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加武汉人: 已知30人染疫 中共清零是造假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7日讯】旅居加拿大的吴先生再次向大纪元报料,从他获得的文件和通知可以证实,中共所谓中国新增中共肺炎(武汉肺炎)为零,纯属谎言。

吴先生向记者出示他获得的5份公开文件/通知,显示最近几天内,仅武汉2个小区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增确诊感染超过30人,他说,显然中共官方清零的消息是造假

吴先生说,“这只是2个小区的文件,武汉整个郊区大概有1万个这样的小区,那么你想想会有多少人。所以保守估计,武汉现在确诊一天不会少于1千。这种情况的可怕在于,包括我家乡的亲人,他们都信了(中共的宣传),他们都说政府都说清零了,政府说‘过几天要解封了’。”

吴先生分析,中共报导疫情受到控制,是为了复工打宣传战。

他说,“从共产党这个角度来说它已经支持不住,因为它经济上已经无法维持运转,从1月20号到现在,已经近70天,共产党的经济没有运转,它应该是濒临崩溃,所以这个时候它强制复工,甚至为了复工去制造假新闻。这很可怕,可能会为下一步的爆发埋下一个时间点。”

“在我亲戚住的一个小镇,总共一个镇上就1万1千人到1万2千人,最初只有1个人感染,封锁以后,最后是37~38人确诊。这是封城的状态下。那么在流动状态下,刚刚从意大利回来的郑州小青年,他正常上班,正常流动,他感染了116个人,隔离1,000人。而现在我看到在深圳、在广州,很多人就像这个事情忘记了一样的,该吃吃、该喝喝,甚至聚餐、活动,我觉得这里面有巨大危机。”

                              (吴先生提供文件)
                               (吴先生提供文件)
                                       (吴先生提供文件)
                                        (吴先生提供文件)
                                                   (吴先生提供对话截图)

发布疫情消息 “你就不能在群里买食物”

吴先生透露,他在武汉的亲友,一周前开始,已经可以出门到小区内的超市买菜,但不能出小区。这之前是靠社区团购高价菜,大约是平常价格的四倍,品种只有萝卜白菜,而且都不新鲜。现在可买的品种也很有限,价格比平常价格贵一倍。“带着肥肉的猪肉,就是我们说的五花肉,1斤还是得35块钱吧。”

他说,武汉居民目前仍然存在物资短缺问题。“共产党处理短缺问题,他不是从外面调东西过来卖。他处理这个问题是不让你去买。比如说在武汉市,在前段时间是规定个人不能去超市买东西,必须由你的街道办事处去买。得有人往你家送。”

“生活方面出现问题,那很多的,在农村、在山区,都有这问题,生活用品都没有。比如妇女用的卫生棉,有一段时间都无法供应。调料啊,还有一些在山区的人,他们都没有大米。”

他了解到,不少人在微信群发一些官方不喜欢的信息或评论,整个群所有人都被封号。“包括你在微信里面说,我们小区今天又死了一个,或者说我们小区又出了多少个案例,都可以给你封号。因为它的法律规定,任何人不得私自发布疫情消息。封了号,意味着你没有健康码,你不能出门,不能移动,你就不能在小区的群,或者街道群里面下订单,买食物。”

他说,孙春兰去武汉视察,小区民众在楼上喊话“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是因为“她去之前安排了一些演员在那里,推送肉的车,送菜的车,摆出一副物资很充沛的样子。”他在武汉的很多朋友告诉他,很久没吃到肉了。

方舱“出院” 实为转院

习近平视察武汉之前,多家方舱医院都封舱,吴先生从朋友那里了解到,“在最后几天,武汉医院接收了很多从方舱医院转来的病人。”

吴先生的朋友在微信上透露,方舱医院里的病人还要喝中药,“而这个中药没有任何来源,也没有经过任何检测,临时拿出来,我相信这个里面很多共产党官员大发财呀。”

吴先生透露,他的一个亲戚因患武汉肺炎被隔离在一个酒店,住了23天出来了,“两次核酸转阴就出来了。但她的肺部CT显示还在持续感染。”

吴先生说,一些武汉市民听说习近平来视察,一开始以为疫情已经控制住。但后来发现,警察进驻民居把守,群众演员喊话,“他并没有去火神山市医院,他去的是火神山医院旁边5公里的一个疗养中心。种种做假,更加证明武汉的疫情,远远没有得到控制。”

