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的抉擇:驚天動地的大戰即將到來

作者:百家姓

12月2日,川普總統發表了他稱之為一生中最重要的講話,表達了他堅定捍衛國家憲法的決心。這個講話讓人隱隱感覺到,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即將到來!隨著美國大選日程進入到最關鍵的階段,有兩大命運悠關的嚴峻問題,已經擺在美國民眾的面前:一是,拜登通過作票舞弊的途徑簒權上位,他會成功嗎?二是,美國將發生內戰嗎?

(一)

關於賓州等幾個搖擺州大選舞弊的聽證會已經結束,案子已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等候最後裁決。人們將目光投向位於華盛頓特區東北第一街1號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樓,心裡在嘀咕,那裡會發生什麼事?

從11月3日以來的一個月裡,拜登團伙在各州大選中的舞弊證據,如潮水般的湧來,特別是在賓州、佐治亞州等幾個關鍵搖擺州的作弊,己達到明火執仗的地步!那條讓全世界看得目瞪口呆、註定會載入史冊的「拜登曲線」,就發生在賓州!然而,拜登陣營及整個民主黨,對於川普團隊和廣大民眾成千上萬的舞弊質疑、指控、聽證會和訴訟,至今仍採取不回應、不辯護、不迎戰的態度,以沉默來對抗憤怒的民意。這種態度,實際上表明民主黨已經攤牌了:是的,我就是舞弊了,你能把我怎樣?

拜登團伙敢將無恥進行到底的底氣來自哪裡?毫無疑問,它來自克林頓、希拉里、奧巴馬、佩洛茜、索羅斯、比爾.蓋茨為代表的「大重構」力量,來自中共為首的外國邪惡勢力的支撐,來自主流媒體的推波助瀾,來自「深層政府」的內奸們的裡應外合!從拜登陣營在大選中五花八門的作弊手段,我們不難想像,在大選結束後的一個月裡,拜登們為了堵截川普將官司上訴到最高法的訴訟之路,也沒少做最高法的工作,什麼下三爛的流氓手段都會使出來。從他們對川普團隊成員的人身威脅,對川普政府官員的人身威脅,對朱利安尼、林伍德、鮑威爾律師團隊和

其他許多證人的威脅,就可知他們作惡時的無底線!

接下來,人們擔心的是,如果最高法也淪陷了,國會也被拜登們操控了,三權分立中的兩權已經癱瘓了,川普怎麼辦?川普會投降嗎?當然不會!川普在11月2日的宣言式演說,就是答案。我們一定要記住川普那句擲地有聲的誓言:如果拜登不能解釋他所得的8000萬張選票的合法來源,他休想進白宮!有川普為美國人民看守著大門,盜國賊想篡權上位,連門都沒有!

假設最高法和國會都失靈,川普就必須獨自擔起捍衛美國憲法的使命,他只有唯一一條路可走:頒布《反叛亂法》,啟用「外國情報監控特別法庭」(FISC),實施戒嚴,實行軍管。這個程序一旦開啟,川普就完全掌握了主動權。川普現在不簽《反叛亂法》,可能是在等最高法的判決,將上訴程序走完。如果最高法確認川普勝選,那麼一切都提前結束了;如果最高法倒向拜登,川普將拿出至今還沒有曝光的拜登團伙勾結外國勢力陰謀政變的致命證據,並以此為依據簽署《反叛亂法》,實行軍管。這幾天川普團隊的人密集發聲,呼籲馬上實施《反叛亂法》,實際上是說給最高法聽的:川普還有更致命的大殺器沒用呢,希望最高法忠於憲法,站到正義一邊。對於最高法,這是最後的抉擇,對於川普,還留有必勝的後手。在這個決定美國命運的關鍵時刻,最高法會成為捍衛美國憲法的中流砥柱嗎?

