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十字路口】六成感染者未发现 武汉解封全国冒险 纽约疫情为何屡创新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8日讯】 纽约惊愕 死亡超过911事件 武汉解封 疫情无踪?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首先再次提醒大家,我们频道的会员制已经正式启动了,感谢各位率先加入的朋友们,其他朋友可以按网页上的“加入”,就可以进去。另外,有部分写信给我们申请会员的朋友们,我们已经开始处理了,还请您稍候一下。

另外,今天,4月8日星期三的中港台时间晚上10点半,也就是美东时间的上午10点半,我们将进行第一次直播。这次直播,因为是第一次,我们开放给所有的朋友们参加,不限于会员。大家如果有空的话,欢迎上来一起轻松聊聊。

今天我们要来跟大家聊几个重点话题,包括了:

重点一:武汉解封 中国疫情将再次复发?

重点二:死亡人数超越911事件 纽约疫情为何严重?

好,马上来看第一个话题。

重点一:武汉解封 中国疫情将再次复发?

大家知道,武汉从1月23日进入封城状态,直到今天,终于宣布解封,结束76天的封城状态。

不过,我们也多次跟大家讲过,湖北与武汉的疫情数据下降,是“政治清零”,不是真的“病毒清零”,是中共为了要推动复工复产来抢救经济,所以下令制造疫情下降的数据和舆论气氛。

所以,大家最关切的应该是,武汉虽然号称解封了,但是人民真的安全了吗?我们也许可以从四个面向来观察:

第一,疫情复发迹象频传 无症状患者激增

虽然中共当局大力宣传“湖北清零”、“武汉清零”,但是武汉近日还是继续出现本地新增确诊病例与死亡病例。

根据多位武汉民众传出的消息,同济医院日前一天之内确诊了100多例,但区长不让上报,汉口医院也一天之内新增8例确诊,显示当地官员与医院仍在掩盖疫情。

但最引人担忧的是,官方从4月1日开始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统计数据后,武汉的无症状感染者便快速增加。截至4月6日结束,武汉官方宣布,至少有690名无症状感染者。别忘了,这只是中共官方数据,不一定可信。

而且,许多小区都相继出现无症状感染者病例,各小区不断发出通告,要求居民不要出门。

此外,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邬堂春带领的一项研究发现,武汉市至少还有59%的感染病例还没有被发现,包括了无症状患者与轻症患者。这也表明,武汉境内的疫情虽然可能有所减缓,但是依然风险四伏。

第二,官方措施依然严厉

到了4月7日,也就是武汉解封前一天,湖北省当局发布新的通告,强调几个重点,“零新增不等于零风险、解除通道管控不等于解除防控措施、打开城门不等于打开家门”。

而且,各地还强化小区管控,“实行身份必问、信息必录、体温必测、口罩必戴”,还要居民们“非必要不出小区、不出市、不出省,尽量减少出行”。

有没有发现?这些政策的严厉程度,看起来跟封城没有太大区别。而且还要民众尽量不出门,表示当局对于疫情的控制依然没有把握,病毒传播的风险依然偏高,所以继续强化社区管制,严控人员出入。

其中最值得玩味的是“打开城门不等于打开家门”这句话。这句话看起来有点矛盾,其实透露著,为了要配合当局的“抗疫胜利”、“复工复产”等等政治主旋律,所以武汉不管怎样都要“打开城门”,让全世界看见武汉交通恢复了,好像真的中共抗疫胜利了。

但是又强调“不等于打开家门”,潜台词是说,武汉人民请继续关在家里,打开城门是给外面看的,不是给你出来走动的。

所以,这句话,不但充分反映了“武汉解封”和“疫情清零”是中共为了抢救经济、对外宣传而下达的政治指令,中共内部也对疫情有所顾虑;同时也体现了在中共极权体制底下,党国的政治意志,远远高于人民的生活福祉,人民经常只是党国宣传秀里,无足轻重的临时演员。

第三,党媒宣传语带保留

在武汉解封前一天,中共党媒的报导不再走“激情”、“煽情”路线,除了保留对领导人的个人宣传外,其他言论反而显得谨慎保留。

比方说“即将解封,但解防的日子还不到”,还有“解封不代表解防,打开城门不代表打开家门”,以及“4月8日不是抗疫最终胜利日”等等。

这跟此前党媒热烈宣扬“武汉清零”的激情氛围相对比,堪称是大相径庭。

换句话说,从党媒的言论看来,似乎感受不到疫情消退的喜悦,反而是警告的意味比较浓厚。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当局在“戒慎恐惧”、“严阵以待”,但看起来更像是当局底气不足,却又不得不上演这场武汉解封的“抗疫宣传秀”。

