

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提到:武漢瘟疫雖然給世人帶來了病痛甚至死亡,但歷史和現實都指出了消解瘟疫、趨吉避凶的明路:那就是認清災厄的根源,明曉中共的真相;脫離中共、拒絕中共,就能遠離災厄、不受瘟疫侵害。

在巴西,中共病毒肆虐,死亡人數不斷增加,使這個拉美最大的國家深陷災難,面對瘟疫的無情,巴西的每個人都在面臨著選擇:棄共還是親共?

據美國之音報導,4月4日,巴西教育部長溫特勞布(Abraham Weintraub)在其推特上指稱中共有一個企圖統治世界的藍圖,「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誰會從這一全球危機走出後變得更強大?」他還表示,中國是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源頭。4月6日,溫特勞布在接受Bandeirantes電台記者採訪時說,中國製造商利用疫情牟取暴利。

日前,法新社報導,為抵抗疫情,巴西希望能從中國訂購相關的醫療物資。時任巴西衛生部長路易斯·曼代塔(Luiz Mandetta)表示,不知出於何種理由,中共拒絕了巴西的相關訂單,尤其是購買呼吸機的訂單。他還提到巴西曾經救過中共的燃眉之急;如今,巴西處於危急時刻,中共卻見危不救。隨後,《環球日報》馬上發文將鍋甩給了美國中間商。

5月25日,巴西聯邦眾議員馬丁斯(Paulo Eduardo Martins)在推特發文表示,他在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就職前收到中共大使館的信,要他對蔡總統就職典禮保持沉默。他表示:「獨裁的中國(中共)大使館在這封信中,建議巴西議員不要就台灣總統就職典禮發言。這是一種冒犯。所以,即使我遲到了,我也要祝賀蔡英文總統就職。」

馬丁斯得到了巴西網友的支持。他們表示,「大家都要對共產主義說不」、「希望台灣永遠自由」。

結語:

《九評》編輯部指出,「神的慈悲與威嚴同在!神在看著每個人的內心。一個人在此時此刻的抉擇和所為,就會決定他(她)的未來。」

巴西當前遭受中共病毒的危害遠遠超過戰爭所帶來的傷害,這不是政黨之爭,也不是左翼與右翼的博弈,而是關乎國家興亡、生命存亡的問題。

反觀澳洲、新西蘭,從政府到民眾,堅持問責中共,不屈服於中共的壓力與威脅,要求獨立調查病毒源頭。到目前為止,防疫良好,死亡人數很少。這也給巴西做出了一個很好的榜樣。

中國人自古相信,順天意而行必有福報,逆天意而為難以善終。巴西防疫絕不是總統一人之事,天滅中共之時,巴西各界民眾只有傾聽神的旨意,拋棄中共,才有回天之力。

本文只代表個人的觀點和評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