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中共肺炎为何在新泽西大爆发?(1)

大公司和大药厂集体“亲中”海量投资送先进技术和人才 帮中共“坐大”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6日讯】自中共肺炎在美国爆发以来,新泽西很快就成为重灾区,确诊人数、死亡人数,一直高居全美第二位,仅次于纽约州。截至4月24日,新泽西总共确诊102,196例,死亡5,617人。考虑到无症状感染者,新泽西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要远远高于已经报导出来的数字。

自3月4日,新泽西发现第一例中共肺炎患者后,确诊病例就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多。3月9日,州长墨菲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为控制疫情,截至4月18日,墨菲先后颁布了近30道行政命令,先后关闭了学校、各地图书馆、关停了非重要行业,实行宵禁(晚8点到早晨5点),要求人们保持社交距离,购物场所强制要求戴口罩等等。但是一切似乎收效甚微,每天确诊病例仍然增长3,000~4,000例。

社会停摆、居家隔离到底有没有起作用?以致一些新泽西人怀疑这些防疫措施的有效性,而在州议会大楼外抗议。

新泽西为什么疫情如此严重?抗疫良方到底在哪里?

大纪元在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中指出,中共病毒有迹可循,其扩散趋势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瘟疫看似无常,其传播趋势却鲜明地点出了病毒的目标和目的:它冲着共产党而来,淘汰中共及其因素。

新泽西的疫情发展也符合这个规律。分析指,正是新泽西多年来在经济、技术、商业方面与中共过从甚密,才是造成新泽西疫情严重的深层原因。

新泽西高科技公司云集,《财富》500强公司里面,就有20家公司总部设在新泽西。在新泽西的大型公司和中小型公司中,有相当部分与中共在商业上联系密切,在过去的20年中,为中共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和技术,起到帮助中共“坐大”的重要作用。

靠美国公司“输血”壮大的中共,基因里面的邪恶流氓本性更加张狂,以谎言和暴力统治中国,以腐败和虚假宣传腐蚀世界。而今天,在谎言的欺骗下,中共又把病毒故意扩散到全世界,正是西方公司给中共源源不断地提供资金和技术,才使中共开始遗祸世界。

分析指,在“天灭中共”的特殊历史时刻,一直为中共“输血”的美国公司,也给本地民众带来了厄运。

霍尼韦尔为中共“大输血”

“‘东方服务世界’战略与中国(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高度契合。”“在我看来,‘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中共)对外开放和更紧密融入世界的重要举措。”这是霍尼韦尔公司(Honeywell International)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杜瑞哲(Darius Adamczyk)在2017年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的话,“对霍尼韦尔来说,我们把在中国的研发、设计、制造成果运用到世界其它地区。”

霍尼韦尔,2018年名列《财富》一百强公司的第77名。2018年营业额为418亿美元。自1958年起总部一直在新泽西,直到2019年才迁到北卡,但在新泽西仍保留数处研发中心。

霍尼韦尔的产品涵盖口罩、空调恒温控制器、空气净化器,水净化器,到石油化工,汽车材料等等。

霍尼韦尔又是世界上领先的航空电子系统集成商,每一架波音飞机里,有30%产品出自于霍尼韦尔公司。

目前中共极力吹嘘的、所谓“自主研发”的中国商飞C919民航大飞机,如果没有霍尼韦尔的技术支撑,很难飞上天空。霍尼韦尔为C919提供电传飞行控制系统、机轮和刹车系统、辅助动力装置等设备。在中共的要求下,霍尼韦尔不是直接供货,而是通过四家合资企业,成为C919的供应商,包括与湖南的博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在长沙成立合资公司,为C919提供机轮刹车系统;与中航工业的自控所在西安成立合资公司,为C919提供飞行控制系统等。

而“合资”是中共强迫技术转让的惯用伎俩。在如此的“合作”下,霍尼韦尔在自动控制领域和航空航天技术方面的优势还能保持多久?是否会流入中共军方,最后发展成为对付美国和自由世界的武器?这是个不用猜测就能知道的答案。

霍尼韦尔是最早进入中国的美国公司之一。1973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后,旗下的子公司UOP(Universal Oil Product,美国环球油品公司)就进入中国,在甘肃玉门油田安装了中国第一台变换装置(Conversion Unit),开启了中国炼油产业的新时代。

但在中国爆发式的投资和扩张却是在过去的20年间,霍尼韦尔旗下所辖的所有业务部门的亚太总部也都已迁至中国,2016年在上海张江投资1亿美元扩展其位于上海的亚太区总部和中国研发中心,在中国的投资总额超过10亿美元,同时在中国30多个城市拥有50多家合资公司和独资企业,其中包括20多家工厂。霍尼韦尔在北京、上海、南京、苏州和西安均已设立研发中心。

2019年亿欧智库发布的《2019全球市值250强外商投资企业在华发展报告》中,霍尼韦尔在华业务深度排名第四。

但即便如此,霍尼韦尔在中共眼里也不过是案板上一块大点的肉而已。2019年,美国批准向台湾出售价值约22亿美元的武器装备,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7月12日表示,“中方将对参与此次售台武器的美国企业实施制裁”。《人民日报》官方微信7月14日的一篇文章中,直接点名霍尼韦尔,因为霍尼韦尔为“对台军售清单上的108辆M1A2‘艾布兰’主战坦克”,提供了关键零部件——燃气涡轮机。

新泽西制药业的集体“亲中共”

