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藥高層一年前已打疫苗:是「中國速度」還是另有黑幕?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1日訊】美中高層首次會晤敲定!談什麼?國藥高層一年前已打疫苗:是「中國速度」還是另有黑幕?美南部邊境危機;拜登移民政策將給美國帶來什麼?| 熱點互動 03/10/2021

嘉賓: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
獨立時評人士:吳建民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熱點互動】美中高層首次會晤敲定!談什麼?國藥高層一年前已打疫苗:是「中國速度」還是另有黑幕?美南部邊境危機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次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3月10號星期三。日前中共國藥集團董事長透露,國藥高層早在一年前就已經接種疫苗,引發輿論譁然。如果像中共承認的那樣,去年一月疫情才出現,那麼國藥如何在三月就有了可以直接用在人體上的疫苗?外界質疑國藥疫苗研發的真正時間點是什麼?中共病毒的真正來源是什麼?

另外,拜登放鬆非法移民政策以來,美國南部邊境非法越境人數急遽升高。今年二月份越境人數超過10萬,而疫情、毒販、無人攜帶兒童等問題,又讓情況變得更加複雜。拜登的移民政策會給美國帶來什麼?

最後就是今天的最新消息,美中高層首次會談敲定,這是否意味著美中關係即將緩和。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來談論這些最新的熱點話題。兩位都是在線上,一位是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吳建民先生好。

主持人:好,謝謝。另外一位是獨立時評人士吳建民先生,吳建民先生您好。

吳建民:朋友們好,方菲好,橫河先生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二位我們就先來談一談今天的最新消息,美中高層會晤首次敲定。我想先請橫河先生來做些解讀,我們看到美中高層時間、地點、人物全部定下來了。美方是布林肯和沙利文,中方是楊潔篪和王毅。地點在阿拉斯加,時間是在本月的18號。所以外界都在揣測,這是否意味著美中關係即將緩和,您的解讀呢?

橫河:就從布林肯本人說法來說,也不是美中關係的緩和,因為這不是一個正式會談。嚴格的說,從拜登上臺以後,中方一直想試圖跟美方有一個接觸,這應該是中美雙方官方的第一次接觸。這個接觸在很大程度上是互相摸底,或者是互相向對方表達自己的觀點。因為你看這五個話題,除了氣候變化以外,然後就是香港、台灣,還有中共對於澳洲的禁運,就是這一類的話題。

這一類的話題都很符合布林肯所說的,美方要向中方提出來,美方對中方的各種各樣的表現,包括人權方面的表現很不滿意的地方。下一步怎麼走,要看中方的反應,所以說這一步是一個試探。無論從話題,還是從布林肯自己的表態和選的位置,這幾個方面來看,我覺得都是符合美方的說法的。

主持人:選的位置您覺得有什麼特殊之處嗎?

橫河:一般來說,因為是選在美國,雖然說是在阿拉斯加,比較邊遠的地方,但是還是美國領土,相對來說,是中方到美國來跟美國談判,嚴格的說是這個意思。

主持人:另外也有人擔心,美中雙方見面,一旦會談開始,有沒有可能又陷入所謂的談判陷阱,您的看法呢?

橫河:談判陷阱如果要陷進去的話,應該是自己主動陷進去,而不是不了解情況陷進去。因為其實拜登政府的這些人,包括布林肯在內,對中方不是不了解,以前在綏靖政策下面是一個大的政策,決定了他們視而不見。現在其實被川普總統把它挑明了以後,你要再裝視而不見的話是很困難的,所以我不覺得美方會無意識的陷入這個陷阱當中去。

主持人:了解。吳建民先生也請您很快的解讀一下,您怎麼看中美雙方馬上在18號要進行的這樣一個高層的首次接觸?

吳建民:我感覺中方叫迫不及待,從拜登就任以後,中共就不斷希望能跟美國有一個雙方的高層見面。大家都知道,在上一任川普總統執政的時候,當時中共曾經派過最高的外交領導,也就是這次來談判的第一領導,也就是楊潔篪。楊潔篪既是政治局委員,也是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和前任國務卿蓬佩奧,他們是在夏威夷見過面。那次見面以後,蓬佩奧就決定,再也不跟中共有什麼會談。

主持人:不歡而散。

吳建民:按照美方講,完全切斷。無論是外交方面是最高領導,從蓬佩奧跟楊潔篪這一級,還是一般的使領館的代辦。就是外交渠道,文化渠道、教育渠道,所有的溝通渠道全部斷掉,因為川普總統和蓬佩奧已經看出來,跟中共沒什麼好談的,不需要跟它們談,我們只需要行動,只需要對它們進行打擊。這是指中美在拜登接任之前,當時的外交形式。所以中共一直難,熬到了把川普擠出白宮,熬到了拜登接任了。

