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对蝗虫说了一句话 漫天蝗灾彻底消失(组图)

文/云鉴

蝗灾与水灾、旱灾并称古代农业史上的三大灾害。《诗经》中称蝗为螽,战国后多称蝗,约在宋以后,蝗又称“蝻”,合称蝗蝻,至今沿用。欧阳修形容蝗虫“口含锋刃疾风雨,毒肠不满疑常饥”。

明朝徐光启《农政全书》中说“凶饥之因有三,曰水、曰旱、曰蝗。地有高卑,雨泽有偏被。水、旱为灾,尚多幸免之处,惟旱极而蝗,数千里间,草木皆尽,或牛马毛、蟠帜皆尽,其害尤惨,过于水旱。”

《尚书‧微子篇》中说:“天毒降灾荒。”意思就是灾荒是上天对人类的惩戒。中华传统神传文化认为,吉祥凶祸的出现都预示著国家兴衰存亡。因此《中庸》中说:“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

汉代董仲舒更提出天人感应学说,认为:“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遣责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度,而伤败乃至。以此见天心之仁爱人君,而欲止其乱也。”

所以,古代明主圣君在灾异来临之际,多能躬身自省,罪责己过,以求得上天宽悯,破除人间灾异。

《贞观政要》中就记载着一个关于唐太宗反躬自省、消禳蝗灾的真实故事。

贞观二年四月辛卯,京师大旱,蝗虫大作,漫天的蝗虫飞压,农作物受到了很大损失。唐太宗心情非常沉重,他决定亲自到野苑中去看看灾情。

唐太宗看见遍野的蝗虫,特意捉捡了几只很大个的,对着它们说:“民以食为天、以谷为命,你们却吃尽了粮食,这会对天下百姓造成多大的伤害啊!”

“如果天下苍生有什么过错的话,罪在朕躬一人啊,如果蝗虫你们真的有灵性的话,你们尽管来吃我的心,而不要伤害百姓啊!”

说着,太宗竟然就要把蝗虫吞进肚子里,好让蝗虫来吃自己的心。左右大臣赶紧阻拦,说:“龙体保重,这会得病的,万万不可。”

太宗说:“我希望将天下灾祸转移到我身上来,还怕什么疫病呢?”说完,就把蝗虫吞进了肚子里。太宗仁心待民、罪责己过的诚心感动了上天,很快,铺天盖地的蝗虫大军消失了,蝗灾消除了。

(大纪元制图)

这件事在《资治通鉴》和《旧唐书》等信史中都有记载,可见所记载的并非虚构,而是历史事实。唐太宗吞蝗灭灾的典故就此传开。

直到今天,在山西南部和东南部都流传着唐太宗灭蝗的神迹。晋城城区一带,民间流传着贞观二年三月,李世民以旱蝗责躬,后吞蝗消除天灾并于癸酉日天降甘霖缓灾的故事。而长子县一带的民众则因此而立庙祭祀,恭拜太宗圣德。

唐人张鷟在其笔记《朝野佥载》中记载,唐太宗吞下蝗虫后不一会儿,便有像鹳鸟那么大的乌鸦飞来,一百万只是一群,用一天的时间就把蝗虫吃光了。唐玄宗的臣子浮休子说:“这是文武圣皇上(李世民)的精诚感动了上天而得到的结果。明君应当发扬德政教化而谨慎地施行刑罚,来回答上天的警诫。”

唐太宗吞下蝗虫后不一会儿,便有像鹳鸟那么大的乌鸦飞来,一百万只是一群,用一天的时间就把蝗虫吃光了。示意图。图为清 吴应枚《万点寒鸦》局部。(公有领域)

唐太宗的仁心也为后代帝王和文人大臣立下了顺天爱民的楷模。唐天祐末年,大批蝗虫出生在地洞中,它们长成后,一个接一个地咬著爪子和翅膀从洞里连绵不断地扯出来。

当朝皇帝对着蝗虫们感叹:“我犯了什么罪,你们要吃我的庄稼苗?”不久,蝗虫都变成了蜻蜓。洛阳一带的蝗虫也都变成了蜻蜓。那一年,各种鸟雀都变成了燕子。

宋理学大家朱熹曾奉旨去浙东一带视察蝗旱灾情,随时报奏皇上,他在会稽广孝乡除了捕蝗外,还进行祈祷,他在《乞修德政以弭天灾状》中写道:“为今之计,独有断自圣心,沛然发号,深以侧身悔过之诚……然后君臣相戒,痛自省改……庶几精神感通,转祸为福……”

如今的中华大地,瘟疫横行,蝗灾逼临,不知当政的统治者们是否读懂了天意,危机已然来临,不顺天合德者,天惩必接踵而来直至恶政灭亡。@*#

参考资料:

《贞观政要》卷八
《朝野佥载》
《稽神录》
《晦庵先生朱文公集》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晓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