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还原历史 4.25中南海大上访(下)

【新唐人2009年4月26日讯】【世事关心】(98)【特别节目】还原历史 4.25中南海大上访(下):上万法轮功学员上访,却安静有序。

接“还原历史 4.25中南海大上访(上)”

讲清真相 万人上访

天津抓人事件很快地在全国各省传遍,许多法轮功学员决定4月25日去国家信访局上访,结果那天紧邻中南海的国家信访局外请愿人群达到一万多人。

前所未有的上访人潮震惊了海内外媒体,4.25事件终究是上场了。
如果我们今天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来看,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些人的想法多少有点一厢情愿,或者天真,也许他们不了解政治的复杂。果真是这样吗?

放下生死 君子坦荡

的确,中国过去六十年的风风雨雨中,这样的教训太多了。在历次的政治大动荡中,如果社会中多一些这样坚持原则,不畏强权的人群,那些混淆善恶、颠倒是非的荒唐悲剧也许可以少发生一些。这一群看似平凡的人,却坚持着不平凡的原则。

在文革之后,面对历次政治运动中造成的大量冤假错案,中共为了缓和民怨建立了上访制度。个人或者是集体上访受到中国宪法和法律的保护。上访不需要预先向公安机关申请,也不需要得到事先得到批准。然而这次上访的规模是前所未有的,上访人潮也震惊了海内外媒体。

整齐有序 祥和宁静

没有人预料到所目睹的景像——上万法轮功群众汇集在国家信访局所在的府右街附近,人数众多,却出奇的安静,井然有序,连维持治安的警察也觉得无事可做而开始闲聊。众所周知,中南海的正门是面向长安街上的新华门。事实上,4月25号在长安街上并没有上访群众聚集。人群主要分布于府右街和西安门大街。从当时的中央电视台新闻画面和现场照片都可以看到,上访群众的身后,并不是中南海特有的红色围墙;而和上访群众隔街相望的才是中南海的红色围墙,以及中南海的西门。并且无人聚集在中南海红色围墙的一侧。

即使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现场录影中,也没有出现示威中常见的情绪激动的人群,以及斑驳的标语,喧嚣的口号等,很明显,上访群众没有“围”住中南海,更没有发生所谓“冲击”事件。中共官方所谓的包围中南海一事不攻自破。

这样的人群,即便在今天的中国,都显得如此不同凡响;也因为法轮功学员表现出的崭新的道德风貌,国际社会对此作出了高度的评价。不过也因而招致了共产党对这个修炼群体的嫉恨:中共认为,他们这样做一定是怀有政治企图。

围中南海 子虚乌有

从事后中央电视台CCTV播出的画面来看,公安部早已策划好了一切栽赃法轮功的计谋。当时的公安部严密部署并事先安排了摄像机对每个参与者进行扫描。如果认为上访行为违法,当时完全可以采取措施。不过很显然,罗干等人希望事情发展的更大。

一开始,学员们是在府右街附近(国务院信访办所在地)集结。后来,几位武警来告诉学员说:这里不安全,那里不行等等。从而在武警人员的引领下,学员们在不知不觉中分为两路,南北约两公里长的府右街,南口站到了长安街,北口和西安门大街交叉向东快到北海,向西也望不到头。

两行队伍在警察的指挥下正好在中南海西门相遇会。据各个媒体的报导,汇集人数大约有万名以上。

当天,总理朱镕基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代表。

法轮功学员的代表提出了我们的三点诉求:第一点是释放在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所有学员;第二点是为广大法轮功群众提供一个合法、合理的修炼环境;第三个就是允许出版法轮功的有关的书籍。”

朱镕基很快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重申了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

在国务院工作人员和法轮功代表会谈之际,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外静静的等候。

到晚上八点多会谈完毕,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经释放被捕的法轮功学员后,中南海前的法轮功学员也很快散去。临行时,地上清理的干干净净,一片碎纸都没有留下,连警察扔下的烟头都捡走了。

一个当时维持秩序的警察对周围的人说,你们看看,这就是德!

可以说,法轮功学员真诚的善心,以及高度克制、处处为他人考虑的大忍之行,消弭了罗干等人蓄意制造的潜在冲突。4.25事件在当天的和平解决,开创了中共建政五十年以来,平民通过和平理性的方式,与政府通过和平对话解决矛盾的先例,也震动了全世界。国际媒体对此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不少人由此对中国社会产生了新的希望。人们也开始注意到法轮功这个由最基本群众组成的修炼群体是如此的不同凡响。

事情如果这样落幕无疑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但是却有一个人暴跳如雷,这个人就是江泽民。

黑云压城 狂风暴雨

4月25号当晚,江泽民在没有征求任何人意见的情况下,模仿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给政治局的全体人员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刻意忧心忡忡地说:“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果真是那样,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这封信随后被中央办公厅作为通知内部印发,并且特别注明:学习贯彻落实,不是征求意见、或者是讨论研究。

