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黄伟豪:中共肺炎将中国模式推向终结 习推责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7日讯】黄伟豪(3):中共肺炎将中国模式推向终结;西方社会与中共分手;港府彻底失败,林郑不下台会影响立法会选情;林郑将被惩罚下场像张晓明王志民。

黄伟豪是香港中文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副主任及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

黄伟豪在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中国由于中共肺炎长期不能复工,经济受到巨大冲击,中国人开始怀疑中国模式,疫情冲击中共体制不合法性。反送中运动令中共权威扫地,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成替罪羊,林郑月娥的命运将于3月揭晓。

张晓明被降职是问责 反送中运动中共权威扫地

记者:这一个多月来,中联办主任王志民被免职、港澳办主任张晓明被降职,有何见解?

黄伟豪:我想是一个追究责任的问题。因他们都是导致中共甚至是香港政府,在反送中运动里权威扫地。持续半年运动,也是很大的抗争,史无前例了。所以这是一个问责的表现。

但最关键的不是说他做得好不好,(中共)现在调走他,其实是有意损他颜面的。王志民被贬去管图书馆这些的,这很明显是一个投闲置散的位置。那张晓明就更惨了,虽然官阶没变,但职级由主任变成副主任,很明显给外界看这是惩罚。很多人在讨论会不会是改变“路线”,因为他们其实都是强硬的,整场反送中运动,(中共)中央强调都是“止暴制乱”,用警察打示威者,用武力去镇压整场运动,那会不会转向偏软呢?大家都有些期望。

但是当骆惠宁来了之后,因为骆惠宁也是习近平的亲信,官阶也是很高了。骆惠宁也重提止暴制乱,那就没有改变路线了。它(中共)只不过觉得王志明做得差,现在要骆惠宁代替他继续做止暴制乱。所以用这一个方向去看这事呢,其实张晓明被撤换其实也就是换人,不会换路线的。所以大家现在关注的焦点都是说他会不会去重新部署,甚至更强硬就不知道了。有一个讨论说会不会立第23条法例呢?我想起码会维持到原有强硬的力度。而下一个焦点就是立法会选举,所以我想其实换人,但是不换策略的方法重新部署,我估计也是强硬的了。但是他实际会做些什么,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知道。

特首林郑月娥命运3月见分晓

记者:为什么会选这个时候呢?

黄伟豪:我感觉是延迟了,因为其实整件事都是由(三人组)做的:王志民、张晓明,第三就是林郑,所以大家现在都开始猜林郑几时会退下来。我估计为什么是现在,其实我觉得可能是迟了,只不过是中央太忙于处理武汉肺炎,但是等著等著,又觉得等太久了,不如现在就公布。所以我觉得这个时间其实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它(中共)公布迟了,但是又不想太迟,我也在想它应该在考虑怎么部署,因为整个想法都是将三个人全换掉,王志民、张晓明、林郑。

有很多媒体透露换林郑的时机,大概在3月两会期间,好像会像董建华、梁振英之类那样,先高度评价她。跟着就把她升上中央,做一些虚位,会不会是政治副主席这就不知道了。我估计要安排撤换林郑,根据原有的计划,我想它也要早点公布,我想是一个原有的部署来的。但是会不会因为现在疫情很严重了,北京也要实施封城,预计两会其实都很多人的,我数过有5,6千人的。5,6千人开会是很高危的。那林郑的命运能否在3月份就能确定了呢?这可能也是中央在考虑的一个问题。

遵循中央路线错误 习近平往下推责任

记者:林郑和张晓明和王志民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黄伟豪:他们三个都有个特色,都是很遵循(中共)中央的路线。整场运动维持了半年(政府)都还是那么强硬,如果不是习近平在背后,有谁可以顶着半年的压力而不转呢?他们三个都紧遵循中央路线,当然也很明显路线错了,习近平又未必想自己承担责任,一切的责任当然是由身边的人承担,说“你误导了我,办事不力。”现在换人其实就是希望趁机给别人一个新的印象,同样也可能是建立习近平的威信。所以我想他们三个都未必有自己的主观意志,背后有,当然策略上可能有,像如何部署警察,放多少催泪弹,放不放催泪弹,我想他们都有一些行动上的决定。但我想所有的路线其实最后都是北京决定的。