拜登接任以後,拜登毫無疑問會任命他新的外交上面的領導人,這些領導人來了以後,中方就想接觸,因為只有接觸以後才能探對方的底。這就剛才跟橫河先生講的一樣,這次見面實際上就是摸底,所謂摸底就是雙方對對方都做些試探。一是中方希望拜登執政以後,能夠美國改變跟中國現在的外交政策。美方也就是布林肯和沙利文這次見面,他們同時也是向外界展示,他們對中共,也就是拜登政府對中共的整體策略,是對對方一個摸底。

按照布林肯解釋,這不是什麼戰略談判,現在沒上升到這個高度。他們僅僅是約定了幾個會談的話題,這幾個話題我認為主要是以美方約定這幾個話題為主。你看這個話題裡面,除了一個大家共同關心的病毒大流行,就是Covid-19的問題,這個是大家共同關心。第二個是氣候變化,這個氣候變化並不是中共關心的,而是拜登關心的,因為拜登始終是打氣候牌。

這也就是說,我認為5個話題裡面,除了Covid-19是雙方大家都要談,而且中共喜歡談的問題,因為中共可以通過這個中共病毒的問題,去拿捏美國。它表示我們在這個病毒方面,我們控制得很好,你美國現在死人很多,我們可以給你幫助。中共是拿這個東西去要脅人家美國,不光是美國,在國際上,在其他國家,中共也是這樣。

那麼你看另外一個話題,包括香港話題、台灣話題,這都是中共不願意接觸的話題,因為中共總認為這我自己國家的事,你們別管,你們美國人別插手,這是我們的內政,但是美國人要談。也就是說,這次沙利文和布林肯他們主動提出台灣問題、提出香港問題,顯然就是在這幾個問題上面,要表達美國的立場。

那麼最後一個話題是關於澳洲經濟禁運的問題,中共更不願意談了。因為中共總認為,我們跟澳洲之間的經濟禁運,那只是中澳之間的事,你美國別插手。站在中國的角度來講,它肯定是這麼去想。但是你看到美方,他既然提出這種話題,顯然是美方通過這次談判,他們表達他們的立場。但是我認為這是有走秀這種性質,因為布林肯這次約定見面的地點,我們大家都知道是放在阿拉斯加州的安克雷奇。那麼為什麼放在這個地點?布林肯是做一個解釋,他首次擔任拜登這屆政府的國務卿的身分出訪亞洲以後,他回華盛頓的時候,他會中途在安克雷奇那,在那個地方停留。

那麼放在這個地方見面,顯然就像橫河先生剛才解讀的那樣,是中國願意跟美國人談,所以他們敢到美國來,當然他們來是來到美國比較偏遠的一個州,也恰好是布林肯在這臨時轉機,他要歇腳的這麼一個城市,就是在安克雷奇,他們做一個會談。我覺得這個會談象徵性的意義更大,談不出什麼內容來的。而且布林肯和沙利文也沒有做好現在要跟中共開始什麼正式的談判。因為談,跟中共是談不出任何結果的。

主持人:所以就像您說的,可能在各方的壓力下,覺得不得不還是要談一下,但是雙方都不一定做好一些準備,所以也可能效果,那就要看看談了以後是什麼樣的效果。

吳建民:會談的象徵意義更大一點,實質效果,我個人認為不會有任何效果。

主持人:了解。這個問題我們就很快請二位解讀一下,因為我想隨著時間推進,可能會有更多的信息出來,那我們等到這個會議臨近,或者是會議開過之後,我們再來解讀它真正產生的效應。

下面我想請橫河先生談一個,這兩天在國內引發很大爭議的事情,就是國藥集團的董事長,他說他們在一年之前,國藥的高層就已經打了疫苗。一年之前就是去年三月份,而中共正式承認這個疫情出現,疫情發生是在去年一月份。那麼從一月份到三月,也就兩個月的時間,所以外界有人說,說國藥這些老總說漏嘴了,您怎麼看呢?