民主国家封城VS中共封城

加拿大自1月25日确诊首例武汉肺炎后,不到两个月病例已升至800例,吴先生采取尽量少外出的方式保护自己,他表示,对加拿大政府和物资供应有信心,没有去抢购屯粮,即使政府会采取封城的措施,他也并不担心。

“西方国家封城,基于人民自觉性,而不是说你出门我就要抓你,这是第一。第二,你不出门期间,你家老人得到了照顾。有社工、有福利机构、有政府机构,来照顾你,给你发放食物,没有食物问题。然而中国封城是他们(中共)什么都不管。他们能明目张胆地把标语挂在墙上说:‘出门打断腿,还嘴打掉牙’。然后有武装军人,持着步枪在街上巡逻。就是在一个镇上,你都能看到武装的军人。这是什么封城?这就是奴役呀!”吴先生说。

“在中国,各种农作物的生产都给你停止。整个中国中部和东南部,有几百万人从事种菜、养鸡、养鱼的职业。但是这些人,在过去两个月不让出去,不让照顾。所有的菜都烂在地里,鱼都死掉,鸡都杀掉,连蛋都没有。这是很可怕的。”“这是不计后果。”

在加拿大,吴先生表示,自己没有大量囤货,也没有买很多卫生纸。“按照政府指引囤一个星期的。我相信政府,加拿大政府不撒谎。我按照政府的指令办事。”“现在更多的是想,怎么样跟大家共渡难关,把这个事情挺过去。”

吴先生表示,要为老人考虑,他们行动很慢,等他们去的时候都抢光了,“所以我们都没买,还在担心这个事情。”

“如果供应不上,我相信一个良好的政府,他会想出其它的替代措施。他不会把我们关起来。像共产党一样把我们关起来饿死吧!”

“从这一点也看出来,中共的政府和西方的民主政府的区别啊。”

“他(中共)是一个占领军,他没有跟你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他就像纳粹占领欧洲一样。他代表他那个阶层的利益。他(中共)通过武装、通过枪、通过基层的党徒,来控制你、奴役你。他(中共)跟你从来不是对等的。他(中共)是占领军,我们把他(中共)当中国人,就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他们(中共)属于外来势力。”

吴先生认为,“民选政府,他是为人民谋福利。他是为了解决人民福祉,解决社会稳定,保持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靠教育的投入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占领军是干嘛的?他是来压榨人民,窃取你的资源。然后让你们永远永远地被他奴役、世世代代被他奴役。大家的出发点完全不同。”

“经济与中共更密切,你就容易被感染”

吴先生说,“从反方向来看,比如说,有两个地方是被中共制裁的。在大中华有两个地方是被中共制裁:一个是香港,一个是台湾。香港由于反送中行动被中共制裁,不准旅行团去,有些地方把港澳通行证也注销了。(中共对)台湾,从去年年底开始把自由行取消,不让大陆游客去台湾。那么这两个地方到现在来看,挺奇怪的,他们离中国大陆最近。香港是100多例,台湾也是100多例。”

吴先生表示,台湾人是用选票说话,“韩国瑜的口号是要与大陆合作,大陆游客救台湾。要他当选,台湾现在就完蛋了。”

“我们会发现,在经济上对中共依赖,你的经济与中共更密切,你就容易被感染,并快速传播。”

“实际上也证明了一点”,吴先生说,“在欧洲,包括伊朗和欧洲一些国家,他们都有很可怕的经济问题。他们国家的经济早就出问题了。意大利的债务非常可怕,而且老年人口(比例)世界第二。伊朗就更不用说了,全世界现在只有一个国家冒着被美国制裁风险,购买伊朗的石油和附属品,那就是中国。伊朗和意大利这两个特别明显的国家,都是经济上濒临崩溃,对中国的依赖很强。”

“意大利居然在去年邀请中共警察到意大利去执勤。这种侵犯主权,贻笑大方的事情居然发生。一个国家我自己警察管不了这些中国人,你们来我们这上班,你们来管理你们中国人,你说这有多可怕。这是去年的事情。”

“那么伊朗,你也会发现还有一个细节,就是伊朗和意大利的感染是完全不同的。伊朗的感染是从议会开始和军队开始。意大利的感染,是从商业区感染开始,说明共产党与这两个国家的关系不同。”

“很明显,大家要为过去支持共产党的行为买单。”吴先生说。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唐昀)有删节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