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德州「核爆級」訴訟 一舉翻轉4州?

川普親訴拜登 要害在哪裡?川普戰略解析:「說而不做」與「做而不說」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9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2月8號星期二,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說而不做與做而不說

以前我們和大家討論過一個川普特朗普)整體上應對大選舞弊思路,就是明線暗線和明暗線。這3條線大體上分別對應了當前的川普團隊的憲法訴訟法律戰、鮑威爾林伍德的Dominion系統舞弊案,以及川普從2018年行政令到現在軍方人士呼籲戒嚴的國家緊急狀態的籌備戰。

其實如果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川普的這幾方面工作,就會發現,他有些事情是說而不做,或者點到即止象徵性地做,這主要是為了爭取輿論主動。比如他大大方方要求政府各部門啟動權力移交過渡程序;或者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滿不在乎地說如果我輸了我會很有風度的離開等等。

他真的會做嗎?他不讓拜登團隊接觸國防部最關鍵的部門,對記者說我會瀟灑地離開,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但又對著鼎力支持他的民眾大聲呼喊:我們絕不妥協永遠不會投降。哪個說法才是他的真意?

左媒拿著前者大做文章,一副如獲至寶的樣子,以為打擊了川普士氣。殊不知那其實是川普在故意示弱,我們看到現在川普的人氣有減少嗎?不但沒有,反而節節攀升,口號都從「再干四年」升級到「為川普而戰」了。

有些人又被刺激到了,說你們看這就是川普獨裁的證據,大搞領袖崇拜等等。他們其實在混淆概念。為自由而戰就不需要領袖嗎?美國國父華盛頓就是領袖,美國就是靠了他這個領袖帶領一大批農夫、商人、手工業者和學者,通過奮戰建立起來的。

所以,這些民眾喊的是為川普而戰,實際上每個人都非常清楚,他們都是在為自己而戰。在為自己被侵犯的權利、即將失去的自由和可能到來的美國黯淡的明天而戰。他們和川普的命運是相通的,用大陸常用的一個詞來形容,他們都是維權一族——既為自己維權,也替國家維權。

有些事情川普是邊說邊做,這部分最主要的就是各州的法律戰以及對州議會行使憲法權利的動員。

邊說邊做是有很大實質意義的,不僅是將案子走程序送到最高法院,同時也是對州議會爭取最大程度的翻轉認證效果。更關鍵的是,川普團隊通過大量的訴訟和聽證會,將舞弊的證據系統全面地曝光在世人面前。法律戰的聲勢越大,美國人越能看清誰在違憲,誰在舞弊。

這對他最終走到最高法院決戰或在非常規形勢下的決戰,都是必不可少的鋪墊。

就是說,川普需要最大限度證明自己的合法性,無論是採取常規方式還是非常規方式,都確保合理合法、理據充分。

所以,我們都知道川普並不笨,他當然會考慮到極端情況下如何應對。但這部分工作就是屬於典型的「做而不說」的範疇。就是有些工作必須做在前面,但不適合說出來,或者不適合川普自己說出來。

我們此前討論過的川普團隊在暗線的進展和安排,以及蓬佩奧最近針對中共一連串的嚴厲制裁措施,其實都可以歸納到「做而不說」的範疇。就是說,川普對中共這個「干涉大選的外國勢力」的懲罰事實上已經開始了,只不過他暫時不說明罷了。

川普不說,不等於其他人不會說。情報總監和蓬佩奧等人現在不是出來說了很多也做了很多嗎?真正等到川普自己出來說的時候,我們可能就會發現有些事情已經在開始起變化了。

戰火再燃:川普起訴拜登

昨天我剛做完節目,就看到了川普直接起訴拜登和哈里斯的消息。然後緊接著參議員克魯茲主動請纓加入戰團,而最重磅的消息是德州總檢察長昨天在臨近午夜的時候拋出了迄今為止法律戰最重磅的炸彈:同時起訴威斯康星、賓夕法尼亞、喬治亞和密歇根等4個州違反選舉法。

一天之內,法律戰連環三擊,當然極不尋常。川普和他的律師珍娜‧埃利斯都說過,從這週開始會有很多大事發生,也許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一個開端。

我們先簡單說說川普本人的起訴。這個消息比較受關注,是因為畢竟這是川普本人首次出面起訴拜登,而且還不是他一個人,是他和彭斯一起起訴拜登和哈里斯。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總統候選人直接起訴另一個總統候選人,這就很有意思了。

川普為什麼在這個時候發起針對拜登的訴訟?這個答案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不是法律專家,在這裡只是和大家討論幾個值得注意的關鍵點,也許有助於我們理解川普的意圖是什麼。

首先,川普是在威斯康星州的巡迴上訴法庭提起的訴訟,並不是在州一級法院。我們都知道,美國的法院分為聯邦體系和州體系。每個體系都有自己的低級、中級和高等法院。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屬於聯邦體系裡面的中級法院,也就是說,距離最高法院只有一步之遙。

