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迂回向习问责?北京五大短板,日子难熬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5日讯】【新闻看点】疫情危机刚开始?习近平五大短板:先向大家说明一点,从今天(3月4日)开始,新闻看点恢复使用“武汉肺炎”的称呼,不再使用新冠肺炎(COVID-19)。正如网友所说,使用新冠肺炎的称呼,是中共有意“让人们淡忘病毒来源”。而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推动使用新冠肺炎的说法,可能是替中共洗白。

昨天世卫组织表示,武汉肺炎致死率远高于季节性流感,将死亡率上调为3.4%。不过谭德塞仍然表示表示病毒“可以控制”,还没构成全球大流行。但日本网民批评说,这次疫情爆发“根本就是WHO轻忽造成的大错”。

昨天《国家科学评论》发表一篇论文,研究团队证实,新冠病毒近期发生了突变,而且不排除再突变。论文证实,病毒经过“人为干预”。但在疫情仍然肆虐之下,北京当局仍坚持要求复工复产。外界认为,第二轮疫情爆发已经不远了。而疫情只是其一,北京的5大短板都在一一曝光。

世卫调高死亡率

在昨天新闻发布会上,被网民称为“谭书记”的谭德塞表示,“新冠病毒致死率远高于流感,但病毒可控”。他认为武汉肺炎还没有构成全球大流行。

相信疫苗早晚会研制成功,治疗方法早晚会有,但是目前没有。而这个时候谭德塞就说“病毒可控”,他的结论是怎么来的呢?

疫情已经扩散到79个国家和地区,六大洲都发现了病例。即使这样,谭德塞仍然说没有构成全球大流行。他还说,“中国以外的国家新增病例数快速增加,已达中国新增病例数的9倍”。言外之意中国防控措施做的好,别的国家做的不好。

“谭书记”的发言激怒不少日本网民。有批评表示,日本就是因为相信世卫组织的数据和建议,导致政府 、医疗学者和民众对武汉肺炎过度乐观,才发生疫情扩散,包括在限制中国客入境上慢人一拍。

日本网友表示,“完全感受不到他(谭德塞)发言的重要性。对于这问题,重点在一开始就采取措施,加强实施,最终结果就只会造成最小伤害。但因为这个总干事一直反对这样做,大流行因此不可避免。这完全是人祸。”

另一名网友表示,世卫对中国表示肯定,却批评日本,“说日本疫情是令人担心的对象是不正确的。WHO可以解散了”。

还有网友说,“一开始缺乏危机感的WHO造就了现今状况。事到如今说什么都让人难以相信了。而且如果正确应对有制止(病毒)的可能,那也请告诉我们具体的正确的应对方法。”

其实“谭书记”为北京背书,也反映出了北京当局的短板。

短板之一:复工恐爆第二轮疫情

截止到2月26日,全国96家央企及所属子公司在2月3日以前,已经进入了正常运转状态。央企所属的4.8万家子公司复工率是是97.9%。同时,许多地方已全面复工,许多城市也放松了旅行和公共交通、社会生活方面的限制。

前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官员唐安竹(Drew Thompson)认为,恢复商业活动,特别是恢复工厂生产,“无疑将会导致新的感染”。

大陆媒体报导,上周从意大利返回浙江的7名中国人,都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这是疫情从国外反流中国的现象。

美国前资深外交官坎贝尔(Kurt Campbell)昨天在哈德逊研究所表示,无法确定疫情会达到高峰期,中国过早复工会加剧病毒传播风险。他认为,中共政府可能会人为制造第二波大流行。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对自由亚洲表示,“把人作为工具来对待、作为统治对象,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病毒,这种统治,不比武汉肺炎的病毒毒性小,我觉得毒性甚至更大。”

值得一提的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从2月26日开始,发起了义务为染病伤亡家庭的追责索赔行动。虽然索赔路途遥遥,但是相信踏出第一步后, 就会有人陆续跟进。

