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1月20日讯】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败选已经一年,仍继续否认败选。她要求调查对川普的通俄指控,大火反烧向自己。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近日发推文称,希拉里是史上最烂(大)的失败者。

周六(18日)早,川普在推特上发文称,歪曲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也是最大的)输家。她不能停下来,这对共和党来说很有利。川普还喊话希拉里,继续你的生活,三年后再试一次!

“国会山”(The Hill)周六报导,川普曾表示,希望希拉里3年后再次与他竞选美国总统。但希拉里称,她“活跃的政治家”职业生涯已经结束。

川普这次发推文被认为是回应希拉里此前接受杂志“Mother Jones”在线视频采访时的言论,当时她被问到去年大选的失败时仍质疑大选的合法性,她说:“我认为关于它的合法性还有很多问题。”

希拉里在采访中说:“我认为这(俄罗斯的介入)对大选结果有很大的作用,宣传起了作用,广告起了作用。”

但有意思的是,在去年大选期间,希拉里却曾高调抨击川普是否会接受大选结果。

希拉里败选后还要求建立一个独立委员会调查2016年总统大选所发生的事情。她相信,因“俄罗斯非常成功的虚假宣传活动”导致她败选,但这把大火却烧向她自己。

通俄门调查 大火烧向希拉里

大纪元报导,共和党籍的众议院“自由党团”主席梅多斯(Mark Meadows),11月15日在福克斯新闻上刊文指出,在过去一年里,美国政府只注重调查川普的通俄指控,而不是以事实为导向,结果国会虽然举行过多次听证会,采访了数十名证人,但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现。

梅多斯强调说,国会应该以事实为导向进行调查。然而以事实为导向的调查方向却和主流媒体报导中所建议的调查方向(调查川普)大相径庭。

梅多斯还表示,在调查这些对川普来说实际上不存在丑闻的过程中,国会却发现了希拉里竞选团队及奥巴马政府,卷入2016年总统竞选活动的不当行为,他们利用外国情报官员的未经证实信息来攻击川普。

“现在是应该继续前进(弄清真相)的时候了。”他说,现在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已经足够委任一名特别检察官,来调查抹黑川普的俄罗斯黑档案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奥巴马总统的FBI也参与在其中。

根据《纽约时报》近期的披露,希拉里的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为这份俄罗斯黑档案的调查支付了资金。梅多斯说,希拉里团队和DNC出资资助前英国情报官员斯蒂尔( Christopher Steele)撰写这份档案,而档案的内容是基于俄罗斯情报官员提供的信息,而文件的多数内容都没有得到证实。

梅多斯认为,希拉里团队和DNC从俄罗斯情报官员那里“购买”有关川普的虚假信息,这个事实本身就足以令人怀疑。

梅多斯还表示,目前美国国会也开始看到迹象表明,奥巴马的司法部可能在2016年总统竞选前后也卷入在这个事件内。

梅多斯列举了几个可疑事件,包括,代表希拉里阵营和DNC的律师事务所Perkins Coie在2016年4月雇用了情报调查公司Fusion GPS,而Fusion GPS正是俄罗斯黑档案背后的操手。奇怪的是,就
在同一个月,奥巴马总统的竞选团队也开始向Perkins Coie支付逾90万美元的资金。

他说,国会还了解到,在2016年大选前的几个星期内,奥巴马总统的FBI试图与俄罗斯黑档案的撰写人斯蒂尔达成协议,为这个黑档案支付资金。FBI最终给斯蒂尔报销了一部分黑档案开销。

梅多斯说,“FBI试图支付由希拉里竞选所精心策划的俄罗斯黑档案的费用,这一点值得强调。”他说,令人感到不解的是,FBI拒绝回答有关问题,也拒绝在这个问题上保持透明度。

梅多斯认为,这一件件令人警觉的事件的背后,隐藏着一系列问题:为什么奥巴马总统团队为希
拉里团队,支付给操控俄罗斯黑档案的公司近100万美元?为什么奥巴马团队和希拉里团队在同一个月开始为这个黑档案付钱?为何奥巴马的FBI试图为撰写俄罗斯档案的斯蒂尔付钱。为何奥巴马的FBI参与希拉里团队策划的政治项目?

梅多斯认为,调查奥巴马的司法部是否参与希拉里团队打击川普的政治项目,会比漫无方向的调查川普通俄门获得更多证据。

梅多斯最后说,美国民众应该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而他们也在要求获得这些答案。“任命一位特别检察官进行调查,找出答案,是我们政府的责任。”

民调:支持派特别检察官调查希拉里的人超2/3

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调查通俄门事件已有半年之久,但仍没找到任何川普通俄的证据。据《国会山报》(The Hill)11月17日报导,通俄案至今只起诉了川普团队的前主席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及其助手盖茨(Rick Gates),且都是经济问题,无关通俄指控。

川普团队的前低层工作人员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已认罪,但其罪状是曾对FBI调查人员撒谎,也非通俄。

与此同时,希拉里的通俄嫌疑却不断浮出水面,引发公众的大量质疑。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今年已两次提议,要求司法部指定另一特别检察官调查希拉里系列事件。

11月13日,司法部长助理博伊德(Stephen Boyd)回复古德拉特说,塞辛斯(Jeff Sessions)已指示联邦高级检察官们评估他所提出的建议。

然而,14日,司法部长塞辛斯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听证会作证时却表示,暂时搁置这一提议,对是否委任特别检察官调查希拉里继续评估。

在科米包庇电邮门调查、美俄铀交易、克林顿基金会巨额捐款、希拉里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资助编制川普黑档案等事件连连曝出后,司法部还按兵不动,只表示对调查希拉里一事再调查调查、研究研究,这当然令人不满。

根据Harvard CAPS/Harris 的最新民调,多数美国人对司法部只派特别检察官调查川普、却不调查希拉里的做法表示不满,他们认为,这显然是双重标准。

民调显示,38%的人相信调查人员已找到川普通俄的有力证据,36%的人认为根本没有证据,另外27%的人表示不清楚。

虽然投票者对上述问题上分歧很大,但是,44%的人都认为,应该公平,对川普和希拉里双方全都指派特别检察官进行调查。

Harvard CAPS/Harris的主管之一马克•潘(Mark Penn)表示,公众认为这些调查对美国民主来说有害无益,但支持调查希拉里的人占压倒性多数。超过2/3的人认为,要么双方都被调查,要么就只调查希拉里。

(记者李红报导/责任编辑:程以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