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政法委落井下石 習近平被釜底抽薪?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5月3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上週五的節目中我剛和大家討論了印度疫情的一些情況,結果週末就爆出一條非常熱門的新聞,我想可能朋友們都猜到了,就是中共政法委官方微博對印度疫情幸災樂禍引發輿論大譁的事件。所以今天我們要先和大家來聊聊這個熱門事件,並分析一下其對中美印三方關係究竟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

此外,我們還要說說菲律賓外長今天的一條推文,他罕見爆粗口大罵中共,堪稱史無前例。

請朋友們點擊文字介紹中的鏈接,到Youmaker觀看今天節目完整影片,YouTube這個平台,我們會晚些時候再發布。

政法委落井下石 習近平被釜底抽薪

北京時間5月1日下午1點24分,中共政法委官方微博帳號「中國長安網」發出了一條博文,文字是「中國點火vs印度點火#印度單日新增確診40萬例#」,同時附上了一張合成圖,其中左半邊是中國發射長征八號運載火箭點火瞬間的圖片,右半邊是印度當街焚燒感染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死者屍體的一堆堆柴火。

很多媒體報導都說這是中共在諷刺印度抗疫不力,其實稍有點偏離主題,這哪裡是簡單地諷刺印度,實際上是中共在落井下石表達對印度單日確診突破40萬大關的慶賀。

這條微博在5月1日發出來,此前一天的4月30日,正好就是印度單日新增突破40萬刷新紀錄的第一天,所以長安網貼出此圖及文字,重點要表達的就是中共按捺不住的高興喜悅之情,那行「印度單日新增確診40萬例」的文字前面,就差「熱烈祝賀」4個字了。雖然沒寫出來,但這4個字的意思卻是用對比的圖片來進行了充分的彌補。

所以,這條微博體現出來的不僅僅是缺乏同情心的「操作不當」,而是中共一貫的缺乏基本人性的那種宵小式惡毒。

正是因為其太過惡毒,不要說國際社會的輿論,就連一向很注意與政府態度保持一致的大陸網民都看不下去,有相當多數量的人都留言批評,說輕一點的批評說「不妥」,說重點的直接斥責長安網沒人性沒良知。

也有不少人貼出了去年印度積極援助武漢的新聞圖片,進行了另一種價值觀層面的對比。

長安網顯然沒想到會輿論翻車,而且會迅速引發印度駐華使館的抗議,最後還是被迫刪除了這條微博。

「點火」事件並非心血來潮

微博雖然刪除了,但其真正「點火」的效應才剛剛開始。我們看到迄今為止,圍繞這條微博起碼引發了4大不尋常現象,我們就逐一來說道說道。

首先,就在此前一天的4月30日,習近平才剛剛就印度疫情向印度總理莫迪致慰問電,表示願意提供幫助,當然也順便兜售了一把人類命運共同體。

所以,長安網這條微博,等於給習近平剛表現出來的善意來了個釜底抽薪,無論中共給印度援助了多少呼吸機或製氧機之類,可以說基本上都打了水漂了。

這就帶來第一個問題,這種烏龍操作究竟是一次用力過猛的事故,還是有人蓄意為之給習近平上眼藥?

就我個人看來,這次事件屬於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我們查一下長安網的微博就可以看到,其實長安網在出事之前,從4月中旬起就已經發過很多條對印度疫情幸災樂禍的微博,從印度南方風俗的「牛糞節」到印度大選,從嘲笑護士安慰重症病房的患者到挖苦逃離印度的富豪是為了寫日記,無一不和疫情掛鉤。

而就在4月29日,長安網就已經發出過一張「中國火神山VS印度火神山」的合成圖,也是用武漢火神山工地與印度燒屍體照片對比,這條微博還被中共公安部官方微博帳號「中國警方在線」照抄了過去。

所以,長安網這次犯了眾怒,並不是一時的心血來潮撞到了槍口上,而是其近乎失去理智的得意猖狂持續累加造成的,用老話說,就是久走夜路終於撞了鬼。

從另一個方面看,自從習近平主導了戰狼外交,中共各級官方機構就開始一哄而上,無論對外還是對內的輿論聲調,都是爭先恐後比誰更狠,比誰更戰狼。尤其中共高層定下了要利用疫情來突出宣傳中共體制優勢的基調後,這種官方調子更是被哄抬到了幾近荒唐的地步。

所以,這次長安網的釜底抽薪之舉,可以說是遲早的事情,不發生在政法委系統,也會發生在其它系統,這是習近平自己走極左路線的必然結果。

官媒口水戰:胡錫進也會有理性?

