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言論封殺愈演愈烈 數字極權離我們有多遠?

「倒接軌」初顯 中共模式另類「輸出革命」 川普與多州參戰 德州訴訟升級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0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2月9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賓州情急威脅最高法

自從美國大選夜爆發假選票醜聞以來,我們在川普的法律戰中就不斷聽到一個詞彙,就是「反轉」。先是在密歇根州的韋恩縣選舉結果認證的時候,兩位共和黨委員因為家庭受到威脅,先後出現從拒絕認證到認證,最後又再拒絕認證的兩次反轉。然後是喬治亞州的巴頓法官,在關於禁止Dominion投票機清空數據的問題上,也連續出現兩次反轉。

這些現象的背後,無疑顯示了在掩蓋犯罪與揭發犯罪之間的對決,其激烈的程度已經遠遠超出我們表面看到的這些。

在昨天,「反轉」這個現象再一次進入了我們的視線。這一次是備受關注的賓州的案子。

這個案子是由賓州共和黨眾議員邁克·凱利提出來的,其訴訟對象包括賓州、州長湯姆•沃爾夫(Tom Wolf)、州務卿波克瓦爾,以及賓州議會。

這個案子受到關注是因為這是川普一方法律戰的系列訴訟中第一個被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案子。其理由主要涉及賓州的第77號法案,該法案由賓州民主黨州長湯姆•沃爾夫(Tom Wolf)於2019年10月31號簽署成為法律。

根據這條法律,賓州允許全民無條件郵寄投票。但要擴大缺席投票的適用範圍,必須有憲法修正案的授權才可以。這個77號法案在制定時並未經過這個立法程序,所以原告據此認為被告違反憲法,要求聯邦最高法發布緊急禁制令,阻止賓州認證選舉結果,並廢除所有250萬張郵寄選票。

結果昨天最先傳出的消息是,聯邦最高法拒絕了原告的訴訟請求,一度讓很多人對最高法院的判決產生質疑,很多左媒也開始大炒這是川普法律戰的一大失敗等等。但沒想到很快川普一方就出面澄清,最高法院僅僅只是拒絕下髮禁制令,並不是拒絕了整個案子。

也就是說,聯邦最高法並未拒絕審理賓州的案件,他們只是在審理之前拒絕了下髮禁制令去推翻賓州選舉結果的這個請求。拒絕所請求的禁令不等於駁回案子,所以事實上凱利的這個案子仍然在聯邦最高法的審理之中。

剛才我們說了,反轉戲的背後,往往都涉及到更為複雜的博弈。

就在昨天,賓州向聯邦最高法院提交了針對凱利起訴賓州這個案子的答辯狀。結果這份答辯狀的內容讓所有人都倍感震驚。賓州的答辯都寫了什麼樣的內容呢?裡面最引人注目的內容大致是這樣一個意思:

原告對77號法案提出質疑,並要求取消整個州的選舉,但請最高法院拒絕它,因為原告在提出這樣的要求的時候,沒有意識到這將會引發巨大的動盪和仇恨,而本院在發出公平授權的時候,正確的尋求避免煽動社會混亂。所以,請最高法院不要接受該案,否則後果會很嚴重。

這樣的措辭出現在賓州官方文件中,我想大家凱利都會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什麼味道呢?就是訛詐與威脅。

凡是曾經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華人對這一點可以說太熟悉了。中共成年累月就是用這種「你要考慮政治後果」的方式來迴避解決問題,並轉而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可能朋友們對聯邦最高法院阿利托大法官在11月6日說過的一句話還有印象吧,他當時是這樣說的:「哪怕坦克開到我的窗口,我也決不屈服。」

當時的很多人,包括我在內,都多少覺得阿利托大法官這麼說只是用一種比喻來表達自己不會屈服妥協的決心。但現在回過頭去看,我想恐怕會有不同的體會。就是說,隨著法律戰的一步步進行,川普在逐漸扳回局面的時候,組織這場大規模盜竊選舉的勢力不可能坐以待斃,它們必然要採取一些行動的。

