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馬里科帕縣監事委拒絕回應參議院任何審計要求 法庭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9日訊】【今日點擊】(4084-2)

提要
馬里科帕縣監事委拒絕回應參議院任何審計要求 法庭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昨天,在美國三個涉及到大選審計的州,亞利桑那州、密西根州,和這個新漢布什爾州,與審計相關的都出現了,相對來講,叫爆炸式新聞。讓人們看到了美國衰敗的一切,和這次大選它覆蓋的面,就是陰謀詭計的手段,覆蓋的面巨大,和在萬般無奈的背景之下,人性墮落的表現。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

昨天晚上,馬里科帕縣的監事委,就是在亞利桑那州這一次審計的,被審計的最頂層的當地的官員,他們召開新聞發布會。新聞發布會共同決定,對抗亞利桑納州參議院的審計決定,對抗。從昨天下午大概兩點多,他說從現在開始,拒絕向亞利桑那州參議院,提供和回答任何與審計相關內容。他說審計是荒唐的荒謬的,審計是不負責任,審計是對這個整個馬里科帕縣的選民不尊重。讓我說句,放你的驢兒屁,你放出的屁能收回去嗎?你審計已經進行了四個星期了,審計是在馬里科帕縣最高法院的法官的,法官的判斷,就是判決之下。

馬里科帕縣監事委拒絕回應參議院任何審計要求

亞利桑那州是你上級的選舉的單位,是美國總統選舉的最高的行政單位。你一個縣,要必須執行,在選舉法中,必須執行在州的參議院,作為立法機構,所規定的所制定的選舉法的一切。這就是鬧革命,這就是反了。他說審計是荒謬的,都已經把選票給人家了,210萬張選票,39台投票機也已經給人家了,300多台,不是30多台,300多台。它最主要的一個問題,三個問題,第一個,在以選舉相關的所有的資料,它整個儲蓄的資料,整個資料目錄沒了。那資料目錄沒了,什麼意思,那資料就沒了。那存的資料肯定是一個folder一個folder,就一個文件夾一個文件夾對不對,姓張的一個文件夾,姓李的一個。兩百多萬人,他得按照他統計學上的規矩,他得分類對不對。

那這種情況一般是按地區的,這個縣畫出200個區域,01、02,03,一個區一個folder,那它這樣,在行政區上走是最容易的。那一般按行政區上走,就會按郵政編碼,郵政編碼是最準確的一個地區劃分,所以一個郵政編碼一個folder。那在這個郵政編碼裡面,比如說有175個有資格投票的,那實際投票的,你怎麼也不可能超過175個對不對,你可以是157個,這個道理就這麼簡單囉。那他把文件給取走之後,他找這個folder沒了,沒了。你投票機裡頭一定會有一個總數,你們家存的錢裡頭得有個總數啊,張三銀行存三塊,李四銀行存五塊,王六銀行存一個二百五,你們家錢一共多少,這很簡單的嘛,沒了,沒了。

人家這個今天要召開聽證會,大概上午十點,所以主持審計的,亞利桑那州的參議院的議長范恩,就要求他們今天過來開會,我就想問你那folder上哪兒去了。一問到這兒說審計是不合法的,那不是放你個驢兒屁嗎,那驢兒屁放出來,他也收不回去啊,你們家誰放屁能收回去?這是美國政府,這是今天看到的美國選舉官員。所以川普講的,讓美國再偉大,只能有新的神背書,沒有神的背書,不可能了。那肉爛得拿都拿不起來了,這不就爛肉嗎對不對。你要扛,你從一開始扛,你扛到一半,一看,欸這不成,他們來真的了,完蛋了,這事跟我沒關係,那叫什麼東西啊那叫。

五個老爺們,沒跟你說現在男人沒個男人樣,他昨天開會是這麼決定的,哎我們拒絕了,他拒絕了。然後說如果你要找我,我們就法庭上見。他現在的行為是違法的,因為馬里科帕縣的高等法院已經下達命令,就是參議院的傳票具有傳票資格,在有關選舉審計的問題上。那選舉審計的問題本身呢,當它有傳票資格的時候,那作為參議院來講,就相當於是法庭。那他們拒絕,就等於在美國這是很大的罪名哩。你有個交通告票,你比如說我停車,給人貼了告票了,說罰你五塊錢。你不幹,五塊錢太多,我得跟那法官說說。上庭了,那你上庭的時候說早上八點鐘,你就得早上八點之前到啊。你要錯了點,說你遲到了,那是犯罪,那個你遲到了或者無故沒去,那個罪名罰你五百塊、五千塊、五萬塊,都有可能的,那個跟那個告票就兩回事了。所以這是法律至高無上的一個概念,人人遵守的概念。

那今天馬里科帕縣昨天做出的決定,就等於是抗爭法院,那在美國抗爭法院,你不就革命了嗎。所以這是他昨天提到的,所以他講說OK囉,那你再告我囉。而他遇到的,為什麼他們拒絕回答?就像我說的,他是拒絕提供有關數據庫丟失,或者說被刪除的這個問題。那到法庭上打,他就開始胡攪蠻纏了,他大概想到的故事是這麼個故事,這是第一個問題。那第二個問題,路由器,他們拒絕交出路由器。那警長是索羅斯選的挑的,花了200萬給選上去。那這個警長發表了聲明說,在路由器上有整個馬里科帕縣的所有的公民的資料什麼,儲存的那些數據庫等等,都在路由器上。

他變成了胡說。路由器的功能,只提供訪問相應計算機和電腦的那個訪問者的IP地址,和他的訪問時間。而不是你們家的雲端,不是你們家的硬盤存東西,
不是亨特拜登存著他光不溜條的照片,它不起著儲存的作用,它只起著記錄的作用。那路由器如果審計的人拿到手之後,他能查到當時是哪些IP地址跑進來的。如果當時的馬里科帕縣的,它的投票機是被西班牙,是被德國,是被境外的操控者操控的,那他們的IP地址,就會記錄在那個路由器裡面。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密碼,有關所有投票機的操控的行政密碼,那馬里科帕縣手裡沒有。審計的問他要密碼,那當然你家帳號我得查這東西對不對,他們不給密碼,他說我沒有。你沒密碼,你當初投票機,11月3日到底誰在管理投票機?美國就可以荒謬到這份上,這是三個問題。所以應該講是馬里科帕縣的監事委,面對這無法回答的問題。因為這問題的背後,都牽扯到Dominion投票機,牽扯到索羅斯,牽扯到Facebook的老闆。Facebook的老闆給了監事委200萬;今天主管亞利桑那的大選的州務卿,是索羅斯花了200萬扶起來的;今天在亞利桑那州,馬里科帕縣的警察局長,是索羅斯花了200萬給扶植起來的。

而有關路由器的問題,會追溯到那誰在操控著投票機。而有關這個密碼的問題,就是投票機密碼的問題,將直接對壘Dominion。也就是說今天遇到的問題,如果給它查出來之後,就把大選背後的勢力一鍋端。沒招了,哥五個,哥五個,五頭驢就當騾子使了,出來了。故事,整個馬里科帕縣的故事,走到現在,這是我們看到最新的消息。

那好這一集節目到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