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拉清單」 華為在靶心/小粉紅回國無門 「沒有戰狼來救我」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6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6月25日,星期四。

大陸南北多個省份今天普降大暴雨。位於長江中下游的湖北省,有680座水庫出現超汛限水位。目前武漢段的長江水位已經越過堤防,洪水正向市區方向蔓延。

瑞幸咖啡昨晚發布公告,6月17日收到了納斯達克的第二份退市通知。業界人士表示,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將為財務造假付出巨額賬單。

日本軟銀集團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孫正義證實,他從今天開始,正式退出阿里巴巴董事會。同一天,阿里創始人馬雲也正式從軟銀辭職。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先談談美中角力。美國給中共「拉清單」了,國防部列出20家中共軍控企業,金融制裁呼之欲出。其中被重點打擊的華為,仍然處在靶心。然後有一個獨家消息,中共病毒「認祖歸宗」,中共不願意公開的內容。還有其它一些內容。

美給中共「拉清單」,華為在靶心

昨天(24日),路透社最先報導了一則消息。川普政府已經確定,有20家中國科技公司是被中共軍方控制,或者是擁有。這些企業大多數是中共國有企業,覆蓋了多個重要領域,包括航空、通訊、核電、船舶等。

一位匿名美國國防部官員向路透社證實了這份名單的真實性,並且表示,文件已經送交國會審議。

隨後,在線政治網站Axios公布了這份名單。從中可以看到,已經被美國制裁的華為和海康威視,又一次處在靶心的位置。

除了這兩家企業外,還有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國家船舶公司等等,多是「國字號」的企業。

美國國防部表示,名單上的20家公司,都與中共軍方有關。美國國防部的認定,不會引來處罰。但是根據《國防授權法》條文,總統有權對清單上的這20家公司施加緊急經濟權利,包括封鎖他們左右財產的金融制裁。

盧比奧:這只是開始

白宮沒有說明是不是會制裁這些企業,但美國《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已經向美國總統賦予了權力,可以懲罰在美國境內運營的中共軍方公司。

一般情況下,《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是通過美國財政部宣布制裁舉措,可以切斷外國公司和個人與美國金融體系的聯繫。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委員拉里·沃特澤爾(Larry Wortzel)告訴Axios說:「總統可以利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的賦權對名單上的實體進行制裁。」

也就是說,美國的制裁措施遲早會來,只是一個時間早晚的問題。照美國以往對華為的制裁舉措來看,已經拉出了清單,制裁也就不會太遠了,很可能會接踵而至,而且不太可能手軟。

共和黨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盧比奧(Marco Rubio)和共和黨眾議員加拉格(Mike Gallagher)都表示支持國防部的舉動,樂見這些中共軍控企業被「拉清單」。

拉出這份清單,中央社認為,可能會進一步加深美中之間的緊張關係。不過美國的動作很可能還會有,不只侷限在這些。是凡與中共軍方有關係的企業,很可能都在美國的瞄準範圍。

盧比奧說「這只是一個開始」,但這遠遠不足以警告美國民眾。要注意那些支持中共政府和中共軍隊的活動,也要注意那些威脅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的中共國企和受北京「指導」的企業。

雪上加霜,多國棄用華為

其實,華為和海康威視早前已經被美國採取了制裁措施。特別是華為,被美國商務部列入了貿易實體清單,禁止美國企業賣給它零部件。同時美國也遊說盟友不要使用華為產品,已經初見成效。

昨天(24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國務院網站發表聲明表示,隨著世界各國人民的覺醒,人們已經逐漸意識到中共監控國家的風險。人們的覺醒,正在使華為遭受逆風,它正在失去與世界各地電信公司之間的交易。

蓬佩奧舉例,繼捷克、波蘭、瑞典、愛沙尼亞、羅馬尼亞、丹麥和拉脫維亞等過之後,希臘近期也放棄了華為。全球一些最大的電信公司也正在成為「乾淨的電信公司」,法國三大電信公司之一的Orange、印度的Jio、澳大利亞電信、韓國的SK和KT,以及日本的NTT和英國O2,都已經出現了這種跡象。

他又補充說,幾週前,加拿大三大電信公司已經決定與愛立信、諾基亞和三星合作,西班牙電信和巴西最大移動運營商Vivo也將排除任何不受信任的設備供應商。國務卿強調,支持安全5G的勢頭正在增強。

