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武汉肺炎”路透:3月前遏制病毒不太可能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7日讯】【今日点击】(3689-1)

提要
病毒攻入北京大院 红二代先用美特效药
武汉肺炎”路透:3月前遏制病毒不太可能
传美产“瑞德西韦”有用 但效果有待临床验证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昨天我看到一个质疑,因为它每天中共都有一个疫情的,一个资料的更新,原来更新得勤现在更新得不勤了。

但它报具体的数据,昨天它报出来的说是,应该今天啦有时差问题,2万8将近3万人感染,然后讲还是集中在湖北,大概死了不到600人。但是数据呢就有朋友提出质疑,说全国的死亡率2.1%,从来没改变过,也没有具体的分类什么都没有,就是死亡率2.1,他说这个有点儿可能性不大。那与此同时报出来呢,这个在美国的一家医药公司的,所谓制造的新药呢很管用,给了中国。那给了中国使用的时候呢,被武汉病毒研究所呢给注册成专利了,应该是3日给出来的。结果4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它的网站上宣布,它把这种东西给,是他们自己研究的成果,是在1月21日就给注册,在国内专利局注册成专利了。可是这个药的本身不是什么新药,这个药的本身当初是用来,2017年还是13年,在非洲发生的伊波拉。

伊波拉的死亡率高达30%,当时是针对伊波拉制造出来的药,然后在上个月的时候呢,有个35岁在西雅图工作的,是微软啊还是波音,他是一个在西雅图工作的中国人,他拿的是工作签证。回国相亲 35岁,回来之后染了病毒了,结果就给收治医院了。那在他治疗期间,当地的美国医生就用了这种药,就用了这个治疗伊波拉的这种药,在他身上医治,好用。所以大概在1月30日到31日左右,那个主治的医师,就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说治伊波拉的病毒的药可以能够,针对现在的这个肺炎是非常有好处的,80%到90的这种改变率、有效率。但是问题就是说,他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副作用,不知道对以后有什么影响,他建议慎用,除非是极重病人,这是当时原文是这么来的。然后就给了中国了,那中国就给注册了。

但现在呢它却是又管用又在大面的使用,这是今天我们看到,就是说我们看到的故事。但是我跟大家解释了,伊波拉当时的死亡率高达30%,如果从药物的对等的角度来讲,病毒的这种毒性的,这种不可抗拒性的对等来讲,那今天我们可以把它武汉肺炎,可以高达30%的死亡率。至于它的感染人数,在按照专家学者讲,现在起码有30万,所以30% 30万 起码有9万人死了,就是说在全国的范围内,起码才会有这种概念出现,才会有目前的故事出现。我个人觉得也make sense 对吧,药都是以毒攻毒的,对方的毒性没有这么,就是病毒的毒性没有那么高,那这个药它的杀伤力,怎么能达到那种杀伤力呢?换句话说如果毒性根本没有那么高,对人的致命性没有那么高,这个药做的这种针对性有那么高的话,那药本身就能把人杀了,以毒攻毒嘛,药就是毒药。这是一种相生相克的道理,我们从这样的故事中就可以看到。

那至于说中共体制之下,什么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个为什么那么做?那都是菁英啦,那都是学者、都是菁英、都是今天聪明的人对吧。在整个全国处于疫情的背景之下,那病毒研究所的这些专家们,这是一个巨大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在他的仕途上、在他的学识上、在他的实战经验上,他都可以在未来的时间里,给自己营造伟大光辉的背景。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对不对,这种做法跟中共体制本身做法,我觉得很相配。很多人就是不能接受这个武汉病毒的,病毒研究所这种做法,现在去声讨它、去骂它。其实太多的人在类似的环境中,不同的领域,类似的环境中采取了同样的方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在中国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病毒攻入北京大院 红二代先用美特效药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它说病毒攻入了北京大院,红二代率先用了这种特效药。它讲的概念说红二代是在这个,中日友好医院用的,在北京病毒的概念,已经冲破了中共权贵上层,也其实包括中南海本身,我觉得都包括了。27日李克强去了武汉,28日习近平见了世界卫生组织,之后他们就再也不敢在一起开会了。你说是习近平惧怕李克强,还是李克强惧怕习近平?不知道。但是官员出去会带有一帮人,包括他的秘书、包括他的文书、包括他的随从,这些人都长时间在中南海工作。所以当它的病毒的这种攻击力,病毒的传染性有多高,你就看看中南海的做法,我觉得就足矣了。