橫河:這倒不是說漏嘴,其實這個之前已經好幾次報導了,而且是非常正規的報導,說他們開發疫苗速度非常快,所以三月份的時候就進入臨床了。其實這個國藥集團的兩個藥,都是屬於滅活病毒的。就是把病毒養了很多以後,然後用物理的方法把它滅活,就變成死病毒,死的病毒然後繼續當疫苗打。

我們知道以前,最早的時候就是小兒麻痺症嘛,就有兩種疫苗,沙賓和沙克兩個人各搞了一種。一種呢就是死病毒,就是像這種類型的,病毒把它滅活。還有一種就是減毒活疫苗,就是這個病毒不完全殺死,去掉了它的一些功能,但那種就有一個復活的可能性,就是這個毒性又回來了,就有這個可能性。那麼這個所以是一種最傳統的方式。

就是兩個月的時間,我們假設它什麼也不做,嚴格的說應該說是它是3月23日,他們自己內部先打,這是在臨床實驗之前,而且臨床實驗還沒有批下來的時候,是過了九天以後,臨床實驗才批下來。那麼這段時間,如果說他們一開始就有這個病毒株的話,那麼加速培養的話,應該是可以拿出一部分這個病毒做疫苗的,這個應該是沒有問題。但是呢它有一個前提,就是他們認為這種方法培育出來的,然後製成的疫苗應該會有作用,所以他們是全力以赴的做這一件事情,期間應該是任何實驗都不能做,任何設計。

就是說疫苗它有三個階段嘛,第一個階段就是事先設計,然後就是事先準備,還有包括動物實驗。然後第二個就是到臨床實驗,還有第三個就是經過官僚手續批准。一般來說呢是十年嘛,十年到十五年發展一個疫苗,最快的呢一般也得六、七個月。這就是為什麼在這之前,那個SARS和MARS都沒有發展出疫苗來,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不知道這個發展方向。所以說當它真的研製有一點頭緒的時候,這兩個病已經消失了,所以就不再繼續研製下去了,這是那兩種,就是類似冠狀病毒的那個病,就沒有發展出疫苗來。

所以這一次他們想高速發展呢,是可以想得到的。但是確實有這麼一個問題,因為他們後來在報導的時候呢,談到了他們做了動物實驗,這個就不符合那個實際情況了。因為動物是對這個人的冠狀病毒是不敏感的,它沒有動物模型。於是他們在報導的時候呢,就編了個故事,說是某一個團隊,中科院的某個團隊,就改造了一下這個小白鼠,把小白鼠變成對人的冠狀病毒敏感的,所以就建立了動物模型。

這個知道一點的人就知道了,要把小白鼠改造的話,那就是改造牠的小白鼠的S2的受體。要改造這個的話呢,就是一個巨大的基因工程,在所有的設計都到位的情況下,所有的東西都齊全的情況下,你也得十個月到一年的時間,才可能做出來,而且做出來就是頂尖雜誌的水平。怎麼可能在兩個月之內,兩個月之內你就事先的,就是把小白鼠的模型都建起來了。光建這個模型就不得了的工程量啊,然後還做了實驗,這怎麼可能呢?

所以說很可能他們第一,沒有做這個實驗,就動物實驗什麼都沒做。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他們提前就有了病毒株。這個病毒株存在時間很長,而且呢這個動物模型他們也已經在發展,就是在病毒株研究的過程當中,就已經發展起來了,所以是一個現成的模型。但是他們當然不敢說,他要說有現成的模型的話,人家就會說你為什麼要建這個模型,是不是你們在研製這種病毒,所以說這個是一個非常值得懷疑的事情。

就是到現在我們並不知道真正的內情,也沒有人公布,但是我覺得這裡面,就是說在按照他的說法,是第一期所有的實驗都做了發展的,這可能性幾乎是零。

主持人:對,所以照您的說法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像您說的,1月分開始疫情出現了,然後它又去發展疫苗,然後它這個所謂的中國速度,它不經過任何試驗,直接把這個滅活了就拿來用,作為疫苗,那麼才有可能在3月份打。

那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我覺得跟美國的國務院報告中,有一點是有一點符合。因為當時報告說,2019年秋季的時候,武漢病毒所就有人出現類似症狀,所以國務院的報告就質疑說,這個要調查到底是什麼,是不是類似的病毒。那麼如果說在2019年秋季,或者更早一點這個病毒就出現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它是有可能去做一些試驗,然後到3月份有這樣一個疫苗的,是不是?

