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病毒假新闻vs媒体的力量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nald J. Rychlak撰文/周美玉编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2日讯】全球已经有大量笔墨花在指责传播中共肺炎病毒的始作俑者。 尽管现在大多数人都知道,中共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但关于它是来自生物实验室还是“海鲜市场”仍存在争议。

关于病毒的起源,早期的困惑大多可追溯自(中国的)政府报告。该报告旨在最大程度地降低病毒明显的影响并否认对此病毒应付的责任。 正如《洛杉矶时报》引述的那样,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彼得·斯塔诺(Peter Stano)称这些早期不准确的报导是“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的信息传染病”。

那些影响深远的关于该病毒的“假新闻”大部分来自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等政府控制的媒体。 这些国家不为新闻自由提供任何保护,而不保障新闻自由的结果,新闻媒体就沦为政府的宣传工具,真实可信的新闻就消失了。

现在,全世界亲眼目睹了没有独立新闻报导所衍生的后果。

最重大和最具破坏性的错误信息来自中国共产党政权。从中共病毒在武汉刚刚出现就开始流传了。 中共政权资助的Twitter账户很快就鼓吹阴谋论,同时当局从社交媒体上删除那些使用包含诸如“未知的武汉肺炎”或“新武汉流感”之类敏感用语的帖子。

任何人擅自撰写未经批准的内情或报导都将以“散布谣言”和煽动“社会动荡”的罪名而受到惩罚。

如许多读者熟悉的中国的“吹哨人”眼科医生李文亮,就是因为发出关于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早期警告受而到中共政权的压制。 这位34岁的医生在1月初试图警告他人有关病毒的消息时,因“散布谣言”受到当地政府的惩罚。 他于2月份死于与病毒感染有关的并发症。

到那时,疫情已经夺去了数百人的生命。

初期,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 就是将病毒称为“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的人之一,并且在1月下旬开始严格限制从中国来的旅客。

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称:“唐纳德·川普应该放弃歇斯底里的仇外心理,运用科学而不是根据民众的恐慌心理进行决策。”中国官员立即介入,支持这种批评。 官方控制的媒体甚至暗示该病毒是由美国军方运动员带到武汉的,或是起源于意大利。

3月中旬,中共认为光控制国内媒体还不够。 它开始驱逐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外国记者,更进一步地剥夺了中国人民和世界其它地区民众了解病毒相关的真实信息以及病毒对中国造成的影响。 从那时起,(全球)对疫情的判断就基于高度可疑的授权信息以及偶尔通过审查的消息片段。

俄罗斯还被指控(针对疫情)进行虚假宣传,根据欧盟的欧洲对外行动服务机构(EEAS)的调查,俄罗斯宣传使用了“自相矛盾,制造混乱和恶意的报告”,这使得西方政府很难有效及时地传达政府对危机的反应, 这引起了(西方国家民众的)恐慌和猜疑。

根据路透社报导,欧洲对外行动服务机构写道:“克里姆林宫使用虚假信息的首要目的是加剧西方国家的公共卫生危机……与克里姆林宫试图颠覆欧洲社会的一贯策略一致。”

俄罗斯新闻通讯社Sputnik 宣称是拉脱维亚的生物学家和药剂师发明了这种病毒。亲近克里姆林宫的人士则提出它是由英国军方研制的观点。

俄罗斯立法委员授权克里姆林宫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规定对散布有关中共病毒假新闻的人处以长期监禁。 换句话说,就像在中国一样,发布任何未经政府批准的报导和统计数据的人都可能被判入狱。 根据《国家评论》报导,已经有人仅因在社交媒体上讨论有关中共病毒的谣言而受罚。

在起诉其公民并误导世界的同时,俄罗斯还通过向意大利提供人道援助来树立形象,但正如EU vs Disinf(欧盟成立的专门调查俄罗斯散布假新闻的工作小组)所解释的那样,俄罗斯在此过程中提出了许多虚假声明。

俄罗斯媒体表示,意大利对俄罗斯比欧盟对俄罗斯更友善,而波兰则在干涉援助的提供。 根据媒体La Stamp and .Coda,俄罗斯还在意大利开展了一项影响力行动,“这在正常情况下是无法想像的”。

俄罗斯确实表演得很好,在俄罗斯电视上经常播放的一段视频中(但现在似乎已经不能在互联网上播放)显示,一名意大利男子放下了一面欧盟旗帜,然后举起了一面俄罗斯旗帜,旗帜上写着:“谢谢普京。 谢谢俄罗斯。”

饱受中共病毒打击的伊朗指责美国和以色列制造病毒。 伊朗革命卫队头目声称,美国正在对伊朗进行生物攻击。 (伊朗还谴责俄罗斯,不是制造危机,而是在该国需要援助时未能提供帮助。)

(其事实是)在事情变得不可收拾之前,伊朗领导人为了巩固其政权的合法性,还鼓励民众举行大规模的公众集会,完全置公共健康安全于不顾。 后来,随着这些灾难性决定的结果开始显现,该政权拒绝了美国和其它国家提供的人道援助。 显然,在伊朗政府看来,宁愿让人民遭受痛苦和死亡,也不愿意承认早先的失误。

随着中共病毒在伊朗蔓延,伊朗领导人压制了有关病毒的信息。 国家当局囚禁了数十名伊朗人仅仅因为他们说出了疫情爆发的真相。 3月下旬,伊朗以病毒传播为由,禁止印刷所有报纸。

不幸的是,伊朗民众对政府和新闻界失去了太多信心,以致于民间开始流传有关饮用工业酒精可以预防病毒的谣言。 现在这谣言已成为危机,导致数百人死亡,甚至引发更多的疾病。

许多人,包括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都指责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故意传播虚假信息。 但是从技术上讲,虚假信息是由议程驱动的假新闻植入可信的媒体中而推展开来的。这些(虚假)故事出现在国家控制的媒体中却不符合标准。

正如(美国)国务院指出的,“(美国)媒体应该对中俄传播误导公众的宣传有更深入的了解而不是去相信它。”

来自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的新闻媒体是政府的宣传工具,难以令人信服其报导的正确性。 他们散布宣传、错误信息和假新闻,以支持其政府自身的利益。 西方媒体应该知道不能依据他们阐述的信息(进行报导)。

大纪元(Epoch Times)是由一群华裔美国人于2000年创立的, 以应对中国的审查制度和国际社会缺乏对北京政权镇压宗教和精神信仰的了解。 大纪元决定将新冠病毒(COVID-19)称为中共病毒是因为中共对疫情的掩盖和管理不当导致该病毒在中国传播,还殃及全球。

这不是种族主义或仇外心理; 只是一个尽责的新闻业者应该做的事,准确地归咎于应付的责任方。

原文 Disinformation, COVID-19, and the Power of the Press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作者简介:

隆纳·J·里希莱克(Ronald J. Rychlak)是密西西比大学法律和政府部门的Jamie L. Whitten主席。 他是多本著作的作者,其中包括《希特勒,战争与教宗》(Hitler, the War, and the Pope),《虚假信息》(Disinformation)(与伊恩·米海·佩斯帕合著),和《对中东基督徒的迫害与种族灭绝》(The Persecution and Genocide of Christians in the Middle East)(和简·阿道夫合编)。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