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歧視外傭變外交糾紛 第五波疫情高危

香港特區政府的衛生防護中心,日前堅稱最新感染2019冠狀病毒病變種病毒的東涌菲律賓女傭(11773號病人),與之前社區內的變種病毒個案無關,然而經過香港大學及理工大學的基因排序分析,指東涌菲傭與早前佐敦印裔男子(11643號病人),其基因排序100%相同,即都帶有來自南非的「B.1.351」(N501Y)變種病毒株,甚至因為該菲傭所感染的10個月大女嬰(11774號病人),其基因排序亦與完全相同,即代表政府的說法與預測有誤,病毒的流入其實可能比想像中更早。

最令人擔憂的,是佐敦印裔男子活動範圍在尖沙嘴佐敦一帶,以及在長洲活動;而反之東涌女傭的活動範圍,卻在大嶼山的東涌以至青衣,兩者並無可聯繫之處,因此當中必定涉及至今仍未發現的傳播方式;而不幸的是,這位印裔男非常活躍,由3月19日自杜拜抵港起,住在隔離酒店至4月8日,在佐敦居住的8日期間,既曾去多間附近區域的食肆用餐與商場遊覽,因此基本是無法追蹤感染鏈。

而11773號的菲傭於4月23日咳嗽,26日向私家醫生求醫,27日檢測確診,從其發病日子,與佐敦印裔男子的停留社區的日子計算,即最少有1-2星期的差距,比較兩者即可得出結論,即早已有一條傳播鏈,在社區中傳播病毒;而此傳播鏈發現得愈遲,則代表這病毒有更多時間四處散播,由於此變種的感染率的傳染率,比起原病毒更高5成,因此可謂極之高危,或早已在香港的社區隱型散播。

因此當政府在未有基因化驗結果的4月30日,即完全不相關,只因同屬「外傭」,就把全香港37萬不同族群、不同居所、不同活動範圍的外傭,視為「高風險群組」,不禁令人質疑,早前不少警員確診,又為何不把3萬警察都視為同一高風險群組?

當特區政府不斷說把就公眾認知源自武漢大爆發的2019冠狀病毒病,稱作「武漢肺炎」時就會帶來「污名化」以及「歧視」,轉眼間就自己進行最歧視的所作所為──叫全港37萬外傭,在9日之內強制檢測,令大量外傭在烈日下大排長龍,如維園外有外傭排隊達7小時,引來外傭團體指控政府歧視與種族主義,特別是勞福局局長,就一刀切強制外傭打疫苗的做法,說出「外傭可以唔(不)來(香港)」,更令人質疑是極之涼薄,甚至引來菲國外長質疑,這是歧視與不公平。

當一年前病毒源頭在中國大陸時,當大家叫「全面封關」,特區政府與特首林鄭月娥,就指根據世衛說法,全面封關涉「歧視」,指阻大陸人來香港是「助長歧視」;結果為何政府出爾反爾,要封關呢?更何況如今不但要開陸路關口,甚至說要搞「來港易」,讓來自大陸的旅客,即使沒有疫苗也可以完全豁免檢疫隔離,這究竟是歧視誰?為何政府要帶頭排外?

香港市民出埠就要強制打疫苗,來香港的旅客就不需要打疫苗;超過 4個人在維園聚集,就是妨礙防疫,是違反限聚令,很危險會傳播病毒;超過 4個人在更緊密的距離下,幾千人大排長龍檢測,忽然之間政府又認為這種近距離的聚集,非常安全了!這一年來香港市民見到的,就是凡涉及大陸,特區政府就會主動政治化,然後主動萬二分過份保護,製造更多的中港矛盾;凡是涉及外國,就主動帶頭排外歧視,這種完全相反的雙重標準,又叫人如何相信政府?何時才會學識,一視同仁公平對待的重要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