坦率地說,我個人感覺,最高法並不樂觀!因為中共在美國深耕了幾十年,對美國三權的滲透是全面的,最高法的大法官們,無一不是中共「藍金黃」的重要目標,只要潮水還沒有退去,真不知道誰在裸泳。所以,川普走戒嚴軍管之路,將是大概率事件。

川普走戒嚴軍管之路能否成功,關鍵看主流民意能否賦予他採取行動的合法性。美國著名的右派組織「我們人民大會」(WTPC),在《華盛頓時報》上刊出整版廣告,發出強硬聲明:如果法院和國會不遵守憲法,我們呼籲總統採用戒嚴法舉行新選舉!如果總統不採取大膽的行動捍衛我們的權利,我們要打內戰!。。。這則廣告清楚地表明,民意對拜登團伙的舞弊醜聞已經怒不可遏了!還有人做過統計,川普在11月2月的46分鐘演講,儘管遭到主媒的集體噤聲,但在不到24小時內創造了在Youtube上470萬人次觀看,34萬點讚,在FB上940萬人次觀看,62.8萬點讚的紀錄,喜歡和不喜歡的比率是95.3%:4.7%,這和幾天前拜登在福克斯作感恩節致詞時,只有寥寥數千人觀看,喜歡和不喜歡的比例是10%:90%,形成巨大的反差,這就是強大的民意!現在的局面已經激化到這個地步:即使川普總統願意交權,美國民意也不答應了!那麼,一旦最高法放棄職守,最終解決問題的就只有軍管了,因為軍管,是避免美國陷入內戰的最後一道屏障。

(二)

川普真正的大殺器,就是憲法賦予總統的戒嚴平叛的戰時權力,即1807年美國第九屆國會通過的《反叛亂法》(Insurrection Act)。這個法案,林肯總統在1861啟用過,羅斯福總統在1943年、艾森豪威爾總統在1957年、約翰遜總統在1968年、以及老布什總統在1989年和1991年都使用過。除了林肯總統啟用該法案是為了平息全國性騷亂外,其他總統啟用該法案都是針對一個城市或數個城市的局部騷亂。而發生在今年五月份的BLM(黑命貴)運動和Antif打砸搶的暴亂已經蔓延到二十多個城市時,川普總統在6月1日晚宣布,將引用1807年的《反叛亂法》,動用軍隊平息暴亂,恢復秩序,但被國防部長埃斯伯抵制了。

按照美國的憲政框架,在和平時期,美國軍隊是不可以參與國內的執法行動的,國內執法、治安和維持社會秩序,是交由司法部、警察系統和國民警衛隊等執法部門負責的,但當國內的暴亂超出執法部門維持秩序的能力時,特別是出現外國勢力勾結國內叛國賊陰謀推翻美國政府的政變時,總統就必須啟動《反叛亂法》,以作為調動美國軍隊的法律依據和法理基礎,美國軍隊才能合法介入國內平叛,如戒嚴、軍管、逮捕賣國賊、鎮壓暴亂、維持治安等。

現在的關鍵是:本次美國大選的幕後是否有外國勢力的影子?換句話說,在拜登團伙大規模作弊的背後有沒有外國勢力參與作案的實錘證據?當然有!而且證據鏈完整而牢不可破。首先,在本次大選中,各州普遍使用的投票機多米尼(Dominion),在委內瑞拉大選中因作弊幫助查韋斯和馬杜羅獲勝而臭名昭著,而該投票機的硬件是在中國製造;其次,多米尼投票機收集的數據,會傳輸到位於國外的後台服務器中用於操控。被川普繳獲的位於德國法蘭克福的Scytl服務器,即是鐵證;第三,在中國廣州、義烏大量印製的假選票(無特製水印),通過順風快遞等方式寄往美國;第四,這次大選中的作弊大都集中在郵寄選票上,在歷史上的前48次大選中,從未有過如此大規模的郵寄選票。為什麼要釆用郵寄選票?是因為防疫的需要,讓人們在家裡填寫好選票後讓工作人員上門收集後寄出;是什麼樣的疫情讓人們必須待在家裡郵寄選票?是從中國武漢擴散出來的「新冠肺炎」!大家想想看,十個月以前傳播到美國的「新冠」疫情,與今天大選期間因防疫需要而釆用郵寄選票的方式,它們二者之間有著怎樣的邏輯聯繫?僅僅是一種巧合嗎?最後,川普團隊的林伍德大律師爆出驚天證據:多米尼公司在2020年10月8日收到一筆4億美金的巨款,其中的75%來自中共政府,匯款是通過瑞士銀行直接打到多米尼公司在紐約的帳號上,也就是說,在美國大選前的一個月,中共收購了多米尼公司!