輿論封殺加碼 輿論戰再升級

這些行動,不僅有這類半遮半掩的暴力威脅,更多的是在媒體領域的輿論爭奪。

說到輿論戰,可能大家都已經看出來了,隨著各個搖擺州的聽證會,以及川普在喬治亞州的大型集會,尤其是此次德州起訴搖擺4州的重磅大案,讓所有支持川普的民眾都有了一種「聲勢大振」的感覺。

儘管左媒對德州起訴要麼視而不見,要麼一筆帶過,但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是,所有知道德州起訴這個消息的人,都明顯感到川普的法律戰讓人真正看到了勝利的曙光。這個「聲勢」,與這個「曙光」,不但大眾都看到了,其實拜登一夥也同樣看到了。所以它們應對的方式必然的就是直接來打壓這個「聲勢」。

就在今天上午,YouTube的官方博客發布了一篇題為「支持2020年美國大選」的文章,聲稱將不再允許用戶上傳有關川普總統由於欺詐而失去2020年總統大選的視頻。

儘管文章聲稱,在某些情況下,可能允許對當前選舉的結果或計票過程提出有爭議的觀點,因為選舉官員一直在努力敲定計票結果。但聲稱總統候選人因廣泛的軟件故障或計票錯誤而贏得選舉的視頻都會被刪除。

Youitube這麼做的依據在哪裡呢?文章是這麼說的:「昨天是美國總統選舉的安全港截止日期,已經有足夠多的州對選舉結果進行認證,以確定當選總統。鑒於此,我們將按照我們對歷史上美國總統選舉的處理方式,開始刪除今天(或之後任何時間)上傳的任何誤導人們的內容,聲稱廣泛的欺詐或錯誤改變了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的結果。」

這個說法很清楚,意思就是對選舉結果現在已經有了官方結論了,有了政府定下的調子了。所以凡是不符合官方這個結論、這個調子的視頻,都將被視為不實信息或有害信息而遭到刪除。

大家是不是又有了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呢?這種「官方結論就是真理,絕不允許任何人進行質疑,也絕不允許任何人發出不同聲音」的邏輯,中共已經在中國大陸使用了幾十年,對中國人來說,它一點也不新鮮,但對絕大多數的美國人來說,恐怕還不一定能反應過來,這篇文章對他們究竟意味著什麼。

我們都知道中共是一個極權體系,這個體系在毛澤東時代曾經瀕臨崩潰的邊緣,但隨後它們找到了利用資本主義營養來壯大共產主義機體的途徑,尤其在數字技術迅速普及的背景下,中共將數字技術在社會監控和輿論維穩方面可以說利用到了極致,從而真正的實現了奧威爾《1984》那本書中描繪的場景:一個由無所不在的「老大哥」隨時注視之下的極權社會,這就是我們經常提到的數字極權體制。

數字極權:離美國有多遠?

如果我們從一個比較簡略的角度來看中共的數字極權體制,會發現這個體制基本上由下面幾個版塊來組成:

1、由槍桿子保障的一個政黨長期執政;
2、一個龐大的由政黨主導的傳媒系統,這個系統負責放大官方的聲音並對大眾實施政治正確的輿論引導與洗腦。
3、一個可以精準封殺個人言論的系統,主要是各個社交媒體平台,封殺標準就是官方界定的「虛假信息」或「有害信息」。

大家要注意一點,這二者是不同的。「虛假信息」是直接說你是假消息,否認你的言論的事實基礎。而後者實際上並不否認你說的是事實,但這個事實被掌控這些平台的人判定為「有害」。對誰有害?到底是什麼「害」?你不會得到答案,它們說你有害就是有害,它們的看法就是標準。

4、數字極權一個必不可少的系統是對整個社會無所不在的監控系統。我們大家都已經耳熟能詳的面部識別、5G、AI、大數據、雲計算等等最前沿的信息科技,都是組成這個系統的中堅。

