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韩国疫情飙升不偶然 文在寅亲共惹祸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0日讯】武汉病毒冲出中国,蔓延全球。而海外国家疫情的轻重,几乎与该国政府的亲共程度呈正比。在疫情大爆发的韩国,文在寅政府一直努力亲近北京和平壤,为此不惜疏远为韩国提供安全保护的美国。台媒指,文在寅亲中闯大祸。

韩国是除中国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KCDC)当地3月9日上午公布,截至9日零时,韩国较8日新增248例武汉肺炎确诊病例,全国累计确诊7,382例,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国家中高居排行榜第二,仅次于意大利。

武汉肺炎起源于中国。韩国疫情失控,显然与中韩密切的经济联系和人员交流有关。然而,尽管已有近百万韩国民众联署要求禁止中国人入境,另有过百万联署要求抗疫不力的文在寅下台,但韩国政府除了2月初禁止中国湖北人入境外,至今依然拒绝全面封堵中国人。

对于近期开学入境的7万中国留学生,韩国政府日前也只是“建议”还没有购买机票的1.9万人暂时休学,韩方承诺将提供网上选课的方便条件。

除此之外,韩国政府在自身需求紧张的情况下,还向中国援助大量口罩等医疗物资。但韩国口罩厂商爆料,中共为保证本国供应,禁止向韩国出口制造口罩的原料。消息一出,更引发韩国民众对文在寅亲共的不满。

韩国外交部1月30日曾表示,政府决定向中国紧急提供价值达500万美元的防疫物资,包含200万副口罩、10万件防护服和10万副保护镜等。而据韩国一名右翼人士向大纪元爆料,文在寅政府提供给中共的口罩数量远高于公开数字。

图为首尔医护在收治武汉肺炎病患。(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台湾《民报》一篇题为“文在寅亲中闯大祸”的文章说,韩国疫情大爆发的原因,除了被不信教的人称为“邪教”的新兴教派大流行,另一个主要因素就是文在寅的亲共政策。

文章说,日本的安倍只是“务实亲中派”,看上了2020奥运时中国游客口袋里的钞票,而文在寅则属于“骨子里亲中亲北派”,作为朝鲜脱北者之子,文在寅一心想脱离美国,为所谓“韩朝统一”着想。

文在寅2017年上台后,韩国政策开始大幅倾向北京,大举引进中国投资和中国产品,加强中韩经济合作,包括在釜山建设中国钢厂,在光阳市设立中国铝厂,使用中国产的太阳能板,及允许中国资金进入永宗岛和松岛等。

如今,韩国是与中国人员交流最活跃的国家,韩国的产业链也与中国密切相关。韩国对中国的出口依存度高达25%,其中包括出口价值1,082亿美元的中间材料。韩国进口中间材料中,高达32.5%来自中国。特别是,韩国进口汽车导线系统中的87%都是中国生产。最近因中国延迟复工,韩国国内汽车工厂一度因为零部件供应不足而停产。此外,2018年韩国旅游收入中的47.6%来自中国。2016年,韩国接待中国游客805万人。

除了经济上的合作外,文在寅政府在政治上也倾向于北京。

去年12月23日,文在寅曾访问北京,继续努力缓和因为部署萨德系统而恶化的中韩关系。据新华社报导,文在寅来访时邀请习近平2020年访问韩国。他说,两国可能有“短暂的失望”,但悠久的历史文化交集注定双方无法疏远。

文在寅拒绝对中共侵犯人权问题提出批评,他声明,无论香港事务还是涉及新疆的问题,都是“中国的内政”,还称韩中两国是“命运共同体”,双方如果加上“人和”因素,一定能“开辟韩中关系的新时代”。

中共主张的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被指是用共产意识形态统治全球的代名词。韩方使用中共语言来表述中韩关系,显然代表某种政治表态。

另外,文在寅也在北京对媒体表示,希望“韩国梦”能够对中国有所帮助,“中国梦”也能够给韩国提供机会。

朴槿惠在任韩国总统时批准引入美国萨德反导弹系统,成为中韩关系的主要障碍。2017年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后,中共对韩国进行了全面抵制,包括减少中国赴韩旅游,抵制韩国电视节目和明星等。韩国零售商乐天因同意为部署萨德系统提供场地,在大陆的业务也陷入瘫痪。

而文在寅2017年继任后,曾突然下令调查四个新的萨德发射器是怎样“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运到韩国的。外界认为这是有意向北京展示姿态。

《纽约时报》当时报导称,这表明文在寅可能已经与美国五角大楼起了冲突,但仅仅拒绝新设备不一定能让北京满意。北京开始尝试争取文在寅,以削弱韩国与美国的联盟,巩固中共在东北亚地区的地位。因为文在寅支持与朝鲜进行接触,因此比保守的朴槿惠更适合和北京做朋友。

2017年,朝鲜一再以导弹试射和核武试爆挑衅国际社会,一度引发美朝紧张的军事对峙。文在寅政府则在美朝之间极力斡旋,撮合两国谈判,并继续宣扬其对朝“阳光政策”,主张“统一”及“和平”,并不顾美国对朝鲜的严厉经济制裁,对朝鲜进行所谓“人道主义援助”。

文在寅政府这些动作,被指为中朝背书,给美国对朝鲜的军事高压和经济制裁拆台,引发韩国朝野的谴责以及美国政府的不满。

(记者钟鼓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