如果上述證據都不是實錘證據,即就不知道天下還有什麼證據是實錘證據了!從目前掌握的外國勢力干涉美國大選的龐大證據鏈中,林伍德律師曝光的這條證據太關鍵了,重要性絕對排第一。中共在臨近大選時收購了多米尼公司,在隨後的美國大選中大面積使用多米尼投票機,而瘋狂作票舞弊的正是這些投票機——這是啥意思?如果說以前關於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證據都是間接的,那麼,這條實錘證據就證明中共直接操縱了美國大選,沒有比它更直接的證據了!

在美國的憲政概念裡,外國操縱美國大選,就是侵略美國、陰謀推翻美國政府的戰爭行為。光是這一條證據,就足以認定中共已經發動對美國的侵略戰爭,而且是不宣而戰。所以,美國空軍中將托馬斯.麥金納尼指責拜登團伙:這不是投票舞弊,這是叛國行為,他們正試圖推翻這個政府!這是中共向美國發動的網絡戰!川普總統發推說的更直接:他們試圖推翻美國政府,很多人都參與了這場政變!

中共在幕後直接操縱美國大選的主謀身分浮出水面——這個行為的性質如此嚴重,它已經導致四個重大結果:

(1)第五十九屆美國總統大選,演變為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推翻合法政府的政變,製造這起政變的主體,就是民主黨的拜登團伙與中共相互勾結的聯盟;

(2)美國兩黨競選的性質也完全變了,變成川普政府代表的共和黨與中共之間的戰爭,像驢之爭,變為像龍決戰;

(3)因而,川普政府己具備充分的法理、民意和合法性依據來簽署《反叛亂法》,實施軍法管制,追究賣國賊,平息叛亂,避免內戰;

(4)由於美國與中共已處於事實上的戰爭狀態,川普總統後續對中共展開任何形式的打擊都順理成章。

毫無疑問,一年前,中共向美國發動了「新冠病毒」的生化戰,今天又發動了操縱美國大選的網絡戰,事實上美國與中共早己處在沒有宣戰的戰爭狀態,而美國竟然還渾然不知!因此,川普簽署《反叛亂法》己到了呼之欲出的時候了,現在就等最高法的結果。有一點是確定的:當川普不得不獨自捍衛美國憲法時,他一定會動手,而且會以出乎對手意料的速度和規模出手。現在大家都很著急,認為川普再不動手就沒時間了,來不及了,其實未必!我們相信川普有他的時間計劃。川普只要待在白宮一天,拜登一夥就要夜夜做噩夢,所以他們要想方設法儘快將川普趕出白宮。當他們急火攻心地不擇手段時,就必然會露出破綻,給川普創造下手的機會。歸結起來,結論就是:拜登入白宮沒戲,美國不會有內戰。

今天,川普總統帶領著美國人民來到了決定命運的十字路口,他必須勇往直前,迅速邁過這一危險地帶,以蓋世的勇氣和遠見果斷決策,既保護國家免遭賣國賊的盜竊,又避免導致生靈塗炭的內戰爆發。我們百分百的確信:能夠照耀未來一百年的偉大光明已經到來。神佑川普!神佑美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