反对比例高达八成 林郑政治前途已完结

记者:林郑到时会有什么下场呢?从反送中运动到中共肺炎,民众对她的不满程度,更加深了。

黄伟豪:在香港来讲,林郑的政治前途应该是完结的了。她继续有现在的位置全靠中央支持她。她所有的民望,民意调查都落到谷底的了,历史上都没出现过。她的反对比率高达八成,支持率也只有一成四左右,6个百分比的人在中间。预计(支持度)是会跌得更多的,因为这场运动连她最基本的支持者,一些公公婆婆,年纪比较大的,受教育程度未必很高的,和收入较低的人,其实很憎恨她,因为她令他们到处去寻找口罩,觉得生命上有危险。我想她的政治前途是完结了,连建制派都不想和她站得太近。我想她现在就在等候中央的发落,大家猜她时日无多了。但关键是她究竟会有一个较为体面的下场呢?还是有些受惩罚的下场。我估计有体面下场的可能性会多一点,因为像张晓明和王志民,虽然都有点损他们面子,像是管图书馆,或者做副主任,但也没有很严重的惩戒,或者甚至是三规,或者追究他法律责任。所以我估计,在两会期间找个虚位给她,这样去处理她,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但我想林郑本身也未必想留在中国,她可不可以像陈冯富珍那样在国际组织找个职位?但是经历过反送中和这场疫情后,国际社会未必接纳她。那所以我觉得比较可能的下场,就追随张晓明、王志民,被外间看到都有些惩罚,降了级啦,或者对她不是很优待,调离她。我估计会在立法会之前大概半年,因为要部署,应该是3月,如果两会开不了的时候那怎样去做呢?我想中央也有考虑了。如果要特意开个位置给她,其实也是做得到的。

林郑烂摊子太烂 普选一定大败

记者:但是之前说如果她要走的话,在香港这里普选,好多宪制方面是否可以这样安排呢?都有不少的争议。

黄伟豪:这个讲得很好,因为现在有个烂摊子就是,其实换她这事也讲了很久,但是谁想呢?就没什么人肯做的,因为这个摊子实在太烂了,同时如果他一上来又要处理立法会选举这个问题。那如果一上立法会选举又大败,新行政长官又不满意,负担这个政治责任中央又问责呢,所以一时传有很多方案的。因为下一个里程碑就是立法会选举,一选举又是有些变数的。

因为又赢得区议会,那里已经满了一些人,说不定,商界已经蠢蠢欲动,田北俊、曾俊华说不定他们动员了一些商界的选委左右一些势力,所以我想如果林郑真的不退是很麻烦的,因为想不到她如何再持续半年,但是换了又没有人肯上。所以坊间就流传一个方案,就是因为行政长官退了之后,署理行政长官先做半年才选举,所以我估计可能出现情况就是,中央不可以委任问责官员,如果换了林郑,就看张建宗做不做,或者中央喜不喜欢张建宗做,如果不喜欢的话就换一个人做政务司司长,那个人先顶着半年,等到立法会选举完了,尘埃落定了,再去部署一个新的局势。我觉得这是可行性,操作上面都比较简单的。

民建联上街派口罩 欲与政府划清界线保议席

记者:反送中运动,使建制派选举大败,这次又轮到中共肺炎疫情,他们的表现,包括林郑的表现会不会影响到未来的立法会选举。

黄伟豪:林郑的表现影响了所有建制派人士,林郑在位多一天,他们的选情,都受到很大威胁。虽然立法会选举是一个比例代表制,看投票率,现在连浅蓝的、甚至中蓝的,很多派口罩的都是中蓝的,那些都可能是一个很愤怒的,不投政府、不投建制派,所以你会看到现在的操作,民建联出来派口罩,民建联和政府划清界限,现在各个都和政府划清界限,就希望在形象上不太过亲政府,到选举的时候容易翻身。他们现在就是输少当赢,尽量保持距离,甚至给一些压力给政府,希望减少在立法会里丧失议席的数目。

抢夺基础物资是对政府极度不信任的结果

记者:众志想尽办法从美国那边,换了10万个口罩,已经开始到位了。现在口罩荒,政府说要买5000多万个口罩,现在运到香港才400万个,怎么看政府这次的表现和民间众志他们的表现?

