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锅破功 天下围攻要中共赔偿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5日讯】中共肺炎疫情延烧全球,防疫抗疫的种种措施已在美欧引发失业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4月3日表示,疫情大流行已导致全球经济活动停滞,并使全球陷入衰退,这将比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严重得多”。IMF正在与世银及世卫组织共同呼吁,要求北京当局和其他官方双边债权人暂停让最贫穷国家偿债至少一年,直到疫情消退。

香港时事评论员、翻译家曾焯文博士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中共散播病毒令全球受害,各国死伤惨重、经济遭受巨大冲击,全球经济大萧条恐再现之际,还有消息指中共正趁机在拚命收购美国、欧洲大公司、股票等,妄图等挨过这场瘟疫之后,统治全世界。“所以现在全球有可能会发起天下围攻,就好像100年前庚子赔款那样,要求中共负责。这个是很需要的,当然中共是不会赔款的,怎样制裁呢?一是出兵,或者最起码各国一起加中国的关税,加到四成或十成,还有欠中国的国债不用还了。总之要它负责,要么赔钱,要么割地。”

历史如明镜,人应从中吸取正面教训。借鉴1918年、1919年的西班牙病毒大流行,曾焯文认为从中可学到:第一,要保持资讯的透明,中共掩盖真正的疫情数字,危害深重;第二,要封城、封关,美国当年很多封了关的城市和州,死伤的数字最少、(人民)最安全;最后一点,就要预备后果。做好应对瘟疫、经济、人命和卫生的准备。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记者:由于疫情的关系,全球金融(市场)都开始下跌得很厉害,未来的货币走势会怎样呢?

曾焯文:没错,过去一个星期美国联邦储备局每一秒钟印了一百万美金,过去一个星期美国已经印了5860亿美元的货币。这样印下去会有什么后果呢?大家都很担心。

3月27日川普总统宣布了2万亿美元的援助计划,援助受疫症灾情影响的国民与机构,川普说,这个“潜在的6万亿美元”紧急救济法案将刺激美国经济快速反弹。6万亿美元怎样分配呢?4万亿美元用来做贷款,贷款给一些有需要的机构、企业、财团、银行等等。2万亿美元援助贫民或者平民或者病患者之类。人类有史以来没有印过这么多美金的。

美国联邦储备局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的主席尼尔·卡斯卡利(Neel Kashkari)3月23日于电视上说:“联邦储备局的天职是印钞票”,主持人问他最多可以印多少呢?他说是无限量。无限量印钞票是很恐怖的,结果会怎么样呢?恐怕会变成像1923年德国的威玛共和国(德意志国,Deutsches Reich)。1921到1923年德国就经历超级通胀,1923年一美元可兑换500万亿马克,是很恐怖的。那时候马克就变了墙纸,像现在委内瑞拉要拿一叠钞票去市场买不了一棵菜,这样的情况。后来德国怎样渡过那个难关呢?就是美国大量贷款给德国,帮威玛共和国渡过难关。

瘟疫加剧全球经济萧条 危机源于政府干预市场

曾焯文:但是到1929年,美国本身经历经济大萧条,全球都经历经济大萧条,美国也自顾不暇,自身难保,没有办法再借钱给德国,结果德国的经济再次崩溃。于是希特勒就乘机上台夺取政权,其实他也经过选举,他就说要保护国民,去侵略其它国家,也找些代罪羔羊,像屠杀犹太人,正如中共在过去9个月以来的“时代革命”中,专门找香港人开刀,当我们是“港英余孽、乱臣贼子”之类。

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比较现在这个经济危机,可能现在这个经济危机更加恐怖,因为更加无限量地印钞票。1929年正处于通缩时期,而现在也是通缩,现在美元仍然是最强劲的,但是通缩过后,按照现在的环境,通缩过后就会变成通胀。刚才所说的超级通胀,因为全球的经济大萧条几十年来已经有这个趋势,不是由现在这个瘟疫开始的,现在这个瘟疫好像是催生了、触发了,像骆驼背上最后的一条稻草而已。