第二,川普的這份訴狀內容有點奇特,因為我們看到訴狀主要內容都是針對威斯康星州的密爾沃基和戴恩這兩個縣的計票違規行為。尤其是針對郵寄選票的大量違規行為,訴狀進行了詳細的羅列。

但比較不尋常的是,訴狀幾乎沒有直接涉及到拜登和哈里斯本人的指控內容。按照常理,既然是狀告拜登和哈里斯,當然應該要提出他們兩個人有哪些違法違規的舞弊行為,證據都有哪些等等。至少,要能夠提出拜登哈里斯與這兩個縣的舞弊行為之間有直接的因果聯繫。

但在川普的訴狀中我們幾乎看不到這方面內容,給人的感覺是有點文不對題。

這是川普律師的專業素質太差了嗎?我覺得很難成立,因為如果連我們這種法律界的外行人都能看出不對勁,川普身邊那麼多專業律師,不可能連這點常識性的東西都會遺漏。

所以,我個人看來,一個比較合理的推測是,這或許是川普有意為之。其目的是什麼呢?現在難以確定,或許是為了儘快被駁回然後上訴到最高法院去。因為按照我的理解,現任總統起訴另一個總統候選人的案子,恐怕最終都得在最高法院去解決。

第三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負責威斯康星州巡迴上訴法庭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就是川普提名的,剛剛上任的新任大法官巴雷特。

所以,我們基本可以確定一點:川普選擇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來發起針對拜登和哈里斯的訴訟,並不是時間緊迫情況下病急亂投醫的舉動,而是一個他早就安排好的既定步驟,是一系列措施中的一個主要環節。

至於他對這個案子的成敗有多大勝算,我想只能繼續靜待事態的發展來觀察。就像我們剛才提到的,密爾沃基和戴恩兩個縣的舞弊證據可以說是確鑿無疑,但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能夠把這些行為和拜登哈里斯連接起來,這是我們下一步需要關注的重點所在。

法律戰的第二擊,來自參議員特德‧克魯茲的參戰。

根據美國媒體的報導,德州參議員克魯茲是在昨天正式表態,說如果法院同意聽取對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場選舉案的訴訟,挑戰立法者大幅擴大缺席投票的合法性,他將抽出時間,在上訴到美國最高法院之前,於12月8日(今天)在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進行口頭辯論。他也是第一個公開支持賓夕法尼亞州眾議員邁克‧凱利(Mike Kelly)挑戰賓州認證結果的美國參議員。

這個消息有兩個背景因素:1. 原定要參加賓州最高法院口頭辯論的川普律師是朱利安尼,但我們都知道他突然被測出中共病毒陽性反應,現在正在隔離治療中,不可能上法庭了。

2. 克魯茲不僅僅是一個參議員,他在競選參議員之前是德克薩斯州著名的律師,也是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法學院的前法律教授,精通美國法律,其最擅長的領域就是憲法,堪稱是憲法訴訟高手。要知道,川普在提名新任大法官人選的時候,曾經一度將他列為候選人之一,足見他在憲法方面的造詣。

所以,這樣的一個人代替朱利安尼出戰,對川普一方來說,只能說是「天助我也」。這是非常生動的演繹了《道德經》所說的「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的一個例子。

德州重磅起訴:一舉翻轉4州?

法律戰的第三擊,來自德州總檢察長的重磅起訴。我們可能需要花點時間來討論,因為這個起訴非常重要。

德州是在昨天午夜時分直接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訴訟的,一口氣狀告了喬治亞、密歇根、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星4個州的選舉程序違反憲法。

這份訴狀由德州總檢察長帕克斯頓(Ken Paxton)及其兩名高級助手共同提出,起訴上述四個搖擺州違反了憲法中規定的「選舉人條款」(Electors Clause),原因是這幾個州通過法院或行政措施(而非州立法機關)更改了投票規則和程序,這是違反憲法的。

此外,訴狀還說,同一個州之內的不同縣的投票規則和程序也存在差異,這違反了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基於上述原因,這些州在2020的總統大選中存在「投票違規行為」。

訴狀提出的要求,是最高法院應該下令各州允許其立法機關(議會)直接任命該州選舉人。

這些內容可能我們普羅大眾聽起來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但這個案子一被拋出來,在法律界引發的反響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一位名叫伊萬‧拉克林(Ivan E. Raiklin)的憲法律師是這麼形容的:如果我之前對川普的連任充滿信心,德克薩斯州只需向法院提交這份文件就可以得到保證。這種情況相當於廣島和長崎的一千倍!是絕對的、無懈可擊的輝煌。德州僅憑一己之力就從中國手中拯救了合眾國!