黄伟豪:外媒彭博有个评论文章,说香港是出现失败政府的征兆,文章比较短,内容比较简单,但最特别的是一提到失败政府,就很多人有共鸣。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政府是彻底失败的,做什么都不行的,没有人再相信政府了。现在超级市场出现抢购,刚开始抢口罩。因为口罩可以防止病毒的感染。然后抢米,怕没有饭吃。再多看几天,很多东西都被抢购了,速食面也没有了,很多基本物资都没有了。其实就是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现在出现用一个“失败政府”去形容,不单只是抗疫,被人觉得很政府无能,很多香港市民觉得她(林郑)做什么都是不行的,很多人甚至都不断地问,为什么还要交税?为什么我还要承认这个政府?因为保障市民不受疫症的影响,是一个基本生命的保障,这也是政府基本的责任,港人就是觉得政府废到(没有用)没有办法再低了。

政府不作为促民间自救 最终输家是政府

记者:大家现在都在讲民间自救。

黄伟豪:现在民众给林郑零分,因为调查没有负分,如果有负分,他们就给负分,零分已经是低无可低了。很多民众对整个政府各种表现彻底失望,很多人都归咎警察装备很好,警察的防疫装备是最顶级的,比医护人员更加高级;也出现警察觉得危险工作可以不做,警察去巡逻,觉得危险可以不做,但是医护就不行,政府表现已经是到最低,跟着民间自救就开始了。

但民间自救也都有一个问题,因为民间所拥有的资源有限,和黄色经济圈不同。黄色经济圈商铺开铺,大家吃东西去帮助他。口罩、很多战略物资,例如不给人高价抢购口罩、屯积、去炒卖,这就是政府的权力,所以我觉得民间自救是一种好的精神发挥。但是为什么有困难,就是很多要靠政府的权力去做,包括在哪里做隔离营,它(港府)喜欢就在你家旁边,不去给解释。所以民间自救不了,也使人进一步谴责政府,有权力的政府又不做,所以就变成了一个互动下转的螺旋,民间要自救,又谴责政府,政府又太差,跟着民间自救,所以最终的输家是政府。

中国人开始怀疑中国模式 中共肺炎冲击体制不合法性

记者:中共肺炎爆发后,香港一直不封关,现在搞到全世界都封了香港,香港政府无能,民间自救这种形势,对中共的政权冲击或者对世界局势有怎样的演变?

黄伟豪:现在出现了一个问题很严重,我觉得有两方面,第一,就是以往有人觉得中国模式可能有一点好处,甚至比华盛顿模式、那些民主自由优越,现在没有人相信了;那么再退一步,中共模式出口西方社会不行,自己管理行不行。中国人很多人都信,我们有领导人帮我们做很多事情,但是武汉告密吹哨者李文亮医师过世之后,反响都很大,微博几百万条简讯一夜之间(中共)要给人清除了,(民众)质疑这是没有言论自由引起的问题,所以现在这个中国模式,连中国人自己都开始怀疑了。

中国模式最顶尖的一个人掌握一切,在习近平的领导下,经济一沉不振,向下行,跟着中美贸易战又大败,因为他签了很多不平等条约,买了很多东西,这次连最基本的卫生各方面都搞得乱七八糟,很多人因为武汉肺炎而牺牲了,所以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体制的合法性问题,整个武汉肺炎对中国的冲击。

各国直接封香港 金融人才或撤离

黄伟豪:而对香港的冲击在哪里呢?第一,香港是一个国际城市、一个金融中心,国际城市现在被很多封关了,台湾去不了了,美国很多飞机不过来,加拿大又减了,澳洲、意大利就直接封了所有东西,国际城市要有各国的联系,国际城市的联系就已经减了一半了。

那么另外一件事就是,其实金融中心靠两样东西,资讯自由。没有资讯自由,原来很多运作是有问题的,虽然我们反送中那里保得了,但现在始终是要有一批外国人才、金融人才愿意在香港工作,他都要有人运作,去买盘和了解,比如核数各方面的事情。这批人如果万一离开了香港,现在很多人担心,会不会有国家在香港撤侨,所以美国的消息,美国的外交人员可以选择离开香港,因为很多金融人才,其实真正的金融中心在纽约,是最重要的。如果金融的人才因为安全问题都撤离香港,我们已经没有了国际城市的地位。

长期不能复产 中国面临巨大生存危机

黄伟豪:最近有一个新闻,地底下的电缆,Google和Facebook开放了洛杉矶去太平洋的地底电缆,连接台湾、菲律宾那一段开通了,但是从洛杉矶开去香港和内的地底电缆,其实暂时未开通,因为担心有一些国防、国安的忧虑。

