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10日讯】马尔代夫总统大选结束后,该国国民强烈排斥中共影响的心态开始井喷,中共带来了严重腐败的观点正成为该国朝野的共识。日前,有日媒发文分析称,中共当局在马尔代夫推进的“一带一路”项目正再次面临遭受重创的危机。此前,“一带一路” 已遭到了马来西亚、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和缅甸等国政府不同程度抵制,甚至一些项目已经上马后又被喊停。

日本《产经新闻》10月9日报导称,马尔代夫大选2018年9月结束,亲中派领导人亚明 (Abdulla Yameen)被赶下台,得到反对党支持的政界人士萨利赫(Ibrahim Mohamed Solih)取得压倒性胜利,显示出马尔代夫民众强烈的排斥中国(中共)的心态。这个国家的新政府或将如马来西亚新政府一样,致力于摆脱中共对该国的影响与控制,而取消中共在当地推进的“一带一路”项目将首当其冲。

日本《时事通信》也报导说,马尔代夫大选结束后,刚刚下台的亚明即被爆出存在腐败行为,发生腐败几乎已成为许多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当地当权者的“必然现象”。

报导披露,亚明当权时期,他的一些亲属经营的企业利用亚明的权力,获得了马尔代夫优良度假场所的开发和经营权。

而据卡塔尔卫星电视台的报导,亚明本人在大选前也收受了150万美元的贿赂,只不过行贿者究竟是谁尚未曝光。但外界普遍认为,中共推行的“一带一路”项目能够在马尔代夫横行无阻,与亚明为中资企业大开绿灯关系密切。

除了亲近中共给马尔代夫亚明政府带来腐败的疑虑外,中共推行的“一带一路”项目给这个国家带来了难以承担的巨额债务,也是促使民众抛弃亚明政府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亚明执政期间,中资企业在马尔代夫开展的基础建设工程大量开工。其中,马尔代夫机场扩大工程的投资额高达8.3亿美元;该机场与海上大桥连接的项目耗资也高达2亿美元,令马尔代夫这个小国的国家财政陷入了困境。

尤其令马尔代夫国民愤怒的是,承建该国机场扩建项目的中资企业臭名昭彰,曾经在菲律宾参与道路改建项目时爆出了行贿等犯罪行为,已被世界银行收进了不良企业黑名单。

亚明执政的5年间,给马尔代夫的国家财政带来了总计高达14亿美元的负债,已占到该国GDP的三分之一,而这些债务的75%以上都是因参与中共当局推动的“一带一路”项目而产生。

有舆论指出,以反对亚明的对华政策为竞选口号而得到了民众支持赢得选举的萨利赫,今年11月将正式从亚明手中接管政权,此后新政府必将实行全力摆脱中共控制的新政,这意味着马尔代夫的“一带一路”项目将面临再次遭遇严重挫折的窘境。

舆论同时指出,现在马尔代夫国境内的不少“一带一路”项目正在施工过程当中,而且这些项目与当地基础设施的完善关系密切,估计萨利赫政府上任后也无法立即简单地将这些工程全面叫停。最困难的是,政府财政的巨额债务已经形成,新政府要摆脱中共对该国已经形成的巨大影响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图为马尔代夫总统候选人穆罕默德•萨利赫2018年9月23日在首都马累的竞选总部向媒体发表讲话。次日,萨利赫以压倒性优势战胜亚明获得总统大选的胜利。(/AFP/Getty Images)


据公开的资讯,亚明当年是通过政变才上台掌权的。2012年他动用武力包围了国会,封锁反对派,然后通过选举以微弱的优势当上了总统。

亚明上台掌权后立即向中共靠拢,在中共的支持下,在马尔代夫实行了类似中共极权统治的红色恐怖主义,开始对不同政见的人士进行抓捕并施以酷刑虐待。2015年亚明政府判处前总统13年监禁,2016年判处反对党一位高层人员12年监禁,使马尔代夫的民主制度遭到重创。

与此同时,中共政府不断在马尔代夫砸下重金,在该国参与修建机场、港口、桥梁和政府大楼等基础设施项目,试图把这个连接着印度洋和中亚地区的小国家打造成中共“一带一路”在印度洋地区的一个“桥头堡”。

然而,马尔代夫的民众对亚明政府的不满情绪却与日俱增。在此次大选的半年前,马国最高法院释放了9名重量级反对派议员。当时恼怒的亚明以最高法“政变”为由实施了国家紧急状态法,逮捕了两名法官和反对派人士。就在大选前夕的9月22日,亚明甚至下令警方搜查了萨利赫的竞选总部,这是准备推翻大选结果强行重选的先兆。

因担心亚明政府利用强权操纵选举,美国和欧盟曾先后发表声明,如果发现马尔代夫的选举没有提升该国的民主状况,将会对该国采取“适当措施”予以制裁。

今年9月24日,马尔代夫总统大选已点算的97.5%投票结果中,56岁的萨利赫以高达58.3%的得票率领先,以133,808票对95,526票绝对优势击败现任总统亚明。

24日马尔代夫的民众纷纷涌上街头游行,庆祝这个来之不易的胜利。最终亚明在无可挽回的颓势面前,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次总统大选中败北,之前他采取的所有强权手段,并未能阻止自己最终落得惨败的结果。

萨利赫取得大选胜利后发表感言时称,这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战斗”,因为得到中共政府支持的亚明拥有强权,从他手中取得政权异常艰难。

作者古玉文曾在《谁亲共谁下台 马尔代夫变天》一文中分析称,马尔代夫历史上是印度和英联邦与美国西方文明价值系统关照下的自由社会,但中共的插手使其转向专制、腐败与巨额欠债,并面临失去主权的危险。而马尔代夫这次总统大选的峰回路转,以事实证明了一条规律:在全球围剿共产主义的今天,中共已成丧门星,谁亲共谁下台!

文章写到,“没听说过一个经常实施家暴、打老婆孩子,算计亲朋好友的人,能对左邻右舍和颜悦色、扶危助困。没听说过一个坑蒙拐骗、无恶不作的流氓,打上领带夹个皮包住上星级酒店,就成了主流人士,就能引领人类价值观,制造世界潮流”

文章指出,“中共就是这样的流氓和骗子”,中共正当对内实行了“世纪暴政,愚民百年”,对外则用搜刮民脂民膏的钱向全球大撒币,以便输出共产价值观,但“多行不义必自毙”,现在已经有许多国家的政府破解了中共的“新殖民套路”,并开始致力于摆脱中共对本国的影响与控制。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