助理國務卿:華為是中共的一部分

蓬佩奧所說的這種情況是可以想見的。就像一個人、一個家庭一樣,誰都有一些隱私,誰家都有一個獨立自由的小天地。自家打造一個環境,是為了創造一個自由空間。可是在施工的同時,被人別有用心、偷偷裝了一個監控器。在日後的每時每刻,它都在窺探著你。你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監視之下,形同裸奔。

如果僅僅是窺探人們的隱私,還不是最可怕的,就怕這個別有用心的人對你心懷歹意。假如他要對你做些什麼,這時候你根本是無法防範的。

中國有句話: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他對你瞭若指掌,而你對他卻一無所知。從戰略上來說,你沒有與他發生衝突,但是你已經輸了。

這也是美國反覆警告世界各國的原因,特別是對已經脫歐的英國,幾乎是苦口婆心。

所以,「支持安全5G」的勢頭一定會增強。也就是說,拒絕華為5G的國家會越來越多。

不過如果認識不到華為的危害,也可能會做出相反的事情,這也是美國苦口婆心、反覆勸告的原因。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21日報導,華為可能會得到英國劍橋郡的一份建築許可,允許它建造一座耗資4億英鎊的研發中心。當地政府在今天會做最後決定。

目前我們還沒有最新消息,不知道劍橋郡會做什麼樣的決定。但是前天(23日),美國副國務卿克拉奇(Keith Krach)已經向英國發出了警告,華為是「中國(中共)政府的一部分」,不要讓華為像寄生蟲一樣入侵英國。

克拉奇敦促英國要重視中共一貫的侵略性政策,中共就是要拿到人才和技術。中共是想從劍橋這個「世界最頂級的大學」拿到研究人員和人才,然後把這些都拿回中國。

中共開啟「新冷戰」

美國對華為制裁,以及把這20家高科技企業拉清單,令許多人進一步感到美中脫鉤的節奏在加快,新冷戰正在全面展開。

有人認為美中之間的冷戰思維開始於2008年,認為那場全球金融危機觸發了中共的野心,並且認為習近平上位的2012年是轉折點。不過潘文(John Pomfret)認為,美中之間一直存在著意識形態上的鬥爭,從1989年就已經開始了,那場天安門的大屠殺與鎮壓,才是關鍵點。

潘文曾是華盛頓郵報駐北京分社社長,上世紀八十年代美國第一批到中國學習的交換生,他親眼目睹了中國的轉變過程。從中共早前的「韜光養晦」,到現在滿世界宣傳「中國模式」的優越性,他都很清楚。

他表示,中國這些年深入參與全球化,經濟體量與實力都比當時的蘇聯強大。從經濟、科技、政治、外交到軍事,中共在全方位、多戰線與美國競爭,這幾年更加白熱化與檯面化。所以他認為,美中之間的脫鉤和新冷戰,是中共政府自己的作為所致,是中共開啟了與美國的新冷戰。

呼籲罷免習遭報復,被迫與家屬斷絕關係

中共對整個世界的咄咄逼人的戰狼外交,引起了許多國家的警覺,國際呈現了一種孤立中共的態勢。而在國內,中共破壞法治、封鎖言論、用高科技監控民眾等等行為,也引起了許多民眾的反感,紛紛發聲呼籲中共下台。

上個月,中共兩會開幕的5月21日,青海前政協委員王瑞琴向兩會代表發出了一封公開信,呼籲罷免習近平。

不過,沒過多久,她的國內家人就遭到了當局惡意騷擾,嚴重影響了他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王瑞琴向自由亞洲表示,她本人的公司資產也被凍結,財務票據也被悉數扣查。

無奈之下,王瑞琴發出中英文聲明,斷絕與國內家人的所有關係,不再往來。同時她譴責當局株連無辜,人所不齒,也不會奏效。

台灣資深媒體人楊憲宏表示,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看不下去了,像王瑞琴這樣站出來講話,是「在最適當的時機做了最適當的表態」。當局對她的家人打壓,是封不住她們嘴的。

八九學運學生領袖周鋒鎖表示,王瑞琴提的要求都是公開的,當局用這樣下三濫的辦法挾持她的家人,是可恥的,也反映著他們內心的虛弱,「越是睚眥必報,也說明面臨的危機很大」。

在我的印象中,今年呼籲中共下課的聲音似乎比往年要多。

比如大家知道的幾位知名人物,2月份發表「勸退書」的許志永,同一時間發表「人民不再恐懼」的清華大學教授許璋潤;武漢疫情高峰期發表《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醜》的紅二代任志強,中共兩會期間以鄧小平之子鄧樸方名義發出的公開信,還有6月初直指中共是「黑幫」的中央黨校前教授蔡霞等等。

