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病毒起源之爭 常識還是科學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0日訊】 觀眾朋友好,今天是2月19日,星期五。今天談一個和疫情起源引起的話題,常識能不能戰勝政治科學。

世衛調查組否認病毒實驗室起源後,一位德國物理學家和一位基因學家卻更堅信病毒起源於武漢病毒所。同樣的證據來源卻得出相反結論。物理學家和世衛調查組專家誰更接近事實真相?紐約州長庫莫因疫情死亡人數醜聞眾叛親離,有何警示意義。

世界上有邏輯和中共邏輯,但這次世衛調查和前後醫學流行病學的專業和非專業人士在同樣發表了的科學文獻基礎上的研究卻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似乎這個世界上還有另一種類似的,就是科學和某些專家的政治科學。

專家研究結果和世衛調查組觀點完全不同

今天講的就是世衛與中共聯合研究發布結論後,有兩個專家根據自己研究的結果和世衛調查小組發表的內容和觀點,得出完全不同的結論。先簡單介紹一下這兩位專家,他們列舉的事實和觀點有類似的地方,看過我以前節目的也知道,其實這些在我以前節目中都談到過。

世衛顧問:有充分理由相信實驗室泄露論

一位是Jamie Metzl, 世衛顧問,基因研究專家。他一直持病毒實驗室起源說,世衛調查組在武漢聯合記者會後,他非常震驚,他的主要觀點是,世衛專家沒有提出任何新的證據,都是一年前的猜測,沒有病毒經過動物傳人的證據,世衛專家應該承認他們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而不是重複中共的說法,把初步推論作為調查結果。

他自己在接受法國觀點週刊亞洲部記者採訪時說,「作為世衛組織的顧問,基因研究專家以及對亞洲十分了解的專家,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實驗室泄露論。」

他的主要論點是:蝙蝠活動區域距離武漢很遠,武漢人不吃蝙蝠,海鮮市場沒有蝙蝠,武漢病毒所卻有最多的蝙蝠病毒收集,病毒所做病毒功能增強實驗,增加病毒進入人體細胞的能力,而且作為對中國非常了解的專家,他知道中共不可信。這人身分和拜登很接近,不支持川普,是進步主義者,他特別提到很遺憾是川普首先提出實驗室洩漏可能,強調川普說的並不一定都是錯的。

著名物理學家:武漢病毒所有安全隱患、有最早的病例
另一位是德國的羅蘭德維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 他是一位著名的物理學家,主要從事納米技術,他昨天發表他去年開始的調查結果,100頁,在世衛調查記者會後10天。

他的依據和Jamie Metzl類似,沒有確認中間宿主、病毒和人類細胞結合是非天然的、武漢及市場沒有蝙蝠、武漢病毒所就是研究蝙蝠冠狀病毒,尤其是基因調控使之更容易感染人的、病毒所有安全隱患、2019年病毒所有最早的病例。

數學模型專家:99.8%的可能來自實驗室

其實之前還有一個專家Dr. Steven Quay,用一種體育比賽的數學模型研究,就是賽季開始前把所有球隊的可能名次列出來,到賽季快結束是再根據已經比過的成績重新派名次,和賽季前的就完全不同,他用的這個模型在開始假設98%可能性來自自然,但把各種因素,都是發表的文章和公開信息加上之後,最後是99.8%的可能來自實驗室。

當然這些都被其他專家包括世衛專家斥為陰謀論,但這些人都沒有與世衛某些專家的利益衝突,現在知道至少三位世衛專家,要就是和武漢病毒所長期合作,要就是被中共授過獎,還有一位擔任廣東省疾控中心顧問。

有人說物理學家有什麼資格談流行病學。其實科學思維方式是類似的,如這三個人的主要觀點都是屬於證據鏈的,有非常強的邏輯性,要否定這些證據鏈是不容易的,所以批評者多數都以陰謀論否定,而不是就證據提出否定。

病毒起源的爭論 並不單純是科學問題

物理學家和其它領域專家相比,思維更開放更活躍,物理學對宇宙的認識,相對理論較多,沒有生物學醫學方面,就進化論一個理論,獨斷,不符合的就排斥,以前看過一本書,講高維度空間的,提到當物理學有最新的理論提出來的時候,最先接受的往往是宗教團體,西方有一種說法,說當物理學家千辛萬苦爬上一座高山時,發現神學家早就坐在山頂等著了。

我這裡不是說神學家就如何,我覺得這裡應該是泛指信神的,有信仰的人,不一定是神學家,也可以是東方宗教中開悟的人。

科學家也有不同類型的,極少數是開創型的,這種人是天生的,比如愛因斯坦,他怎麼能從小就有光速電梯的想法?這不是學來的。我以前認識一個人,分析蛋白質結構的,他認為人類所有的知識都是被給予的,這不是指人給予,而是更高層次的,他沒有說是神,因為他不信任何宗教。

大多數,尤其現代,很多都是一個職業了,是謀生的手段,這就陷入一種模式了,甚至過於集中於細節,而沒有關注更大更重要的東西,以至於有時失去了最基本的邏輯思維。

中共對西方社會的滲透,如美國,不僅體現在政界、智庫、教育等,科技方面也是非常嚴重的,這裡也有經濟利益,發表文章是要付錢的,前幾年中國科研文章爆發,都要到國際期刊上發表,有專門為中國人辦的科學期刊,收錢就發文章的,我記得南美好像是巴西就有這麼個科學期刊。

所以在病毒起源的爭論上,並不單純是科學問題,有些背離常識和基本科學思維的,看看背後,可能就有和中共相關的利益衝突。當然也有醫學倫理方面,西方有限制,中國沒有,這是另一個話題。

紐約州長庫莫被民主黨狠批

講到科學和疫情,最後談一下紐約州長庫莫,他現在被民主黨從上到下狠批,這起源於隱瞞紐約的疫情死亡病例,主要是養老院死亡病例,原來宣布的是8,500人,州總檢察長詹樂霞(Letitia James)指該數字被低估了至少一半,更新數據數是15,049,即瞞報了近一半。

當時川普總統支持紐約,曾派一艘醫療船到紐約,還在曼哈頓Javis中心設立臨時醫院,結果根本就沒有使用,但現在看了並不是不需要,而是不用,有人認為是不願意給川普總統加分,後來披露瞞報就是為了怕川普總統追責。

這就是用政治壓科學了。這種現象過去幾個月不少見,為了政治上打擊對手,無所不用其極,違背一切規則和常識。庫莫不會是第一個受報應的。而且實施的是來自自己陣營。誰來實施懲罰,也不是人能想像的。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