橫河:其實我是有另外一種想法的。實際上國藥雖然是大型國企,它不大可能這麼早的就介入到這個病毒的,對它來說也是機密,它不大可能知道。那麼最有可能呢其實是陳薇的那個團隊,因為陳薇呢是軍事醫學研究院的,專門研究這種,就是叫生物武器嘛。那麼嚴格的說,就是如果說石正麗的團隊在和軍方合作的話,她的頂頭上司就應該是陳薇,因為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單位部門了。

那麼這樣的話呢,就是當2019年秋季,他們闖了禍的時候,就當他們發現可能是洩漏的時候,而且他們已經有了病例的時候,它不會通過CDC和當地的醫院系統報告上去,它只可能通過軍事系統報上去。那麼就報給陳薇,所以陳薇呢,如果說這個項目,就是這個冠狀病毒改造的項目,是跟軍事醫學科學院聯合做的話,那麼陳薇應該知道裡面的東西,甚至她可能有這個病毒株,那麼這才能解釋,陳薇其實比國藥集團來的還要早,她是1月26日到武漢的,她在武漢待了幾個月待到5月份。那麼其中在3月16日的時候呢,她就已經被批准臨床實驗了,就是說是從1月26日到3月16日,去掉2月份少兩天。

主持人:1個月多一點才

橫河:對對對,它才一個半月就是45天左右。那麼如果它去掉一個頭,去掉一個打報告,頭和尾的話,就是上次人家講的,中國速度全世界最快的。就是中共病毒的疫苗研發42天,42天這個就把它研發出來了,這個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說如果我們從這個國藥集團老總說的話,再延伸到這個陳薇團隊所開發的這個疫苗的話,那我們就發現,真正問題是在陳薇這裡。

就是說她更有可能很早提前就得到了這個病毒株,或者病毒株就跟她有關。因為她的這個疫苗和國藥集團不一樣,國藥集團的疫苗就是養病毒就可以了,有效沒效不管它。它能養出來,它能夠擴增擴增到這麼多,但是陳薇團隊呢用的是DNA,就跟現在這個強森疫苗是一樣的,它用DNA整合到腺病毒裡面去,然後把腺病毒打進去,那麼這裡頭就要有很多很多預試驗,國藥集團不要做預試驗,它要做很多很多預試驗,才能找到哪個片段能產生抗體,哪個片段有防禦作用,這麼多預試驗,再加上這個克隆進去,整個這一套42天45天絕對不可能完成,所以疑點更大的是在陳薇團隊上面。

主持人:是啊,所以國藥集團也可能是軍方給他們的毒株,或者是軍方把一些東西給他們,讓他們再去研製疫苗,而且如果這個疫苗,但是我有個疑問,就是說他們這個疫苗,現在國藥的疫苗在海外,也在給不同的國家使用嘛,那麼我看祕魯說,他們這個國藥疫苗的有效率只有10%到30%,就是非常非常低。一個就是這樣的有效率,它到底還算不算得上是有效?另外一個如果這麼低的有效率,那為什麼國藥這些高層敢打呢?

橫河:這個國藥高層敢打倒不見得是真的打了,是做宣傳用的。因為這個它講的沒有道理,因為他們相信中國產的疫苗,中國的最大特點就是,哪個行業生產的東西它自己不用,我就不相信疫苗在這裡會有例外。所以那個是做宣傳用的,我們不管它。

那麼主要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這個病毒,就是這個滅活的病毒能不能做疫苗,而且效果怎麼樣,他們是完全不知道的。所以說當他們進入這個臨床實驗的時候呢,又是在世界各國做的,那麼到了祕魯以後呢,這個在世界各國做,大部分是第三世界國家,而且這些國家呢它肯定有腐敗,這個讓它做肯定會給它很多錢,而且牽涉到的官員什麼之類的,你很難防止他們是由腐敗因素在裡頭。

因為中共凡是做這些,都是有政治目的的,沒有一個是普通的科學上的問題,醫學上的問題沒有的,都有政治目的,所以每一個國家負責跟中共合作的這個官員,多半都是替中共說話的,你可以看到祕魯所披露出來的,實際上國藥集團有兩種,都是滅活病毒做疫苗的,一個是武漢的,一個是北京的。分別是33%和11.5%,這是他們沒有披露出來的數據,然後媒體搞到了他們內部的,就是臨床試驗的資料。

但是你看馬上祕魯負責跟中共合作這個疫苗的官員出來,他就是說實際上效果要好得多,你們不能夠公布這些沒有經過證實的內部的這些消息,就是這些消息沒有證實。也就是說,當他證實什麼呢,經過篩選以後拿出來的一些數據,就不見得是這麼真實的了。而媒體很可能得到是真實的消息,所以這有幾個可能性,一個,各個國家凡是在那裡做臨床實驗的,可能都隱瞞了真實的數據。

 

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秘魯做的實驗,就是臨床實驗的要求比較嚴格,所以最後測出來的這樣。這個沒有用的,因為世界衛生組織規定的一定要有50%以上的有效性,才能夠算做疫苗,否則的話不能算疫苗的。我相信可能你去打鹽水,可能有20%、30%的人不被感染,所以你也不知道他是打鹽水,他天生不感染的,還是就是因為用你這個藥不感染。