由于时间关系,这个问题先说到这,在会员专区将结合网友爆料视频详细说说。其实根据网友爆料的视频来看,第二轮疫情已经不远了,甚至可能已经开始了。

短板之二:产业链加速迁离

北京不顾爆发新疫情,要求复工复产,可能是出于中国经济的压力。

今天公布的2月财新中国服务业PMI只有26.5,大幅下滑了25.3。此前公布的2月制造业PMI大跌了10.8,只有40.3。

两大行业PMI都大幅跌落,证明中国经济遭受了重创。更让北京焦虑的是,这种创痛并不是最深的,更深的伤痛是产业链离开中国。

经济受创是暂时疼痛,只要恢复生产,即使不能完全追回损失,也可以追回一部分。但是产业链离开中国,这种损失不可挽回,是无法平复的伤痛。而疫情爆发后,生产厂商正在加速离开中国。

中国国际贸易90%是海运,但疫情爆发后,几十艘装满货物的轮船被取消,中国产品不能交给买家。彭博社报导,克莱斯勒(FCA)汽车工厂因为中国生产的零部件断货,暂时关闭了。

“海洋情报”是一家海运咨询机构,执行长墨菲(Alan Murphy)估计,大约有60万个20呎标准货柜(Twenty-foot Equivalent Unit)被困在中国。

不过运输停滞是双向的,中国货物出不去,外国商品同样进不来。有中国买家向沙特提出请求,减少原油供应。并且以“不可抗力”为由,请求减供天然气。彭博社指出,“未来回顾2020年2月,将是一段供应链中断的历史”。

经济学家俞伟雄对新唐人表示,过去几年,随着中国工资成本上涨,一些低阶的工厂已经移出中国了。贸易战使中阶也开始离开中国。“本来有一些产业恋栈不想走,但这次肺炎会加速生产链的外移”。

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指出,“中国从南到北都有疫情,大家都不敢出门,不愿意购物,中国经济整体下滑5~6%是肯定的。中国经济正在陷入更大的衰退,这是必然。”

短板之三:病毒已突变,或侵害心脏及大脑

今天,中共国家卫健委发布了第七版诊疗方案,其中增加的“病理改变”部分显示,武汉肺炎可致肺脏、脾脏、心脏、肝胆、肾脏还有其它器官受损。

另外还提到了病人脑组织充血、水肿,部分神经元变性外,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通过基因测序证实:确诊的武汉肺炎合并脑炎病人的脑脊液中存在新冠病毒。

财新网引述地坛医院披露,他们收治的一例56岁武汉肺炎患者,通过基因测序证实脑脊液中存在SARS-CoV-2(新冠病毒),临床诊断为病毒性脑炎,患者中枢神经系统受病毒侵袭。

另外,科研团队发现病毒近期已突变,传染力更强。昨天(3日),中国科研团队研究证实,病毒近期已产生突变,演化出2个亚型,感染力有差异。澎湃新闻报导,北大生命科学院生物信息中心研究员陆剑、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员崔杰对103个新冠病毒全基因分子进化分析。发现病毒株已经发生149个突变点,多数是近期产生的。

发表在《国家科学评论》的最新论文表示,病毒已经演化出L和S两个亚型,其中101个属于这两个亚型。从比例上看,L亚型更为普遍,达到70%,S亚型占30%。S型是相对更古老的版本,而L亚型更具有侵略性,传染力更强。

病毒发生突变,等于是“老病没好,又添新病”,防治病毒的难度又增加了。而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当局推动复工复产,套用网友一句话:“细思极恐”。

短板之四:封不了病毒就封嘴 引公愤

进入3月,中共实施了更全面、更严格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中共官媒称给网络生态“拔杂草”、“洗洗澡”。疫情肆虐阶段实施新网规,外界认为这是当局为推动复工制造舆论环境。