另外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草根民眾,比如武漢的公民記者方斌,還有那個山東的年輕人張文彬等等。

這些人都提到了共同的一點,就是呼籲「換人」、「共產黨下課」。這一點,從我們的網友留言中有著更明顯的表現,許多的網友都表示希望共產黨快快解體,讓中國人過上自由的生活。

網友早前發給我兩幅漫畫,雖然是不同的畫面,但是表達的意思差不多,內涵很深。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幅是在一個峭壁邊有一塊板子,一端是站著一群人,另一端是一個人在講台上講話。但是那群人陸陸續續轉身離開了,不再聽那個人講,於是講話者直接墜入了山谷。

另一幅是一群人面對一個手持鞭子的人,很多人都跪下了,只有一個人威武不屈。於是他遭到了鞭子的抽打,沒想到他的抽打,使下跪者紛紛起身,不懼怕他手中的鞭子。最終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這時候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拿鞭子的人向人群跪下了。

********

武漢漫水,北京冠狀冰雹

今天,中國大陸的南北多個省份都降下了大暴雨,南方省份的洪澇災害進一步擴大。特別是位於長江中下游的湖北省,有680座水庫水位超過了警戒線,多個地區發生了洪災。

與前天的水情數據相比,昨天(23日)武漢的水位已經達到了23.04米,距離設防水位25米還有不到2米。目前水勢還在上漲當中,已經有大量的民房被水淹。

有視頻顯示,武漢段的長江水位已經越過了堤防,開始向市區方向蔓延。視頻拍攝者說,「聽說,在上游的三峽大壩、葛洲壩目前正在全力泄洪。現在汛期還沒有到來,長江流域的汛期一般是7、8月份。」

北方雖然沒有發生洪災,但是雨量也很大。北京氣象局在今天下午連續發出兩個黃色預警,一個是雷電預警,另一個是冰雹預警。

下午三點過後,很多民眾紛紛在微博曬出照片,很多降下的冰雹酷似正在北京肆虐的中共病毒形狀。個頭大小像乒乓球,外表呈刺狀凸起。

有網友調侃這是「新冠冰雹」,也有的說這是「在天成像,落地為形」,「冰雹都帶著病毒的氣質」。

還有網友說,「之前湖北疫情嚴重期間,下了冰雹,這北京最近嚴重又下了一場,這是要幹啥?自從過了年開始,不是那個省狂風驟雨冰雹的,就是這個省的,這是要幹啥呀~ 太嚇人了。」

北京疫情很重?

北京降下冠狀冰雹,不知是不是像網友所說的「在天成像,落地為形」。有人說北京的這波疫情是第二波疫情,也有人持不同觀點。認為北京一直在隱瞞真相,疫情從來沒有消退過,所以不能說是第二波,而是一直在延續。

有網友給我們發來郵件,說「北京的疫情應該是真的」。這是一位在深圳的朋友,畢業之後就一直沒再去過北京。但是他在大學期間,因為身分證遺失,在北京補辦了一張,當時地址寫的就是北京。

不過現在他說已經把戶口遷回老家了,只是因為麻煩,身分證一直沒有去更新,計劃室今年過年的時候去換。沒想到,就因為這個身分證地址,來事兒了。

網友說社區工作人員給他打電話,問他是不是北京的,說資料上顯示是北京的。然後這位朋友就解釋,但是那邊說,「要不就拿新的資料更新,要不就在社區註銷」。

事後這位朋友說起這是,說現在和北京啥關係沒有,身分證上寫歌北京都不行,「真噁心」。網友說,「按照我的經驗來看,現在的『北京人』被歧視的情況不會低於年初的武漢」。

郵件最後,網友說「我幾個北京同學群都沒有信,只是都不敢說而已。誰都不想做李文亮第二,不值得」。

這位朋友的意思是說,北京對疫情信息封鎖的很嚴,人們都不敢講真話,擔心被「請喝茶」,像李文亮一樣遭到訓誡。是不是這樣呢?我們在會員區會專門來談。大紀元得到了多份獨家資料,顯示北京的疫情可能真的很重,當局似乎在籌建方艙醫院。

