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中国各地瞒报疫情将会变本加厉

4月17日,武汉市官方突然发通报,修订当地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数及死亡数,修订后确诊病例多了325宗;而原来公布的2,579死亡人数,订正为3,869宗,即多了1,290人死亡。

武汉修订确诊及死亡病例后,显示武汉死亡人数的统计差错率达50%(1,290/2,579=50.01%)。

显而易见,这是中共在中国以外中共肺炎感染和死亡人数不断攀升、数字巨大的压力下,被迫上调确诊和死亡人数来缓解外界的质疑。

对此,美国总统川普发推回应说:“中国(中共)刚刚宣布死于‘隐形敌人’的人数翻了一番。这个数字应远高于此,也远大于美国,甚至谈不上接近(实际数据)!”

当然,中共病毒疫情中,中共官方的数据无人相信,外界对官方数据也充满质疑,不同的机构对中国感染病毒的人数的推算,从几十万、几百万、到二千多万人不等。仅仅举武汉例子。

3月23日起,武汉开放各殡仪馆领取在疫情期间去世人员的骨灰,连日来各大殡仪馆都排起了长龙。财新网披露,仅汉口殡仪馆2天即到货了5,000个骨灰盒,几乎是中共官方公布的武汉市死亡数字的2倍。

而武汉武昌殡仪馆称,3月23日开始每天发放500个骨灰盒,争取4月4日(清明节)前发放完毕。这意味着,12天里武昌殡仪馆将发放大约6,000个骨灰盒。据此网民推测,武汉共有8个殡仪馆,意味着武汉死于疫情的人数至少应是4.8万人以上。

近日,中国哈尔滨疫情再度爆发,之后所发生的一切,给外界传递出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两个多月前,哈尔滨爆发第一次中共病毒疫情,4个主城区的出入口被封闭。最近疫情再度大爆发,哈尔滨4月11号连夜推出防控新规,要求境外和国内疫情重点地区入哈人员,一律实行“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14天居家隔离医学观察+2次核酸检测+1次血清抗体检测”。

4月15号起,防疫升级,各小区又回到封闭式管理。16号传出一小区有男子突然倒地,当天哈尔滨多个发病小区被围起来,还有一位确诊的妇女,跳楼自杀。

4月16号,网上视频显示,哈尔滨枫蓝国际小区楼下,一名男子倒卧在地上。一名穿防护服的人弯腰查看。周围有许多围观的民众,都戴着口罩。当天,哈尔滨多个小区被围起来,又重新开始实施严格的封闭式管理。

下边是中共官方的通报:

辽宁卫健委4月17日通报,4月16日,辽宁抚顺新增一例确诊者张某华,她证实与哈尔滨确诊病例有交集,交集点依然是哈医大一院。张某华4月1日与弟弟自驾车到哈尔滨看望父亲,4月2日和弟弟陪父亲在哈尔滨医大一院就诊,其父在呼吸一科9病室住院治疗期间一直陪护。4月12日驾车由哈尔滨返回抚顺。从4月9日起,黑龙江省新增本土确诊病例一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三例,打破了该省29天本土无新增确诊病例的纪录。截至4月16日晚12时,该病毒传染链已导致哈尔滨市43人感染,包括26例确诊病例和17例无症状感染者。

4月17日晚,包括哈尔滨副市长陈远飞、哈尔滨卫健委主任丁凤姝在内的18人因疫情防控不力被问责。通报如下:

“黑龙江省纪委监委17日下发通报,对哈尔滨市近期疫情防控不力的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追责问责。通报指出,近些天来,随着防控形势向好,哈尔滨市和哈尔滨医科大学部分党员干部、公职人员麻痹思想、厌战情绪和侥幸心理抬头,出现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苗头和不尽责不担当不作为等问题,导致哈尔滨市发生聚集性疫情和医院内交叉感染,造成严重后果和不良影响。

据通报,哈尔滨市副市长、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副总指挥陈远飞受政务记过处分;哈尔滨医科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傅松滨受党内警告、政务记过处分;哈尔滨市卫健委党委书记、主任丁凤姝受党内警告、政务记过处分;道外区副区长赵琪政务受记过处分。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党委委员、院长,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总指挥徐勇被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第二医院党委委员、副院长,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李宏伟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此外,还有十余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受到不同程度的问责和处分。”

为什么说中共对哈尔滨地方官员的处理释放出一个危险的信号呢?

中共隐瞒疫情是常态,过去也有先例。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自从2002年11月16日在广东发现首例萨斯后,在对待萨斯报导上中共高层就有两派意见,一派意见认为应该向民众公布,否则蔓延起来后果不堪设想。而江泽民扬言道:“以稳定求繁荣,不惜死200万。”

江泽民坚持所谓“稳定压倒一切”,所以无论上海有多少人因萨斯住进医院,官方公布的人数一直保持4个。后来,人数拔高到7人的原因是新患者中多了3个外国人,不报不行。

中共内部传达了江泽民的命令,任何一个地方爆发萨斯,当地官员就地免职。于是地方各级政府官员都不敢将萨斯瘟疫上报,各自谋划策略,千方百计地“歼灭”和隐瞒萨斯疫情,最普遍的手法是医院更改萨斯病人死亡通知单上的死因。据知情者透露,为防止萨斯蔓延,院方还用药物给患者注射“安乐死”。一时间,各地区萨斯疫情成为当地政府的绝密情报。

如今,中共对哈尔滨地方官员的问责,与17年前萨斯疫情时江泽民的方式如出一辙,那就是:“任何一个地方爆发萨斯,当地官员就地免职。”

这就造成,在疫情爆发后,地方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首先要处理的不是如何防治疫情扩散和如何救助患者,而是如何隐瞒疫情信息外泄。

因此,未来中共会不会继续隐瞒疫情,其实答案只有一个:一定会。这是中共的政治体制本身决定的,它好似一个定时装置一样,到时候将自动运转。中共政权存在的首要任务和目的就是维持其统治的稳定,一切行动都将围绕这一首要任务和目的而存在。因此,“维稳”就是保持其生存的唯一手段。

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员的仕途升迁与个人命运,都与能否服务于“稳定”密切相关。因此,每个省市的感染瘟疫与死亡的人数,与地方的“稳定”密切相关,自然也与地方官的仕途相关。这样,地方官员怎样对疫情上报甚至瞒报、不报,就成为必需要做好的功课了。

这将意味着,未来中国各地官员,将会变本加厉的隐瞒疫情的真相,中国民众的生命将会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