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敏儿:医护不为己利罢工 港府欲秋后算账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4日讯】香港医院管理局日前表示,针对2月3日起参与五日罢工的医护人员“考虑跟进行动”,对此香港职工会联盟主席吴敏儿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港府此举无非是欲“毁灭”《基本法》27条赋予港人合法的罢工权,“这将引发更多人站出来反抗,反抗会比以往来得更加激烈。”

为要求港府“全面封关”,阻止中共肺炎疫情蔓延至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2月3日发起一连五日罢工,逾8000名医护人员参与。吴敏儿表示,他们不为自己,只为全香港人免于恐惧,如果林郑政府针对他们的话,“我相信大部分有良知的香港人、支持医护的香港人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的。”

反送中到抗疫,吴敏儿始终走在最前线,她表示,港府与人民对着干,只能靠市民自救,而她希望港人相信,希望永远都在手心里,不要绝望。“知道有些事是不对,我们就应该继续去平反、去继续争取。大家一起走,就会想到方法。”她还提醒港人不要忘记在反送中过程中付出了汗水,记住身故的手足,“他们在我们心里,成为我们一股推动的力量。”

一年成立逾百工会 增加生力军

记者:54个新工会发表联合声明说自己受到打压,介绍一下最新工会的发展?

吴敏儿:过去一年,是工运会史上大量新工会成立的一年,有报导说已经成立(已登记)超过100个新工会,包括各行各业都有。当初大家都没有想过的。在反送中运动之后,10月、11月左右,大家都准备区议会选举,都在想我们的选票有多大的力量呢?结果大家看到选票原来力量是不小的,于是大家都在想,要看看哪些选举平台,我们仍然没有克服呢?其中一个很明显是关于劳工界的议席,有特首选举委员会、立法会的劳工议席,也有劳顾会选举等等。令很多人萌生一个想法:我们要光复它。所以慢慢地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其实对于固有的一些传统的工会来说:都是一个很难忘的体验。

过去我们很多年都在劳工界打拼,都知道劳工议题很重要、过去工会的数量没有今天那么丰富,但我们都很用心去打拼,突然间多了这么多生力军的力量,其实就带了一个很重要的讯息:我们在抗争的路上,在10月以后慢慢演变出来工会这里是不是一个新的战线?让大家茫茫然觉得像瓶颈的日子带来一丝丝曙光。

记者:总共成立了多少新工会呢?议员助理都有个新工会。

吴敏儿:是啊:各行各业包括议员助理都有新工会,还有例如医护、教育、公务员等等,这些都成立新工会,整体来说政府很少主动把数据说出来,但根据不同传媒的报导,已经超过100个,我相信是不可以小看的一股力量。

不为己利罢工 医护人员吁封关阻疫情

记者:提到医务人员罢工,医务人员工会的处境怎样呢?

吴敏儿:他们其实作为一个新工会,这次缔造了很多历史,短短两个星期内有2万2000人同时在那段时间加入工会,大家都没有想过的。当初他们新成立大约二千到三千人左右,但因为疫情进展,令他们越来越担心装备、与封关不封关的问题,于是越来越强烈的声音要加入工会,是这样一步一步的来。而这期间也有不同的教授级的人员,有一个实名的联署的公开信,希望医管局踏实的去跟政府说:真正的封关。大家很想阻止病毒进入香港,至少一段时间,不要令香港真的沦陷,变成一个新形冠状病毒的城市,其实是想拯救全香港人的健康。一个新工会这么短时间积聚这么大的能量做一件这么重要的事,其实是很吃力的,其他的新工会也在后面协助他们,各式各样工作都有,包括文宣、街站等等。他们成为了众矢之的,有人就叫他们黑医护的、逃兵,连我们帮忙的都一齐骂。但其实我见到大部分市民都理解他们这五天的罢工,其实就是想令香港免于疫症的伤害。

其实他们都不想罢工的,没有一个罢工的人说我是为罢工而罢工,从来都不会的。是因为一些诉求与罢工发生之前,大家双方缔造的机会全部都流失了,没有办法谈判,没有办法避免罢工的发生,迫于无奈。

这次见到很多市民都理解与谅解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么高尚的情操。虽然有些人不同意,但同意的人也很多,因为他们这次不是为自己加工资、要多些假期或者金钱上的利益,他为的是全香港人免于恐惧的侵袭,希望停止输入病毒,其实这是任何行业,在那一段日子大家很努力共同的一个目标。很可惜政府只是置若罔闻,最终难以避免发生这次罢工。

医管局搞秋后算账 意欲毁灭合法罢工权

记者:现在疫情还不断扩展,这一场仗还要继续打下去,但现在医管局搞秋后算账、缺席信,与特首向中央打小报告有没有关系吗?

