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斯:多个信源证实 中共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6日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海鲜市场发源论”破产后,舆论转向武汉病毒实验室。中共“甩锅”美国和意大利,进一步激怒国际社会。日前,福克斯引述多方消息指,病毒确实来自武汉实验室。美国总统亦未否定有关消息。

周三(4月15日),美国福克斯新闻一篇独家报导引述多位消息人士指出,中共病毒确实来自武汉一家实验室。这些消息人士听到过有关中共政府在早期采取行动的简报,并看到了详细说明实验室医生早期工作和早期控制努力的材料。

消息人士说,中共政府曾经宣称病毒源头是华南海鲜市场,后来又宣传源头可能是美国和意大利,这都是为了转移视线。其中一名消息人士表示,这可能是“历来代价最大的政府掩盖行动”。

这些消息人士都相信,病毒是从蝙蝠传染给人,“零号患者”在武汉实验室工作,后来接触了实验室外的武汉人群。

消息人士称,日益增强的信心来自各种机密和公开的文件和证据。但消息人士强调,这些证据并未得到最终确认,政府内部以及流行病学界的一些人士仍对此表示怀疑,并且调查还在继续。

当日的白宫疫情记者会上,福克斯新闻记者约翰·罗伯茨就此消息向川普(特朗普)总统求证。

罗伯茨说,多位消息人士告诉福克斯,美国政府已有高度信心认为,中共病毒来自安全措施松懈的武汉病毒实验室,有工作人员被感染后传播到社区。罗伯茨询问,这与川普从官员们那里听到的信息是否相符。

据美国之音报导,川普回答提问时,肯定了这些“消息人士”的存在,并表示“我们听到越来越多这个故事”,政府也正在“对所发生的这个可怕的局面进行一项非常彻底的调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随后也在福克斯新闻节目上露面,谈及有关武汉实验室的疑点。他说,“我们知道病毒源自中国武汉”,也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离华南海鲜市场不远,中共政府需要开诚布公的解释“这个病毒究竟是如何传播的”。

福克斯报导还引述消息人士表示,中共政府“100%”压制和改变了有关病毒的数据资料。病毒样本被销毁,受污染的区域被清洗,一些早期的报导被删除,学术文章被扼杀,医生和新闻记者也“被消失”。

报导还说,中共当初关闭了从武汉到中国其它地区的国内旅行,但并未停止从武汉出发的国际航班。世界卫生组织(WHO)从一开始就是中共同谋,帮助中共淡化疫情,阻止其他国家采取隔离中国的措施。

虽然暗示中共有意向国际社会散播病毒,但福克斯报导一开始就强调,中共开展病毒试验不是用作生物武器,而是其“科研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证明中国在识别和抗击病毒方面并不比美国差”。

不过,这个说法显然与事实存在一定出入。

研究过中共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多次公开指证,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参与生物武器研发的多个中共军方机构之一。1993年,中共也曾宣布“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位列8个生物战研究设施之中。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研究员是公认的“蝙蝠冠状病毒专家”。其近年的研究重点就是如何让不能传染给人的蝙蝠冠状病毒具备入侵人体组织的能力,其中包括2015年参与成功合成一种杂交冠状病毒,能够与人体ACE2受体结合,而这也是来自武汉的中共病毒入侵人体的途径。

中共专家们从事此类研究的借口是,“因为动物病毒存在变异感染人的可能,所以有必要提前人工制造出来,以便事先研究疫苗和防疫措施”。但海外学术界激烈批评中共专家人为制造威胁人类的巨大隐患,并质疑其目的是研制生物武器。

在石正丽之前,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陈化兰团队,曾于2013年将禽流感病毒与人类流感病毒结合,杂交出127种新病毒,并宣称其中三分之二以上对小鼠高度致死,8种能经空气传播,其中4种获得高效空气传播能力。当时,该研究所的P4实验室尚未建成。

近日有疑似知情人士在网上爆料,海湾战争后,中共感到在国防技术上和美国差距非常大,便试图在超限战、核武器、潜艇、情报、生化武器等方面寻找所谓“非对称优势”。研究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就是其中一项,武汉病毒研究所和接管了日本731细菌部队部分设备的哈尔滨兽医研究所,都参与其中。

(记者钟鼓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