為什麼這起訴訟這麼重要呢?我大概總結了一下有這麼幾個原因。

1. 這個案子同時起訴了4個州,跨越了多個司法管轄區,這等於給了案子一條直通最高法院的通道,不需要在低級法院來回折騰。

2. 起訴的主題是被告幾個州違反了憲法的選舉人條款,因為他們通過法院或行政行為對投票規則和程序進行修改,避開了州立法機構。而這些非立法性質的修改為違反州法的投票和計票提供了便利,這反過來又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二條第1款第2項的選舉人條款。

也就是說,這些州的違規行為不僅侵犯了他們本州的立法機構的權利,損害了其本州公民的投票權,也侵犯了原告州(德州)和其它忠於憲法的州的公民的投票權。

3. 被告各州內不同縣的投票規則和程序存在差異,違反了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這一條可以說也是一個要害。因為這個指控說白了就是民主黨在同一個州的不同的縣採取了雙重標準,支持川普的紅縣和支持拜登的藍縣政策不一致。

這個問題是有先例的。2000年小布什和戈爾因為大選爭議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其中最關鍵的一個焦點就是小布什狀告佛州違反了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結果最終是小布什被判獲勝。

4. 這份起訴最重要的關鍵點在於:不需要最高法院去證明選票舞弊的存在,原告也沒有指控被告如何做票、如何操縱機器等等。訴狀告的是被告違反了憲法規定的選舉程序。也就是說,你們程序都是非法的,那你們統計的選票結果自然也即是非法的、無效的。

所以,如果打個比方,就好像考官對考生說,我不關心你的答案是否抄襲來的或作弊得出來的,你違反了參加考試的規定程序,你的答卷格式整個都沒有按照要求來答題,所以你的答卷整個都無效,哪怕你答案全對都毫無意義。

5. 德州此次起訴要求最高法院下令各州允許其立法機構任命其選舉人。如果成功,就等於開啟了川普翻轉大選結果的大門,因為這4個州的議會都是由共和黨控制的。

6. 所有這些被告州為什麼做出這樣那樣的違規去改動選舉規則和程序,它們統一使用的理由都是因為有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但憲法並沒有任何這方面的條款,說有疫情的存在你們就可以隨便越權擅自修改法律。

我們此前曾經討論過最高法院對紐約州關於進入教堂的人數限制的判決,朋友們可能還有這個印象吧?最高法院否決了對人數的限制,理由就是因為不能因為疫情而隨便改動憲法原則。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擁有最高法律效力,下級機構是無權改動的。

所以,對疫情因素這一點,這份訴狀也可以說是直達問題的核心。因為這些民主黨高層人物他們都可以在疫情期間去商店購物,去做頭髮或者去餐廳用餐,那麼大眾也完全可以去投票站投票。這裡不存在雙重標準,大家都是一樣的。

大家看到了吧,這個直達最高法院的訴訟有多麼犀利。這個案子的判決對最高法院的法官來說,幾乎沒有技術難度,因為被告各州的那些違規措施,全部都是他們自己公開發布的,這些證據都是他們自己提供而且還廣而告之的,沒有任何可以抵賴的空間。

還有一點需要補充的是,這個案子一旦告成了,不要忘了全美至少還有23個州的總檢察長都是共和黨。也就是說,他們都完全有可能、也完全有這個權利來跟進德州,對這幾個搖擺州的違規行為提出指控。

要知道,早在11月9日的時候,就有10個州的總檢察長聯署向聯邦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意見書,要求最高法院推翻賓州一項延長郵寄投票截止日期的裁決。

那一次的意見書,其訴求和本次德州的起訴,可以說是完全一致的。

目前的最新消息是,最高法院已經受理了德州的案子。所以,這場法律大戰還會有哪些州會欣然入局,我們不妨保持耐心繼續看下去。

拜登就職安排落空 「安全港」不安全

最後我覺得還有兩個比較重要的消息值得提提。

一個是總統就職委員會針對是否承認拜登為當選總統並啟動就職儀式相關籌備工作,進行了投票表決。6個人的委員會,投票結果是3:3,三個共和黨麥康奈爾、麥卡錫和布朗特都投下反對票。也就是說,該委員會不承認拜登是當選總統,關於就職的相關安排無法啟動。

很顯然這是拜登通向白宮道路上的又一道閘口。我們看到麥康奈爾等人依然在支持川普。那些說他私下勸川普認輸的說法都是地道的Fake news。

另一個消息是川普律師團隊正式發布了一份聲明,指出12月8號,也就是今天這個被稱為「安全港」的日子並非確定選舉結果的最終期限。實際上明年1月6號才是國會統計各州代表票數的日子,這才是「具有終極意義」的實際日期。

有意思的是,聲明特意提到了金斯伯格大法官,說她在當年小布什起訴戈爾一案的時候也承認,她所說的最終有意義的截止日期是1月6號。

很顯然,這是左派無法反駁的聲明,因為金斯伯格就是極左派大法官,民主黨無法自我打臉來否定自己。

也就是說,川普團隊其實一直都是按照1月6號這個日期在進行法律運作。在距離現在還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裡,川普還有很多的牌是可以打的。

好的,今天我們就暫時討論到這裡,謝謝各位,我們明天見。

歡迎訂閱《遠見快評》Youtube頻道: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Rumble:https://rumble.com/c/c-378245

遠見快評》製作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