第二個不尋常的現象,是長安網刪帖後持續發酵的輿論中,不僅網民反映兩極化,而且居然引發了中共體制內的口水戰,而對戰雙方是復旦大學的國際政治系教授沈逸與《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

沈逸除了教授身分,同時也是黨媒「觀察者網」的時事評論員,他先在微博上發文,稱政法委微博的對比圖「挺好的」,然後破口大罵印度是「妖豔賤貨做派」,同時將批評政法委微博的網友說成是「聖母婊」在「刷情懷」。

令很多人意外的是,一向以煽動民族情緒搏出位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這次卻突然轉了風向,公開點名指責沈逸的言論不妥,聲稱普通中國人當然沒必要做「聖母婊」,但官方機構的帳號應當在這個時候高舉人道主義大旗,表達對印度的同情,將中國社會牢牢置於道義的高地上,這是任何中國官方機構應有態度和表現等等。

沈逸隨後連發數條微博回應,聲稱胡錫進那套只能有一個聲音的文宣策略有點過時了,釋放不同聲音和信號,可以更加符合中共的利益和需要等等,這意思就是現在需要更強硬的聲音了。

我看到有不少網友傾向於支持胡錫進,認為胡比沈逸更理性客觀,但其實這是一個誤區。

無論胡錫進還是沈逸,其出發點都一樣,都是為了讓中共如何搶占國際輿論話語權,而且其價值觀也沒什麼不同。沈逸固然是公開表達反人類的觀點,胡錫進也絕非真正地關心印度民眾遭受病毒襲擊的痛苦。

他們二者的不同,僅僅只是手法上的差異,沈逸認為既然中共已經崛起,當然應該想說啥說啥,要讓所有不待見中共的國家知道中共不好惹。

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體重八百磅的猩猩可以在任何想睡覺的地方躺下,因為沒誰能阻止它。

而胡錫進則認為你們非專業人士手法太粗糙,即便幸災樂禍也應當沒事偷著樂,不要這麼公開說出來,尤其官方機構這麼幹會惡化中共形象,所以應當懂得偽裝、懂得包裝才能占據道德高地,才能奪取話語權。

大家看到了吧,他們二者有本質區別嗎?沒有,如果我們用一句話來概括他們倆的觀點,沈逸是毫不掩飾高喊:我就是流氓,我就是戰狼,這是為了展示力量;而胡錫進則主張:我是流氓和戰狼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必要的時候可以披一張羊皮,這是為了展示技巧。

有意思的是,儘管沈逸給自己定位了一個超級戰狼的「人設」,但他過去曾經是三天兩頭就往美國跑的所謂「美國問題專家」。在2018年,他赴美開會期間被FBI調查其涉嫌竊取情報,隨後被取消了十年簽證並趕回中國大陸,從此搖身一變為高調的反美愛國人士。

這次關於印度疫情的爭論爆發後,有網友扒出他曾經口沫橫飛教育大眾,說只有用華為手機才能避免被美國情報機構監控。但他在微博發帖的信息顯示,他使用的是Iphone12最新高配版。

所以,沈逸和胡編就連人品都一樣,屬於把愛國當生意經營的同一類貨色。

政法委跨界撈文宣系地盤

第三個不尋常的現象,可能有朋友已經注意到了,就是政法系最近似乎在輿論宣傳領域頻頻出風頭,大有想蓋過文宣系的趨勢。

從年初「茅台院士」和「鄭爽代孕」這類社會醜聞,到H&M新疆棉風波;從火爆一時的「特斯拉維權」,到這次引發眾怒的「點火事件」,政法委在引導輿論、跨界瓜分大內宣話語權方面表現得越來越咄咄逼人,已經隱隱有了第二中宣部的架勢。

我們都知道,中共歷來最看重的就是黨內只能有一個聲音,而且這個聲音只能經由中宣部這個喉舌發出去。在一般國內議題上,不同系統的官媒有點小小不言的非原則性差異是允許的,但像政法委這樣公然插手到外宣系統,導致引起國際矛盾,讓最高領導人外交努力受挫的例子,還是比較罕見的。

這個現象說明了兩點:其一,政法委在輿論領域的坐大是中共高層政治生態的一個映射。這源於習近平急速左轉的政策,大幅提高了自己對刀把子維穩的依賴程度,所以政法委的膽氣粗了、音量大了可以說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很顯然,文宣系已經開始感受到壓力了,胡錫進聲稱要討論官方機構帳號在涉外輿論中扮演什麼角色,拿捏什麼尺度,其弦外之音很清楚,在提醒你們這些其它系統的官媒,對內宣傳怎麼胡說都關係不大,但涉外輿論你們還太嫩,拿捏不好分寸會惹亂子。

