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香港博弈的关键在哪里?——专访前中策组顾问刘细良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16日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称《逃犯条例》修例寿终正寝,但没有撤回。

刘细良(前港府中央政策组顾问):“ 为何不可以说撤回呢?你换个立场想想就知道是中共不让她说。”

这次反送中运动,真正应该调查的是什么?

刘细良(前港府中央政策组顾问):“ 警方制定这个开枪的措施是得到谁人的授权?我相信这个真相一旦揭露的时候,很多人是无法面对这件事。”

林郑月娥虽然是香港特首,但是香港的事情,她真的说了算吗?

刘细良(前港府中央政策组顾问):“ 是因为她根本没有能力,甚至是没有权力去驾驭现在的情况。”

而林郑月娥背后的老板之间,又是怎样一番刀光剑影呢?

刘细良(前港府中央政策组顾问):“去年习近平不是也说了所谓的‘低级红高级黑’的问题,我相信他是很怕香港事件里面,内部有人挑动局势走向一个不可收拾的局面。”

萧茗(Host/ Simone Gao): 6月9日,103万香港人走上街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 时隔一周,200万人再次走上街头反“送中”。 期间有四名香港人因为对香港前途绝望而自杀。 在拥有700多万人口的香港,这一系列的事件是多大的民意表达? 林郑月娥的真实处境如何? 中共最高层的派系斗争最终将如何在香港落地? 而香港人能够做的最重要的事是什么?这期《世事关心》,我们带来新唐人电视台驻香港记者粱珍对前香港民主党智囊,曾任香港政府属下的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的刘细良先生的采访。从他们的谈话中,我们可以一探这场博弈的关键在哪里,走向将如何。

2019年7月9日,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出席政府例行行政会议前,主动提到了《逃犯条例》引起的争议。 她说:“因为我们完全承认工作失败,修订工作已彻底全面停止下来。我今日再清晰讲明,逃犯条例的修订工作,这条条例草案已经寿终正寝,草案已死亡(the bill is dead)。

林郑月娥上一次对《逃犯条例》修订的表态是“无限期搁置”,上上一次的表态是“暂缓修例”。这是林郑月娥最明确的一次表态,但是她依然没有说出香港民众一直要求的“撤回修例”。 根据香港立法会《议事规则》第64款,法案提交立法会首读后,就只有押后或撤回法案这两种选择,并没有寿终正寝这个选项。 所以,它如果没有被撤回,那它实际上仍处于押后状态。

林郑月娥说《逃犯条例》修例寿终正寝,代表一国两制的终结

刘细良(前港府中央政策组顾问):其实大家细心地去分析她这几次记者会所说的话,这是一国两制的终结。因为她不可以这么说,因为不能撤回这个决定一定不是源于政府。所以她是用各种方式告诉市民,其实条例等于已经死了,等于撤回,但是她不可能说出“撤回”这两个字。一般人的理解就是,这很简单的,你都说了寿终正寝 the bill is dead。 为何不可以说撤回呢?你换个立场想想就知道是中共不让她说。你换个立场想想就知道,我相信是因为政治局、常委他们全部都已经表态了。那他们的尊严、党的权威何在?你知道共产党最重视的就是自己党的权威,绝对的权威。而当他们都表态之后,撤回的话,这就是对他们党绝对权威的损害,所以不可以撤回。你可以不做,你可以说它寿终正寝,英年早逝什么都可以。所以这也反映出为何林郑到如今也无法解决由6月9日、6月15日暂缓到现在的情况,都是一个“拖”字。是因为她根本没有能力,甚至是没有权力去驾驭现在的情况。


林郑月娥拖累建制派

 