因此世界衛生組織規定50%是有道理的,各個國家規定的最低限度都是在50%,高一點的要70%以上,才能夠算一個有效的疫苗。因此中共實際上這是一次政治攻勢了,為了擺脫人家指控它在疫情問題上,它是隱瞞疫情,所以導致全世界遭難,它現在想用疫苗的方式,還有輸出大規模疫苗的方式,一方面挽回這個,另外一方面翻過來了,翻過來以後就變成全世界的救星,因為只有它的疫苗數量最大。

你知道它們宣稱,一個公司就宣稱一年能提供5億支疫苗,這樣的話,很多國家可能就因為價格的原因,或者是來源的問題,現在誰都拿不到別的疫苗,可能拿到這些,就作為一種政治的,在全球的攻勢,由守勢變為攻勢,對中共來說這是一次比較大的進攻性行為。

主持人:不過10%、30%這種有效率,說實在的,這個就是心理安慰,甚至有沒有更負面的結果,你都不知道。疫苗這事情就請橫河先生今天分析到這裡。下面我想請吳建明先生談一談,國內另外一個正在發生的政治事件,就是兩會。現在兩會已經是接近尾聲了,吳建民先生,在您來看這幾天的兩會,您覺得有什麼主要看點呢?

吳建明:這次兩會我們可以看到,第一個就是中共加強了所謂的權力管理,我們看到人大常委會對國務院的主要的領導人員,就是副總理這一級的人大常委會都可以有個任命權。從表面上來看,好像是人大委員會是一個全國的最高權力機構,但實際上中共大家都知道,中共是一個可以講是一黨體制,是一個專制的國家,是黨控制一切,人大不過是由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來授權人大來做這些事,任命這些所有官員,統統都是按照共產黨這個指揮棒來轉。

但是由人大來任命到國務院副總理以下級別,包括國務院各個部委的部長、主任、國務委員,這麼去做的話,它顯然對李克強現任的總理,對他的權限又有一部分的限制,實際上能夠表現出中共高層,它們完全不是叫做鐵板一塊,也就是習近平和李克強一直是有矛盾的,這種矛盾多年來,我們大家都能從很多現象能看出來,比方說習近平要扶貧,他說全國現在都已經脫貧了,而且是進入小康,但是李克強就在公開的場合講,中國還有六億人,每人每個月連一千塊都沒拿到,這還叫什麼,什麼叫小康?對不對,連一千塊的水平有六億人都沒達到標準,你怎麼叫小康呢?所以這種方面,我們從雙方的講話,就可以看出他們之間有矛盾。

還有這次兩會,汪洋是明確宣布要在香港選拔那些愛國者治港,也就是說根本不考慮什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不變,這些話汪洋全部不提,汪洋提出來的就是愛國者治港,要把香港改造成,所有對香港,管理香港,各級的這些領導官員,這些領導者,他們一律是首先考核你的標準叫愛國者,那麼誰是愛國者?那麼由中共說了算,因為在中共的字典上,愛國就是愛黨,愛黨就是愛黨的領袖,所以汪洋是給出了一個對香港所有各級官員,包括香港的選舉,都要安排愛國者治港的一個根本的原則了,叫做組織原則。

但是李克強講話不是這樣,李克強在3月5號,就是汪洋講的話是3月4號政協開幕式上面,汪洋講的是愛國者治港,到第二天,3月5號,李克強在人大常務委員會開幕式的時候,李克強仍然是堅持了鄧小平當年所講的十二字方針,也就是港人治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50年不變,這是鄧小平當年把香港回歸者,欺騙全世界,中共一貫是以這個強調來做的。儘管中共不斷的在改變香港的自由民主制度,不斷的蠶食香港人民,他們已經原來擁有的各種民主制度,但是表面上它會裝模作樣,它們仍然說它們是一國兩制,是港人治港,是高度自治的。

但是現在汪洋完全把這條路給堵死了,提都不提,什麼一國兩制,什麼港人自治,在香港管理的就是共產黨,而共產黨指派的各種官員,就是愛國者治港。所以這次兩會,我可以明確看作,就是中共的高層表達的態度不一樣。這種態度不一樣是一個什麼結果呢?也就是習近平就更加的要加強他自己對國內的進一步集權,進一步控制。習近平要控制是什麼?你看這一次在兩會上面,它們推出了一個叫做2035年遠景規劃。現在是2021年,到2035年遠景規劃就還有至少是14年時間。