第四,海内外专家担忧疫情复发

我们曾经跟大家多次提到过,中共这次是动用政治力量掩盖疫情数据,是“政治清零”而非“病毒清零”,所以疫情很可能会在复工复产之后,再次复发。

而著名的国际权威科学期刊《自然》(Nature)在3月20日也报导指出,武汉有着大量的、还没被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很可能为疫情再次爆发埋下种子。

美国媒体这两天也披露,川普当局相当关切中国疫情会再次复发,他们正在密切调查中国疫情数据,而且不相信中共官方的资料。

此外,根据中国一名医学界人士披露,武汉此前为了配合当局的疫情清零,让许多病患被“政治治愈”了,现在这些病患已经在外面引发了新的疫情。虽然这项消息我们无法向当事人查证,但是这些说法与武汉的现况相当吻合,应该有一定的可信度。

所以,从以上的讨论我们可以发现,武汉疫情的实际情况,虽然可能比过去有所减缓,但还是风险四伏。特别是解封之后,将有大批武汉民众前往全国各地,特别是北、上、广、深、和香港等主要城市,很可能会为这些城市带来新一轮的防疫挑战。

重点二:死亡人数超越911事件 纽约疫情为何严重?

4月7日上午,纽约市政府宣布,过去24小时之内,因为感染中共病毒的死亡人数达到727人,创下单日最高记录。这也让纽约累计的死亡人数达到3202人,超越了2001年“911”事件,在纽约世贸遇难的2753人。

中共病毒,俨然成为纽约史上最致命的公共安全灾难,而且死亡人数仍在快速增加,截至我们发稿为止,纽约市死亡人数已经超过4000人。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次纽约市的疫情会这么惨重?我认为,主要有几个主因:

主因一:中共误导疫情 美国应对大意

根据华春莹透露,中方从1月3日就开始向美方汇报疫情状况。然而,中共对疫情说谎隐瞒,提供美方与世卫错误的资讯,导致美国应对大意,疫情开始的检测规模与能量太小,导致疫情无法有效掌握。

虽然川普政府很快就对中国封闭边境,但却因为中共与世卫误导疫情,导致病毒进入中东与欧洲,再进入美国境内,特别是纽约。纽约曼哈顿首例确诊病患,就是从伊朗回到纽约后发病。

主因二:纽约流动人口庞大

纽约是美国最大都市,也是世界著名的商业及旅游城市,每天都有数百万人在城市里流动穿梭、通勤上班;加上境内拥有肯尼迪国际机场,每月乘客流量超过510万人次。因此,大量人口的跨国流动、跨州流动,也让病毒变得难以防范。

主因三:纽约检测能量大

截至我们发稿为止,纽约州的确诊病患已经将近14万人,不但是全美国最多,也是全世界最多的地区。但确诊人数多,其实也跟纽约的医疗检测能量较大有关。

上海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日前就解释过,“纽约州病例数的大幅增长,事实上跟它检测到位有非常直接的关系。”“例数越多的地方,它的检测是到位的。”

主因三:医疗防护物资被扫空

在美国爆发疫情之前,美国就有大批华人在网络上大量抢购口罩,寄回中国给自己的亲人使用,或者囤货在家里备用。

而当美国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华人抢购口罩与其他防护用品的现象更为热烈,导致许多地方出现口罩断货。

我人在纽约,就亲眼见证了这个现象,疫情刚爆发时,许多商店竟然已经没有口罩,网络上也缺货,直到最近才有所改善,但是口罩价格已经涨了许多,而且还不容易买到。

口罩缺货的现象,加上西方人过去没有戴口罩的习惯,可能因此导致许多人感染病毒而不自觉。

主因四:社交活动频繁

纽约是商业、金融、媒体与艺术文化重镇,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活动、聚会、演出在这里登场,加上人们普遍喜欢到酒吧等场所与朋友社交,人们经常近距离接触,也提高了感染病毒的风险。

主因五:流感季节,医疗设备吃紧

每年12月到隔年2月,是美国最主要的流感季节,许多病患感染流感之后,导致呼吸道疾病而住院。而武汉肺炎也是呼吸道疾病,因此造成流感病患与肺炎病患必须共用有限的医疗资源。