其二,中共可能也在嘗試更為立體的多層面輿論控制,由幾大央媒唱紅臉,政法委、共青團這類主打年輕群體的新媒體唱黑臉,這樣做不僅可以收到左右互博進退自如的效果,還可以營造一種黨內允許不同聲音的假象,讓國際社會誤以為中共黨內有開明、理性聲音的存在,從而繼續保持對中共內部改良的希望與幻想。

就像這次胡錫進和沈逸的所謂口水戰,讓大批網民得出了「胡錫進更為理客中」的結論,表面上打擊了政法委的信譽度,但實際上提告了黨媒的口碑,改善了胡叼盤的形象,這就是用左右互搏收取更大洗腦效果的生動例子。

習近平錯失良機

最後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中美印三國關係的外交博弈。

早在一週前的4月26日,印度總理莫迪在美印兩國首腦通話之後,就立即發推文感謝美國提供的醫療援助,但隻字未提中共方面的信息。

隨後,中共官媒大為不滿,發文稱美國的援助「姍姍來遲」,但莫迪第一時間就發推感謝,而迄今為止,莫迪都未在公開場合對中共的援助有具體回應,更別說是感謝了。

胡錫進的《環球時報》英文版連發多篇文章,不但用「自私的美國」、「鱷魚的眼淚」等對美國大酸特酸,甚至還用漫畫編造美國禁止出口疫苗原料等謊言。

很顯然,中共文宣系如此宣傳意在分化離間美印關係。我們客觀地說,在這次援助印度疫情的問題上,拜登政府開始的反應是比較遲緩的,這主要是源於美國仍然是頭號疫情大國,不得不考慮自己的一些實際需求,另一方面也和拜登政府口頭作秀成分大於實際行動的慣性有關。

這對習近平來說,原本是一次機會,可以藉此通過積極的援助拉攏中印之間的距離。我們都知道,這不僅涉及到簡單的雙邊關係改善的小問題,而是可能撬動美國印太戰略以及四方安全機制這個「小北約」的大問題。

結果大家都看到了,以專業人士自詡的胡錫進並沒高明到哪裡去,整個宣傳依然錯位,把援助印度的溫情攻勢活生生做成了高調反美的政治攻勢,惹來大批印度網友大罵無恥。

而非專業的政法委就更糟糕,習近平前腳才送去一點止痛藥,政法委後腳就趕去在印度的傷口上撒鹽,結果就是本來礙於援助已經比較低調的印度人瞬間怒氣爆棚。

也就是說,習近平苦心孤詣原本一鼓作氣想要在美印之間砸進一根楔子,結果釘錘還沒舉起來,就先被自家政法系幾個80後90後的小戰狼拔掉了氣門。

老邁昏庸的拜登下了一招臭棋,大家都在暗暗叫苦,結果這個時候習近平下出了更臭的一招棋,最終還是拜登占優,這結果只能說是天意。

我以前曾經開玩笑,說中美之間不像是爭勝,更像是比爛,現在看似乎越來越不像個玩笑了。

菲律賓外長爆粗怒罵中共

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單說說戰狼外交的最新成績單:菲律賓終於發飆了。

就在今天,菲律賓外交部長羅克辛(Teodoro Locsin)非常罕見地在推特發文大罵中共,甚至爆出了粗口,他寫道:「中國,我的朋友,我該多有禮貌地說呢?讓我想想……喔……他X的滾出去(GET THE FXXX OUT)。」

羅克辛甚至怒不可遏地說,中共就像一個醜陋的蠢貨在逼婚一個只想做朋友的英俊男子。

這位外長的話具體所指是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一個外交部長在公共平台上如此失態,只能說明其怒火已經忍無可忍。

眾所周知,菲律賓因為南海諸多島礁問題一直與中共爭議,但疫情爆發後,中共通過提供疫苗等方式一度成功壓低了菲律賓的聲音。

但今天羅克辛的突然爆發顯示,很可能中共疫苗外交的大把投入又要打水漂了。

為什麼中共現在的外交總是事與願違、適得其反?其實原因很簡單,中共的問題,絕不僅僅是某幾個人或某個部門、某個系統的問題。習近平很享受這個極權體制的所謂高效,但他不明白一個道理,萬事萬物都是利弊同在的。你擁有了自上而下絕對的一刀切式的高效服從,就必然失去各系統相應的彈性,結果就是無論各系統怎麼做,都只能沿著一個方向拚命加速。

也就是說,要和總加速師保持高度一致,所有人只能、也必須成為大大小小的加速師,這股合力甚至超過總加速師本人,這就是中共外交已經處於失控狀態的一個生動例子。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