5、對所有與主流社會、主流媒體意見不同的人士建立檔案與黑名單,實施精準維穩與定點打擊,而且要逐步做到制度化、長期化與普及化。

6、最後,還需要一個充當執政者刀把子角色的司法系統。在中國大陸,這個系統叫做政法系統,中共用「政法」兩個字,就做到了把整個公檢法一統江湖了。

為什麼我們要花一點時間來討論中共的數字極權體系?原因其實很簡單,我們如果冷靜看看現在美國發生的一切,並且簡單的比照這幾條來做一個對比,就會驚訝的發現,被全世界都視為自由國度的美國,現在距離數字極權居然已經如此接近。

在共產極權的中國,中共是依靠槍桿子,也就是軍隊力量來確保其長期執政,所謂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在民主體制的美國,如何確保一個政黨長期執政?很簡單,操控選舉系統就可以了。斯大林早就點破了這個機關,他不是有一句名言嗎?「投票人選誰不重要,關鍵是誰來統計選票」。

所以,美國今年的大選,可以說完整的進行了一次「投票機裡面出政權」的實戰演練,這個具有非常完善而便利的操控功能的Dominion投票系統,事實上充當的就是另類「槍桿子」的角色,只要這個系統一直握在手中,在美國實現一黨長期執政絕非聳人聽聞的奇談怪論。

我們再看看第二條,就是政黨主導的傳媒系統。這一點我想答案並不複雜對吧,所有經歷了本次大選從雙方造勢開始到現在的全過程的人,都可以非常深刻的體會到,眾多的左媒淪為黨派化產物後的可怕後果。它們已經做到了高度協調一致、不但在引導輿論洗腦大眾方面整齊劃一,甚至也毫不意外的開始了逆向報導的進程。

什麼意思呢,就是我們看中共黨媒的時候,都知道要反著讀,黨媒否認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事實,而黨媒拚命渲染、肯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造假。我們看到美國眾多所謂的主流媒體,已經非常明顯的出現了「倒接軌」,就是一家民主國家的媒體倒過去和極權國家的喉舌接軌。這個趨勢如果繼續下去,我相信不出幾年就會有美國版本的胡錫進、周帶魚之流的人物出現。

至於第3條,一個可以精準頂點封殺民間言論的系統,這個已經是很多人都有了切身體會的現實了。無論推特漫天飛舞的藍標,還是臉書無所不在的所謂「事實核查」,包括我們正在談論的谷歌youtube的「官方標準」,都是這個系統的核心部件。這些公司依靠了一個自由的制度發展壯大,現在覺得自己已經「大到不能倒」了,已經站在世界之巔了,然後就開始調轉刀口對這個自由制度下手。

為什麼?原因很簡單,它們想要永遠站在這個權力與財富的金字塔尖,所以不能容許這個自由制度擋它們的路。

大家有沒有發現這個過程與中共「厲害國」的崛起是非常相似的?為什麼我們一再說中共紅色極權和美國的極左勢力系出同源,不但同聲相應,而且同氣相求,原因就在這裡。

對於第4條,數字監控系統從技術上來講,其實美國一點也不比中共差,甚至更先進。美國沒有走到中國大陸這樣的一步,只不過是因為有很多法案限制著這些技術在國內大規模普及使用。但如果我們把這些技術放到一個一黨長期執政,或者一個利益集團長期掌控政權的背景下,就會發現,要捅破這張紙,簡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中共的黑名單制度早已普及到村一級,可以讓任何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都處於寸步難行的狀態。而美國極左勢力正在積極引進這些「經驗」。被稱為民主黨「四人幫」之一的AOC,已經公開聲稱要建立所謂「川普奉承者黑名單」(Trump sycophants),聲稱要把那些「選舉、服務、資助、支持和代表」川普總統的人的資料進行歸檔。

