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感謝中共「口罩外交」 智利疫情飆升(一)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6日訊】截至7月9日,南美國家智利人口1911萬,超過30萬感染中共病毒,6682人死亡,按人口比例來說,是目前南美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實際上,智利從今年一月中共病毒爆發後,就開始部署防疫,檢測力度大,管控嚴密。但在4月22 日,智利接受並感謝了中共的「援助」之後,疫情明顯飆升。《大紀元》時報特稿揭示,疫情嚴重的國家往往與中共關係親近。今天,我們就來分析智利與中共的關係。

4月22號,智利衛生部長海梅·馬納利奇去機場,迎接中共「援助」的防疫物資,有口罩、防護服、紅外體溫計等,號稱價值三百萬美元。

按照中共的要求馬納利奇在物資移交儀式上致辭,感謝中共分享抗疫經驗和物資等。

沒想到,隨後全國疫情明顯擴散。從德國統計數據庫Statista的曲線圖可以看出,3月4日發現首個輸入病例後,平穩的曲線到4月22日迅速上升,到5月中旬,已突破5萬。

5月13日,馬納利奇要求擴大隔離範圍。

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派出軍警控制各大區之間的交通往來。首都聖地亞哥實施封鎖,每人每週只能出門購物兩次,違反禁令者可處以1000美元以上罰款,甚至五年監禁。

然而,疫情不見緩解,反而繼續飆升。到6月13日,確診人數超過16萬。

當天,衛生部長馬納利奇宣布辭職。

馬納利奇是傳染病專家,防疫內行,為國家整體防疫做了充分而有效的準備。他不理睬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幫助中共掩蓋疫情的講話,提早動手防疫。

智利被認為是拉美防疫疫準備最好、檢測力度最大的國家之一,甚至好於西歐國家。總統皮涅拉正打算4月中旬,全國恢復正常工作和學習。

但沒想到是,在去機場迎取中共援贈物資後,全國疫情飆升,完全失控。

中共病毒全球擴散,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共掩蓋疫情的追責索賠行動。而中共為逃脫責任,搞起「口罩外交」,捐出來的還是劣質品。意大利、荷蘭、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相繼通報,大量來自中國的劣質口罩問題嚴重,無法使用。

也許智利當局對中共送禮的目的還看不透,但是,疫情逆轉卻有目共睹。

截止6月30日,智利確診27萬9393人;死亡5688人。到7月初,感染率達到1.3%,是鄰國巴西的兩倍,阿根廷的十倍。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讓我們來看看智利與中共的關係。

1970年12月15日,智利和中共建交,是南美洲第一個與中共建交的國家,第一個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同中方簽署雙邊協議、和第一個與中共政府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的拉美國家,同時還是亞投行成員國。

1990年代以來,智利與中共高層往來日趨頻繁。

智利前總統弗雷,1994到2000年任職期間曾多次訪華。1995年、2011年和2016年,習近平訪問智利,

弗雷卸任後曾擔任議會議長、亞洲經貿全權大使,繼續與中共關係親密。

2015年,中共總理李克強訪問智利,簽署兩國互免簽證協議。如果中國人獲得美國或加拿大簽證,到智利也可以免簽。

中共還以建立孔子學院的形式,在文化教育領域滲透智利。

從2007年11月,聖托馬斯大學孔子學院成立,智利與中共漢辦合作,相繼建立了天主教大學孔子學院和邊境大學孔子學院。

2014年5月12日,孔子學院拉美中心在智利聖地亞哥成立,是孔院總部第二個海外地區中心。

智利前總統弗雷和中共國家漢辦主任許琳一起,爲中心揭牌。

而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2007年4月24日,李長春視察北京國家漢辦總部時,直言不諱地說:孔子學院「是我國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

下一集,我們繼續分析中共對智利在經貿領域的滲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