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生武汉做安保 亲见老人没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0日讯】山东大学生张先生, 寒假期间到武汉实习,遭遇封城,只好在硚口区,找了份安保工作。期间,他见证了武汉疫情之惨烈,质疑中共数据的真实性。

张先生介绍,小区保安每人匹配警棍、钢叉等,还做了擒拿培训。

滞留武汉大学生张先生:“防护服,套一个防弹衣,万一出了情况,我们也不可以对人去拿那个东西攻击人,只能是震摄作用。培训的时候让我们站成一排,给我们讲这些东西怎么用,钢叉,电击棍,还有一些盾牌,还有辣椒水这些东西怎么用。还有防弹衣,还教我们战术,有什么突发情况,教我们擒拿的东西,我们只能制服住了,但是我们没有主导权,只能把他们控制住,然后打电话。”

张先生表示,工作期间曾亲眼所见,一位90岁老大爷,儿女因封城不能回来,不幸独自在家中去世。

滞留武汉大学生张先生:“一个90岁的大爷,他是独居老人,他在家,他的儿女给他爸打电话,打不通,儿女就着急了,打电话打到社区来了,然后社区这边叫我们,就说13栋几单元有一个大爷,打电话打不通,你们去看一下。我们就过去看一下嘛,就13栋几单元有一个独居老人,给打电话没人接,你们去看一下怎么了,那就看一下呗,就过去了。在他门口给屋里打电话,能听见电话的声音,能听见屋里有电视的声音在播著,但是就没有人开门,因为给老人打电话,能听到声音,手机在震动,没听到,心想坏事完蛋了,直接叫楼下消防战士上去几个,楼下有消防战士,把门给他拆开了,拆开门一看,老人躺地上了,人没了,老人没了,他的儿女不能回来。直接联系救护车就把老人拉走了。”

张先生表示,真实死亡人数,肯定3千人不止。

滞留武汉大学生张先生:“咱们普通人都知道,他们3000死亡人数,只是临床患者,有带床,在床上。其实还有部分人连床都没有等到,都等不到床,就完了,有的是,没人治。有撒钱的,有跳楼的。”

新唐人记者顾晓华、严曦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