她甚至發推呼籲大眾揭發自己身邊的川普支持者,包括同事、鄰居、夫妻、父子等等,還要建立一個數據庫讓所有支持川普的人「承擔後果」。這種後果不僅包括施壓公司開除川普支持者,還要求禁止川普支持者從政,並且這種政策要株連到川普支持者的下一代。

很多美國人覺得這是發瘋,很多人只是當成一個笑話在看待。但我想凡是經歷過中共政治運動,尤其是經歷過被歸為政治賤民而遭遇各種殘酷打壓的人來說,恐怕沒有人會笑的出來。這並不是AOC一個人在異想天開,這就是它們的計劃。只要它們掌握了政權,要實現這個藍圖沒有任何政治上和技術上的難度。

為誰而戰?

過去我們在節目中曾經討論過,我說美國的建國先賢確保這個自由國度的武器就是兩樣東西:左手的選票和右手的槍。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了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這也是美國人民捍衛自由、信仰與天賦人權的最後一道防線。

如同我們剛才討論的,如果左手的選票已經淪陷,成為極權勢力長期執政的武器,成為變相的「槍桿子」了,那麼右手的槍還能保持多久?

如果極左勢力通過操縱選舉掌握了政權,它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繼續使用這套系統攻陷兩院,掌控立法和行政系統。然後就可以實現它們早就公開宣稱的對最高法院實施擴容的手術。它們極力推動擴容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確保最高法院掌控在左派手中。

如此一來,表面上的三權分立將成為事實上的三權歸一,那是真正的一統江湖,接下來就要確保利益集團千秋萬代的特權得到延續。怎麼延續?如何去應對手裡有槍的反抗者?

很簡單,操縱國會修憲立法,通過禁槍法案即可。這也是它們已經嚷嚷了很久的事情了。它們沒能實現所有這一切的唯一原因,就是代表政權歸屬的總統大位不在它們手上。

川普說,它們圍攻我是因為我擋了它們的道。在經歷了大選這一個多月的風雲激盪,我想朋友們回過頭來看這句話,可能都會有不同的感受吧。

我曾經說過,我們其實都是在為自己而戰,川普和我們一樣,都是維權一族,只不過他是站在最前面的那個人。而他現在的武器就是抵擋數字極權的最後一塊根據地:美國的法律。而正在進行的德州訴訟案,是川普的武器中目前威力最大的一個。

到目前為止,聯邦最高法院已經將德州訴訟列入備審案件清單,而且要求被告的4個州,必須在本週四,也就是明天下午3點之前,要給出對得克薩斯州訴訟的答辯。這個訴訟已經獲得了包括路易斯安娜、密蘇里、阿拉巴馬以及佛羅里達等10個州的支持,也就是說,這場訴訟正在演變成為一場紅藍對決,正在從川普一個人的戰鬥,演變成美國的愛國者與賣國者之間的對決。

川普總統今天早上發出一條推文,正式表示將加入此案。他說,「我們將很快加盟德州(和其它州)的訴訟。這是個大案子。我們國家需要一個勝利!」

川普沒有進一步說明,他將以何種方式加入此案。根據美國法律,非黨派第三方可以為了保護個人權利而加盟正在進行的訴訟案。而是否允許第三方加入,在此案中將由聯邦最高法院來決定。

這場大戰的結果,將決定美國是回歸傳統自由的國度,還是迎接數字極權的所謂新秩序。無論願意還是不願意,我們每個人都已經註定無法成為旁觀者了。

好的,今天我們就暫時討論到這裡。謝謝各位,我們明天再見。

 

請加入我們的Rumble:https://rumble.com/c/YuanJian

訂閱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遠見快評唐靖遠?sub_confirmation=1

Parler https://parler.com/profile/YuanJian

推特專頁 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yuanjiankp

歡迎朋友們留下您的Email,遠見快評有任何視頻更新消息,都將在第一時間提供給您!https://newsletter.youmaker.com/?channel=yuanjiankp

遠見快評》製作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