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1日,中共前政治局委员、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以涉嫌“受贿罪”被宣布立案侦查。这一消息刚一公布,官方媒体评论立刻跟进评论。

官方媒体评论称,“从组织调查到进入司法程序立案侦查,孙政才历时140天,仅次于周永康(129天),为副国级领导人中最为迅速。”

随后,文章列出了其余几位十八大后落马的副国级领导人,从接受调查到进入司法程序的时间:徐才厚,226天;苏荣,248天;令计划,210天;郭伯雄,362天。

虽然中共对孙政才仍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但是,在对其发布的官方通告中,使用的措辞和语气都非同寻常,如“毫无”、“背弃”、“丧失”、“慵懒无为”、“完全背离”、“巨大损害”等。这一点,连中共官媒评论中都称:“措辞是空前的严厉,即便是在周永康和薄熙来的审查通告中都不曾出现。”

中共对孙政才案件的快速处理和通告中的异常严厉措辞,其实透露了孙政才案件背后隐藏的政治内幕,这内幕也正是如今中共高层政治最真实的现状。

从十八大前落马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到十九大前落马的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这两人分别是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政变夺权成功后的接班人。

薄熙来因为积极迫害法轮功和直接发起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获得江泽民信任,成为江集团代替习近平的人选;孙政才是在薄熙来意外落马之后的备用人选,从中共上将张阳、房峰辉和孙政才在同一个月同时落马来看,基本证实了一个消息:张阳与孙政才等暗中串联,试图在十九大前发动不流血政变,而双双被习近平拿下。

习近平当局把与江泽民集团的政治博弈,从经济反腐到政治反腐,定调从经济层面已经上升到政治层面,间接向外界释放出江泽民在政变夺权。这一点从中共官媒有清晰表述。

在十九大期间,习近平当局多次公开点名周永康、孙政才等人“阴谋篡党夺权”。中共证监会主席刘士余10月19日在十九大分组讨论中,首次披露落马的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孙政才等六人是“阴谋篡党夺权”。

10月19日,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在“十九大”重庆代表团开放日对媒体称,孙政才、薄熙来案“这两者在政治上有共同性”。

中共十九大通过的中纪委工作报告中,点名批周永康、孙政才等六虎“严重危害党和国家的政治安全”,“政治野心膨胀,搞阴谋活动”。中共官媒还提到中共“十七大”“十八大”的选举情况,指周永康、令计划、孙政才曾利用会议推荐搞拉票贿选等活动。

十九大过去不到一个月时间,中共上将自杀的消息被公布,张阳“自杀”疑点重重,被杀灭口的可能很大。张阳自杀后当局的反应也异常之极,不仅官媒高调报导,从军队到地方省市也纷纷表态揭批,深挖张阳背后的“野心家”和“两面人”。随之而来,就是孙政才被快速立案移交司法。

张阳“自杀”被官媒高调揭批,孙政才快速立案通告措辞严厉无比超过周永康,这些迹象显示,在张阳、孙政才之后,江泽民集团的老板也将现身。

从薄熙来到孙政才的5年,是习近平上台执政的5年,也是习近平当局反腐打虎的5年,同时也是江泽民集团不断政变夺权的5年。

5年来,江泽民集团政变夺权的招数几乎使尽,采用超限战,暗杀、制造暴力恐怖事件、金融政变、海外爆料等层出不穷;江泽民参与政变官员从副部级到正国级,不断落马。

5年来,与中国高层政治相关的国内和国际事件不断,从内地到香港、台湾,再到美国以至全球,都成为中共高层政治博弈的战场。串起5年中发生的事件,可以显示出一张政变夺权的路线图。

如今,在十九大后,随着习近平与江泽民集团政治搏杀的持续和升级,在周永康、张阳、孙政才等人已经落马或死亡之后,谁才是这些人的后台,谁才是背后的“野心家”、“阴谋家”和“两面人”?

显而易见,江泽民集团尚未落马的正国级大老虎,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曾庆红、江泽民等人,就是隐藏在张阳和孙政才背后的“阴谋家”和“野心家”。在习近平当局未来的反腐战役中,如果不能拿下这些人的话,不仅仅是反腐将会“在路上”,而且还将不断遭遇江泽民集团的连环政变。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