2035年它們搞遠景規劃,它們居然在遠景規劃還鋪設了一條高鐵,從福建鋪到了臺灣,並且在遠景規劃裡面就明確就說,到2035年,我們一定要完成,我們要把這條高鐵,要從中國大陸從福建開始延伸到臺灣去,所以習近平講這個話,他的什麼目的呢?第一個是讓所有人鼓足了精神,你看,我們馬上高鐵到臺灣去了,臺灣肯定這兩年就要把它收回來。因為不把台灣打下來,你怎麼去接這條高鐵,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一條高鐵無論從規劃的時間、測量的時間,到設計施工的時間,你像這麼長的一個距離,因為如果是福建到臺灣這條高鐵,它的整個距離比港珠澳大橋,是兩倍多的距離。

港珠澳大橋修了十幾年,如果從福建設到臺灣,就算你的速度是港珠澳大橋的一倍,你也得有十幾年啊。從現在到2035年,一共還有14年啊,按這個意思,很多人認為馬上就把臺灣收回來了。這個不排除中共有政治上的這種宣傳,給小粉紅打氣,給老百姓打氣,我強大的天朝,臺灣我馬上給你收回來了,鐵路都修過去了嘛。

一是跟中國老百姓打氣,第二個對臺灣有威脅,告訴臺灣人,看到了啊,高鐵馬上來了,到14年以後,2035年,咱們就建成功了,這是一個方面。一個用意,也就是對中國的老百姓打氣,對臺灣的恐嚇,同時還有一個習近平更深層的用意,就是對全民做一個測試,什麼測試?就是習近平要連任,習近平要終身制,習近平至少要把它的職位保留到2035年。

習近平大家都知道,他是1953年出生的,到2035年,習近平的年齡是多少?2035年,跟習近平1953年,習近平就做到了82歲。習近平現在推出的2035年的遠景規劃,毫無疑問就是中共的大小官員,尤其是現在追隨習近平,給習近平拍馬屁的人,都講離不開習總,我們要習總領導,沒有習總領導,我們到哪能實行遠景規劃呢?你看中共的高層對習近平吹捧的話肉麻到什麼地步,尤其是連王岐山,這麼老辣的一個,可以講一個老狐狸,王岐山都在這次兩會上講,習近平是黨的核心,是我們的靈魂。離開習近平的思想,我們黨就前進發展不了。

這都連王岐山都這麼不要臉了,更何況是重慶的書記陳敏爾、北京的書記蔡奇、天津的書記,他們都是對習近平的吹捧,就是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所以說這些高層那麼拚命吹捧習近平,他們就希望習近平連任。習總連任我們都跟著混啊!說不定我們也都多混一屆啊!因此他們希望習近平能夠連任。

習近平測試大家,就是告訴他2035年遠景規劃要實現,我習近平帶著你們幹,臺灣我給你們收回來,到時候我才82歲,82歲怎麼不能幹?毛澤東幹到83歲,你們有意見嗎?拜登今年當選,當選的時候已經78歲,他把這四年任期做完了,不是82歲嗎?說不定82歲以後,拜登還想連任呢。那麼82怎麼不能幹?我習近平,天朝的皇帝,你美國總統能幹。

主持人:您把他的心理說得很生動。

吳建民:對啊!我怎麼不能幹?所以我覺得兩會上推促這個2035年遠景規劃以及習近平做的這些事,他都是對全民的測試,他一定要讓你們知道,中國離了習近平不行,有他帶著你們才能實現2035年遠景規劃,才能夠全民奔小康,才能把臺灣給你收回來。這是他們兩會裡面表達的一個主要對全民測試的一個方案,同時也是習近平在黨內加強他絕對的權威,也就是告訴所有他的反對的政治對手,就告訴他們都死了那一條心吧!現在全黨都擁護我,2022年肯定是我連任二十大,完了以後我要帶著你們奔到2035年。你們就別想著讓我下臺,再找什麼接班人,誰來接班,誰當總書記,誰命就沒有了。所以現在沒有人敢想要來接習近平的班,來當什麼主君,這是指他國內。

那國外呢?習近平最近我們的網路上看到,他明確對中共高層官員方面有一個講話。他這個講話就是什麼?現在美國是一切禍端之源,我們中國最大的敵人,中國最大的外交和國防上面,對我們最大的威脅就來自於美國,所以我們一定要把美國樹為敵人。那麼大家都知道這麼多年來,中共在公開場合、在老百姓那邊,對普通草民是不斷宣傳美國是最大的敵人,但是實際上,他們把自己家裡面老婆、孩子、小三、錢,都搬到美國來了,他們都藏在美國。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這是中國的現狀。