美国有线电视CNN中国问题高级分析员威利.林在“中国的镇压代价高昂”一文中指出,一些政治局委员并不支持江泽民的镇压,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文章还引用了一位老共产党员的话说,“通过发动政治运动,江泽民正逼迫高级干部向他的路线宣誓效忠,这会提升他的权威。江泽民希望,就算政治局在如何处理法轮功问题上有不同意见,也要表现出对于他的公开支持。”

为了确保在政治局中推动这场计划中的大规模政治迫害,江泽民于于6月7日又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就此讲话(中办发电[1999]30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的通知”)

江泽民在讲话中说:“我们党……有250万人民军队,有6000多万党员,有一大批高中级领导干部,为什么却让‘法轮功’这样的问题冒了出来”。

就这样,尽管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江泽民还是极力把法轮功描绘成有“海外敌对势力”支持的“危险”政治团体,这样就可以轻易使任何党内反对者因为惧怕承担“亡党”的帽子而闭口不言,而且发动迫害法轮功团体的个人决定也具有了特别意义――如果江的决定“在危难时刻挽救了党”,那么无疑他将在党内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江泽民相信,不出三个月一定能迅速消灭法轮功。因为这几十年来政治运动中积累的整人手段,足以使任何一个人生不如死。江泽民盘算,一旦这次毫无风险的迫害成功,从此自己就可以在党内享有傲人的政治资本。

掩耳盗铃 暗中亮刀

在4.25过后的第二天,4月27日,国务院信访局的负责人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并发表谈话指出:“对各种炼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有不同看法和意见是允许的”。这也表明4.25是合法的上访。

4.25事件两个月后的6月14日,中央信访办和国务院信访办公告在中国大陆的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同时播出,声称从来都没有禁止任何功派。

蹊跷的是,大陆党政机关同时传达江泽民的讲话,规定“共产党员一律不准炼法轮功”。

事实上,自1999年5月下旬开始,全国许多地区法轮功学员的日常炼功活动就受到城管、公安部门的妨碍。一些地区公安用高压水龙头驱赶炼功人群,并用高音喇叭干扰炼功。各地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被单位和公安找去谈话、盘查,遭到监视、跟踪和电话监听,甚至受到了人身限制不得离开当地。

1999年6月10日,即江泽民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三天后,中共中央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由李岚清任组长,罗干、丁关根任副组长,成员单位包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中宣部、外交部等在内的中央党政各部委。从中共中央到各级党委,都设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其下设的常设机构叫“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因其设立时间又叫“610办公室”,大部分挂靠党委的政法委员会,少数挂靠党委办公室,属于党务部门。

惊涛骇浪 恶浪翻天

至此,一部积累了几十年经验的镇压机器已经准备启动,一场由江泽民发动,目的在于铲除法轮功的信仰迫害,正蓄势待发。

回顾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上访的前前后后,我们看到了“中南海上访事件”,虽然是一个导火索,成为日后中共大规模迫害的借口,但是江泽民决心铲除法轮功的真正原因,却完全出于维持个人的权威和极端的妒忌心理。另一方面,法轮功的“真善忍”如一面镜子照出了中共的一切阴暗和邪恶,令中共不能容忍;而罗干等一批政治小丑,在这期间起到了煽风点火和催化的作用,最终使共产党在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上与江泽民一拍即合。

道德意识的全面崩盘,像是社会机制注入了毒药,侵略腐蚀著社会的正常运作。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社会,把这一点执行得特别彻底,黄色产业的泛滥,环境资源的无度挥霍与污染,伪劣商品的横行;更体现在人与人之间失去信任,人心冷漠而不敢彼此关心。不论经济怎样发展,在道德崩溃的社会里人们看不到希望:当好人、讲真话、秉持诚信只能自己吃亏。然而法轮功的传出,带给中国社会一个转机、一道亮光。

1997年的冬天,在东北的大连举办大连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这位年仅4岁的小弟子所读的这段有关失与得的道理正是法轮功学员们每天在亲身实践著的。

法轮大法全面提高人们身心健康的奇效到吸引了不同阶层文化年龄背景的人们,其中很有用有博士、硕士学位的科学家、工程师、律师、医生、学者以及各行各业的佼佼者,也有在宗教和修炼界修行探索多年的智者。

1999年的中南海上访,让人们初次看到了信仰的力量,一如处在浊世的清莲,独自散发淡淡的清香。法轮功的善对应着共产党的恶,江泽民决意要镇压,在7月19日的高层会议中强行定案,20号全国展开逮捕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一场惊涛骇浪般地全面迫害,就这样开始了。有经验的人们预料,在铺天盖地迫害狂飙中,法轮功修炼团体也许最多能坚持三个月。然而,谁也没有估计到“真、善、忍”信仰的力量,有着莲花的温和高洁,但是同样蕴含着梅花的坚毅不拔,这种慈悲的力量力挽狂澜,在短短几年间吸引了上亿民众参与修炼。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李洪志先生二零零三年在《洪吟》–‘梅’中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的过程中,就像坚韧不拔的梅花,在酷寒中展现了与众不同的姿态。“4.25中南海大上访”,历史记下了这难忘的一页,10年以后,当我们回想这一段往事的时候,发现岁月锤炼了两个最能代表4.25精神的字,那就是“坦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