吴敏儿:在我眼里肯定有关系的。因为如果不是她给人知道了这个“小报告”,因为他们(医护人员)那天罢工是针对他们(林郑政府),现在看到那个源头是来自特首。当媒体报导了这封小报告的内容出来之后,我们暂时还没有见到特首办有什么官方回应,说报告是造假还是怎样的,我觉得已经很清楚证实得到一件事,就是特首要对付这一班医护人员。其实大家都看到他们走上罢工这条路,既然不是为自己私利,为什么还要对付他们?而更重要的是在《基本法》27条里,大家有参加工会、参加罢工的权利,如果透过特首要对付他们的话,这一个讯息就很明显就是要毁灭我们仅有的罢工权。我相信大部分有良知的香港人、支持过医护的香港人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的。

记者:这一封信件出来之后,有收到会员的反应吗?他们遇到什么样的情况?

吴敏儿:这封信出来以后,大家都马上联络工会,工会也取得法律意见,知道医管局原来视他们为旷工,就是说未获得授权的缺席是不是?但我相信没有人不知道那天是罢工,而个别的同事也都有他们各种的方法,工会都建议他们罢工前通知他们部门:我要罢工。更何况整件事都很高调给媒体报导,医管局的管理人员这一刻都还是觉得: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天你不见人呀?大家都知道他们是罢工来的,你(医管局)不知道他去哪里吗?我们其他香港人都知道他们去哪里?他们那天罢工啦,不同的签到点留在那里,守着那个位置,如果你说这样都不知道的话?都不知道你们管理层那几天是睡觉了?还是没有睡醒觉?所以不需要找一个借口,现在工会就有反应了,就是否定了这个旷工与不获授权的缺席这个说法;那一天是罢工来的,《基本法》27条都有这个指引,如果(医管局)不明白的话就去咨询律师、查字典。

记者:预计要大家守住这条底线。

吴敏儿:是呀,你问一众的工会,现在很明显地正在侵夺或者直接想拿走他们的罢工权利。原来罢工之后要给一个这样明目张胆的秋后算账对我们,那样会有更多人站出来反抗,反抗会比以往的反抗来得更加激烈,因为这是一个工人最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法去对他的雇主、甚至对这个政府作出他们的怒吼的方法之一,那样你都不给?还要罚?

不是使大家更加愤怒,还会怎样呢。

港府与香港人对着干 市民靠自救

记者:对于现在的疫情情况之下,公务员开始复工,政府面对或者他们公务员的前线的情况,你有什么评论?

吴敏儿:我其实都是担心的。这么大量的劳动人口,在一些指定的时间里、那么密集的交通的枢纽那里全部聚集,虽然大家都自觉地戴口罩等等,人与人之间密集的接触,对疫症可以有多大的舒缓,都是一个担心。而另外一个担心,就是做为最大的雇主之一政府,应该提供适量的安全或者设备、设施、环境等等。但是政府似乎都还没有保证给员工知道,就急于要恢复回正常的生产,叫他们陆续上班。或者有些部门就说,捡了一些时间大家分批上班,吃饭的时候分开,但始终有一个量的人聚集出来,是不是真的需要急于现在这么做?

就等于当日我们叫封关,你尽早封了,今天就没事了,今天就真的复工了。但是政府每样事情都不肯妥协,和香港人对着干,那么就靠市民自救,我们口罩又不够,医护人员的防疫装备也都很短缺,大家要省著用,社会上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可能是清洁工、保安员等等,供应给他们的量全部讲都是刚刚够,今天还传来说清洁工甚至不准用其他人捐给你的口罩,一定要用CSI,这一些的例子讲给所有香港人知道,政府到底是不是站在人民这一边?其实不是。我们每样事情都要想办法,我们怎么可以自己拯救自己,或者互相拯救附近认识的人,政府的责任去哪里了?复工这件事我始终觉得实在是太早了,应该再延缓一点会比较适合,现在的做法我始终是觉得急就章。

愿花时间助打工仔女 不理梁振英纠缠针对

记者:由反送中运动到现在开始抗疫,你站在最前线。

吴敏儿:由反送中到抗疫。

记者:现在曝光率相当高,前特首梁振英都相当针对你,怎么看他的反应?他Facebook文章很多时候都谈到:前空姐吴敏儿小姐。

吴敏儿:我记得大约2018年,“行李门”事件的司法复核结果出来之后,梁先生对我是非常之注意的。我觉得他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级的人物,行李门事件的发生,其实他当日是有办法,不给它变成这样的事情让人知道,你不这样做就行了,但是已经发生了,变成了司法复核的话,就接受现实。但是你这么多的反应,只是对人不对事,还在针对我,只会更加凸显这个人,到底大家心目中批评他的所有事情是对还是错?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回应他,不想理会他。我觉得我的时间和精力,应该去帮更多有需要的人,不论是打工仔女、公众,这样来的还更有意义。如果还因为这一件两年多三年前的事纠缠下去,我相信香港人都未必乐见再继续这样。我宁愿他给更多有建设性的建议出来,但是我相信不用我批评,大家都看到,一个前特首追着针对一个人,都不够大方得体了,怎么都不好看的。

记者:他有没有私底说想和你见一见,或者大家在文章里做一个决战?