但是共產黨的高層,就像習近平本人他還要裝模作樣跟美國人講:我們兩國關係好得很。川普總統剛剛接任的時候,習近平第一次訪美的時候,他跟川普講,有一千理由要跟美國搞好關係。但是現在他直接告訴他的下級官員,美國是我們最大的敵人,我們要跟美國幹,美國是我們明確的目標。所以中國軍力的增加,習近平的野心膨脹,習近平要搞人類命運共同體。包括他修改國防法,他痛痛快快在這次兩會上面,明確的就露出了他自己這種稱霸世界的野心。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就是這個形式其實非常緊急,而美國軍方也在不斷地發出警告。很快請您很快地預測一下,因為外界對於中共是不是會對臺灣動武這個問題,現在到了一個非常關注的地步。有人說兩年、有人說六年、有人說他第二任期開始什麼什麼的。很快,您的預測呢?

 

吳建民:我一直是這麼預測的,習近平如果有想打臺灣,他一直有想打臺灣的想法。因為習近平很膨脹,他認為他個人的能力、他在黨內的威望已經超過毛澤東,至少跟毛澤東一樣。所以他現在能調動三軍,他有打掉臺灣的這個決心、有這個野心。他不考慮他自己究竟有多少能力,但是他知道如果美軍不參戰,他是絕對敢對臺灣動手的。不管他真正動手的時候,中國人民要付出多少代價,中國要奉獻多少炮灰,他不管,只要你美軍不動手。

而他測試了拜登的底線,他知道拜登一定不會派美軍動手,所以習近平有打的這種想法。而且習近平這種想法,不僅僅是中共做好了對臺灣武力攻台準備,最關鍵是美國已經看到。我就在今天看到美國印太地區的海軍上將,是印太軍區美國太平號的司令。他明確就講過:根據他的判斷,習近平會在六年之內,就是在2027年之前,習近平會武力攻台。

就根據他本人對美軍軍隊在整個台海部防的情況,根據他掌握共軍對臺灣的各種武力準備情況,他認為共軍會在六年之內對臺灣進行武力進攻。所以無論是美國軍方的高級將領,還是中國現在面臨的各種政治形勢,以及美國現在高層,就是拜登政府對中國的綏靖的政策,都促成了習近平在短期內對臺灣有武力攻台的想法,這種可能性已經非常非常大,我個人認為習近平會動手的。

主持人:好,謝謝您的分析,這個我想國際上都在引發關注。所以都在做一些舉動,能夠確保這個區域的緊張局勢降溫。下面還有一點時間,我也想請橫河先生來談一下南部邊境的問題。我們看到說這幾天南部邊境在美國國內是個非常大的問題,不管是參議員、還是德州的州長都在提出,說南部邊境現在這個危機,只是剛剛開始就已經非常地難以處理,那麼越到後面會越糟。二月份有十萬個非法越境的人被抓住,這是被抓住的還不包括逃走的。那麼一月份其實是有快八萬非法越境的人。所以您在德州以前有居住過,您有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一個局面?您覺得現在這樣的局面和拜登政府對於移民的政策,是不是直接相關呢?

橫河:以前在德州的時候沒有這麼嚴重。那時候其實也沒有邊境牆,但是總是有非法移民,但是他不會是這樣成批來的。現在是有組織的來,這幾年其實是有人去動員,有人去組織,你看這一次是大家都穿一樣的T恤。

主持人:對,還帶不同顏色的手環。

橫河:對,手環倒是跟蛇頭有關,跟犯人集團就是帶人的集團,你付沒付款這種標記,你屬於哪個集團的,那個手環是這個意思。文化衫上面他們都統一的就是請拜登放他們進去,這個就是有人有組織的,你看那個圖片上面都是這樣的。所以現在情況確實很嚴重,而且特別嚴重的是什麼呢?我覺得有幾個部分組成的,跟這個現在政策是有直接關係的。一個就是在國內大赦非法移民,這個預期使得很多人就願意冒險往這裡跑,這是一個。因為他是看著你政策的,我來了總有希望,現在怎麼非法進來了以後是有希望的,那當然就會很多,國內現在有上千萬。

那麼另外就是具體的邊境政策,因為川普原來跟墨西哥訂了一個協議。就是把這個難民留在墨西哥審查,然後批准了再進來。現在拜登把這個廢除了,廢除以後他們可以進入美國來等待審查,這個政策就使得,因為留在墨西哥至少除了對美國的安全有保障以外,還能阻止人進來,因為人家想我進不來那何苦來冒這麼大險呢?另外就是又恢復了抓了就放的這個政策,就更麻煩了。所以說他有一系列的這種政策,比如說遣返非法移民現在也把它停下來了,不遣返了。

所以說對於像德州這樣的邊境州來說就非常困難,還把這個邊境牆給停掉了。所以這個邊境州就自己要承擔很大的責任,因為第一步傷害的就是邊境州居民的安全,和這個州本身的安全。所以德州現在是首當其衝。在這種情況下,德州就必須要採取自己的措施,但不管怎麼說現在這個邊境危機確實是很嚴重。而這個嚴重,我覺得有一部分是政策造成的,另外一部分還是有人在組織這種行動,這是配合的。

主持人:那您覺得德州能做什麼呢?

