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中国病毒 世界和中国之变 这笔账迟早是要算的 

我们正在见证,2020年武汉疫情的爆发成为世纪性的历史事件。这不仅是因为中国病毒不可阻挡地进入全球大流行,冲击到世界每一个人的正常生活,给千万家庭和个人带来无妄之灾,而且是因为,这个世界将从此被中国病毒所改变,而中国也将因世界之变而被改变。

中国病毒是否中国制造,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有定论。但即使不是科研人员在当局扭曲的激励机制下争名争利的产物,中国病毒也逃不掉与中国人陋习的关系。想把中国病毒归之于纯自然原因,甚至是归咎于美国制造是徒劳的。至于中国政治领导人,尤其是习近平本人要逃脱对疫情失控导致全球大流行的责任,更将是徒劳的。但是,习近平和中共当局试图逃脱责任的所作所为,还是震惊了整个世界。虽然忙于应对中国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各国政府乃至民间社会,现在还无暇表达他们对此的惊讶和愤怒,但没有人会怀疑,这笔账迟早是要算的。

我相信,习近平和中共当局毫无愧疚之心的言行,尤其是他们还要国民和世界对他们感恩的无耻妄想,令所有正常思维的人震惊之余,也一定会刺激许多人思考这样的问题:中国的政治败坏何以能走这么远?难道中国的精英和百姓对强权就懦弱和顺从到如此不可救药的程度?虽然我们看到“方方日记”迫使当局收回“感恩教育”,更看到任志强“一士之谔谔”,发出了激烈的讨习“檄文”,但还是很难改变这样一个大的判断,那就是深陷“政治大一统”文化陷阱的中国社会已无力自拔,否则,中国版的“皇帝新衣”,怎么会演化到如此令人不可思议的程度。

如果还有人怀疑这个判断,不妨看一下从蒋彦永到李文亮再到最近的钟南山所折射的专制社会蜕变轨迹。蒋彦永以牺牲自由为代价,毕竟还达到了他吹哨报警的目的,也推动了媒体为民发声;到了李文亮,他并未敢阻止当局隐瞒疫情,而是仅仅为提醒同事小心就付出了生命代价;而在上次“非典疫情”中表现不俗的钟南山,这一次虽然为李文亮之死流泪,却甘心做“党的工具”,而他代表了当下中国社会的主流思维:中国别无选择,否则会更糟。

那么,此次台湾防疫的出色表现以及其他民主自治社会以较小的社会和经济代价达到更好防疫效果的事实,也不能给中国人任何新的启示吗?我看不能,因为中国人已经见识了外面的世界,且生出了一种所谓“文化自觉”,也就是对“大一统”的文化宿命。这种对专制秩序的文化宿命深深地“嵌入”到中国高度中央集权建构的政治和社会网路中,强化了这些网路的“锁链效应”,瘫痪了中国社会反抗专制权力的集体行动。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专制中国给全球带来伤及所有人的严重后果,包括即将发生的经济后果,外部世界就不可能真正理解政治大一统的中国在全球化时代必然自毁毁人的逻辑,也就很难帮中国走出困境。因此,中国病毒全球大流行将给世界带来的一个重要改变,就是深化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认知。这当然不会容易,代价也不会小,但我相信,随着习近平不断加大赌注来证明自己伟大,证明中国制度“优越”,中国病毒大流行的后续灾难,将促成空前多的人完成这种认知,这当然有助于中国发生巨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