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特認了 拜登哭了 習密謀大戰役?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4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4月3日,星期六;亞洲時間是4月4日,星期日。

今日焦點:電腦是我的,亨特認了;拜登涕淚橫流,求兒別去吸毒;媒體變戰場,習總有大戰役;外媒記者揭遭遇,中國人最危險;接種補貼百元,巴總統打後感染;隱性逼師生,依法自願打;人性中的善。

60秒看世界

台灣太魯閣號列車事故3日又發現一具遺體,使罹難人數攀升至51人。全球八十多國600政要表達慰問哀悼,而中共對此表現出分裂。習近平表達哀悼關切之後,中共軍機在當晚繼續侵擾台灣西南空域,被廣播驅離。

倫敦科學家發現可以從空氣中收集並檢測到動物和人類DNA。這項技術可以為法醫研究、人類學研究提供新技術,甚至有助於了解中共病毒的傳播。

因長賜輪擱淺而造成的航道壅塞,3日已經全部通航。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表示,積壓的422艘船中,最後61艘也通過了這條貿易大動脈。當局還表示,事故調查人員很快就會公布調查結果。

4月3日,仍有大約44艘中國船隻停泊在南海爭議海域。中共辯稱是「避風」,但菲律賓國防部長羅倫沙納直言,「自己不是傻子」,要求「這些船隻應該要駛離」。

截止到美東時間4月3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人數64萬4974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3087萬5900人,死亡總數是285萬1807人。

下面進入我們今天的話題。

一名在中國工作了九年多的外國記者,被逼離開了中國。他表示習近平已經把媒體變成了戰場,而且中共有更大型的戰役。他還指出,中國最危險的,其實是中國公民。這名外國記者究竟遇到了什麼?為什麼他會有這種觀點呢?

對於記者,大陸與台灣認知不同

不同的社會,不同的環境,對某一種事務的認知可能就有不同。在許多大陸人的印象中,記者是令人豔羨的職業。

薪水高是一方面,更主要是中共媒體的記者們外出採訪,多數時候是車接車送,甚至跟領導同乘一倆車。每到一處,當地政府都是好吃好喝好招待,臨走可能還有禮品或紅包。所以很多大陸人都希望進入這個行業,不管學識、學歷如何,只要有背景,就想往這個行業裡面混。

但是台灣有一種說法:「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也是有一種衝擊感。但是在看了無數次台灣記者的工作表現,我逐漸明白了這句話的內涵。台灣的同行們為了採訪一則消息,太辛苦了,幾乎是通宵達旦、廢寢忘食。

我不知道這些人的學識、學歷如何,但我相信應該不會太差,因為在自由競爭的環境,沒有真才實學,估計混不下去。後來我結識了一位台灣的記者朋友,印證了我的觀點。

我的這位朋友年齡不大,上學時功課很好,讀過很多書,甚至在台灣人群當中,也可以說是出類拔萃。但他後來選擇進入了媒體,而且一路做得非常出色,是一位「學究式」的記者。他告訴我,選擇做記者,就是因為喜歡這個職業,可以報導事實真相。儘管很辛苦,甚至有時還會遇到危險,但他從來沒有後悔過。

3年前親身體驗天網 BBC記者去了台灣

說這些呢,其實是有感而發的。因為我看到了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記者沙磊在中共的壓力威脅之下,和愛爾蘭廣播公司擔任記者的妻子莫瑞一起轉調台灣。昨天(2日),正在防疫隔離中沙磊以第一人稱發表了文章,《使我被迫離開的在中國做報導的嚴峻現實》。

有朋友可能記得這麼一件事,2017年12月,BBC報導了中國大陸的「天網工程」。報導中指出,中國一直在建設世界上最大的監視網絡,當時中國已經有1億7千萬個監視器。而且中共計劃在隨後3年中,還要新增4億個。許多監視器都有人工智能,包括臉部識別技術。

為了證實中共的「天網工程」對民眾的監控程度,當時一名BBC記者在貴州監控中心進行實地測試。在他的面部信息被掃描並登錄為「犯罪嫌疑人」後,這名記者從市區走到車站,僅僅7分鐘,幾名中共警察就前後包圍了他。

那名記者就是沙磊。當時他已經在中國工作了6年左右。但是現在,他被迫離開了中國,去了台灣。英國《泰晤士報》把沙磊離開中國,描述為躲避中共國家機器騷擾的「逃亡」。

沙磊在開頭第一句話寫道:「直到最後一刻,我都可以感受到在中國作報道的嚴峻現實。」沙磊究竟遇到了什麼呢?

