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肺炎疫情:与中共渐行渐近 梵蒂冈沦陷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9日讯】梵蒂冈教廷自3月5日出现首例中共病毒确诊病例之后,目前共有9人确诊。为什么小小的梵蒂冈会在肺炎疫情中沦陷?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年来梵蒂冈是如何背弃圣经的教义,并与中共越走越近的。

梵蒂冈常驻人口约830人。截至4月21号,梵蒂冈确诊9例中共病毒个案,包括罗马教区红衣主教安吉洛.德.多纳提斯(Angelo De Donatis),感染率超过1%。

3月27号晚,教宗方济各独自站在圣彼得广场祈祷时说:我们变得恐惧又迷惘。这一镜头,通过网络传给了全球的天主教信徒。

作为天主教会最高权力机构圣座的所在地,梵蒂冈为何会被中共病毒攻破?

旅美时事评论员田园表示,历史上古罗马发生大瘟疫时,受到罗马帝国迫害的基督教徒在瘟疫中却很少染病。大部分染病者都是罗马帝国中不信仰基督教的人。而今天的梵蒂冈却被中共病毒攻陷,和当时形成鲜明对比。

旅美时事评论员田园:“表现的为什么会这么不同?我个人认为梵蒂冈和中共的交易和苟合造成了区别的最大原因。”

从1958年的武汉自选自圣事件,梵中关系决裂60年。梵蒂冈不承认那些由中共通过自选自圣程序任命的所谓“中国天主教”主教。

然而这几年来,情况开始改变。

2018年,中梵签署主教任命临时协议。随后教廷让步,承认中共非法祝圣的主教。这是60年来首次。

对梵蒂冈亲共路线持坚定批评态度的香港前主教陈日君,痛批教廷向中共彻底投降,不应该对中共的人权迫害噤声。

田园:“原来教廷是代表上帝来任命主教,而现在的主教是中共任命的,梵蒂冈怎么能承认中共任命的主教呢?这完全是两个水火不相容的决定。”

BBC发文认为,梵蒂冈跟中共签协议的考量之一,是未来中国的基督教信徒可能会呈现井喷式增长。为了进入中国的宗教市场,梵蒂冈必须和中共搞好关系。

实际上,在2016年中国新年到来之际,方济各发表的讲话,就已经令外界吃惊。除了对中共的赞扬之词,方济各也避谈人权及中共迫害天主教徒等话题。

在这之前,圣座代表团于2015年10月访问北京。

对于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梵蒂冈则选择了沉默,对北京毫无微词。

陈日君在媒体撰文表示,去年6月他飞到罗马向教宗当面陈情,但五个月后,梵蒂冈没有对香港民众抗议或中共侵犯人权的行为发表任何声明。

田园:“不幸的是,梵蒂冈非但没有对香港人民的英勇的反抗行为作出支持,甚至有些人发表了支持中共当局和港府的言论。这已经证明现在的梵蒂冈不再站在自由、民主和法治这方面,而为了和中共建交,变成了中共可以操控的傀儡。”

梵蒂冈对中共的妥协,并不限于此。

2017年2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给罗马教皇公开发信,指出梵蒂冈宗座科学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即将举办的“反对器官贩卖峰会”,邀请严重涉嫌参与中国活摘器官的黄洁夫和王海波医生,作为嘉宾发言,是为中共活摘罪行洗白。

黄洁夫后来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透露,宗座科学院对他的邀请,受到了多国共12名医学伦理学专家的抵制,要求教宗停止让梵蒂冈变成为中共活摘器官罪恶洗白的场所。

黄洁夫还炫耀的对记者描述了宗座科学院院长索隆多主教(Marcelo Sanchez Sorondo),和教宗对他与会的支持。

索隆多不仅欢迎黄到梵蒂冈,也盼望着自己能被邀请访华。他的愿望很快达成,并在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狂赞中共,甚至为中共非法移植器官洗白。

田园:“在中国处决良心犯来活摘他们器官这个问题上,梵蒂冈其实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出于这些原因,这就是为什么在公元前后的大瘟疫中,基督教徒大多幸存。而在目前的中共瘟疫中,梵蒂冈却沦陷了的这样一个强烈对比的根本原因。”

中梵于1951年断交。学者分析,如今这些讯息都反映了中梵建交的可能性提升。

而有关教宗方济各一个公开的秘密是,他急盼访华。这几年来方济各再三向北京伸出橄榄枝,表示愿意访中。这或许也是教廷在2018年签署梵中主教任命协议后的下一个目标。2014年8月,方济各飞越中国领空时还曾向随行媒体表示,梵蒂冈对中共随时敞开接触大门。“如果可以,明天就出发”。

在这次疫情中,中共的隐瞒和拖延,导致全球都在承受巨大恶果。然而,教宗方济各却公开称赞中共为遏制中共肺炎付出巨大努力。

梵蒂冈外长加拉格尔大主教(Archbishop Paul Gallagher),2月份在德国慕尼黑还与中共外长王毅会面。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