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大陸疫情如何?數千文件洩中共在隱瞞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5日訊】中國大陸的中共病毒疫情真實情況如何,外界很難瞭解。近期洩露出來的幾千份文件顯示,中共不惜重金控制一切有關疫情的信息、以掌控疫情輿論,隱瞞真相。

《紐約時報》和ProPublica近期發布的一篇長篇報導提到,黒客組織「揭秘中共」(C.C.P.Unmasked),和它們分享了來自中共網信辦杭州辦事處的3200多條指示、1800多份備忘錄和其它文件,詳細揭露了疫情期間幫助中共控制網絡輿論的系統。

去年2月,李文亮醫生因發出病毒警告而受中共威脅,在他死於中共病毒後,網上群情激憤。

中共網信辦下達祕密指示:李文亮之死構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可能引發「蝴蝶效應」。除了不推送李文亮死訊,從社交媒體熱搜話題頁面移除他的名字,發動大量虛假的網絡評論員引導輿論,還要嚴厲處理發表煽情故事者的帳戶。

大量的網上紀念活動開始消失。

一名杭州城區官員報告,他們發動網評員跟評、引導4萬餘人次。某縣城工作人員吹噓他們打擊所謂謠言的成果:16人遭警方調查,14人被警告,兩人被拘留。還有城區僱用了1500名網軍監控微信的非公開聊天群。

旅美獨立學者戈壁東:「中共也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通過官方機構耗費巨額資金,雇佣數量達到千萬的網絡水軍的政權。這些五毛、網絡雇佣軍數量龐大,所以在國際社會抹黑了中國普通民眾的形象,傳遞了非常惡劣的影響。實際上這是非常典型的互聯網犯罪。也確實反映了中共是做賊心虛的一個政權。」

文件表明,為了嚴控互聯網,中共需要動用龐大的官僚機構、人力大軍、專業技術,還需要大量資金。

而引導輿論的企圖,除了防止國內恐慌,還想讓疫情看起來沒那麼嚴重,並歸功於中共控制得力。

根據文件,中共網信辦從去年1月初就開始控制疫情信息。新聞報導只能採用政府口徑,且不得與非典(SARS)疫情相提並論。

2月初,中共召開高層會議,要求加強管理數字媒體,各地網信辦開始控制國內信息,同時影響國際輿論。

對於需要推廣的文章,媒體連放在哪裡,放多久,哪些標題要用黑體,都有詳細指示。而且不準使用「無法治癒」、「致命」、「封鎖」等辭彙,不得宣傳負面新聞。同時,要控制對海外捐贈和採購的報導,以避免給人中共抗疫依賴外國捐助等印象。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在武漢的疫情一開始的時候,中共恰恰是利用了那一次疫情從全球徵得了許許多多的救援物資,甚至把很多國家的口罩都一掃而光。後來它等到全球的中共病毒全面爆發之後,中共利用它的獨裁專制暴虐的這種性質來控制死疫情,不能讓外界知道中國疫情的真相。因為它要在這個時候向世界去展現,它這樣一個專制體制的優勢。所以我們看到中國好像是疫情馬上就恢復平靜了。」

網信辦要求刪除一些現場視頻,包括在公共場所的屍體,人們在醫院內憤怒叫喊,從公寓中拖出的屍體,被隔離的孩子哭著找母親等畫面。

此外,中共也利用專門軟件來塑造公眾看到的網絡內容。雲潤就是軟件開發商之一。它還幫助培訓評論員。可以說,雲潤是水軍的設計者之一。

杭州網信辦還建立了「季度計分卡」,來對每個網點是否有監視足夠的貼子或評論評分。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說,雖然很多人對中國疫情抱有疑問,但由於中共層層把關,處處封口,所以很難看到真相全貌。

盛雪:「現在的問題是,整個世界我覺得,沒有能夠從這一次中共病毒的傳播來完全認清中共政權的性質,甚至有一些國家還反而從中共對疫情的真相傳播的控制,而認為中共對疫情處理的是比較有優勢的。」

盛雪認為,追尋疫情背後中共的真實意圖和終極目標,是今天擺在人類面前至關緊要的問題。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