橫河:德州現在能做的事情其實並不多。首先德州州長他自己可以動用國民警衛隊,但是他不能改變聯邦的這個政策,他可以想辦法去堵。另外一個就是德州也沒辦法做的,就是既然進來了就會帶來疫情,就很難控制。還有一個就是毒品販運,還有犯罪集團,這些都非常難控制。所以德州現在能做的是盡量控制毒品,還有這些犯罪集團成員,這個德州想做。

然後德州現在不是開始一個叫孤星州行動嗎?孤星州行動就是動用德州自己的力量。還有德州有人建議把川普當時建的牆,沒建完的部分把它建完。然後還提了個建議,就是說因為是德州自己出錢或者是德州自己籌款去建完這個牆,建完以後還建議把德州出錢建的這一段叫做川普牆。

德州現在能做的就是這些事情,當然更重要的我覺得是跟幾個邊境州,大家都聯合起來。加州也是個邊境州,但加州的政策就是左,它是支持這個政策的。那你就不可能聯合起來。本來最好的是邊境這些州都聯合起來,然後形成它們自己的聯防,那就會有一定的好處。但現在我覺得能做的就是通過州立法,或者是州派遣他們自己能夠動用Law enforcement agencies,就是這個執法機構。包括國民警衛隊去加強邊境,只能這麼做了。

主持人:吳建民先生您看到這樣的情況,我覺得很不可以理解。比如說像邊境這些人測出了6%,還是多少都是帶有陽性的。然後他們就讓他們走,因為他們也沒辦法。這些被感染的人,他們就坐上巴士就去全美各個地方。但是美國人自己,他都是說你沒有檢測陰性,你不能跨州、不能坐飛機。對於這些非法移民完全沒有這種要求,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完全違背常識。您覺得為什麼拜登政府要這麼做呢?

吳建民:拜登政府在非法移民問題上面,他是堅持要把大量的全球的非法移民帶到美國來。他沒執政之前,他競選的時候,他就提出要把一千一百萬已經在美國的非法移民給他們合法化。那麼由於他有這樣的政策,很多想到美國來的非法移民就看到希望了,你看到了美國以後最終只要民主黨執政的話,那我們最終就可以得到身分的合法化了。所以他的政策就導致除了在美國本地的這些非法移民,全部獲得身分以後,那麼大量的海外的其他國家的非法移民也往美國湧。

這就像剛才橫河先生講的,一旦這個裡面有人願意來,就有人把它當作一個生意去做。就會有蛇頭專門組織大量的非法移民,給他們都穿的統一的頂拜登的文化衫,讓他們一起湧入美國。那麼這些人到美國之後,他們很多人被檢測出來他們身上是帶有病菌的,而且這個裡面有很多是恐怖分子。按照美國聯邦參議員格雷厄姆在3月9號回答福克斯記者採訪的時候,他就說:有很多積極組織和ISIS的恐怖份子,利用拜登的移民政策,他們這些人就潛入美國了。因為今年2021年的9月11號就是911二十周年。在這個時候這些伊斯蘭的恐怖組織和ISIS有可能對美國再進行襲擊的,這都是拜登的政策導致這些人大量的進入美國。

那麼你剛才講的問題,就這些人有病菌明明是陽性,拜登還主動把他們放掉,讓他們混到美國裡面去。你知道拜登他不知道嗎?他知道,拜登就是這樣做。拜登寧願照顧這些非法移民,民主黨的政策寧願照顧那些在監獄裡面那些服刑的犯人,他都不會管你美國正常的這些納稅人。我們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就這次德州大選。德州大選以後,拜登講他要來賑災,過了兩個禮拜才來。等他來了以後,他只給了德州70個縣,就是1/3不到的縣,給他們救濟。美國人不救濟,但是多少錢拿去救濟非法移民,他們就這麼去幹,這就是他的移民政策。他的移民政策就導致了美國後患無窮。

主持人:是,所以很可能他真的就是把它作為一個票倉,他根本不太管美國的民眾。好,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感謝二位的精彩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