过去几十年甚至可以追溯到1933年经济大萧条。1933年美国奉行凯恩斯的经济哲学,凯恩斯经济哲学是认为政府要干预市场,要大量注资入市场救市,政府也要大量兴建基建工程来制造就业机会,刺激消费和减息,不断减息,让大中小企业可以做生意。由1933年开始美国的美元已经与黄金脱钩,那时候是罗斯福总统下令的。原本美元是与黄金挂钩的,就是以黄金做抵押,有支持。那时候为了应付经济大萧条,就开始与黄金脱钩,脱钩了就可以拚命印钞票、拚命注资,一直到现在都在做这件事。

到1971年尼克逊总统下令外国政府不可以在美国用美元换取黄金,进一步脱钩,变成不是自由经济。自由经济的一代宗师海耶克认为政府不应该干预市场,尽量让它自由浮动,最小干预为之最佳。

记者:如果美金出现危险的时候,港币与美金因联系汇率的关系,港币能否守得住?

曾焯文:这个就很难讲了。以下不是专业金融意见,不是建议投不投资某一样东西,不过如果稳妥起见,我个人意见,建议你需要有一笔现金在手,应付未来半年的瘟疫(中共病毒)情况,另外有余钱可分别投资在黄金和白银上。

散播假消息又趁机收购欧美股票 天下围攻要求中共赔偿

记者:现在全球的金融市场受损,几乎处于停摆的状态。如班农(Steve Bannon)说病毒源头是中共,他们要找中共作赔偿。当许多国家找中共索偿的时候,未来的趋势会怎样?

曾焯文:美国有位保守派,即是共和党的律师叫莱曼(Larry Klayman)已经发起诉讼,控告中共散布病毒、传播假消息,令美国人伤亡惨重和财产损失,要求中共赔偿2万亿美元。他说,美国军方情报局已经掌握了确实的证据证明中共散播病毒。

另外,英国保守党前党魁施志安(Iain Duncan Smith)也说过了这个瘟疫之后,要找中共算账。有一位叫彼得·罗夫(Peter Rough)的政论家,他是美国哈德逊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最近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这本外国杂志上发表文章说“China cannot be allowed to win”,即是说这次瘟疫不能给中共赢,因为如果中共赢了就要出大事了。

现在中共在不断散发假消息,比如说武汉肺炎病毒(中共病毒)是美国军人在武汉举办的世界军人运动会上散播出来的,他们有个片子,有一个白人搭地铁时摸著自己的口鼻,然后不断摸地铁的设施,但已经给人揭露出来,大纪元也有报导,那个片子不是在中国拍的,是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拍的。中国不断散发假消息、散播病毒令全球受害、各国死伤惨重,如果中共经过这次瘟疫死不了的话,中共不亡的话就有大问题了。因为现在有消息说中共正在拚命收购美国、欧洲大公司、股票等各样东西,如果它挨过这场瘟疫,就可能统治全世界。

所以现在全球有可能会发起天下围攻,就好像100年前庚子赔款那样,要求中共赔钱。这个是很需要的,当然中共是不会赔款的,怎样制裁呢?一是出兵,或者最起码各国一起加中国的关税,加到四成或十成,还有欠中国的国债不用还了。总之要它负责,要么赔钱,要么割地。

现在中共除了散发假消息,还在挑拨欧美各国的关系,比如现在美国有些“左胶”(不现实的左翼分子)竟然相信病毒与中共没关系,是美国搞的;欧洲也有“左胶”这样想。我问过一些意大利人,他们竟然也有这个想法。它们(中共)的反宣传相当成功,也相当恐怖。