習把媒體變戰場 中共有更大型戰役

沙磊在文中表示,因為事先沒有準備,而且時間又比較晚,所以直到前往機場前才慌忙收拾行李。但是這個時候,中共便衣警察就在他們住所的外面注視著。並且一路跟著去了機場,看著沙磊辦理了登機手續。

中共的這些作法,在任何人看來,沙磊都存在著極大的風險。但中共的宣傳機器卻仍然在極力否認這些事實。中共官媒《環球時報》表示,沙磊在中國沒有受到威脅,「除了他可能會因他誹謗性的報道而被在新疆的個體起訴」。

不過中央社表示,中共聲稱沙磊的報導激怒中國人民,「這種說法不太可能屬實」。正如沙磊在文中指出,「由於長期被禁播,絶大多數中國民眾是看不到我們任何報道的」。

文中表示,儘管所有這些使自己的派駐工作在焦慮和不安中走向尾聲,但實際上,他「只是近年來一長串離開中國的外國媒體的最近一例」。

而這還只是中共「在國際舞台上發起的更大型戰役」的一部分。

沙磊是習近平上任的同一年2012年抵達中國工作的。他看到習近平運用中共僵化的政治體制,對社會各個層面的控制越來越強,在他掌權10年中,媒體已經成了戰場。

中共把「西方價值」列為鬥爭目標的「九號文件」,也就是不允許大學談論新聞自由和人權等普世價值,這是中共頒布的「七不講」禁令。

所以無論是揭露新疆真相、質疑中共處理疫情和病毒起源的方式,還是為和平反送中的香港民眾發聲,他說,「都絕對會被攻擊」。

在沙磊離境後,中共的宣傳機器除了對他繼續攻擊外,還加大力度用外國社交媒體擴大效應。中共的「戰狼」外交官們掀起「推特風暴」,猛烈抨擊外國的報導。

中共媒體宣傳可以在境外發表、發布他們的內容,不受任何限制。但中共在境內禁止獨立報導,審查外國媒體,阻攔外國記者加入中國的社交媒體網絡。

最危險的人:說實話的中國公民

沙磊寫道,中共最近幾年都是以「虛假」為由,不理睬外媒對新疆的報導。「但大部分關於新疆真正正在發生事情的揭露,是建立在其自己內部文件和宣傳報告基礎之上的」。

沙磊指出,「在大規模監禁系統的運行過程中,一個現代數字超級大國無法在網絡上不留痕跡,而發覺這些足跡的重要新聞工作將繼續在遠處進行」。

也就是說,外國媒體對新疆的報導,很多是中共內部流出的資料訊息,並不是捕風捉影。

我跟大家說過,一位大陸公安的朋友曾說過「物過留痕」。當時那位朋友是提醒我,使用互聯網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中共盯上。現在我們反過來想想,其實這對中共也是一樣的。它在網絡上運行的東西,也會被別人看到的。正所謂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沙磊表示,自己雖然被迫離開了,但中國境內仍然有致力報道真相的外國記者。還有一些中國公民,冒著巨大危險在揭示真相。比如之前人們對武漢封城早期的情況,大部分信息都是來自於這些公民記者。

說到這裡順便插一句,前兩天大陸的拳擊教練徐曉冬爆料說,第一位報導武漢真相的陳秋實已經回到了青島老家,是處在監視居住的狀態。但是另一位公民記者方斌依然沒有任何消息,還需要我們每一個人持續不斷地關注,直到確認他們安全為止。

沙磊寫道,「我們不應忘記,在這場全球思想新戰役中,因為說實話而持續面臨最大風險的人,就是中國公民。」

自願還是強制? 不打疫苗不許回家

昨天(2日),在節目中引用了兩位大陸網友的爆料,說中共在催促人們趕緊接種疫苗,並且要中共黨員帶頭。但是人們都不相信中共,尤其是黨員,都不願意接種國產疫苗。

今天,官媒中新網在微博中報導,中共教育部要求「提高師生疫苗接種意願」。聲稱要在「依法依規」、「自願」等前提下,加大疫苗接種的宣傳引導和組織動員力度」。

說得非常動聽,「依法依規」,還要讓人們「自願」。但實際情況是這樣嗎?每個人都清楚實際情況。是不是學校師生最聽話,讓接種就接種呢?