独立学者吴强对美国之音表示,网络新规是对所有中国公民、特别是对言论自由的恐吓。这是中共在延续“洗脑运动”和“反右运动”,已经覆盖了所有人。

其实,在疫情初期,中共已经开始屏蔽“武汉不明肺炎”、“武汉卫健委”等关键词。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跨学科实验室专长于研究信息封锁,他们发现,疫情初期,一些关键词已经成了网络禁区。以维稳的名义,大陆几家网络巨头负责清除敏感内容,称之为谣言。

实验室指出,从12月底到2月中,包括“肺炎”、“预防流行病”、“病毒”等等,大约500个关键词句,被视频网络YY和微信封锁。“人传人”这类关键词,也被删除。两家应用还删除了批评中共领导人的关键词和信息。

研究学者告诉法新社,中共通过封锁信息,给公众健康带来的潜在损害极其罕见,“限制了公民知情和自我保护能力”。

对病毒没有办法,中共就在封锁舆论上下了力气:封不住病毒就封人们的嘴。李文亮等8位医生的事例,离我们并不远。

不过,这种做法只会激起更大愤怒。虽然陈秋实、方斌、李泽华接连被抓,但是相信会有更多人起身。刀客杨佳说过一句话: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个说法。

目前已经有人在白宫请愿网站发起请愿,呼吁释放这些公民记者,还给有脊梁的人自由。只要在30天内得到10万签名,白宫就会做出官方回应。(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save-independent-reporter-chen-qiushi-and-brave-wuhan-citizen-fang-bin

短板之五:捧习遭举报,批习获表扬

疫情仍在肆虐,前两天中宣部推动出版了歌颂北京当局的《大国战疫》。但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书还没上市,引起了许多人反感。

北大法律系82级的学生薛扶民是北京海淀居民,最近在网络上公布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实名举报主管宣传的中常委王沪宁。指称他缺乏对人民的关爱,应该追究政治责任。

举报事实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王沪宁主导出版的《大国战疫》,另一个是《人民日报》发表的《我们的日子过得比蜜甜》。

信中表示,“王沪宁做为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识形态,在当前防疫、抗疫的严峻形势下,罔顾人伦与基本良知,不思反省如何加强和改善防疫抗疫的工作,尽力减轻人民痛苦,真诚向全国人民道歉,向世界忏悔由于早期疫情防控失当,致使疫情外溢给全世界人民带来灾难的罪行,反而吹嘘所谓的战疫功绩,让全世界人民耻笑,让全中国人民伤心与绝望。”

薛扶民指责王沪宁不配再承担这样的工作,“应该辞职谢罪,并追究政治责任”。

吹捧习的人被举报,可能是王沪宁没想到的。不过这个事可能不是孤立存在的,因为批习的人却受到了表扬。

2月28日,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疫情防控工作时,对武汉市长周先旺点名进行了表扬。

马晓伟表示,在面临延误治疗时机、疫情扩散的双重压力下,武汉市长周先旺“靠前指挥、亲自调动,夜以继日组织力量施工改造”等等。

早前在中共央视直播中,周先旺曾说过,作为地方政府的领导人,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在得到政府授权后,“工作就主动多了”。

周先旺的说法,外界认为是向北京甩锅。按照通常情况,向当局发难,很可能会被撤职查办,但是周先旺却受到表扬。这是一个不一般的现象。

是不是有人在用这样的方式,迂回向习近平问责呢?

北京当局日子难熬

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在网上发表评论表示,武汉肺炎疫情“在将整体的德性窳败暴露无遗之际,抖露了前所未有的体制性虚弱”。随着疫情爆发,整个国家跟着遭受戕害。

这位知名法学家写道:“值此大疫,睹此乱象,愿我同胞,十四万万兄弟姊妹,我们这些永远无法逃离这片大地的亿万生民,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

时事评论员蓝述表示,政治与经济的压力,已经让北京焦头烂额,日子很难熬。而现在又是国际、国内合力,红墙倒塌的日子不远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