吴敏儿:我想没有啊,他针对我比较多一些,我比较少回应他,在文字上。因为我实在觉得浪费这些精神、时间在过去的事真是不值得,而且我现在手头上的工作很繁重,有很多的工会,有很多的打工仔女,我宁愿摆多些精神去帮他们,如何使我们新工会浪潮,推进香港的民主,更加向前走一步,好过花时间再吵旧的架。

前世花木兰? 人生每一场仗都是硬仗

记者:你以前是空姐,现在做职工盟的主席,对你的工作是否有个挑战,会不会担心?

吴敏儿:我作为职工盟主席已经是2016年的事,当时是职工盟26年以来的第一位女性主席。当时我考虑去参选主席,思考了很长时间,不断地问自己,一个这么久的劳工团体,它身兼著一个很重要的城市里的角色,作为我们自主工运很重要的桥头堡,如果我带领它,我应该要怎么做,我要比以前的主席们更加努力,更加多的理想去实现。

当时我记得我答应过我们的执委会,我希望年轻化我们的职工盟,让多一些新的年轻理事,有机会在工运上去发热、发亮,等等这些工作。那么内部的工作也有很多当时新加入的规划,其实全部都是挑战。

我本身就由创立自己的第一个工会,带领同事去打官司,打到去英国,帮他们复职、拿回赔偿,甚至面对香港史上第一个歧视职工会案件。每一场都是硬仗,在我的人生里,到现在都在打仗,有时候我问自己,前世是花木兰还是什么?永远都是打仗打仗,我为什么持续要这么做?

港人一起走 希望在手心

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已经都绷紧了,社会里面有很多的负能量,作为工会代表其实有一样很重要的使命,就是要带来希望,要给大家知道,就算要花精神时间继续走下去,不要紧的,我们一起走,一起走就会想到方法,一起走就会有更加新的思维走出来,而不是主力好像以前那样,我们唯一的议题就是进攻,我们试一下改变做事的方式,让我们的会员、一众的香港人感觉到:希望永远都在手心里面,你什么时候拿它出来,什么时候它都会在那里,但不要因为其它的事干扰了自己,就觉得绝望了,从来都不需要绝望的。

记者:疫情关键时候,很多人会减少些社区活动,或者减少出来。你每次去医管局都这么多人,甚至有人确诊了,自己如何放下这个担心?

吴敏儿:当然个人的卫生要做得比别人更加多。因为我去的场合都比较多人,大家都戴了口罩之余,都要在活动的动作很谨慎。通常去人多的地方,我尽量都轻变的装束,背小背包,带齐消毒的洗手液,也都多带一两个口罩给替换,尽量谨慎自己的卫生。另外虽然人多,我尽量和不同的人都保持一个距离,不会去人很挤的地方,停留太久,唯有这样小心些。我记得去到现场的朋友,他们都很谨慎,有的都戴了护目镜,有的自制布口罩。大家自觉性这么高,其实是好事。聚集完了之后,如果有其它需要见面,善用科技,多用网上的软体或者即时通信,不需要的话就尽量减少些见面,在网上交谈。

汇集大众力量 就是改变

记者:这个时候,很多人对前景都比较迷惘,反送中已经很伤了,现在又面临这个疫情,对政府都有很多不满。香港人在这种情况下,怎么看到希望和光明的前景?

吴敏儿:我经常说的,有的人就想:罢工要全面封关,都没有全封,你们都没有赢。但是试想回来,由原来只是封几个关,到最后差不多多封了10个,虽然最重要的几个她(林郑)没有封,比起来如果什么都不做,仍然停在很多日之前的话,会不会封这么多额外的关出来。这些都是大家的力量,这些就是改变。

勿忘自己付出的汗水和身故的手足

我经常提醒我们工会会员,也希望提醒香港人,有的时候与其在这想,我们很想争取的无论什么都好,这一刻如何争取都不到手,但是一直下来,我们有些东西已经是制造了改变,不妨问一问自己,去年和今年有些什么不同了?

是有一些东西不一样了。反送中条例原本差一点通过,结果因为大家的脚步,200万人出来了,就使她暂缓、最后撤回,这些不就是好的改变吗?这些是因为大家的力量,不要不记得自己付出的汗水、脚步、那些心机、时间,虽然距离我们很希望争取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我们受了伤,甚至身故的手足们,我们感谢他们付出之余,一定要记住他们在我们心里,成为我们一股推动的力量,将来一定会有机会为他们平反的时候,再继续向前走的时候,他就是在我们里面的原动力。

所以永远都不会因为现在疫症,抗争就慢慢慢慢消失,日前太子站仍然出现人群聚集,大家不会忘记这件事,烙印已经很深了,七到八个月的事情,想民意要逆转也都没有什么可能,没有解决就是没有解决,警暴这些问题永远都是香港人、这一代的香港人,横跨各种岁数(香港人)心里的一根刺。那么既然这样,这根刺会是一股很大的力量,我们不要放弃,我们知道有些事是不对,我们就应该继续去平反、去继续争取。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