纽约州长库莫(Andrew Cuomo)3月中曾经表示,纽约共有3000张重症病床,但是已经有8成被使用,而且人工呼吸器也严重缺乏,也因此影响了肺炎病患的救治。

主因六:纽约与中共过从甚密

大家还记得我们之前说过的一个特殊现象吗?就是这次疫情严重的地区或国家,很巧地都是跟中共往来相当密切的,比方说意大利、伊朗等等;相反地,如果是反共的地方,疫情就相当轻微,比方说台湾、香港等等。这一点我们已经讲过,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换句话说,这次的病毒,似乎有一种“目标性”和“指向性”,好像专门找中共和亲近中共的人或地方去。那纽约的疫情这么严重,是不是也有这方面因素?我认为,确实很有可能。

一、中共渗透华尔街

华尔街与中共权贵集团与中国企业往来密切,早已不是秘密。华尔街企业为了在中国争取市场利益,非法雇用中共红二代、官二代,是常有的事。

此外,根据美国证券业协会(American Securities Association)CEO亚科维拉(Christopher Iacovella)去年披露,华尔街为了进入中国市场淘金,向中共屈服,帮助中国企业逃避美国主管单位的规定、钻空子,让中国企业加入华尔街的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股票指数型基金)。

这也让中共与中国企业,得以从美国资本市场里搬走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进入中国,为中共输血;而美国投资者的金钱,就陷入中国企业的不透明风险当中,甚至可能因此被中共国企欺诈。

二、中共渗透纽约媒体

隶属中共官方的《中国日报》(China Daily),是在美国最重要的英文大外宣。《中国日报》不仅自己发行报纸,还渗透到美国主流媒体里去。

去年美国媒体披露,《中国日报》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至少30家美国媒体,花钱买下版面,发表了700多篇宣传文章,美化中共。

并且,《中国日报》还会不定期通过付费方式,把他们制作的“中国观察(China Watch)”插页,置入知名报纸当中,对美国政商精英进行统战宣传。

而且,根据美国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2001年的调查报告,美国的几份主要中文报纸,包括《世界日报》、《星岛日报》、《明报》和《侨报》都受到中共直接或间接的控制。

而这些报纸在纽约都可以见到,中共通过媒体对纽约中外人士的渗透程度,可见一斑。

三、党媒广告独占时代广场

从2011年8月开始,纽约时代广场就出现了中共党媒新华社的宣传栏位,24小时播放影片,向往来的纽约客与各国游客宣传中共。根据业界推测,这个广告栏位的月租金,可能在30万到40万美元之间。

此外,新华社与另一个党媒人民网也在曼哈顿成立办公室。

四、孔子学院渗透纽约州大学

中共对美国教育界的渗透也是不遗余力。根据纽约媒体今年2月披露,目前纽约州立大学系统(SUNY)已经有六所学校被孔子学院渗透,等于是把“美国的教育外包给一个外国宣传机构”。

五、中共深入渗透华人社区

纽约中国城、法拉盛是著名的华人聚集中心,但中共也长年培养特务组织,或者通过同乡会、商会或各种社团的名义,在华人社区里进行渗透。一方面组织华人对美国政商社会进行介入,另方面也操控华人攻击中共眼里的“敌人”。

比方说,2008年5月,当时的纽约中领馆总领事彭克玉,就曾经花钱组织数百人,前往法拉盛谩骂、攻击法轮功学员,时间长达20多天。

六、中共渗透纽约政治圈

中共不仅渗透美国华尔街、媒体界与华人社区,对于纽约政治圈当然也不放过。

前纽约市主计长刘醇逸就被认为是中共扶植的纽约华裔政客,不但与中共过从甚密、非法接受外来资金,还与中共特务往来密切。

而纽约州长库莫,最近不但接收了中共提供的1000个呼吸器,对中共表达感谢,还向中方下单采购17000台呼吸器。

好,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纽约这次疫情这么严重,好像跟纽约亲近中共,真的有某种关系?中共病毒好像真的是专门针对中共、和亲共的人员或地区而来的。

另外一个巧合是,库莫的弟弟、也是CNN主播克里斯‧库莫(Chris Cuomo),日前也才刚刚确诊感染了中共病毒。这一切之间,是不是真的可能彼此有关呢?

好,我们再重复一遍,这次纽约疫情如此严重,可能有几个主因:

主因一:中共误导疫情 美国应对大意

主因二:纽约流动人口庞大

主因三:医疗防护物资被扫空

主因四:社交活动频繁

主因五:流感季节,医疗设备吃紧

主因六:纽约与中共过从甚密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订阅之后,请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这样您就有机会收到我们的新节目通知了。

我们下次再会。


避疫有道

大疫有眼天涯追

赤匪谎迷四海危

名利情权试正气

善德拒惑寒中梅

唐浩

 

(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