新泽西州被誉为美国乃至世界制药业的心脏,制药业在全美名列第一。排名前20位的制药公司中有12家总部或地区总部设在新泽西,包括默克(Merck,美国和加拿大以外称默沙东),强生(Johnson & Johnson),新基制药(Celgene,2019年被百时美施贵宝(BMS)收购)等。

2008年的金融危机,提前打乱了美国制药业的步伐。全球多个重磅专利药的陆续到期,制药企业面临专利悬崖,为保持市场份额和股票价格,国际制药巨头为了提高效率和降低研发成本,纷纷采取了转移研发中心到低成本地区,或采用CRO(医药研发外包)模式,直接外包到其它国家。

在当时美国左派报纸鼓吹的“金砖四国”中,由于中国对环保的低要求,中国成为大药厂外包的主要目的地。

一时间无数的跨国制药大厂纷纷涌入中国,给中共带去了海量的投资和先进的药物研发技术和人才,2009~2019年,号称是中国医药市场高速增长的“黄金十年”。

· 默克公司

默克公司(美国和加拿大以外称默沙东),2018年收入423亿美元,以收入计算,默克是全球第四大药厂。

默克公司在六四事件后进入中国,当时还献上了一份厚礼。1989年9月,在时任总裁罗伊·瓦杰洛斯(Roy Vagelos)的决策下,美国默克公司决定将最新基因工程乙肝疫苗技术仅以70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中国。公司不仅没有盈利,还由于派遣员工协助中国安装设备培训员工,支出远远大于这个数字。

1993年,中国成功生产出第一批基因工程乙肝疫苗。自1994年至2015年,默克公司的乙肝疫苗帮助近2亿的中国儿童克服了乙肝的威胁。但默克公司的无私奉献和日本政府的无偿援助一样,被中共刻意隐瞒,普通中国民众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

2008年金融危机后,默克公司更是加大了对中国的投资。2011年,默克投资15亿美元在北京建立了中国研发中心;2013年4月,投资1.2亿美元、占地7.5万平方米的默沙东杭州新厂正式投入使用,这是中国及亚太地区最先进、规模最大的制药生产包装工厂之一。

· 强生公司

另一个药业巨头强生 (Johnson & Johnson)是医疗保健产品、医疗器材及医药的制造商,它也是新泽西第一大公司。

强生旗下的比利时杨森公司(Janssen)1979年就进入中国,在陕西汉中汉江制药厂建立了中国一个符合国际GMP标准的化学制药车间,生产甲苯咪唑。1985年,在西安成立合资制药企业——西安杨森,成为中国现代制药厂的模板。

强生(中国)有限公司1992年1月在上海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成立,注册资本超过一亿美元。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强生在中国更是以大笔收购和投资出名。如2008年,以23亿人民币收购连年亏损的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

2012年5月,强生收购广州倍绣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金额为3.6亿人民币。

2013年1月,上海–强生以6.5亿人民币收购上海嗳呵母婴用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100%股权。

2019年,强生宣布旗下制药子公司杨森制药投资3.97亿美元在西安建设全新大型创新供应链生产基地;强生医疗投资1.8亿美元在苏州工业园区新建新工厂。

· 新基制药

在这股转战中国、撒钱如流水的大潮中,2017年,新泽西成立于1986年的新基制药(Celgene)投入13.93亿美元获得百济神州尚处临床试验的PD-1抑制剂BGB-A317的授权。在当时的交易中,为获得百济神州BGB-A317在亚洲(除日本)之外的全球授权,新基支付2.63亿美元的现金首付款,溢价35%的1.5亿美元股权投资,和9.8亿美元的研发费用,以及BGB-A317未来销售额的销售版税。

但到了2019年,新基制药被百时美施贵宝(BMS)收购。因为百时美施贵宝产品线里已经有了一款PD-1抑制剂欧狄沃(Opdivo),新基制药再次支付1.5亿美元,才解除与百济神州的全球合作。至此,新基制药白扔了数亿美元,全贡献给了中共外汇储备。

新基制药破了财并没有消灾。2020年3月25日,中共国家药监局发布2020年第44号通告,宣称由于存在生产过程无菌控制措施不到位等问题,暂停进口、销售和使用美国新基公司的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而同样的药,美国FDA和欧洲监管机构并没有提出任何疑问。新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国市场被国内药厂恒瑞、绿叶、齐鲁和石药集团瓜分。

在跨国公司将技术和资金带到中国的同时,在中国催发了CRO(医药研发外包)和CDMO(医药合同生产)的蓬勃发展。药明康德、康龙化成、泰格医药是中国这个行业的三巨头,药明康德被称为医药界的“富士康”。

有了技术、人才和资金的中国企业在中共激励出口的政策扶持下,从小实验室公克级的定制合成,到百万吨级的聚乙烯、聚酯、聚丙烯、PX等大化工项目,到原料药(Active Pharmaceutical Ingredients,简称API),中国成了世界化工厂。

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其实很多药物生产企业主营业务根本不能盈利,手段就是靠低价倾销,抢占市场,把销售额搞上去,盈利靠出口退税、政府补贴、政策拿地以及股市圈钱。

美国80%的原料药都是从外国进口,尤其集中来自中国与印度。而印度的很多化学原料也购自中国。中国是生产许多处方药、非处方药和维生素所需的原料药和基础化学原料的全球最大供应商。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2019年7月31日在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黑斯廷斯(Hastings)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吉布森(Rosemary Gibson)说,“美国对中共数千种药物成分和原料药的依赖,对美国卫生安全和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