一位網友表示,「得虧畢業早,不用受這種隱性脅迫」。另一位表示,「這就是我們被逼著接種,還被要求不能到互聯網發牢騷的原因嗎?」還有一位網友說,「第一輪資源接種的時候,壓根兒就沒幾個人報,過了幾天就強制了」。

今天有一位網友,替北京的親戚給我發來爆料email。網友表示,當局又在逼迫人們接種疫苗,現在人們都很為難。網友說「現在沒打疫苗不讓出門,但有73種副作用的疫苗也不敢打,大家都陷入了兩難的境地」。網友說「不知何時才能熬到頭,也不知該怎麼辦」。

網友同時還發來一張圖,是北京順義區枯柳樹村在3月25日發出的通知。通知中表示,凡是在小區內居住的人,要儘快接種疫苗。「自4月6日起,未接種新冠疫苗的租戶及商品房居民,將禁止進入小區」。而且還特別指出,接種了第一針後,要「及時到村委會進行登記」。

看看,中共邪黨看到很少人相信它,沒有幾個人自願接種疫苗,然後它就來強制手段了,讓老百姓自己掏錢去給中共當小白鼠。如果不接種疫苗,連家都不讓回。

我想問一下,中共官員都打了國產疫苗了嗎?他們的家人打疫苗了嗎?如果你們都沒打,憑什麼逼著老百姓打呢?是不是自己對國產疫苗也不相信呢?

中共央視昨天(2日)報導,習近平在1日給感染了中共病毒的巴基斯坦總統艾維打了個電話,向他表示慰問,並祝他早日康復。

我總覺得這裡面有問題,因為艾維感染中共病毒,是在接種了中國生產的疫苗之後。3月15日,艾維接種了第一劑國藥集團中國生物研發的疫苗。但是在艾維在29日推文說,他接種了中國疫苗後,驗出了病毒陽性反應。

這究竟是接種的疫苗,還是在接種病毒啊?中共能給個說法嗎?

說到這裡,跟大家分享兩個小笑話。新京報昨天(2日)報導,北京經濟開發區表示,4月10日到5月20日,將對接種疫苗的人們發放消費券,平均每人每針100元。

有網友表示,最初一針300,忽然有一天說「免費」。後來開始送雞蛋,昨天送金龍魚豆油,今天送100塊錢消費券。現在我滿腦子打滿了問號,再等等,會送自由行飛機票嗎?

另一個笑話是問答形式的。艾滋病出現多少年了?五十多年了。有疫苗嗎?沒有。非典出現多少年了?十多年了。有疫苗嗎?沒有。那個新型的啥啥啥多少年?一年多。有疫苗嗎?有。

亨特:那個電腦「可能」是我的

中國一些地方的家長,在看到孩子不聽話、不斷製造麻煩的時候,通常會說這個孩子是「要帳來的」。這種說法,其實就是「前世因、後世果」,不知道這種說法在西方社會有多少人相信。

昨天(2日),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週日早晨」節目,公布了一段對亨特‧拜登的採訪影片。亨特在影片中表示,前段時間被熱炒的裝有兒童色情的電腦,「很可能」是他的。而且他還透露,拜登曾涕淚橫流地勸他不要吸毒了。

CBS主持人特雷西‧史密斯向亨特問到了那個筆記本電腦,隨後亨特在回答中說,「當然當然,那個電腦可能是我被偷的那個」。他表示自己有一台筆記本電腦可能被偷走、外流了,也可能是被駭了,或者是俄國情報單位幹的。

不管怎麼說,亨特承認電腦「可能」是他的。那也就等於在說,裡面的內容是真實的,並非虛構,不是誰在潑髒水。

相信大家還有印象,在去年大選之前的10月,《紐約郵報》披露,特拉華州的一個電腦維修店發現一台電腦。裡面有很多敏感信息,其中包括亨特的不雅照片和影片,而且裡面還有關於一位「大人物」的信息。

這些資料如果被證實是真實的,很可能會影響到大選情況。所以這個「電腦門」事件,當時被稱為最大的「十月驚奇」。

不過拜登隨後表示,筆記本電腦上的信息是俄羅斯釋放的虛假信息,為的是要影響美國的總統大選。

在去年12月22日,拜登又一次對福克斯表示,筆記本電腦中關於亨特的信息「是俄羅斯的抹黑」。在CBS的一次採訪中,拜登表示,「情報界警告,朱利安尼是被俄羅斯人提供了虛假信息。普京正在傳播關於自己的虛假信息」。

拜登一口咬定是「俄羅斯的虛假宣傳」,是普京在影響美國的政治。但是現在被亨特這一個「有可能」打臉了,等於是在說他爹拜登在說謊。你說坑爹不坑爹?