刘细良(前港府中央政策组顾问):“ 因为拖得越久,你留意从6月15日的暂缓开始计算,6月15日到现在已经接近一个月。一个月里面的问题都还未解决,反而民众的愤怒一直累积下去,一直向下渗透,后果是怎样呢?就是导致整个建制派被她拖累,在11月的地区选举会出现崩塌式的败选,他们现在是要自救。因为林郑月娥无法帮他们选举,他们要自救,他们要慢慢和林郑月娥切割,所以自由党之所以叫张宇人辞去行会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如果他不切割,那自由党的其他议员怎么办呢?一到选举面对泛民,面对这次反送中的年轻人的挑战时,他们就处于下风。所以我觉得田北俊他们现在很心急,但是张宇人就眷恋权位,还有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其实不是要(那些人)逐个向行会请辞,其实你问我应该是行会所有的成员集体向林郑月娥请辞,然后再由林郑月娥重新委任,这才是一个正确的处理方式。但是他们这群人,眼中只有利益,最重要是对政治是没有信念。他从政是为了什么呢?是没有信念的,从政为了个人利益。所以他眷恋权力,也是因为这个位置带给他个人的利益。你见到张晓明的书法就是三千多万,一年一亿多经费,不是来自许家印恒大地产,就是来自张晓明的书法,再不就是来自恒基集团这些。我觉得是选票的考虑,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当年都经历过23条,曾钰成所说的做建制派有辱而没荣就是这个意思,23条的时候。因为董建华一撤回条例时,民建联也是在选举里面大败,紧跟着曾钰成辞去主席。我相信这次他们吸取教训,如果继续和林郑月娥靠得那么近的话,他们会重蹈23条的覆辙,当年2003年的问题,所以他们要保持距离。但是他们现在里外不是人,他们也不可以打倒昨日之我,因为事实上大家也都知道他们这些事,他们六月九日还支持这个送中条例,12日恢复二读。民建联支持,如果没有民建联的支持,特区政府这么可能上呈呢?这个大家都很清楚。所以他现在就是想跳船也无法跳,据我所知他们就是处于这么一个状态,但是他们对林郑月娥感到十分愤怒。但我相信他们要反省的就是,他们如果作为建制派最大的政党,在这件事里面有负香港人的话,其实他们要先向香港人道歉,不只是林郑。其实他们不是想着怎么切割,如何通过一些诡辩的方式使别人不去怪罪民建联,民建联其实更需要的就是向香港人鞠躬谢罪,因为他们使香港社会撕裂到如此地步。”

开枪镇压到底是谁发的话? 林郑月娥为什么阻止独立调查警方使用暴力? 习近平不许见血的命令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下节刘细良继续分析。

据苹果日报报道,因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没有正面回应民间“反送中”诉求,激发数百名示威者在7.1一度占领立法会,震惊中南海。据悉,主管港澳事务的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再度南下深圳,在7.1当日隔岸观看立法会冲突场面,并向林郑月娥转达习近平的最高指示:不许流血;并勒令多日不露面的林郑亲自于凌晨召开记者会。消息称,韩正有两大不满:特首施政误判形势、亲中媒体发挥不了舆论导向作用。

另外,据路透社独家报道,6月13日,中国解放军驻港部队司令陈道祥少将接待了到访的美国国防部主管印太安全事务的首席副助理部长(Principal 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of Defense for Indo-Pacific Security Affairs)海大卫(David Helvey),陈道祥亲口向海大卫证实,中国解放军不会“违反长期以来不干涉香港事务的原则”,更表明中国驻港解放军在香港发生的政治动乱中“将留在他们的军营里”。


习近平下令香港不许见血的真实原因

 

刘细良(前港府中央政策组顾问):“我相信这个是驻港解放军的司令员是直属中央军委的,他是不会有自己的个人意见,所以说是中央军委授权驻港解放军去见美国军方国防部的代表,然后传达一个讯息:中方是不会出动解放军。

去年习近平不是也说了所谓的‘低级红高级黑’的问题,我相信他是很怕香港事件里面、内部有人挑动局势走向一个不可收拾的局面,对习近平而言这是最大的威胁,香港局势在内部挑动底下迅速恶化,而不是外部。我不相信香港的示威者背后有什么外国势力,颜色革命这些全都是假的。你只要大概了解那些动员的方式就清楚,那些什么资源全都是香港人自己筹集回来的,买头盔、盐水,学生把自己的早餐钱都用来买头盔,那些退热贴什么的全都是那些同学一组一组去买的,你问一问湾仔附近的药房你就知道了。所以我觉得如果金融时报的这个报道属实,解放军在6月13日对美国军方的表态,我相信就是习近平  预防局势失控,提前和美国说好,大家不用紧张,解放军是不会出动的,香港是不会开枪的。所以你看见7月1日,上次访问我也说,7月1日一定是中方下达了指示,不可能在冲击立法会里面流血,因为当日你见到6月12日,是因为示威者在三点说升级冲击立法会,结果造成橡胶子弹的枪击。其实7月1日也是一样的,为何6月12日和7月1日的处理如此不同呢?如果是林郑月娥处理的话,还是会回到6月12日的情况。6月12日我相信在开枪之后,暂缓执行是中央的命令,然后7月1日出现冲击立法会,容许示威者进入立法会,不采取暴力都是中方的指示。包括6月13日会见美国的国防部的人,指示驻港司令员表达解放军不会出动,也是中央的指示来的。因为那是直属中央军委,香港的司令员是不会自己跑出说这些事,当时看到报道,美方也觉得为何他要如此说话呢?这一定是收到习近平的指示来的。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她之前是没有说过这个政治判断失误,她只说所沟通不足。在6月15日的记者会上,她仍然在说我的初心是没错的,只是我的沟通不足,公众对这个法案的理解,我们掌握不够。但是这次她是有再进一步的承认,而我相信这个政治判断失误是中央对她的一个训斥。我个人的判断就是中央追究的就是几个责任,6月9日一百万人上街之后,究竟那个决策是怎样的?谁表态是支持林郑月娥6月12日恢复二读,我相信这是关键。6月9日的决策是关键。接着是同一时间,6月12日恢复二读的境地问题,谁人下命令指示警方可以枪击示威者。这不可能是卢伟聪下的决定,我到今天为止还在质疑这件事,所以为何林郑月娥坚决拒绝委任大法官进行真相的独立调查呢?其实警方的执行(deployment),在现场的布防,那些根本就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如果这个独立调查下去最重要的就是,警方制定这个开枪的措施是得到谁人的授权?我相信这个真相一旦揭露的时候,很多人是无法面对这件事,也是直到现在。当香港的主流社会,以前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也说应该引用这个独立调查法案,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政府很明显知道这是其中一个解决社会矛盾最重要的一步,但还是不走。这也等于撤回两个字死都不说出口。所以我刚刚为何说,如果局势一直这样拖下去,真正显示一国两制已经结束,是因为那些问题根本,我甚至怀疑这是否是林郑月娥个人的决策,如果授权警方在6月12日可以枪击示威者的话。所以这个问责的过程,我可以说香港人是只可以抗议而已,真的要逼得官员问责,实际上就是等于刚才所说的7月1日或者是6月13日,解放军的司令员会见美国的国防部官员所说的话。我相信这是北京比我们更着意去调查清楚的。”