中共高价回售物资给欧洲 小国需清醒拒被收买

记者:你觉得这个时候,全球是否都要反思共产主义的起源和它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曾焯文:现在中共送很多所谓的物资,其实它是收钱的,它运了很多物资去欧洲各国,收买他们,包括荷兰、意大利、希腊等等,甚至塞尔维亚,这些都是一路一带的国家。

其实他们之前去了欧美国家把那些医疗物品,如口罩、眼罩或者是呼吸机抢购一空,然后再卖回给他们,说是中共在救全世界,还要多谢它(中共)。可能有一些欧洲小国,很穷的小国可能真的会上当的。比如意大利现在已经是(中共病毒)重灾区了,意大利的收入主要是靠旅游观光,(以前)他们保育好那些古代的文物,如罗马斗兽场等,坐在那里便可收钱,但现在没有游客,糟了;另外因为意大利依靠时装出口赚钱,现在工厂都停工了,他们全国的收入越来越少,GDP越来越低,是非常悲惨的。他们怎么样才能应付好这一场疫情呢?可能最终会成功被中共收买,也都说不定。希望他们觉醒一点吧。

共产主义是一种社会主义 百年来没有成功过

记者问:为什么共产主义走到今天这一步,在人类社会中会扮演着这个角色,怎么看共产主义制度?它的本质是什么?

曾焯文:其实共产主义也是一种社会主义,不过他们所谓的共产就是共了你的产,就是它自己在那里享福,就是这样。共产主义在过去100年以来在无数个国家试验过,没有一个成功过的,由亚洲的越南、柬埔寨、中国,一直到欧洲的苏联,东欧各国,如波兰、捷克、爱沙尼亚,南美洲的委内端拉等等,其实没有一个成功过的,全都弄得焦头烂额、损失惨重。

当然美国那些“左胶”说,“不是这样的,其实北欧各国正在实行的是社会主义,都很成功的,那些国家的国民福利很好。”但是北欧的那些(国家)比如说芬兰,或是瑞典、丹麦,他们各国都否认了,他们说“我们实行的不是你们所讲的社会主义,不要冤枉我们!”

参考1918西班牙流感 资讯透明和封城最有效

记者问:人类应该做一些什么反思?

曾焯文:我们可以对照1918年西班牙流感,看看我们今天可以学到一点什么?或者参照一下那次的经验,来解决今天的危机,这个瘟疫的问题。

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其实是冤枉了西班牙的,因为当年那个病毒不是从西班牙那里来的,根据加拿大的历史权威马克·汉弗莱斯(Mark Humphries),据他考证,这个病毒应该叫中国病毒,那是还没有中共。为什么这么说呢?当年中国运输了9万6000个劳工,经过加拿大去到英国、法国那些战场帮忙,然后就将这个病毒从中国传过到加拿大和欧洲各个国家。

讲回这个西班牙流感,马克·汉弗莱斯说当时最大的问题就是隐瞒疫情,当年不是中国隐瞒疫情,是英国和法国。因为那时候正在打第一次世界大战,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国家有多虚弱,被那些病毒害得多惨,所以都隐瞒那个疫情。唯有西班牙没有参加战争,所以他的数字就最真实、最透明;结果他就被冤枉了,变成了西班牙病毒,所以西班牙是很无辜的。

我们从1918年、1919年的西班牙病毒学到什么?第一,要保持资讯的透明,不要像中共这样掩盖着真正的疫情数字;第二,就是containment,就是说要封城、封关。当年有人考据过美国有很多的州,很多的城市,如果封了关的城市和州,死伤的数字就最少、(人民)最安全。这是有据可查的。最后一点,就要预备后果。就是说瘟疫、经济、人命和卫生的后果,比如经济会进入大萧条,要怎样去应付?怎么样去挽救这个市场?还有一点就是要去照顾那些在污染环境下、贫民窟里生活的平民,要去照顾那些人的生死、福利,就算瘟疫过去了,也都要小心监护好那些婴儿,留意在瘟疫期间(出生的)婴儿,他们的身体会不会变弱,或者有什么缺陷之类的。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