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胆:第二次“庚子赔款”离中国还有多远?

作者:苦胆

庚子年,历来被视为不吉利,不是灾就是祸,甚至是灾祸接踵而来。今年2020年,偏偏又逢庚子年。

众所周知,现今这个庚子年,爆发了一场源自中国,殃及世界的特大瘟疫。目前,由于中共当局在继续隐瞒真相、封锁信息,不断造假,使得疫情仍在扩散、蔓延。截至3月27日,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中共病毒已经感染全球176个国家和地区。而由“中共病毒”担纲的世纪大瘟疫,业已闹腾得天翻地覆,致使成千上万人死亡。众多受祸害的国家,有的是经济命脉近乎断裂,有的是国体大伤元气。各国人民原本正常的生活环境和秩序被破坏,生命财产也横遭损毁。国计民生受到重创的许多国家,肯定是要追究责任,要提起索赔的。美国参众两院已于3月24日同时引入两项议案,要求调查中国对新冠疫情的错误处理,谴责病毒源自美国的谣言,量化疫情对各国的损失,并进行赔偿。这教人不由得回望起一百二十年前的“庚子赔款”来:

 

1900年,“时值庚子,义和拳乱”,导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迫使清政府于次年订立《辛丑条约》。内中规定赔款白银四亿五千万两,分三十九年还清,年息四厘,本息合计白银九亿八千二百余万两,以海关税、常关税、盐税作抵押。该项赔款因庚子年义和团事件而引起,故称“庚子赔款”。

 

岁月如流,光阴似箭。一转眼,已经是一百二十年之后的庚子年了。换言之,如今中国可能又将面临一场“庚子赔款”。毫无疑问,遭受“中共病毒”戕害的一百七十六个国家和地区(还会增加),眼下虽然尚未形成共识,但是其中多数国家存有向中国提出赔偿的愿望。比起当年八国(一说十一国)的索赔来,世界各国在不久的将来的索赔,更具正当性。而且,这第二次“庚子赔款”的金额,要比第一次的不知大多少倍。

 

一些法学界人士还记得,联合国大会2005年12月16日第60/147号决议通过了一份重要文件:《严重违反国际人权法和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行为受害人获得补救和赔偿的权利基本原则和导则》,里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些都是中共造的孽,欠下的孽债能不还吗?中国人中的受害者也要找它算账呐。

 

于法于理有据。话是这么说,可是某些国际法条款对中共国并无强制执行的威慑力或约束力。世事是复杂的,各国做起来未必如想像的那么简单,何况是真金白银的大笔进出。这场索赔与反索赔之间的较量,说不定要旷日持久地打上好多个回合。再说,中共这个流氓无赖政权可不是省油的灯,绝不会甘心就范。它会在国际社会打通关节,收买人心,而且还会使尽浑身解数,胡搅蛮缠,百般抵赖。

 

第二次“庚子赔款”究竟离中国还有多远?很近,也很远。这就要看受害各国“索赔”的呼声,尤其是欧美诸国的政治智慧、法治能力和手段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