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滓洞再現!46名武漢訪民冒死舉報黑監獄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8日訊】中共各地的黑監獄迫害法輪功群體的手段,施加在普通民眾身上。近日,約50位武漢訪民連署信,揭露當地近400人被關入如同「渣滓洞」的黑監獄遭酷刑,導致上百人致殘。

5月27日,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說,近50名武漢訪民在微博上發布聯署信,實名控訴武漢黑監獄的惡行,包括東西湖柏泉西路高灣41號、青山區北湖、江岸區黨校等六處地點。近400人曾被以綁架等恐怖手段抓進去嚴刑拷打,有上百人因傷致殘。

控訴信顯示,黑監獄主要關押對象包括國企職工、土地被搶占的農民和農工、房屋被強拆的訪民。黑社會份子、地皮流氓不分日夜地對他們施暴:電刑、火刑、水刑、鞭刑、性虐等等。

報導質疑:「這和法西斯的集中營有何區別?這和國民黨在重慶辦的渣滓洞有何區別?」

「黑監獄」通常是指未經司法程序關押公民,由政府官員或其僱傭人員運作,設在政府所有或者租借的臨時性法外監禁設施,包括賓館、民居樓、精神病院、倉庫、農捨、工廠等等,有時掛牌「法制教育學習中心」、「懲戒教育中心」等。

2013年勞教制度廢除後,黑監獄大量滋生。上訪者只要被地方政府從北京截訪帶回,通常被視為「麻雀掉進煙囪裡,有命沒毛」。

但中共地方官員宣稱,「根本沒有所謂的『黑監獄』,那是『學習班』。」

從2012年開始,武漢黑監獄受難者形成控告團,10年來的維權之路充滿疲憊和絕望。

七旬老人上訪跟狗關在一起

原武漢勞動模範李玉琴,曾被二橋所副所長彭賢光,關押到柏泉西路高灣41號,遭到打耳光、餵藥和電棍、皮帶毒打。她十年來奔走不停、要求立案和審判,武漢市中級法院一名警察卻說,「你們找習近平開條子來我們就立案」。

李玉琴說:「越告黑監獄,越受打壓,好多人退縮了。現在只是每回到了巡查組、督查組來了,我們趕快把材料拿去。」

2020年武漢群眾來訪接待服務中心推出「接訪卡」,每個卡寫明編號、案件號、責任單位。至今沒有解決一件事情。

雙目失明的七旬老婦盛愛蘭曾到北京上訪抗議強拆,卻被送到湖北黃陂一處黑監獄,跟狗關在一起一個多月,還被小混混搶走身上的兩千多元錢。

她說:「省區市信訪一條線,都是作假。每個月都去漢陽法院,沒用。一個法治社會,這樣欺壓老百姓、非法綁架!」

現在每逢敏感日子,她家門口就擠滿國保。她試圖向武漢漢陽鸚鵡街街道書記陳善福追責,案件至今無人受理。

黑監獄放毒氣審訊

從2018年3月7日到10月17日,武漢訪民萬少華在黑監獄中度過了226個日夜,她形容,「人間地獄,我一進去,就感覺到了人間地獄。」

萬少華因抗議武漢生物研究所領導鄒光榮搶占住房,對方卻派流氓砸爛她的家。

2018年她到北京上訪維權時,武昌信訪局副局長陳志雄,命令吳天喜警官將她擄走。把她投入江夏區3303軍工廠小區山窪裡的一個四層小樓,一進去就被扒光衣服受訓。

每天由一群類似農民的人監視,並恐嚇她:「你們什麼東西? 政府的包袱。你們死定了,馬上把你埋掉!這有一百多個人,死你一個沒人知道。」

萬少華常常被餵辣椒水、不給吃的、不許刷牙洗澡和大小便,毒打得鼻青臉腫,連續幾週吐血不止。有一年的5月23日,萬少華被多人抻在床上群毆。

一個人把她的手綁在床上,一個人壓著腿,另一個用塑料棉拖鞋刷她的臉,她憶述,後來她慘叫得沒有聲音了,眼淚往下流,血往下流。她試圖割破動脈自殺,但是被搶救過來。朦朧中聽到醫生說,把她的腿抬起來一點,噴的牆上到處都是血。

萬少華另一位獄友李沐香,也不堪折磨,吞了兩個釘子,同樣自殺未遂。

萬少華說:「72歲進去的,當時我130斤,出來的時候70斤都沒有。我橫渡過長江,兩條腿本來很有勁的。出來之後不能走路,筋有問題,還患上肺氣腫。」

最恐怖的事情之一就是頻繁的毒氣審訊,有一年的9月10日,黑獄公開地把毒氣往她被關押的牢房裡抽,門窗都蒙上被子。她的嘴裡全都潰爛,喉嚨像火燒,臉上都是黑的,頭髮粘在一起。

武昌區公安分局局長付志平曾對她說:「共產黨沒有黑監獄,這是學習班!」

萬少華問:「共產黨裡有沒有腐敗份子,學習班裡打人、放毒氣?」付志平回答說:「對你們這種人就該這樣。」

從被抓進黑監獄的第一天,萬少華就被要求背誦「絕對服從」的教育管理文件。酷刑折磨她的人,自稱是來自「中南六省法制教育基地」,並稱他們有兩警告、三不怕:不許到各個部門上訪、每天都要向政府匯報; 不怕你死、不怕你告狀、不怕你上網。

萬少華說:「唯一的出路,是一切服從他們。叫你跪就跪,我跪著擦地兩百多天。」

現年75歲的萬少華,再也走不出3303軍工廠那片黑色的牢籠,她覺得自己不如一個奴隸,甚至不如一條狗,但是只要一天沒被打死,她就會繼續揭露罪惡訴說真相。

黑監獄逼吞毒藥

2020年10月,武漢訪民孫建民到北京上訪,在河北晉州被攔截,送往武漢青山天興洲大橋下、矽鋼機電總廠的廢棄工廠附近的黑監獄,他被關九天,三餐是發霉的快餐面,飯前會被四個混混逼著吞下白色藥丸。

他說:「吃完頭昏,想撞牆,渾身血液滾燙,到醫院去發現肺結節,懷疑是肺癌,肯定是藥造成的。白血球異常,小便帶血。我說關到黑監獄,湖北省中醫院醫生就不敢查了,他們說是政府行為,不敢得罪政府。」

孫建民表示:最後,他就自己拿刀片在頭上開十字口子,拔罐、放毒血。

當地官員告訴孫建民,只要他一買進京火車票,政府的人馬上收到通知、各個檢查站都設好卡點。

他說:2015年12月26日,新溝橋政府把他的所有財產洗劫一空,12月31日他家的房子被強拆,零賠償。

他質問:「我到北京舉報反映事實,你為什麼這麼怕?把我一個老百姓,當成階級敵人?老百姓沒有說理的地方,甚至沒有活路。」

大陸維權律師唐吉田說,黑監獄是政府支持的職務犯罪,甚至是國家犯罪,所以平反希望渺茫。他呼籲國際媒體和人權機構採取救援行動。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