林郑月娥已经满盘输光,她现在唯一能做的是什么? 今后的港府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习近平应该如何对待香港? 下节刘细良先生继续分析。

在7月7日的九龙大游行中,港人提出了五大诉求。第一,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第二,收回暴动定义;第三,撤销被捕人士控罪;第四,追究警队滥权;第五,立即实行双普选。

在7月8日的记者会上,对于收回暴动定义,林郑月娥说,从来没为6·12警民冲突定调为暴动,“暴动”二字是形容在前线用自制武器袭警的行径,并非针对整场集会作定性;这和她以前说的话矛盾。上一次记者会的时候,对于定性金钟冲突为暴动,林郑月娥说那是警方的决定,而政府的立场和警方一致。 在被问及会否会下台时,林郑月娥说,香港特首“下台不是简单的事”,她仍有热诚、有承担为香港服务。

对于撤销被捕人士控罪,林郑也拒绝了。她说这样做是违反法治精神,任何人不应干涉警务调查、律政司检控工作与日后法庭裁决。至于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林郑也拒绝。她说,监警会将展开调查。


香港政府将面临道德危机

 

刘细良(香港中央政策组前全职顾问):“ 现在香港人最难接受的就是,香港人是要求政府即时性处理几件事,第一独立调查警方的暴力。撤回与否,我觉得这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字眼的问题,我相信林郑月娥已经可以说出了她可以说的话,她不能说的那些就是中央下了死命令,不能让她说的。然后暴动定性,其实我经常觉得香港人是没有暴动定性这个问题的。究竟律政司会用怎样的态度去起诉示威者是取决于群众的压力还有多大。雨伞运动之后它拖了这么长时间才去起诉,就是因为使到群众对这件事淡忘,甚至开始出现民意逆转。因为现在这个形式,无论是新疆的问题也好,包括香港问题,再加上贸易战的考虑,整个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围堵,对于习近平来说,如果他继续是走一条强硬的路线,对他自己个人是不利的,很明显党里面对于他不同的意见会越来越多。所以大家不要小看香港的问题,我自己判断对于中共而言其实是一个蛮大的问题,不是我们想像中的小,是一个大问题来的,所以他要酝酿,我相信要等各涉港事务部门的报告提交给中央政治局之后,还要酝酿一段时间,可能要在北戴河会议之后,才会有一个决定,究竟是这样的惩处方式?惩处与否,还有究竟之后会相对温和或继续强硬下去。林郑不会下台,也没什么可以做的。目前整个政府什么都做不了,所有公开活动取消。连本来去大会堂,她母校的活动都取消了,整个特区政府的悲哀不是因为林郑月娥不能听取民意,或者个人的傲慢,刚愎自用,正如我开始所言,你看到一国两制的结束,实际上眼下是谁在管治香港呢?如果林郑月娥真的是在主事,她是在主理香港事务,她一定是最着急去处理群众冲突的问题,处理警察和群众的紧张关系,因为这牵涉到她自己的政治生涯。但她完全龟缩,没有行动,只有一张嘴(把口),说来说去还是那些东西甚至是没有行动。所以我常常怀疑这是一个真特首还是伪特首呢?拖下去香港人慢慢就会看得越来越清楚了。现在香港政府的政权危机就是道德危机。今天北角殡仪馆(梁永杰先生?)的告别仪式,我两点到了那里,那时人开始变多,到了四点,友人传了一些相片给我看,很多人去鞠躬,今晚十点。这是一个道德危机,不是分配问题,不是社会流动,不是年轻人无法买楼,不是土地供应不足,甚至不是送中,是6月15日之后,(梁永杰先生)在记者会之后自杀身亡,而特区政府一直到现在的那种冷血,那种无视香港民意,也没有着力去纾解香港人的愤怒等等。所一直积累下来对政府的彻底不信任,不只是不信任,甚至是觉得他们没有道德。当一个政府变成没有道德,你派一万元给每一个人也是无用的,是无补于事。