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说,如果武汉肺炎,再加上之前的问题没有解决,大家开始与中国分手。就是那个意识形态又很差,以前是世界工厂,国际金融中心与世界联系的,现在世界开始和我们分手,这个就很大问题了。因为大家相不相信,如果中国没有美国,能不能生存?但是美国没有中国可以生存,中国的生存又靠香港,现在香港靠的是和国际的联系,香港又被人封关,如果到时撤侨,跟着就撤资了。因为它(中国)都是透过香港将资本放入中国,中国现在复产都有问题了,因为它怕肺炎扩散。如果长期不复产,它(外国投资)要搬生产基地,有的已经搬了,那其实对中共的危机是很大的。因为当中国的联系是与世界撤离的时候,那么中国的生存就有很大的问题。长期以来中国的武器都是靠西方社会的资本、人才的,如果肺炎疫情不能够尽快平息,是有深远影响的。

恢复不到初始 西方世界或放弃香港

记者:以前说要保住香港,因为香港是一个集资中心,不封关就是因为有权贵要跑来这里。但如果香港集资中心地位动摇,他们会不会考虑要放弃香港。

黄伟豪:从经济效益的角度,叫短期均衡,短期永远很难替代,长期的三到五年,五到十年行不行,其实很多东西都可以做得到,所以我想他们决定放不放弃,就要看前景问题。如果他们觉得前景越来越差,现在事实上中国是越来越差,当初经济下滑,生产成本又高,他想将自己提升产业去到金融的话,又不行,因为它资本管制,就剩下香港。香港经历一场返送中运动,再加上肺炎又在半死的状态,我想西方社会都会想,它需不需要中、长期有个计划,如果短期不能复原的时候,西方社会就会启动这个计划。但是最大的问题,整个体制就好像,香港就有林郑话事,中国就是习近平话事,其实很多专家学者或有心的幕僚给意见,整场反正中运动,其实一个撤回就全都搞定了,不用搞半年了,但是她也不去做。所以现在比较担心的就不是没有解决方法,而是一个这么高度极权的体制下,主政的领导人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智慧,去做出明智的决定,根据以往他们就是很固执的,其实都不是太过乐观的,对于整件事。

新冠状病毒源头是否为中共合成 真相迟早浮现

记者:现在全球、美国开始追查中共的病毒的源头,如果真是中共合成的话,前景会怎么样?

黄伟豪:从它(中共)开始搞P4实验室,跟着加拿大有P4实验室,法国人又帮它搞,其实整件事历经很久,经过很多人,很多卫星的图片,P4所在各样事情,情报收集上面,有些已经发生了。美国的情报网络都很大,我估计如果真的有合成病毒,其实美国是掌握了的。

但是究竟他会什么时候放出来做这样事情,现在放可能会从策略上面,有一个反效果。现在中国就很危难,大家在救灾,突然就放出来说,我不帮你了,其实你是自己搞自己,现在大家都装好人帮你抗灾,美国又送物资等东西。但这会是一个很大的忧虑,也可能是一个炸弹,我估计,如果真是合成的时候,在适当的时候,会放出来,特别大家会看到,因为习近平都要换届的,所以延续了自己,应该是2022年换届,现在都2020年了,如果这件事再发展下去,真是有不寻常合成病毒的情况,我想到事件慢慢开始平息的时候,就被人拿出来,因为中共都有权斗的,不单止美国都可能想使中国气焰不要太大,甚至在中共内部权斗里面都想,有人想这件事可以去到曝光,使习近平的权威受挫,甚至可以真的在换届的时候把他换下来。我估计如果真是有这件事的话,稍后时间,当疫情稳定了,就会慢慢浮面了。

历法显示庚子年大动荡 未料是一场疫症

记者:今年比去年会更加动荡,是不是?

黄伟豪:一般估计,今年是比较动荡的,但是大家都估计不到是这么快的。因为这次是庚子年,看回以前的历法都是比较动荡的。甚至看回120年前,中国人60年一个甲子,就是八国联军。大家都在想今年有什么事发生,令人觉得意外的是这么快就发生了,未过年就已经发生了。还未到庚子年武汉就封关,大家都估计不到是因为一场疫症。

整个问题就是,中国经历过萨斯(SARS),香港也经历过,理论上,经历过这样一场疫症的时候,起码在经验上会掌握了,应不会重蹈覆辙,没想到又隐瞒、扩散、爆发。设备上面也应该都会有多了的,比如会囤积多些、储存多一些口罩,没想到连医管局都缺口罩的,整个中国都口罩荒。所以我想比较令人意外的就是,估计不到这么快就有场这么大的疫症。大家也都估计不到,中国的抗疫能力,原来是这么差的。

访问日期:2020年2月13日
记者:梁珍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