昨天我们在那期节目中讲了,习近平不敢见他的幕僚,不敢见他的同僚,他只能让柬埔寨的首相洪森,去扮演这么个角色。有人说给了洪森六亿美元,洪森在北京转机,结果他给解读成叫专访。可是美国人在给东西、给药、给车,什么都给,在他嘴里头美国人是任何实事都没干,这是外交部的发言人明确讲的,华春莹就这么说的。这是今天的中国,这是今天共产党下的中国,那同样这也是今天的美国人。美国人的处理的做法,刚刚传出来的,那家药物公司的CEO,在他公司内部开会就被人质问了,说老板咱那个药被人家给注册专利了。那老板自己讲得很清楚,我们现在是人死了,我们是救人,那专利无所谓啦,爱怎样怎样啦。所以这是一个,完全生命性质对比的一种概念。

传美产“瑞德西韦”有用 但效果有待临床验证

传这种救命药叫瑞德西韦,国内叫人民的希望,很有用。而这个药当初是一个台湾人做的,这个台湾人是这家公司的副总裁,杨台莹。它国内为什么注册了?因为是当时美国公司把这种药的配方,和它的整个分子结构,就是药物本身的所有的这种,怎么配药的药方,全给了武汉病毒研究所。那武汉病毒研究所根据人家给的所有细节配方,就一做就出来了。杨台莹,台大化学系,南加州大学的博士,负责该公司的一些研发上市的产品。她曾经研发出世界第一款,治疗爱滋病的叫单锭的药物,2013年这个伊波拉,西非的伊波拉病毒,当时这个药,就是为伊波拉病毒研制出来的。这就我跟大家解释,伊波拉是30%的死亡率,那今天的武汉病毒,肺炎病毒等同伊波拉,所以中共的掩盖的数量跟掩盖的程度,远远超过人们的想像。

“武汉肺炎”路透  3月前遏制病毒不太可能

路透:它讲在3月分前想遏制病毒不太可能,所以两会可能会被推迟或者取消。

应该讲取消的可能性不大,推迟呢我觉得可能性是非常有的,那能够做这个决定的人只有习近平自己。而新药的出现的本身,它的治愈率效果有这么好,那它带来后续的正常的这种更大的震荡,不好说,我个人觉得不好说,因为任何一种药物的本身,它带有副作用。而事情本身的出现呢,就像我们说的,灾难、瘟疫都是神来做的。有人说那药能治好了所以它不是灾难,是,摩西当初降灾在埃及, 它是十个灾,三个一组,三个一组,三个一组,走了三组对吧。当走了三组之后,那最后出现的这个,死了胎生的头胎,所以它同样是一波一波的,瘟疫同样是一波一波的。瘟疫不是说到这儿来,十年都不走了,不是的,而在人间的环境中表现,会表现出人有办法、人有应对,或者这个、或者那个。

所以这是一个不同的生命层面上,是一个风格,就是让人们去选择是善是恶。恶的人,恶的人,迷信科学的人,会认为再一次科学战胜了它。可是呢在科学战胜病毒的过程中,有一个非常大的纰漏,是美国人站在人的角度,救死扶伤的角度,用了另外治伊波拉的药,用在这个人身上,这个人就当成了小白鼠,啪给弄成了,你说它是科学还是不是科学? 对不对。饿疯了,扭脸抓一馒头吃,唉!这馒头真好吃对吧。所以我以为,你如何看待今天遇到的故事,这是今天给人们的选择。所以瘟疫都是一波一波一波,阶段性的,那人们会出现各种理由去应对它,而应对的本身,同样又是一种淘汰的过程。当人们自己不回心转意,还把自己定格在一个恶的角度,就是利益的角度,就像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做法一样。那还是那句话,看看死期到眼前,从某种程度上,那个罪孽,人带来的罪孽,当你下地狱的时候,那个罪孽其实就更深。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