现在大家也觉得,7月1日是个很好的例子,为何以往的冲击行动会被人谴责,为何7月1日的冲击行动,甚至冲进立法会去涂污区徽也没有人谴责呢?正是因为整个政府陷入道德危机,所以相比之下,是的,学生是不对,但你更错,这就是今天的状态。这样的状态,如果我是北京我是很担心的。就是说会有更大的冲突出现,警民冲突,群众和群众之间的冲突也有可能,群殴在社区里面出现,集体殴斗也有可能。如果林郑月娥事到如今还不明白的话,我觉得她是看得到的,问题是她能否做到呢?每一个香港人心里面都在疑惑,究竟这个特首是不是假的?是否真的像汪精卫政权里面的汪精卫,根本后面的人让她无作为时,她什么也做不了呢?而对林郑月娥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她的民望将会是有史以来最低的,这是写在墙上,也是写在历史书里面的,是无法翻身的。死了那么多人,两百万人上街,用橡胶子弹枪击市民,这些事已经发生了,她留下来要问清楚自己,不是派糖,不是叫人回去大湾区发展,不是做大屿山填海,她留下只有一个任务,就是用她余下的时间,余下的生命怎样去弥补香港人所受的伤害。如果她没有这个觉悟,其实她自己应该坚决辞职开。如果中共不让她离开的话,中共不让她辞职,她留下只有一个任务,不是落实中共的任务,而是如何弥补她所犯下的严重错误。如果中共不让她走,又什么都不让她做,她的下场是会更惨的。她的下场将会是当中共英明神武的时候,她就会成为所有一国两制失败的代罪羔羊,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决定的。然后中共党的权威就是通过惩处他们而得到维持,这是在中共过去的历史上,所有的政治斗争的结果都是如此。没有,她这人没有这个深度。七十年代在香港大学读书成长的香港人,对政治的认识是很浅薄的,也没有这个深度去思考。她自己身处这个险境,该如何自处。可能她仍然继续听命于港澳办主任,港澳办主任不让她做什么,她就不做。不可以独立调查,就不可以独立调查。但是她知不知道,如果她没有这个豁出去的勇气,正如彭定康所说,她真正需要选择的是站在香港人的这一边。已经来到这个地步,她还有什么可输的呢?她已经全输了,她的政治豪赌已经在6月9日彻底失败。不就是特区四人帮,林郑月娥、郑若骅、李家超、卢伟聪特区四人帮。如果中共要重建香港人对中国共产党的权威之时,首先惩处的就是特区四人帮,所有的事都是这四人决定的,导致群众不满。其实她知不知道她的下场将会是这样,如果她不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选择站回香港人的这边,但我相信她没有这个政治智慧。”

萧茗(Host/ Simone Gao):当香港人意识到,林郑月娥对港人的傲慢,冷漠和拒绝不是她个人政治实践的失败,而是她根本无法有所作为的时候,那就是香港人意识到一国两制终结的时候。也许他们已经得出了这个结论。那么,今后该如何?香港将走向何方,香港人会默默接受一国一制,还是会走向联合,从针对港府走向针对中共? 这是下一步的重点。《世事关心》将持续关注香港,为您带来东方之珠的最新动态。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

Producer:Simone Gao

Writer:Simone Gao

Reporter: Sarah liang

Editors:Julian Kuo,  Sunny Yang,  Bonnie Yu

Cameraman: Bilong Song,  York Du

Narrator: Simone Gao

Special Effects:Harrison Sun

Assistant producer:Bin Tang,  Merry Jiang

Feedback:ssgx@ntdtv.com

New Tang Dynasty Television

《世事关心》

July, 2019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