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中共肺炎疫情下 中国年青人觉醒

【新唐人北京时间年03月31日讯】【今日点击 】(3734-2)

提要
中共肺炎疫情下 中国年青人觉醒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星期日的时候有期节目,跟大家分享了日本的状况,日本是一个被所有人搞不清楚的故事。华盛顿大学的医学病理学的主任,那是一个美国顶级的病毒学专家,他就说了一句话,他说这个日本,也不知道他们干对了什么事,他们肯定干对了一件事情。我觉得满有趣的,它干对了一件事情,我们讲过,大概在全日本,包括很小的地方,从2019年12月25日开始,到2020年2月23日,两个月的时间,神韵艺术团在那里演出,演了几十场。而其中有一个,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在节目中分享过,有一个东京人,他看过演出之后,他自己的感触就是,他自己的总结的话,人与神之间有着一种特殊的缘分,而神自始至终都在人的身后,人的身旁。当人类遭受劫难的时候,神一定出手,但是问题就在于人如何摆放。所以他认为神韵所展现出来的境界,他说生命的境界高不可攀。我们在有一期节目中跟大家分享过故事,那篇文章。所以前后对应,在日本就出现了今天我们看到的很特殊的故事。

那日本当中,这是日本本土,日本它的第一个case,出现的时间1月7日,1月7日。它真正出现的时间,是在全世界统计数据当中最早的一个,它跟武汉是类同的。全世界统计的网站,你看到最早它是放在了1月10日,它远远超过了意大利的2月21日,远远。而日本是最早出现,在东京、大阪、京都,在同一天,大概是1月29日,同一天,在四个不同的地方,千叶出现了6个case,包括武汉撤回去的日本侨民。其中有一个很厉害的,就是一个30岁的女孩子,她住在东京,从东京到大阪去夜总会。因为日本它的公共交通非常发达,去大阪的夜总会玩,玩了一晚上,两个多小时,结果第二天她确诊了,她确诊了。结果影响到大阪,当时夜总会有300多人,106个人出现了,所以当时大阪市就立刻紧张了。半个月之后,大阪解除了有关疫情的紧张状况。再过一个月,那家俱乐部又是那么玩。

这是纽约时报记者自己去的,他说想像不出来,几百个人挤在一个很狭小,日本很小,所以它的俱乐部也很拥挤,人又多,将近1.3亿人,他说想像不出来他们没事。今天的东京人,每天在挤着他们的地铁,周末在下馆子喝酒吃饭。你要说吃野味,那日本人吃的很多都是生的,水里的东西对吧,跟那个海鲜城有啥区别,所以这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故事。如果从疫情的早期反应跟控制来讲,日本早过意大利20多天。那如果从年龄结构上来讲,日本超过65岁的老人29%,他的总人数1.3亿,所以他将近四、五千万人是65岁以上的。今天在意大利死去的人当中,大概70%甚至到80%,是65岁以上的老人。而老龄化的意大利,全意大利六千多万人,老龄化的意大利是23%的人口超过了65岁,它远远无法跟日本相比。日本超过65岁的老人,是相当于意大利的80%的人口,但日本没事。而意大利是最早切断跟中共国之间的关系,跟美国现在状况一样,切断了交通,日本没有,日本还带去一个公主号的船呢对不对,七百多人。

这就是说,在当今的面对中共病毒的时候,人们所认识的手段,它的局限性。贫富若不回心转,回心转意,改变想法,改变人生观,改变在现实环境中你做人的基点,才是救赎,才是机会。那唯一的不同,就是日本在它的疫情爆发过程中,出现的过程中,神韵艺术团一直在演。意大利也演了,但是意大利最大的地方米兰没有演,而演的区域跟时间要远远短过日本。而意大利出现疫情之后,大规模的接受中共国的援助。而意大利的教宗,天主教的教宗,出卖了在中国的那些地下教会的想与神同行的人,跟中共连为一体。这个概念,很类似韩国的那位所谓的基督教会。如果病毒有着它背后的神性的话,这样的发生绝不是偶然的。

武汉肺炎疫情下中国年轻人觉醒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纽约时报:武汉肺炎的疫情之下,中国年轻人的政治觉醒。他就落在政治上,他写文章总是这么写,他就不能够考虑到是年轻人的人性的觉醒。文章写得非常长,台湾的这个网站呢给它缩写了。大概的内容,中共在过去的时间里,对于年轻人的一代,35岁往下,就跟香港的概念有点类似,35岁以下,在他们的角度,他们一直是向中共妥协的。因为中共放纵欲望的做法,去吻合了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利益的追求跟生命的定位,所以他们有着,叫什么,考着学分、学着专业、赚著钱,在外头来放纵自己生命的自由跟本来。

但是当疫情出现之后,威胁到每一个人的生命的时候,他们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原因,他们在自己的身边,看到了他放纵的欲望的一切,他的生命的一切,却被那些扼杀了灵魂的环境中,中共的生命品质所遏制着,就是生命的尊严所遏制。

他本来就是放纵的,他不顾忌他人的。可是面对疫情,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了,伤害了自己的利益嘛,他就要呐喊。他一呐喊呢,一大嘴巴就搧过去了。

在今天的抗击疫情的,中共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所有人都拿着一个安康卡,安康卡只差打嗝放屁不许花卡,要花卡了。你进出小区,你坐地铁、坐公共汽车,任何都是这个安康卡,它取代了微信,在逐步这么做。所以今天中国社会是一个人工智能的社会,所有的人都成了机器,都成了共产党的产品。就像在03年有个电影叫云图,汤姆汉克斯拍的,很多人看不懂。云图所展现出来的,其中的,它就是6个人轮回转世六世,它以时间为轴,贯穿了上下。其中在它描绘2032年还是2028年,在韩国就出现了这种场面。只有最顶层的人是人,就权力者是人,剩下都是产品。不用老婆,因为女人都可以是那些人的工具。

那什么都不用,所有这些人,只服务那个最顶层的那几个真实的人。那几个真实的人,透过他们所养的人,所造的人,在改变他们身体的细胞,所以那些人是万岁的,跟今天的习近平的做法类似。而纽约时报是亲中共的,它的思维概念是菁英的,所以它把这就认为落在政治上,根本不是。中国的年轻人,他的生命本身,在这种压制之下,在自然往外产生。而这些人没有经历过89六四,他们不知道,这些人没有经历过真正中共国苦难的时期,他们不知道。所以这批人,类似于在香港的30岁以下的年轻人,就像黄之锋他们一样,在今天大难的背景之下,在中共高级动物的作为之下,他们人性本来的一面在被唤醒。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