亨特還表示,在特拉華州威爾明頓家中,當時77歲的拜登當著孫女的面,也就是當著亨特女兒的面,阻止自己開車離開。為的是不讓自己去吸毒。亨特沒有指出具體的時間點,也沒有提到當時在用什麼毒品,只承認這件事是在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期間。

亨特有3個女兒,分別是27歲的娜奧米、21歲的芬尼根和20歲的梅西。他說當時自己正準備上車,女兒們擋住車門不讓自己離開。

這時候拜登一把將亨特拉過去,抱著亨特邊哭邊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求你了」。但亨特說自己當時就想著怎麼找理由離開現場,「再去打1次毒品」。

人性中的善

接下來還是要跟大家分享一下關於「人性中的善」的故事。在分享這個故事之前,我想先問大家一個問題。假設您是一位餐館的老闆,有自己的招牌菜。這時候有人向您討要這個招牌菜的食譜,您會不會給他呢?

今天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史蒂夫‧朱,從面孔來看像是一位華裔,他和阿貝貝在巴爾的摩共同經營著一家餐館。前不久,他們接到一位顧客瓊斯的郵件,向他們詢問「花椰菜天婦羅」的食譜。

中國人對這種事情可能比較敏感。中國民間有句話,「教會徒弟,餓死師傅」。意思是說,徒弟學到手藝後,可能會搶走師傅的飯碗。

不過這位瓊斯先生並不是也要開餐館,他是想根據食譜,做給肺癌末期的岳母吃。瓊斯在郵件中表示,岳母住在佛蒙特,每次到巴爾的摩來,都會到史蒂夫的餐館去品嚐花椰菜天婦羅,那是她心愛的美食。

但是去年12月,岳母被診斷出肺癌晚期,身體狀況不斷惡化,出行越來越困難了。瓊斯希望岳母在生命的最後階段,能夠再度享受心愛的美食。

他開始想在史蒂夫的餐館買好花椰菜天婦羅,然後給岳母送過去。但是巴爾的摩距離佛蒙特太遠了,大約有800公里,開車需要6個小時。瓊斯擔心時間太久了,不像新鮮出鍋的那麼好吃。

喔,這是一位很有孝心、心地很善良的女婿!他的email很快得到了史蒂夫的回覆,真的向他提供了食譜。並且在回信中,史蒂夫說他會親自帶著所有的食材,前往佛蒙特,為他的岳母做這道菜。

還有這種事?瓊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馬上再次跟史蒂夫確認。史蒂夫回覆他說,「沒問題,只要告訴我們日期、時間和地點,我們就會準時抵達。」

到了約定的前一天,也就是3月14日週六這天,史蒂夫與合伙人阿貝貝,帶著同事喬‧阿諾努沃只帶了一個炸鍋,三個人開著一輛皮卡車出發了。行駛了約800公里,他們到達了預定地點。

3月15日是約定好的日子,他們到了瓊斯岳母住宅前的停車場,在這裡開始烹飪花椰菜天婦羅,還有一道美味的炸豆腐前菜。為了讓油鍋達到最佳烹飪溫度,他們持續工作了幾個小時。在準備好所有的餐點後,他們才按響了瓊斯岳母家的門鈴。

前來開門的是一位老人,在聞到那股熟悉的味道瞬間,老人感動不已。這個時候史蒂夫也認出來了,這位老人是他們餐廳的一位顧客,每次去餐廳吃飯,「都讚不絕口」。

老人的女兒麗娜說:「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沒想到他如此慷慨,不遠千里親自送來媽媽最愛的食物,我媽媽也感動得熱淚盈眶。」「雖然媽媽因為化療導致口腔潰瘍,一直難以進食,但她還是吃完了當天準備的所有食物。」

史蒂夫自己覺得這沒什麼,他說「這只是舉手之勞,客人信任,就更需要承擔好自己的職責,我認為這是基本的待客之道。我們很高興能夠實現老人家的願望」。

巴爾的摩市議員齊克‧科恩轉發了麗娜分享的這則軼事,並且說史蒂夫的餐館「是一個用尊重和愛心對待人的社區典範」。他還特別說:「他們家的食物真的很好吃!讀讀這個,吃他們的炸豆腐,儘量別哭啊!」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儘可能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至關重要。

我是誰?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科學家們把這些問題稱為是人類的「終極問題」。可是美國5歲的男孩瑞恩告訴他的媽媽,「我是另外一個人」,結過5次婚。他提供了很多細節,科學家深入調查後,發現瑞恩說的都是真的。

在今天的會員區,我將為您講述瑞恩的故事。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

好的,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支持沐陽:https://bit.ly/supportmy
加入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關注推特:@MuYangLee_XWKD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