這個問題我們放下不說,這裡來說說被困海外的人們。

小粉紅回國無門

昨天(24日)紐約時報有一篇文章,是一個名叫詹姆斯·劉(James Liu,音譯)的中國留學生寫的遭遇,當然也包括他的心路轉變。他在文中自稱是「真正的小粉紅」,過去經常在網絡上「捍衛國家」、譴責香港的民主抗爭等等。

今年21歲的劉是美國一所大學的應屆畢業生,計劃是畢業後就回國。但是疫情來了,想回卻回不去了。因為中共政府擔心像他這樣的留學生回國,可能把病毒也帶過去。所以當局推出了「五個一」的政策,「一司一國一線一週一班」。

為此,中共還發動國內的小粉紅,猛烈攻擊要回國的海外華人。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祖國建設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國內的小粉紅告訴國外的他們,離中國遠一點。

這讓劉第一次感到,自己與國家的基本政治原則發生了衝突,國家利益高於個人需求,他們必須為大多數人的利益做出犧牲。

劉表示,這個邏輯表面上有道理,合乎黨的邏輯,但跟歐美國家相比,明顯不對頭。因為西方國家認為,哪怕是少數人的權利,也應該受保護。如果為了海外僑民的安全考慮,應儘快撤僑、而不是把他們棄在海外不理。相比之下,像印度這樣的人口大國也在組織接回受困的海外公民。

就在這種困惑當中,5月,劉在微博上寫下了一句話:「我愛的國家不想讓我回來」。但是國內的小粉紅給了他狠狠地批評,讓他感覺像是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頓」。

「沒有戰狼來救我」

3月份在日本大學畢業的李小姐,也遇到了劉一樣的情況,目前滯留在日本。他說「就是因為五個一政策,他們把所有的國人堵在了海外,特別過分,人家都是堵外國人,哪有堵自己的國人在外國不給回來。在日本疫情這麼嚴重的情況下,他們(日本)也沒說不讓日本人回來,只能說是限制外國人。」

我接觸過不少在美國留學的大學生,他們也有給新聞看點寫信的。過一會我們就會提到一位,他已經給我們寫了4封信了。

給我的感覺,這些留學生都挺單純的,有的只是分不清中共與中國的關係,一說到中共不好,就以為是在說中國不好。只要把這個問題弄清楚,他們大部分都是比較友善的。從他們的舉動上,也可以看出這一點。

大陸疫情爆發的時候,海外的很多留學生都往國內寄口罩,就是想幫助武漢通報度過難關。後來疫情傳到了海外,海外的口罩很緊張,有的留學生買口罩自用都買不到。

滯留日本的李小姐說,「當初成批成批被利用,往國內寄口罩的人,和現在不能回國的人,是同一批人。」但是現在,中共過了河就拆橋,不讓他們回國。

冷酷的現實,讓劉和李小姐這樣的留學生們不得不從新思考,使他們認識到,共產黨的愛國主義煽動根本找不到現實基礎。中共推廣的愛國宣傳電影《戰狼2》全是假的。

一位留學生寫了這麼一句話:「真實的世界裡,沒有戰狼來救我,」

苦惱的留學生

剛才提到的那位留學生,目前因為種種原因,現在還滯留在美國。他最近又給我們寫來了第4封信。從信中可以看出,他的心情並不好。

他說大概有2週的時間沒有收看時政時事新聞了,手機微信也開了免打擾,除去父母親人,不跟其他人有任何的聯繫。每天都要到湖邊跑跑步,呼吸難得的沒有中共病毒的空氣。他告訴我們,過去的幾個月,每天都生活在焦慮的情緒當中。

在給我們寫信的當天,他把之前欠下的每期新聞看點都看了一遍。他說感覺「自己活在了古代,跟不上現在事情的發展節奏」。

他在信中表示,看了各方面的信息之後,「只有一個感覺:這個國家已經完全變態了。一切都是權力的附屬品,當一個吹哨人成了眾矢之的,當一個事情被顛倒是非、以偏概全、斷章取義,當這個土地上只存在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失去作為一個人該有的人性與道德了,所有人都被貶成低等生物」。

信中他提到了澳大利亞的疫情,因為在那邊有親戚,所以他了解了一些情況。親戚告訴他,澳洲現在最嚴重的就是維州。他認為正好對應我們週六在「病毒有眼睛」板塊所說的情況,因為維州最親共,支持一帶一路。

他說「現在對我來說,只要不是滅共,什麼事都提不起我的精神」。隨後他就說到了現在三峽大壩的情況。他說「現在三峽大壩隨時出現潰壩的危險」,但是當局還在「愚民」,「除了愚民,還是愚民」。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